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收藏

      某日午后,周央拿着扫帚清扫着院里的落叶,看着空荡荡的浔峰院,他叹了口气。

      距离上次高公子뎉来方家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来周央一直留意着高家公子ち是否再次到来。

      可惜的是,三日来,他左盼右盼都没有盼来其身影。

      而他家公子却是一点都不急,天天该干嘛干嘛的,倒是急坏了他自己。

      㕂还当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周央一边想着一边叹气,突然发现癐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短靴,他抬头一看,顿时有了精神꼂。

      周愵央睁着一双溜圆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这不就正是那高家二公子嘛,竟真让他给盼来了。

      䖟坐在屋内的凳子上,看着再次出现在浔峰院的⡱高文凯,林久却是一点都不意外。욻

      在林久看来,修建庙宇,对于高文凯来说是件名利双收的事情,眼前↶的高文凯只要脑子还清楚,自然会再次上门拜访。

      想到这里,他吩咐采薇前去泡茶,然后则走到门外,将高文凯迎了进来。䐁

       几日不见,眼前的高文凯与此前的他,相差甚多。

      只见高文凯眼底乌紈青,眼白中带쉗着红血丝,神色也有些憔悴,嘴周㘉还有一圈细微的胡渣未清理干净。

      看来这几天䰇,他休息ጀ的并不好。

      “方兄,这几日我日夜想着你与我说的那事。”

      “经过几日ꇔ的思考,我觉得方兄说的方法可行。瞂”

      ꉍ 㓮 “我愿意和你合作。”

      ……

      方家主院的书房中,此时的方绫正认真的看着方家诸多ῷ店铺交上来的帐本즻。

      ෆ咚咚咚…… 뾶

      门外一阵敲门Ἔ声响起。

      而后,一个穿着豈普通吾布衣的中年男子ﴅ走入房中。

      “大少爷,今日六少爷那又来了访客,是应国公的次子,他这次第二次来了。”

      方绫䖿没有抬头,继⼀续观看着账本,4只是嘴ᐘ上说着。

      “这次,可卖了?”

      男子想了想后道:“该是卖了,听说那高公子走时心情不错。”

      方绫这才将头抬了起来,“手中未提什么东西?”

      男子摇头,“未提”

      “但晚些时候应国公府的家仆去了趟浔峰院了,具体干了什么,㡈小的也不清楚。”馢

      “那些家仆可有搬走什㲣么㘉东西?”

      ꣣“没有”

      方绫有些不解,既没搬东西,但又派人来,走时还一脸高兴这是个虒什么情况。

      숓这到底是卖了没卖䙥?

      想到这里,方绫许久ₓ才道:“这样,你去散播一个消息,就说方毅已经将那龟壳给卖了,说他亵渎仙人。”

      “我倒要借此探探他的虚实,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

      ꇜ 那日从前院古井回来,他便越想讞这事越觉得不对劲。

      后来听说不少人上门前来欲购买方毅手쬂中的仙龟壳嘖,他才渐渐意识到,那个什灻么鬼仙人很有可能是方毅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

      从始至终他跰就只是想把龟壳转手,从中捞一笔。

      还当驷真是无耻之行为,这方毅想通过这种歪门邪道的法子来赚钱也就算了,竟还把他扯进去。

      ﷿想想那日跪在地上鷸,对着一只乌龟跪拜,方绫就生气,有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

      所以,方绫这些天一直派人盯着浔峰院,观察着浔峰院的一举一动。

      他叫人去散播谣言,是想看看方毅艑的反应,如果他要是毫无反应,那么自然㩋是心虚了,估计这龟壳已经买给了高文凯,届时谣言成真,他的名声也就毁了。

      若是方毅听后立马拿着仙龟壳出来解释,谣言确实会散,但在这风口浪尖上,他绝对是不敢再售卖仙龟壳,那么他的一番筹谋自然落空。

       这样一来,方绫也能好好出口恶气ଷ。

      几日后,人们津津乐道的仙龟之事有了极大的转变。

      现在翼城中,关于仙龟之事,有了一股不一样的传言。

      有人说,这方家六少爷将仙人赠予的龟壳高价卖给别人肥了。 ㊕ 㴛 一开始只是少部分人传着,然后开始越来越多人知道,再加上林久确实是偷偷向外透露过这一消息,而他也一直并未出面解释,到后来大家都认为事实就如ᳪ传言那般一样。

      粏仙人留下的东쎅西那便是仙物,他不好生供奉着,竟转身卖给了别人,这分明就是亵渎仙人的行为。

      没想到仙人竟选了这么一个福子,真的白瞎了眼。

      诸如此类的话,在Ꞷ整个翼城广为流传,自然也传进了浔峰院。

      “他们说的都是哪里听来的胡话,这仙龟壳明明少爷没卖出去,那些个人㉆净会平白无故冤枉人。”

      采薇听闻关于方毅的传言,十分气愤的说着。

      챆“公子,您想想ᄸ办法吧,现在大家都说您亵ꛔ渎了仙人。”

      林久有些无奈喬的笑了笑顪,并不在意道:“嘴长磁在他们身上,我又넬能如何呢,让他们去说。”

      “不用去管那些事앚,清者自清。”

      “可是……”

      采薇还想说什么,林久䃁却已经走了。

      䞶 有句话说的好,黑红也是红,只要仙龟有话题,有热度㡓,大㬅家就会一直聊下⻇去,知道的人也就越多。

      待到庙宇修建完成开门迎香客的䯂那天,来院里祈福上香之人就会越多。

      也不知道这事,是哪个看他不顺眼的兄弟叫人传助出去的事情,他倒要好好谢谢他了。

      栰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由于林久并没出面解释,仙龟之事愈演愈烈,现犨在发展到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方家六少爷辜负仙꒠人信任,亵渎仙人,不是什晦么好东西。

      虽然外面传言越演越烈,但林久在院中却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岁月静好的模样。

      陾 别人都说,时祅间腦会磨平一切,在时间的冲刷下,所有流言终将会平息。

      事实确辆实如此,就在众人都不再讨论仙龟之事时,城中却因为一件事情,再次将方⋰毅推向了风口浪尖。

      起因竟然是应国公的母亲刘氏܄要过生辰了,其孙为了博祖母一笑,便花重金以其祖母的名义修建了一座小型的寺庙。

      而寺庙中供奉的不是各路神仙,而是近日来大家讨论最多的仙龟。

      这座끂仙龟庙已经修建完毕,将于三日后셃开门迎客,届时ᨂ全城百姓皆可一睹仙龟之壳的风采。

      此消息一出,原本郠快要停歇的话题,又再次讨论了起来。

      犹 原本只是猜测的流言这次算是彻底有了ꕵ证据。

      կ原来,方家六公碼子就是将仙龟卖给了应国公府的二公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