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爱看永久视频

      秦浪本来距离那条船只有十多丈的距离,可突然看到船尾拖出一条白亮的水线,眨眼的功夫在白龙江上只剩下䁆一个小小的㯹黄色光点,秦浪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行船的速度比快艇可快多了。

      别说他现在仍然竸处于定身状态,就算手脚能够自由活动,也根本没有机会追上那条小船。

      白玉宫是他找回랩二魂两魄的最大希望,如果她遭롺遇不测,自龜己就丧失了重塑肉瓺身的机会。

      秦浪心急如焚,白玉宫啊白玉宫,你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争强好汬胜,蠢得可以,如果№不是䒧你滥쫫用定身Ȕ术将我定住,你也不至于遭遇今晚这无妄餙之灾,报应啊!报⾏应自己鎵就得了,为什么要连累├我?

      再等五个时辰方能自动解除定身状态皷,就算能追上黄花菜都凉了,目ﲡ前的状况下着急也是没用,只能等待恢复行动自由。

      夜风正疾,空中翻飞着黄色的符纸,一张符纸翻转着向秦浪飞来,秦浪目力惊人,这张符纸⤣竟然是ꮖ他为白玉宫所画的那张解咒符。 ᒿ

      秦浪双目盯住那解咒符,心中默念咒语,漂浮在冰冷江水之中的他忽然感觉四肢一松,定身状态的突然解除,让他猝不及防,一下沉入了水中,⒬不过他迅速反应了过来,封住口鼻,包裹骨骼的甲障很快帮助他重新浮出了水面。

      江面上已经完全看挷不ᩲ到那艘劫뇔走白玉宫的小船,风越来越大,浪也越来越急。

      秦浪虽然过去水性不错,可他对现在身体的控制谟还无法做到得心应手,多亏匛了这层皮囊,如果낷只有白骨骷髅的话,欠缺足够的浮力,他就无法漂浮在水面上,会一直沉入顩江底。

      就算现在姾他是顺风顺水,他也不可能追上那条速度堪比摩托快艇的小船,秦浪猜测那条小船一定有某种神秘的引擎在驱动,回头看距离他们乘坐弜的客船也已经有了很캫远的距离,客船继续溯流而上,应该没人发现少了两位深居简出的客人。

      秦浪努力向前游着,不觉得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没有了疲倦感,如果这身甲障不破,他릅可以永远这样游下去,速度虽然不慢,但是和劫走鑏白玉宫的那艘￑小船却无法相提并论。 딿

      秦浪开始想到也许自己永远也无法쬩追上白玉宫,也许从现在起他永远也见不到白玉宫了,从没有感觉到白玉宫₍如此重要过。䱸

      忽然丧失了希望,뾇但是依然没有想⦝过放弃,不是不肯放弃白玉宫,也不肯放弃希望,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从来都没有失去对生的信念和倔强,两者早已曻深入他的骨髓。

      生而为人,我很遗憾。

      如今已成白骨,秦浪再不想再重写昔日的遗憾。挥舞着双臂,摆动着双腿,劈波斩浪,即便是只有一线希望,他也将追下去,不死不休!

      刚刚想到了死字,就感觉到身下暗潮涌动,秦浪敏锐觉察到有些不对,低头望去,却见一道幽兰色的光芒如闪电般掠过他的身下,冲刺到距离他半里之外的地方,那道Ӵ光又쫖倏然在水底一个急转弯,拖曳出一条长长的美丽鍝光带。

      一盏蓝色的小灯从水底缓缓探伸出来,照亮了黑漆漆的江面,秦浪望着那盏蓝色的小灯只是感觉光哵芒诡异,并没有什么特别,那小灯慢慢向他移动过来。

      在距离秦浪还有二十丈左右的地方,一颗巨大的头颅从水底缓缓浮起,这是涸鬼灯鳐,白龙江最凶猛的鱼类之一,这种굚凶猛的ܺ食肉性生物以吞食尸体和腐肉为生,也会攻击落水的人类和牲口,因头顶的小灯而得名。

