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琪琪原网址20岁以下

      一旬后,“刘玉娘买凶杀人”查无实证;李凤芝被弃乱葬岗;官府继续追凶;先前的小丫鬟回府不过三茖日暴病身亡;街坊四邻没再见过刘元娘出过门。

      …旹…

      朱雀街,宝瓶胡同。

      清风徐来,桃花树枝摇曳,片片花瓣飞落枝头,花雨倾落。

      覥 秦杳퇧和北商在一方矮桌前对坐品茶。

      北商目光从未离开过秦杳,少了平日里的故作姿态渠,慵懒中带着一分端肃,神情清冷,如隔云端,不食人间烟火。

      恍樂惚间,仿佛又回到了냧玄天岭,她还是那个瑶台之主。 p

      北商的睫毛微微一颤,微敛眉目,道:“尧山出事了。”

      秦杳将茶杯送到唇边,呷了一ﺣ口清茶,像是被取乐般眉眼舒展⶝,发出一声轻笑:“调虎离山,这手伸得不短。”

      秦杳放下杯盏:“去吧,且让我看看这网有多大。”

      쵼 北商点了点头,又看向秦杳,像是想问些什么,凝眉再三,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

      北商走的第二日,贺뇂府便来了一张帖子,将秦ꊒ杳请了过去。

      鸿鹄轩。

      郡守开门见山地对秦杳道:“你为何要与许府作对?”

      “大人言错,不是我要与他们作对,是他们要杀我。”

      娸 “抛尸府衙,操娈纵流言,也是被逼无奈?”郡守直拍桌案。

      秦杳一本正经点头:“自然。”

      郡箟守一噎,深吸了口气,用“愺小儿不知天高地厚”的眼神瞪了她一眼,继续道:“你们行事这般张扬,我也不能保证日后还能护得住你家孙小姐。”

      郡守稍作停顿,盯住秦杳的眼,神情严肃道:“若你们今后当真惹出了麻烦,我断不焒会⛐以家小来全大义的。”

      这两句话有几分人样,不似那般坏到了骨子里的人,秦杳眉梢轻缓,点头:“多谢郡守照拂我家小姐。”

      郡퍄守见她态度恭敬,神色也缓和许多,提醒道:“先前你们闹了那一出,一品阁怕是줣保不住了。”

      “无妨,大人只管封。ﯲ”挚秦杳道。

      郡守打第一眼起,就觉得这人ਲ通透,现下听她如此ᔅ回墠话,觉得也没什么好嘱咐꬀的了,便道:“也没什么其他的事了,你回去吧,最近小心许家的人咰。”

      秦杳离开前添了一句:“蘏大人也要当心密室里的那头‘地尸’,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ᄅ,说不得到时候发起疯来,整个贺府可就得完咯。”

      郡守権看着秦杳的背影,心头犯起了嘀咕,他觉得秦杳这句话似有所指,但许家背靠东宫,即便东宫设计扳倒摄政王,但掉太子也是名正言顺的储君啊,何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或许是想多了,她就羶是单纯地提醒地尸会发狂。

      䥽 ……

      ᭫ 次日。

      一品阁人去楼空,大门䊭被官府贴쮁上了封条,风光无限的⠭青州第一绣阁,就此没落。

      街道口堆满了쌖人围观。

      “一品阁怎么就被封了?先前也没※听到风声啊!귨”

      “原据说杀屠刀娘子遯的人就是一品阁的。”

      “我不信,一品阁都是些手无缚鸡之疾力的弱女子,如何杀人?用绣花针?”

      “那可说不准,你们是没看见ﹸ李凤芝那一身的细孔,我瞅着ޱ就像是细针戳的。”

      㸫“什么绣花针!什么弱女子!我听说一品阁是元沧教建的,里面全是暗桩。”

      “元沧教是什么?”

      곮“一个擅长髫养虫子的江湖邪教,啧,那李凤芝身上的不是针孔,是虫洞啊!” 펳

      “嘶——真吓人,还好我没买过一品阁的绣品。”

      “嗬,那是你买不起吧。”

      “还好我癐不是一品阁的绣娘,不然可就惨了。”

      ࠳“那是你进不去吧,哎唷,你们几᜾个可要点脸吧。”

      “哈哈哈,对啊,这脸皮比撾城墙櫅还厚……”

      “……”

      原本人心惶惶的百姓,又七嘴八舌地笑作一团。

      ꕞ无他,什么元沧教,什么江湖,都离他们太远了,只有茶余饭后的谈资,离他们最近。

      ……

      秦杳还是坐在一品阁斜对的茶馆里,看着一品Ƶ阁如何被摘햴匾,封门。

      웫不过这勲次,她没有进包൝厢,而是坐在堂中,听众人议论。

      “哟,在这ꐇ儿感怀呢。”刘玉娘的声音越过嘈杂传入秦杳耳畔。

      声音不同以往粗蛮,变得甜腻腻的又带晡着几分媚맗意,若非那一如既往的刻薄,还真听不出这是她。

      秦杳闻声望去,刘玉娘正往ﮇ这边来,她盘了妇人髻,遍缀珠翠,穿着绫罗绸缎,曲线玲珑,妆容精致,却有一种轻佻飶的媚意。

      秦杳懒懒地打量了䨞两眼,却没应声。 ⚈

      刘玉娘的无声炫耀,没有招来羡慕抑或嫉妒,甚至痛恨的目光,这让她不太痛快。

      刘玉娘坐到了秦杳对面,朱唇微勾:“你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攀上了一品阁的高枝儿,还是会一败涂地吧。”

      “何来的败?”

      “怎么?你还指望一品阁能东山再起?”刘玉娘嘚瑟地笑了笑,ﱆ一挑眉尾ƃ,讽刺㭧道:“痴人说萃梦。”

      秦杳懒得搭理她,兀鶕自低头饮茶。

      刘玉ⷫ娘了然地哦了一声:“原是找쉌好下家了?”

      “我何曾说过,自己是攀附旁人而活的?”秦壂杳皱了皱眉,她觉得这姑娘愈发的不可爱了。

      刘玉娘轻嗤:“我懂,婊子立牌坊嘛,哼,真是虚伪。”

      秦杳定定地看了一舷眼她那张轻浮妖娆的面容,微微摇首:这人没救ﵝ了。

      蚣 刘玉娘蹙眉,她癟不仅͗没在秦杳脸上找到一丝自己想看醰到的情绪,反而出乎意料的,看到了一丝怜悯。邭

      秦杳那是什么表情?可怜她?

      她分明正春즡风得意,而秦杳拜她所赐,接连霉运,秦杳凭什么붷露出那样的神情?凭什么可怜她?

      刘玉娘握紧了双拳,瞪ᣉ了秦杳良久,逐疃渐平复心绪,面上浮现一个阴沉的笑容:

      “你被逐出郡守府,是我和林秀做的;你被刺杀也是我所为,以后,我还会让你一鿦步步跌入泥潭,生不如死。

      畖要怪,就怪你教会了我攀高枝,却又攀得不댔如我高吧。”

      㸘 秦杳挑了挑眉梢,站起身来,将茶杯一斜,横着倒了一桌茶水ᏼ,戏谑道:“去佛堂⮎多烧几炷香,佑你下一世投个好人家……长个好脑子。”

      秦杳说完,挽袖放好杯盏,穿过人群,走出了茶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