在路上小说

      吃过午饭,明日撐川和羽生凉介告别了山崎学ࢵ姐,下午还有课要上,回去休息一펽下比较好。

      놞 岴 新班长不愧是个人缘极佳ꕮ的人,午休期间给在班级里吃饭的同学自费买了各种饮料,几乎搬空䴂了班级走廊里的自动贩卖机。

      明日川回到班级后发现各自的桌子上也有一ꪷ罐咖啡,他和凉介对视一眼,耸了耸肩。

      是个懂得拉拢人心和知道怎么处理人情世故的家﵍伙。

      这种人能不能干好班长的本职工作先不说,但至少不会让老师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变差。

      䋃 䔀 明日川国疍中时候就见过很多帮熒着老师对同班同学施压的狗腿,他不是很明白从群︮众中选举出来的人为什⢓么瞬间变成了对立面。

      鼠目寸光的家伙ꚋ果然魼到了仁德义塾高中之后就ꜽ变得很少了啊!

      大家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努力着,努力学习,努力处理人际关系,努力不让自己被地狱般的学院淘汰掉。

      ⷎ ង凉介双手插兜回到自己的座位,先是大声跟班长说了声谢谢,然后随手将他桌上的咖啡扔给明日川。

      헸 他不喜欢喝咖啡。

      凉介是重度可乐爱好者,认为可乐是Ȓ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仅次于游戏机。

      下午四点多,一天的课程结束,仁德义塾高中迎来了社团活动ꥧ时间。

      下课铃响起,老师刚刚宣布下课,凉介便很兴奋地一跃而起,冲进班级储物间,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那套新买的击킃剑用品,然后在全班同学和任课老师的注视下,즸第一个冲出了教室ᖠ。

      虽然下课之后就能离开了,但干出众目睽睽之下比老师先走这种事来,还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啊!

      明日川在心里暗叹一句凉介是真的牛逼,然后自己则悄悄地从窗户翻了出去——高一(E)班在⡣一层,外面是绿化带,他只要小心不踩到那些园艺社种植的花草,就不会স惹上麻烦。

      鈰老师和同学们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仁德学院这种地方也能混进两芋个不良来。

      难道是某极道大佬的公子爷?

      “额……同学们可以离开了ﵦ,以后不需要等我出门。”高瘦穿着衬衣的癳老师推了推自己的眼좏镜,如是说道。

      于是同学们叽叽喳喳,很快高一(E)班有两个不良少年붜的消息便传开了。

      相信不久之后,明日川和莈凉介两个人国中时候手持菜刀从东京涩蓨谷一路砍到新宿的谣言就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䳉 蹽那个十分神秘的校园论坛别的本事没有,各类稀奇古怪的传闻和谣言倒是十分精彩,甚至于“校内湖里有哥斯拉채栖息”这种荒诞无稽的帖子ㄍ都常年挂在论坛首页,还衍生出了一众信徒。

      匿名在论坛里发泄情绪这种事对于生活学习压力很大的仁德学生来说粐很重要,所以论坛一直在校方睁一只뮾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下存活着。

      긥漫步在充满打花香的校园里,明日川目睹着那些青春洋溢的少年픸少女,䴻感觉自己仿佛真正回到了少年时代。

      心中对ऋ前世的记忆正在逐땄渐模糊,明日川发自鰥内心的开始将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东京人,享受生活,不留遗憾。

      弓道部的活动室在综合活动中心B栋三ꥄ层。 䛣

      综合活动中心是三栋楼围成的一个“品字形쉠”楼群Ž建筑,三栋六层,楼与楼之间被空中连廊连接,是仁德学院里最大的建筑群。

      社团活动期间,这里的人둾流닼量有时会大到略显拥挤,不过刚开学人还算较少,有不少新生和明日川当初的想法一样,先白嫖六天的归家部体验卡,最后一天再加入社团。

      B栋三层最深处是一间音乐教室,初次踏入这里,明日稏川总是觉得如果他꿗去推开那扇门,就会看到一群奇装异服的男公关跟他打䋑招呼。

      好奇心害死猫,明日川虽然不是猫,但也不想死,转头推开了弓道部的大门。

      宛如椧剑道道场的室内装潢映入㗇眼帘,木质地ٕ板踩在上面声音很好听,在庞大的室内“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

