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后妈

      李珩没有多去管岳军要什么反应,再鍘次吩咐㷷了几句,便是直炤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县城。

      没有人多说什么,尽管李珩죦现在的容颜有点儿辣眼睛,但是衣着之类华丽,可以不受到怀疑。至于被旐拦下来,无非是银子不到位罢了,无伤大雅。

      在银子的开路下,李珩直接来到了城楼上,木县令此刻正ਮ好停步喝了口水。尽管时间不久,但想要将各种팛事宜弄好,还是废了不少劲。뭀

      “大人,可ᠼ有不便?”李珩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盯梢的人,但出于警惕,故此问道。

      쇬 木县令一眼就看到了李珩,心里诧异的时候,也没有耽搁,他觉得李珩来此,肯定是有事情的。

      ⓴“无碍,有何事儿?”木县令摇了摇头,反问道。聟

      ж “那就好瓶,岳父,您是不是没有关注城里的事?”李珩微蹙了一下眉头,问道。

      “城里的事,难道是高伟又背地里搞事情?!”木县令愣了愣,随即沉声道。

      ꈆ出于忙活这群流民百姓的事,木县令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城里发生了什么事,自然是不明白李珩所言何事。

      “岳父还是得枥关注一下啊,不然容易被捅刀子。”李꠳珩一副果덏然如此的表情,暗叹了一声,“范家主在追那群由黑虎山に土匪所扮的米쑭商쪘时,被人偷袭了,现在中毒,危在旦夕。”

      䐋“ꗬ什么?!不可能啊,范湖的武功这么高,在整个午县数一数二弫的,怎么可能会被偷袭!”木县令坐不住了,整个人连忙起身,连令他甘㸭之如饴的白开水也不䄛香了。

      李珩耸了耸肩볿,午县数一数二的高手,是没错,可又不代表出手偷袭的人在午县的圈子。或许人家是州城来的,或者京城来的呢。

      嗭 所以,武功高强如范家主,还是避免不了被偷袭。

      当然,不知道똶当时具体什Ꮻ么情况,也不太好说。

      “岳父,我想之짌前去范家的时候,就被人盯上秺了。”李珩思索了一下,还是将这个说给了木县令听。

      木县飔令闻言,有些紧张,“莫非,出手偷袭之人,是知道雈了范家主要支援粮食的事?这样的话,性质就太恶劣了。◘”

      “不知熪道,但不妨将其往最坏的打算想,也许藟别人的算盘田,是另可错杀一人,也不愿意放过一双呢。”

      李珩本是不愿意以最恶毒的想法,去揣测别人的意图。但鼂是,뉶总有人要这么出手,不得不往坏了想。

       “范湖ﰽ现在在什么地方,中毒的话,看来就只能请孙大夫去了。”木县令脸色凝重,背着手原地㮌不安地转了转。

      㒅  范家主肯定不能出事,不然那批仓库里的粮食,还没有拿到手,很容易变卦的。到时候,问题就大发了。

      而整个午县,也就孙大夫的医术高明些,自然让木县令第一反应就是请他。

      “这就是我来找ࢊ岳ᑓ父的代目的之一,既然范家主都能够被人偷袭,␽身受重伤,那么很难保证,孙大夫会不会也被人针对。故此,一定要派人保护好他,等会儿有个叫岳军要的捕头,会充当护卫的责任,现在需要岳父多留意一下。”

      䘉  李珩在栞心里佱估算着时间,连忙说道。

      “这是自然。”木县令点了ἲ点头,没有多问⠅岳军要的事。既然李珩这么安排了,想来应该没有多大的差错。只是,他肯定需要派一些高手,来ꖇ保护孙大夫。

      在꿾任何时期,医者都是一个令㢂人重视的,尤其是高明的医生,更是如此。因为,没有人能够保证,那个生病需要医治的人是不是自己。

      “接下来,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岳父。”李珩说到这里,脸色有些凝重。

      “还有什么事?”木县令如砆临大敌一般,能够让李珩流露出这般೐神情,不用多言,已经让木县令不干掉以轻心。

      “京城宁家来人,我摸清楚了,礼部员外郎᷿之子宁易。”

      “礼部员外郎?”果然,木县令重视的一点儿,在礼部员外漗郎身上,说实在的,像他们䇒这种地方小官,在京官眼里就是垃圾,不入流。

      从这里就可以想象一下,京官为何有쁉如此底气呢。䵸

      邅“他们,不会趁着本官忙着这里的事,跑到家里去了吧?!”木县令思索了一ၗ会儿,想到一个令他后背发凉,随之火冒三丈的情况。廰

      “如果消息没有出错ࡺ,那么他们确实是拉着一支迎亲队伍,准备登门提亲。”李珩眼里寒光闪过,心里对于那硲个未曾谋ꈄ面的宁易,杀離意浓郁。

      “该死!本官就知道,这事儿没这么简单!”木县令大手使劲儿握紧,怒气冲冲地吼道䒆。

      䗔“不行,本官立刻回去,不削死他,不算完!”

      一想⊀到宁易上门的目的,木县᧝令就㚀像炸毛了的猫一样,怒意难以平息。

      哪怕ग़对方是京城宁家人又如何,㲢他木县令好歹是有官位之人!哪怕宁易的父亲是礼部员外郎又如何,只要宁易本身没有爵位和官职,那么木县令根本不虚!

      一个礼部员外郎之子,还没有那个本事,这是体麆制内的规矩。

      婏 “岳父不必担心,我已经委托人,帮忙保护沁儿了。只要您本人不同意씽,那么他这所谓的上门提亲,就是一个笑话。现在,岳父在这里,亦是一个机会。万一他们想来这里,那么何不以如何处理流民百姓,돝刁难他们。”

      㙎 李珩生气归生气,该冷静还是得冷静。这个时襫候,可不能慌。

      崲 “马上⥙回府,这里的꽝事情,基本上步入正轨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出乱子。至于他们想要本官开这个口,做白日梦!”木县令没ꂗ有听李珩留在这里的话,说实在的,自己ၚ的ჽ女儿比这里的人更重要。所谓公私分明,他木正,可不会管这些!

      敗 李珩心头微爛微叹了叹气,见木县㼬令态度坚决,也只好打消了之前的想法。錒

      这样一来的话,或许还会多出一些•波澜。

      Ц无他,只因为木县令的妻子,就是京城宁家派人带走的,这么多年未见,情绪方面很难说。

      李珩倒是不担心打不打架的问题,只是担心宁易会以此ꑱ为把柄,宣告众人。

      要知道,木县令一市直没有告诉木沁,她的母亲具体到了什么地方去,为何这么久没有回来뱅。

      坊间的传闻,很难传入深闺中,仅仅流传于特定的时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