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UlN

      “基础速嶩度提升到14节,虽然没有活化三台发动机,但速度仍被统计了进去。”

      郑洋看完信息,接ㄻ下来整理了一下船上的物品摆放。

      一些之辣前放在甲板下的轻蘂便物品拿出来放到了地柜里,甲板下分᲍隔的暗仓用来存放电池之类较重又不经常要动用的东西,加上各种机械和连动组件,两个淡水箱和鱼仓,起到压舱底作用。

      ᯙ完成装修后,帆船上到处有地方坐䬣,不像壾以前只能坐地板。即使船头,也有拳头粗的不锈钢防⏄护栏可以趴一趴,真的不一样了。

      夜幕降临,收起太阳能电池板,船舱鲐里外都亮起了灯光,一种“家”的感觉油然而生。尽管仍然简陋,但是它真正属于自己,而且居住成本极低!

      感뀳慨䫺之中,郑洋获得预警,紧接着就突然从⑂灵船的感知里昔看到一只猴子状、浑身长毛뛢的生物迅速窜到船底,从船尾沿着船舷往上爬。

      水鬼?

      壓 海边也会有水鬼?훉

      郑헢洋第一닝时间召唤船灵:咬它!

      同时他也弹出双手的爪刃,调动灵能大步冲向船尾。

       尽管不是金刚狼螣的金属爪,但他的骨质爪刃⏰上有变异血脉之力的特质,天生带有特殊的锋锐,再调用灵能加持,比那把砍刀甚至是比菜刀都要锋利许多。

      现在郑洋杀鱼他都不用刀的。

      船尾,水猴子刚翻过船舷,带着一阵天生的阴气跳上船,魔虫船灵已化作一点黑色残影落在它的脖子上,张开口器就咬。

      “吱~”

      水猴子发出尖叫,一巴掌拍向脖子上的魔虫。然而魔虫咬下一口肉就弹开,换个地方再次下口,灵活异常。

      这时郑ꭁ洋也从船舱里一鿷步跨出,水猴子看见,眼神瘮人的盯着郑洋,置魔虫的攻击不顾,纵身就扑向郑洋。

      水猴子的眼神非常吓人,它们天生看任何东西都是透出深深წ的怨毒,好뺈像整⠰个世界都欠了它们这个物种。

      郑洋第一次对上这种輆眼神,就被吓得心里一突,下意识地一爪划出去。

      “嗤啦~”

      泄 血脉觉醒ꊈ后,再在灵喕能的加持下,眼力、反应、力量、速度……郑ꖵ洋各方面素质达到常人的三倍。 벷

      他这一爪挥出去쫝,几乎从头到脚把水猴子分成了됿五片,과令人恶心的腥臭味瞬间弥漫开。

      还有? 脿

      又有两只水猴子进入感知范围,分别从船头两侧往上爬。

      自己这是闯入水鬼的老窝了么?

      郑洋指挥魔虫先一步飞上前去,自己也几大步穿过船舱,来到船傉头。

      这些鬼东西的实力都不强大,郑洋有两招刀式的出刀经验,这两招刀式带给郑洋的不仅仅是出刀的方法,还有身体的协调性以及战斗意识的提升,综ꐧ合实力自然不是普通人能比拟。 䭇

      所以郑洋只是从容的挥出两爪,就如砍瓜切菜一样杀死两只水猴子。

      灵船传出要吞噬水猴子∙尸体的意向,郑洋쁘也第一时间同意了,就当是养了只吃肉的坐먍骑。所以船板上的尸体和血污迅速消融,十几个呼吸过后彻底被吃干抹净。᪈

      㫒 灵能材料积蓄进Ὥ度达到了15%Ⲗ,船灵成长度达到22%

      而在这么一会儿,郑洋已经连夜收锚升帆,这里不能过夜了。

      在停泊这里之前,㬣郑洋就观察过附近的环鉠境。这一带已经离开英吉里港到了郊鮚外,地方比较偏僻,岸边몸是一座小山,落差大而且陡峭,尽管水边位置有一片沙滩,但也绝对人迹罕至。

      큰 郑洋没有任何韈探究这里为什么会出现水猴子的냙想法,谁知道有没有BOSS?趁没有其他东西被薷引来,赶紧跑路才췢是。

      칡打ห开船头两只LED探照灯,郑洋原路返回港口৉,停在渔船码头的几条小渔船旁墣边。

      “我有预感,今晚绝对会进入幽灵船梦境!”

      郑ㅘ洋拿出一根下午涫随那些五金材料一起买回来的磨刀棒,嚯嚯嚯的把砍刀磨得锋利。

      接近十点时,伊령娃用自己的手机打来电话,商量了明天出海的时间和要带的物品。

      贏出发时间定在七点整,郑洋和艾丽玛都不同意她下海游棛泳,所以她只能带些饮食和钓具,跟着郑洋钓鱼。

      ……

      夜深,郑洋入睡后不久,灵船被一片阴影笼罩。

       郑洋果然再次拎着砍刀出现췝在梦境的甲板上。

      随着⃛他壅往訶前䡟走了十多步,笼罩周围的雾气迅速消散,高耸入云的桅杆光秃秃,像一座座十字架,上面挂着一些如同挽联一样飘舞的破帆布,寥寥船灯散发血红的光芒。

      脚下虽然仍是宽阔的木地板,这次出现的뽛位置却不再是上次那巨大的船头甲板上,而是中部一个高高的塔台上,就在那山城逼一般的船舱建筑上方。

      从这里往前看,能看到远方巨大的甲板,以及甲板外无边黑暗笼罩的幽深。

      郑洋瞬间毛骨悚然。

      每次登船的位置竟然是随机的么?

      那某一次自己会不会直接出现在下方那些街道ቘ一般的船舱走廊里,然后像上次的鲨鱼怪一样,被房间里⁣的恐怖东西卷进去嚼了?

      郑洋不知道在这个梦境死亡后㾍,现实中自己会不会变成植物人,他绝对不想亲身去验证。

      所䣃以郑洋在看清前方景象后,第一时间往前踏出几步,同时转身看向身后。

      后边十几米外,一座巨大᦭的绞盘比샸郑洋的腰还高。绞盘旁边,一具身材高大的无头尸体跌坐在地上,背靠绞盘。릓他的水手服破破烂烂,肌肉虽然青白交加,却没有腐烂。

      郑洋提着心吊着胆,继续小心地察看周围。

      他总觉得自己像࿴是成了世界中心,处于暗红的鈖光影照耀下。意识到什么,ᜟ郑洋猛地抬着,只见自己头顶的桅杆横木喃上,赫然挂着一只船灯ጰ,旁边还有一条䳴破帆㪷布。

      晦气!멂

      淰 郑洋一阵鸡皮疙瘩,这么近距离看,⊚船灯的灯光中心幽黄,外围却是血色的光晕。

      难怪远看全是血红的灯光。

      郑洋吞咽了一下口水,慢慢向边缘移动脚步。

      这座塔台建在一些船舱类的建筑上方,很高。

      而后面还有比它更高的塔台和建筑。

      下边就是那一层层的船舱建筑,每一层都有宽阔如街道的走廊,每一层都近十米高,可见那些房间很高大。

      是不是每个房间里都有棛那种༚恐怖的存在?

      郑洋绕着塔台的边缘,轻手轻脚的忸移动,生怕惊动脚下那些建筑里可能存在的东西。 灹

      差不多走了ﴄ一圈,才发现台阶就在绞盘后。但是,那具无头尸体不见了。

      怎么可能,刚才分明还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