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みお痉挛番号

      ⓩ 祁龙轩摸了摸下巴,为难道:“我记得师父说过,弟子间禁止薲打架斗殴,怎么你们法学殿没这规矩吗?녅”祼

      n黄鹏举脸上怒气一敛,换作善意的微笑,激道࠺:“同门之间互相切磋,怎么能叫斗殴3呢,祁龙师兄髠可愿赐教啊?”

      “问我讨教啊。”

      祁龙轩抬头看天空,漫不经心道:“我的出手费是很贵的哦,黄晳师兄想必也知道,我们神符堂都是消耗性法术,我可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材料。”

      “你……”黄鹏举勃然涩大怒,吶一把赤色仙剑被他祭了出来。

      但他的定力还算怖不错,虽被祁폨龙轩看轻,然门中戒律森严,要是不将比斗性质说好,一旦贸然动手,被祁龙轩反咬一口,肯定要受责罚。

      毕竟祁龙轩这人太贱,什么렃事都干的出来。

      “那敢问祁龙师弟出一次手,要多少费用呢?”

      뇓方磊在一﵌旁看得都不能忍,对于这场比斗,텨他还是支持的,毕竟关乎到法学殿的颜面。 憻

      要是黄鹏举能当着虞桑雪的面,将祁龙轩痛揍一顿,这虞桑雪说不定就回心뫫转意了。

      要知道,댬黄鹏举可是筑基后期的턣修为,而祁龙轩还在筑基初期晃悠着,这境욬界的差距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哪怕是知道祁龙轩趁机敲诈,但只要能让他颜面扫地,这份出手껣费,他觉得还是划得来的。

      둬祁龙轩嘿嘿邪笑,大有兴致道:“那就……六颗通神期加两颗胎息期兽丹吧,对了,聚灵石也来个二十斤好了。”

      “你这是敲诈。”黄鹏举臑一听,登时火大了。

      祁鑠龙轩本来就是敲诈,而且他还不止⬗敲诈一个。

      黄鹏举不过是筑基期修为,胎息期兽丹他上哪猎去,自然还是得两位胎息期师兄破费。

      而通神期兽丹他估计着黄鹏举猎了大半年了,勉强能凑到数吧,当然,凑不到的话没关系,二十斤聚灵石总该有的吧。

      “怎么?不是说你们法学殿多好多好,不会穷到连这点东西都拿不出吧?”

      祁龙轩说着指着三人哦哦了两声,大有戳破阴谋的意味道:“我腤明白了,你们不就是想让我用低阶符咒嘛,直说嘛,反正中高阶符咒太贵我是舍不得用的。”

      祁龙轩这下是奇货可煆居,也不怕他们不答应。

      ೆ不就想看我出丑吗?不出点坺血老子还不给你这机会。

      膱 馮 再说了,东西拿了,出丑的指不定是谁。

      煐见双方剑Ꞃ拔弩张的样子,虞桑ꠁ雪急鑍忙拉㱣住祁龙轩,劝道:“哥,不要跟他们打了,雪儿就去神符堂,不用打也徥肯定要去的。”

      “好,我们答应了。”

      严修脾气显然没有方磊沉稳,一见虞桑雪生出去意,立马就应承了下来。

      祁龙轩不慌不忙,伸手讨要道:“呐,东西先给吧,反正输赢都是要浪费符篆的,我争取少浪费点,就用最便宜的烟墨黄纸符֢吧,太好的怕你吃不消ᾰ。”

      黄鹏举整硩个脸被激成了猪肝色,鉳咬牙道:“小子,你最好小心着点,我这剑不长眼睛,一不小心把你废了,可别怪我。”

      他说着长剑划空,鿪一声清脆悦耳的쉹剑吟弹唱开来,声音促而不断,远远的回荡在法学殿的上空。

      䙹 “通明剑意~!”众人心中同时一惊,认出了,这是筑基大成,才有的通明剑意。

      祁龙轩眉梢一挑,还真低估了这小子的水平,不过没关系,这会儿两位师兄已经将八颗兽珠丢了过来。

      祁龙轩露出了财迷似的微笑,对黄鹏举道:喔“还有二十斤聚灵石呢黄师兄。”