      明日川很胫想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社团都如此豪气,大到能产生回音的室内活动室居然被一面玻璃墙隔成了一大一小两部分。

      大的部分是射箭活动区域,小的部分靠墙靠窗,居然被改造成了一小片室内花园。

      落地窗照射进来柔和的阳光,给那些植物花朵洒下生꽝命,三三两两的社团成员在照顾植物,剩下的人则在射箭区域练习箭术。

      明日川痨推门而入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可能是平日里进出的人很多,所以无人觉得奇怪。

      本来就不爱出风头的明日川乐得清闲,沿着墙壁走到不显眼的位置,开始寻找山崎亚衣。

      她说过下午会付钱的,所以加入弓道部事小,讨债事大。

      一声声有气势的叫喊在活动室里回荡,伴随着箭矢破空声和没入靶子的声音传入明日川耳朵。

      „弓道部男女比例比较平均,是少有的女性和男性差不多人数的体育类社团。

      大多数女生其实更喜欢文学社,音乐社这种偏文艺的社团,需要跑跳出汗的社团更퍴招男生喜欢。

      但大概是山崎亚衣在女生里威望很高,有绝大部分女生学习弓道都是冲着山崎学姐来的。

      很快,明日川就끀找到了山崎亚衣。

      短发干脆利痔落,飒爽的弓道衣一尘不染,伴随着山崎亚衣拉弓搭箭,一只羽箭带着呼啸声从和弓上离弦,钉进了28米开外的靶子中心。

      弓絭道衣由上衣的白筒袖和下身的袴组成,女性的袴为袴或裙,男性的蠗袴쬾为裙䩈裤,一般而言男生不会佩戴[胸甲],但大多数弓道ꢭ老师都会硬性要求女≔生佩戴[胸甲]。

      廤 拉弓的时候耥是很危险的,很容易因为胸部锄太大而刮到胸前的饰物导致危险发生,所以越懬是胸大的女生越是要穿戴[胸甲],再汹涌一些恐怕要缠裹布了。 ኑ

      不过山崎亚衣应该不需要裹布,她的胸甲也没有撑起来达到有危险的程度,与其说小巧玲珑,倒不如说是美﯈玉的瑕疵。㺀

      但明日川쫜却不觉得这是瑕疵,只不过是쭠因人而异的基因决定罢了,这軎种外節在的东西并不会吸引明日川,拥有系统的他甚至觉得外在的都是最轻浮的。

      羽箭正ꏱ中靶心,山崎亚衣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倒是她身后一群小迷妹们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声。

      除了欢呼的女生之外,还有不少男生也对山崎亚衣ፅ露出了憧憬的目光在窃窃私语。

      “山崎学姐太准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三眐箭正中靶心了,前辈,你说有没有可能破纪录?”

      “连续六箭射中靶心还是太困鴬难了些,但我也相坶信山崎同学能够打破弓道部的记录!”

      “记录是上一任部长留下来的吧?我记볍得前部长毕⫨业之后成为职业运动员了。”

      쯙 “管他记录不记录的,山崎好飒爽啊,长得又漂亮,去年能加入弓道部真是太好了啊!”

      至 但山崎亚衣并没有去看那些目ꝗ光炙热的男生,只是在女生的簇拥下打算先休息ⱻ一会。=

      明日川背靠墙壁看着那些正处于青春期的懵懂少年们,也不知道山崎亚衣口中所谓的“弱点”到底指的是什么。

      在他看来,不过是一ڨ群普通少年应有的样子罢了——

      热血,썅憧憬美好的事物,对女孩的心思埋在心底亦镕或者溢于言表。

      “是神谷君吗?来了为什么不说一声,等很久了吧?”射箭的人一般来说视力和观察力都﷯很好,山崎亚衣转身的时候便发现了͵明日川。

      明日川笑着挥了挥手:“刚到罢了。”

      于是本来不怎么显眼的明日川,因为众人焦点山崎亚衣的呼唤,成了弓道部活动室里另一个闪퐤耀的焦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