      这站蓝色的小灯በ被称为迷魂灯,是被䂉它吞噬ↁ死者的魂魄和怨气凝軚聚而成,看到这盏灯的人会产生严重的幻象,头晕脑胀䫏地主动跳入江水里,变成鬼灯鳐的腹中美餐。

      成年훶鬼灯鳐身长可达五丈,双鳍发达,看上去ꤚ如བྷ同生出了两只웳翅膀,一天的多半时间都潜入水底,只是在深夜才浮出江面捕猎觅食。

      鬼灯鳐摆动着长达两米,成人훕臂膀粗细的触须,顶端连接的迷魂灯左右晃动,妖异的光芒忽明忽暗,试图迷惑水中的ꫫ秦浪,却不知他只是一具披着甲障的骷髅。

      秦浪䳣倒吸了一口冷气,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没有追上白玉宫,又遇㎜到这个麻烦,身上没有任何的武器,即便是有武器在手,在江中也无法和这样的凶猛的庞大妖兽抗衡。

      首先想到的是定身符,如果手中有朱砂笔,或许能够利用定身符ꭠ定住䠚这凶猛的鬼灯鳐。

      没有朱砂笔,只有一支白骨笔,还藏在左臂的尺桡骨之间,秦浪摸到了左前臂的位置,隔着皮肤熟练地将白骨笔卸下,用力一推,笔尖就顶穿了皮肤,没有神经系统,一点都不痛。⊢

      他将骨笔抽了出来麩,笔尖闪烁着蓝光,自从破庙的那场꡷大战之后,白骨笔的笔尖就始终保持着淡淡的蓝色。

      试图激发麇出б蓝光控制住鬼灯鳐,可几经尝试没有反应。

      鬼灯鳐已经吃定了苎这水中的猎物,它的背㗂脊已经露出了江面,两鳍平伸,看上去就像毄是一个巨大的等炞边三角,头顶的缑迷魂灯越来越亮。ᑙ

      秦浪漂在江面上,水流推送着他的身体向鬼灯鳐不断靠近。

      只有面临危险的时候醼才体会到自己内心怨之强大,也许和他没有心脏有关,秦浪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慌张,临危不乱,发光的白骨笔在掌心迅速画了一个定身符,蓝光闪闪很好看,홌希望不是中看퓯不中用。

      员 ⧡ 在䕄他专心画符的时候쭯,他和鬼灯鳐之间的距离씒又缩短了一多半。 哑

      鬼醎灯鳐㿛张开大嘴,露出满口如锯齿一般排列的锐利牙齿燏,每一颗牙都像是一把刀,猎物没有逃离,应当是被它Ộ的迷ਊ魂灯给迷惑住了,懒得再滑动自己的双鳍,守株待兔,等候着猎物就这样飘进自己的嘴巴里,想起活人鲜血的味道,每一根鱼刺都激动地믤抖动起来。 쎩

      膲 秦浪距离鬼灯鳐只剩下一丈的距离,右手握着白骨笔,左手向前一伸,闪烁着蓝色光芒的定身符对䱮准了鬼灯鳐。

      “定!”

      鬼灯鳐脑袋瑕上晃动的迷魂灯킽顿时凝结在那里,不止是迷魂灯,鬼掎灯鳐的全身都已进入定身状态,江水从它张开的大嘴里面不断往里灌,看上去如同一个放大的囧字賱。

      蘹这鬼灯鳐虽然体型巨大,可只不过是一级妖兽级别㒮,Ṁ妖兽是已经开蒙启慧拥有灵性之妖,但是还无法幻化人形汌,灵性普通,可也知道害怕,这样下去,弅不一会儿它的肚子就会被江水灌满,它甚至预见到自己被촶水活活淹死的场景。

      死没什么好怕的,可一条大鱼居齔然ﶅ被淹死在白龙江里简直是奇耻大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