      黄鹏举险些一口老血喷出,生平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奇耻大辱。

      这小子分明不识得这通明剑意的厉害,居然还想着那二十斤聚灵石。

      手一挥,二十斤聚灵石被她从储物袋中唤出,丢给了祁龙轩。

      ㈰l祁龙轩接过之后,连着ᢄ那八颗兽丹一起收进储物袋,又将身上几壶酒解下,交给虞桑雪提着,这才慢悠悠道:“黄师兄,你可得让着我点。”

      黄鹏举冷眼一横,全然不理这厚颜无耻的人,对虞桑倞雪道:“小妹妹,好好看看神符堂都是些什么货色,也让你见识见识櫐法学殿的厉害,姑再想清楚,哪才是ꜜ你应该待的地方。”

      祁龙轩丝毫不怒,竖起大拇指道:“说摰的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决定让你输得体面一点֍。”

      “去死吧。”黄겊鹏举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怒骂之后,他纵身一跃,仗剑纵劈过来,起手式并没有石破天惊的招式寿,但他␢的身法极快,只在众人眼前晃了一下,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祁龙轩身前。

      手中长剑刺挑劈砍扫,一秒꽁的时间内,就已经连续ꢺ挥了五剑。

      骳 窿 而祁龙轩神行符加持,身形显然更快,咫尺之间,他身形变幻,脚踏云踪,五道剑气无不是在他的神妙闪躲之下,贴着他的身子落了空嘡。

      虽说看上去也险像环生,但祁龙轩闪躲之余,竟还有心情说笑,戏道:“黄师兄,你这七星剑法不咋地啊,‘ằ刺挑劈砍扫旋破’还差两招啊㒜,是不是没吃饱饭啊?”

      “闭嘴。”

      黄鹏举忍无可忍,招式再催,仙剑匽瞬间䑍光芒大盛。

      他大喝一声:“分身⹾斩。”

      咋然,自他疾行的身影处䝭,两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从他背后闪了出来邯,第一道쳋虚影嗖的一声,如鬼魅般诩射了出去,剑光一扫,向祁龙轩拦腰挥来。

      剑意分身来势汹汹,速度极快,祁龙轩怪◷叫一声,连连后退。

      那掁剑光扫过之时,ଵ他一张符篆拍在鼟身上淁,弓腰一뎱跃,整个䚊人如弹簧般,竟是一跃数丈,避过了那拦腰⒰之斩。

      “猿跳符。”一ﭑ旁观战的严修和方磊同时认出了这符的来头。

      “哈哈,小意思,뫷小意思。”半空之中,祁龙轩看见两位师兄大惊小怪的神色,谦虚着道。

      但他话还没说完,Ὸ就觉背后寒光一闪,黄鹏举第二道分身斩,竟悄无声息的出现㋳。

      这次的角度把握的极为刁钻,正是祁龙轩头顶上,而且是从背后劈落下来,祁龙轩避无可避,眼见就要被劈成两半。

      但那影分身剑意劈到祁龙轩时薲,却听突然咚的一声,祁龙轩的身影已然消失了,一串白烟之后,那剑劈到的,赫然只是一块㼜木头。

      “폦幻影分身符?”两名师兄眼中顿时有些惊骇。

      “见笑见笑。”不远处,祁龙轩怡然自讕得的身影现了拍出来。

      윁ن但黄鹏举分身斩还没有施展完全,他的第三道剑隇意,也就是他的本体之剑,已然循摥着祁龙轩的身影탘杀到。

      长剑震吟쒯一声,脱䠞手њ飞出,黄鹏举手捻法诀,真气急催,那飞쌮剑瞬间猛然涨大,磅礴的剑气如同决堤的怒***涌而出。

      祁龙轩眉头一皱,认出这正是法学殿的看门绝学‘天河剑雨’,与观音竹林他使出的天河怒斩不同,天ಖ河剑雨是大范围杀伤性招数,对真元消耗极大,但这招的威力也非天河怒斩能比。

      光是这剑意层层叠叠຺,无孔不入䌎,就很难让后发制人的神符术有施展的空间,看来这黄鹏举要出杀招了。

      祁龙轩顿时露出凝重之色,脚步急退之间,他两手左右同时一挥,八道符篆并排被祭了出来。

      这几个月的修养,他已经将原本能同时御使七道符篆,提升到了九道,之所以只祭出八道,是因为他觉得已经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