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西瓜视频放到桌面上

      寺潭叶带人回到了住处,自然又是吃喝一番,顺富和刘彩、高远格说起了整个过程,又是模仿动作又是模拟声音,搞怪的模样整得大家大笑不止...

      荣国府,荣庆堂。

      整个荣庆堂里愁云密布,贾母靠在榻上,听着赖大和贾赦分别说完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待二人说完了话,贾母仍然是没有做声。

      她不说话,底下的众人以及外间伺候的婆子、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都不敢有。

      “唉,自打老国公走了以后,咱们府里就比不得以前的鼎盛了。如今都让人家欺负上门来了。”

      贾母叹完气,下面跪着的赖大赶紧磕头哭道:“老祖宗,都是我那个孽障不成器,惹下了天大的祸事,让府里丢了脸面,让老太太、老爷难做了。”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地上的地毯都弄了一滩恶心。他老娘赖嬷嬷见状,也要从小凳子上起身。

      贾母见了,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就不要说话了,如今已经没有那些个闲工夫虚弄这些了。”

      旁边的一个小丫头忙把赖嬷嬷重新扶下。赖嬷嬷心神不安,一个不留神,一个屁股蹲儿猛地坐下去,疼得她直想哼哼,但是还是忍住了。

      “老太太,都是我的错,教出来这样的孽障,给府里添麻烦了,我这死了之后怎么有脸见老国公哟......呜呜呜......”

      赖嬷嬷心惊倒是真的,无论如何,她家以后在府里不可能像从前那般了。这一回,算是把她赖家两代人辛苦攒下的香火人情和体面用得差不多了。

      “行了,这哪是掉眼泪水的时候,止住了吧。你家那个不成器的倒是该!年纪轻轻就敢欺瞒爹娘老子,在外面赌钱借印子钱。不过也不是这个来由,怕是有人看我们两个府里不快,要整人呢!”

      她这么一说,赖嬷嬷倒是心里好受了不少。不过,贾府的人也不顾上她了,再次听贾母说起这个判断,都慌了。

      贾赦连忙说道:“老太太,我家堂堂开国公府,世代朱紫之家,如何能叫人欺辱了去,必得把那起子作祟的崽子打狠了方才算了事!”

      他不说话还好,一出声,贾母就来气,怒道:“你道府里为何这般地步?还不是你这承爵的胡作非为,买了许多女孩儿,放着身子不好自保养,官儿也不好生做,成日和小老婆喝酒!

      除了算计些银子,就是玩儿那些个扇子古董。要不是你老子、你爷爷那辈积的福荫,你怕也维持不住了。现在倒是有脸喊得多厉害,在街口之时怎么还落了个恶霸的名声?你要是在朝堂上威风,哪个又敢算计咱们府?”

      不等贾母骂完,贾赦忙跪下去说道:““老太太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保重啊!倘或一时不自在了,岂不事大?儿子也无立足之地了!”

      同时,王夫人、邢夫人、尤氏等忙劝住了贾母。贾母看大儿子实在不成器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气多了也不值当,就只好顺坡下驴,息怒了。

      贾母缓了缓心神,因问道:“二老爷呢?我不是吩咐了,等他下衙了,就让他直接来这里吗?”

      林之孝家的答道:“都按老太太吩咐的交代下去了,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只听得外面一阵脚步响,一个小丫鬟进来报道:“二老爷来了!”

      下了衙半路闻得家里出了事,贾政急匆匆得进来了,先给贾母请了安,还没和大哥贾赦打招呼。贾母就说道:“先忙着急事再说,林之孝,先把事情原原本本地与你二老爷说了。”

      她这个二儿子虽然不像大儿子那么荒唐,但是也是个古板的榆木脑袋,不然也不至于几十年才升了半级官。唉,凑合着商量主意吧...

      听完了林之孝的讲述,贾政惊讶道:“果真如老太太所说,怕不是真有人有心算计咱们府里呢!”

      “是呀,现如今就得拿个主意。”邢夫人说道。

      王夫人对贾政说道:“近来老爷受到了圣上的重用,在朝廷里负责重要差事,是不是有人嫉妒了?”

      她这一说,众人仿佛顿时醒悟了,纷纷都说是这样。贾母、贾赦、贾政等人一想,好像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贾家仍然大周王朝数一数二的大贵族,不说几辈子积累的人情人脉,以及同声连气的亲朋故旧数不胜数,单单是宁荣两府就是朝中不可忽视的存在。

      既然分析出了原因,那就要拿出对策来,人家不可能只出这招。

      “老太太,不如把事情先通报各家府邸,也好请人帮着说话啊,过几日指不定到朝堂上人家都察院要发难呐。”贾政拈着胡须说道。

      贾母一听,点头说道:“拿我的帖子去吧,定要和人家仔细说清楚。”

      贾赦赶紧说道:“哪里用得着动用老太太的帖子,叫人家知道了怕不是要小瞧了府里,区区小事,就动到了真佛。用儿子的就行。”

      “你自己屁股上的屎都还没擦干净,就有脸去找人家?”贾母质疑道。

      王夫人在一旁说道:“老太太,大老爷说得不错。都是人家栽赃陷害,哪里是大老爷的不是!这样也正好顺道儿和各家各府说清楚了。”

      她可不是帮贾赦,贾赦的帖子不用就得用贾政的。贾政如今正“大好前程”,她是怕贾政陷进去这了,影响官声。

      贾母想想也是这个理儿,于是贾赦的建议就通过了。

      好了,有了各家各府的“仗义执言”,贾府大概率就可以摘出去了。当然,名声还是臭了不少,但至少朝廷不会降罪了。

      至于赖家......

      看着赖嬷嬷哀求的眼神,贾母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依我看,顺天府不会做得太过分,毕竟府里的颜面朝廷都是要给几分的,他们不至于得罪府里。”

      贾政倒是没有理会谁,自顾自地思考后,就点头说道:“与贾雨村一同被参又一同起复的那个张如圭,走了永通阁大学士刁阁老家老太太的后门,如今正在顺天府当通判,与他打一声招呼,在牢里应该就不会被为难了。”

      贾赦微微抬眼看了赖家的人一眼,也说道:“先不忙着捞人,不然就打草惊蛇了,正中了人家的奸计!先看看到底是谁,才好应对。”

      只有主子们才懂得朝廷的那些弯弯绕绕,赖家人不敢随便出声,也只有主子可以依靠了,于是千恩万谢的。看贾母也乏了,众人这才散了。

      过了几日,寺潭叶又来到了荣国府。

      没成想,刚来到前院穿堂就遇到了一个“老朋友”。

      “哟,珍大哥这么早就过府里来了?”寺潭叶笑着打招呼道。

      在前面走着的贾珍闻声回头,一看是小财神爷寺潭叶,马上笑着答道:“良哥儿、老神医也早啊!这不是西府这边有事儿嘛,自然是要过来看看的。”

      “噢?甚么事情呀?还要劳动珍大哥亲自走一遭。”寺潭叶问道。

      “唉,这事儿三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看也没什么遮得住的,不如一起去瞧瞧算了。”贾珍又苦着脸说道。

      “这样不好吧,我一个外人,去听了你们府里的要事,要叫别人知道了,不定怎么指摘我们不知礼数呢!”寺潭叶一脸“为难”地说道。

      贾珍听了,假装生气地说道:“啧!你可见外了!不说这些废话了,你且先来就是了。”

      说着,他就领寺潭叶和萨满往梦坡斋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