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如敏会阴照

      岪阿弗尔城。

      鵚原本空旷的城墙内,此㸩时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帐篷。

      尽管帐篷搭得乱七八⪟糟的,但好歹路是规矩的,不至ⵧ于连辆马⯺车都过不下。

      领主苏业正带领着一众官员,视察这些临时搬㯮来的平民,询问他们的ĭ生活情况。计

      一位负责民生的官员说道:

      “由于搬离家园的时候,很有秩序,又有领主府提供吃食,民众最基本的吃穿住还是有保障的。”

      噊 “只是由于居住的场地在不久前还ᴐ是田地,造成了道路泥泞방,饮䌄水困难シ,卫生也难以保障。马上就要到冬季了,连绵的쌦雨水加上不好的卫生条件,可能会滋铢生瘟疫。”

      诺曼底地处温带海洋性气候,冬天下雨天较多。

      ⏰雨水和粪便混合在一起,趒就有了细菌滋生的空隻间。

      苏业点点头,这确实是个问题。

      由于要抵御兽人的入侵,这些人还不知道要呆到猴年马月。

      如果不加以规划,只怕没等到饿死,就要被瘟疫夺走性命了。

      “未雨绸缪,我们不能等到疾病发生之后,再去改善卫生条件。”苏业思考了一番,对旁边的马里斯돠道:“刚好工程队这边已经将城墙建设完⮈毕,接下来就继续建设民生工程吧。”

      马里斯弯腰领命。

      苏业规划了一条从阿쨀弗尔新城墙的东门,到西面大海的排污沟,以便城中的生活废水或者雨季时的存水能够及时排向⎪海洋。

      苏业安排说:“在临时居民区,每隔二十户人家,挖一口井,保玏证用鐍水。由领主府提供技术方案、分发工具,各家各户出人。㒫”

      厕所也要修建起来,粪便若是直接排向下水道,污染实在是太大了。

      苏业灵光一闪,倒是可以考虑进化一种能够分解粪便的史莱姆,如此城市就变得整洁起来了,分解的无机物还能够当꨷做肥料,一举两得。

      苏业又想了想,阿弗尔城人口骤然增加到五万余,也该有专业的医疗队伍来保킾障平民的健康了。

      如今这个年代,想要找会一定知识,又有过一定经验的医疗人员,非光明教会塘不可。

      因此,苏业在视察完居民区之后,又去拜访了阿弗噘尔教堂。

      由于阿弗尔地处偏僻,光明教会派的新主教没来到的缘故,哈文现在依旧在担任主教。

      㑙 “非常抱歉,哈文主教又打扰您的修行了。”苏业弯腰行礼,说着客套话。髸

      见到阿弗尔的领主苏座业,哈文依뿵旧是不温不火的暿样子,拄着法杖,䳈做了个请的姿势,示౨意苏业随意坐下。

      “领主大人前来,不知有何要事?뇸”

      “是这样的,现在兽人入侵,新阿弗輾尔城的人口陡然增加至五万余。我很担心领地的卫生条件,因詩此希望教堂能够出一部分人承担领地的卫生检Գ疫工作。”

      苏业的话,倒؉是让哈文小小惊讶了一番。

      ౢ 这个年代,注重公共卫生的领主可难找到啊!甚至连巴黎的街头칷,不时都能看到粪便。

      綼找教堂来承担卫生医疗工作,这不是光明教뾫会的本职吗?哈文倒是没有理由拒绝。

      更⮚何况他也希望主动承担这一部分工作,哈文道:“阿弗尔教堂人手不多,除了我一位牧师徒弟外,还有四名实习牧师。卫生工作倒是可以承担一些,只是承担偌大的阿弗尔,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쒉”

      苏业却是不각担心,谁ꎥ说医疗卫生工作只有牧师才能做?

      ＀ 普通人照样可以,只不过需要系统的培训而已。

      而这些牧师,恰好可以当培训老师。

      ⢲諨 有医疗史莱姆在,普通的疾病基本上能够解决。

      “无须担心。”苏业抬手道:“我可阵以在领地当中再募集一些人א手,殜这样加運起来,负땜责勺整个阿弗尔城绰绰有余。”

      “既然领主大人有信心,녺那我就安心将人手交到领主大人手中吧。”

      哈文虽然不知道苏业怎样去完成部署,但他总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领主,一定能完成这件事。

      回到领主府萯,苏业又与夏奈儿说了본这件事。

      作为领主府的‘大牧师’,夏奈儿可谓是最合适的医疗系统负责人。䧃

      “好啊。”夏奈儿微笑说掕,尽댗管她很喜欢呆在领主府厨房做美食,但贮如果能⋅出更大的力量来帮助鋄苏业,她也是非常乐意的。

      “午㸵饭做好鳿了,今天做的可⥡是海鲜盖浇饭,领主大人要不要开饭?”夏奈儿问道。 챠

      “当然。”苏业砸了砸嘴,他最喜欢吃夏奈儿做的海鲜盖浇饭了。

      正当苏业品尝美味午餐的时候,科斯特表情严肃地走了过来。䤭

      郵 “领主大人,巴黎被兽人包围了。”

      ᳯ科斯特将这一重要的消息传递给苏业。

      后者则放下了筷子,慎重地思索,消ᐷ息所带来的影႑响。

      这次,兽人可是真的来了。

      “城防布置的톕怎么样了?”苏业询问道됽。

      科斯特思索了一番,道:“一些临时制作的驽床已搬鶕运到城墙上,并且城墙周围准备了许多大石头,也可以在箭矢不够的时候,给予兽人以沉痛뿰的打쩝击。大致上是没有问题了。”

      鹃 “做的不错ݵ。”苏业评价说,又道:“军队的训练这些天要加紧些,士兵们都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我不要求他们个个勇武,但至少得有挥动武器的勇气。”

      “是。”

      科斯特走后,苏业在自己的书萨房摆鬩了一个沙盘。

      沙盘的模样是郁金香领地的地形,包括阿弗帲尔、维꒜苏威、克洛伊、梅瑟堡等。

      其中维苏威身处大山,倒是不用担心兽人会入侵。

      即便是兽人无脑地入侵维苏威,维苏威领为阃数不多的领民也可以逃到深山中去。

      ์ 阿弗尔领周围的居民,已悉数迁移至阿弗尔城。

      윀克洛伊、梅瑟堡二领地当中,倒是有几户人家死活都不迁移,只好派人同他们说뿗,如若遇到危险,立马向阿弗尔城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阿弗尔阮城现在的总兵力已经达到2500人,苏业ӑ也对士兵进行了编制。 魟

      其中百人一个大队,五个大队为一营。

      第一营是科斯特训练近半年的老兵,战斗力最强,被苏业放在了东门的防守上。

      由伊莎贝尔训练的长弓营,룬也被苏业调往了东门,这里将会是主战场。

      第二营有南德统领,在北门驻防。第三营的长官是伊利,防守南门。

      第四营则作为预备饩役,驻扎在阿弗尔城老城墙外围,随ꤿ时ꑆ可以支援三面ᣥ。

      붎 除此之外,还有几百临时组成的民兵䏛,在西ެ边海岸防守。

      尽管兽人不太可能从最险要的海滩进攻,但防守却不能松懈。

      봦如此,阿弗尔便成为一个四面皆硬的铁桶了,媬只等着兽人一头扎进来,撞个头破血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