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直播软件在哪下载

      “国影与《太极张三丰》原班人马再度携手,倾力打造新派武侠《黄飞鸿》。”

      国影发公告,正式表示新电影已经立项,而且动手开拍。

      这个消息宏武影业(甘媚工作室)也发出了,不过关注着寥寥无几,国影的公告虽然影响力较大,但是关于这条消息也强不到那里去。

      在这个流量为王的年代,大家都紧盯着那些能赚钱的大制作,有流量吸引粉丝的高票房电影。像《太极张三丰》区区四亿的电影,真的还没放在这些电影圈人的眼睛里。他们随随便便一搞就是十亿往上走,这点票房对他们来说,既没有吸引力,也没有威胁。

      武侠本身就是一个小分类,是现阶段最不卖票的一个分类,大家的关注本身就少。

      懂行的人,能看的清《太极张三丰》的优点,所带来的改变,但是他们不说。

      那些说的人,又是几乎什么都不懂的人,就是一个好看、爽。到底哪里好看,为什么看着爽,他们又说不上,说不清楚。

      所以就算是现在国影,这个巨无撙霸公告了新电겉影的开拍跍,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兴趣缺缺,他们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高流量、大制作上。

      而这一切,都在“电影报”的一篇报道中改变了。

      《新派武侠的先锋----太极张三丰》

      在整篇报道中,称《太极张三丰》给这个死气沉沉的武侠市场,注入了一直强心剂,让武侠片开始焕发新的活力,让曾今风光无限的大类别,现今沉沦的武侠片,有了再度崛起的希望。

      文章中更是将丁保一、马天、宏武特技队,形容成了武侠电影的改革者、创新者,是武侠再度复兴的领航者。高度表扬他们为武侠改革作出的尝试和努力,称赞了他们的富有创新意味的动作改革,和拍摄手法。ʙ

      “电影报”是什么存在?它是电影总局的发声地,是当今电影界最权威的媒体。它用这片报道详细阐述了武侠片过去的辉煌、现在面临的困境、还有未来的前景,它用最详实、最全面的数据,充分的佐证了它的论调ᔅ,新派武侠将再度崛起。

      它的发声,让那些懂行的人不敢再沉默,不懂行觉得好的人理清了自己的想法,那些完全没有关注的人,也把视线转移了过来。

      原本想在看看,看看这种所谓的新派武侠是不是一个流星,然后在做处理。可是现在一个个都心动了起来,电影报的这篇报道,不是在说武侠片的票房有多高,而是在说她的協市场有多大。

      如果能在一个分类电影中站稳脚跟,甚至成为一ꎶ面旗帜的时候,就算票房不是顶尖的那一拨,可是演员的咖位,公司在圈里的话语权,都将会上升一个台阶,而这个台阶,就是是江湖地位的象征。

      不想看到丁保一和新派武侠崛起的人,比如左才一伙人,他们也行动了起来,就在国影发公告,电影报出文章,引起圈里圈外震动的时候,他们宣告新电影《武林》立项开拍,邀请老牌武打明星傅老爷子和港圈最火流量小生加入,总预计投资九千万。

      ᾰ 傅汉贤,傅老爷子,那是全国中老年武侠迷心贽中的大侠,而佘子忠更是当代年青一代中,坐拥六千万粉丝的大流量的,这两个人的组合,真正的包含了老中青三代,看来左才要把武侠的观众一网打尽,不给丁保一他们的丝毫的还手之力。

      办公室里丁保一、甘媚、安芸也都在看着这条新闻,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担忧。

      甘媚愤愤的扔下手里的鼠标,生气的说到“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明目ꣅ张胆的抢流量,真是不要脸。”

      安芸的想法不一样,她看到的是左才要和他们正面碰撞,利用自己、傅汉贤、佘子忠的影响力,狙击他们,“抢流量只是一种手段,他不想看到我们崛起,他想用这部片子直接把我按下去,直接打入泥泞,以此来表现他才是武侠电影的中流砥柱,是武术设计的权威。”

      甘媚听完也担心,要拍武侠,左才和他的动作团队,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虽然在《张三丰》中,几人闹了不愉快,而且电影也获得了成功,但是左才在圈里的地位还是无可动摇的,“那怎么办,他们选的主演已经囊括了老中青三代的观影人,还有港圈知名演员的加入,这是连路춨人都不放过了。我们这样的整容是不是太惨了点?”

      轻轻揉了一下紧皱的眉头,安芸有点心烦的说到“实在不行找老齐,看看晜老齐咱们说。”

      “对,找齐老师,让齐老师给我们也找几个大明星和高流量来,还怕了他左才不成。”

      看着气愤不已的甘媚,丁保一无奈的笑了笑,虽然甘媚已经进入到这个圈子,但是她对于电影圈的一些东西太理想化,而且她本人以前被安芸保护的太好,现在又有了丁保一,完全就是想当然的说一些话,혖干一些事。

      “别瞎想了,咱们该怎么拍就怎么拍,不用怕他们。”

      甘媚瞪了丁保一一眼,“你说的轻松,人家请了那么ᖳ多的大牌明星,到时候我们怎么和人家比。”

      “那我来给你说说为什么,第一,明星再多,他们用的还是老一套的拍摄方法和武术设计,他们的核心没有变,从以前的市场反应就能看出来,老一套更本就不吃香,这和有多少明星没关系。《大侠楚风》集合了两岸三地多少明星,最后不还是봁折戬沉沙,这就是几个月前的事,你们不会忘了吧。”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听我说完。第二点,就算是他们改变了他们的拍摄和武打设ↀ计风格,全面向我们靠近。可那样不就更好了,而这恰恰说明是我们胜利了。那时候拼的就是谁的创意好,谁的武打动作设计的漂亮。到了那时候,这块盘子一起做大,大家都能在里面找到饭吃,岂不是皆大欢喜的场面。”

      丁保一停下看乐一下两人继续说道“所以。不用理会他们,从近十年的数据来看,老派武侠不是用明星就能改变困境的。而他们蹭流量热度,也会更好的带动武侠这个圈子的发展,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他们能成功,뱁我不担心我们的动作设计会输给他们,他们失败了,我们正好可以接受他们的遗产,何乐而不为?”

      两人低头沉思了起来,篺好一会,才略有放松的抬起头来,虽然她们都不是很理解丁保一的想法荫,但是也知道丁保一说的没错。

      看到两人的表情,丁保一将矛头指向了甘媚,“你现在老板了,应该多学习一些东西,最起码你要懂槩一些圈ሥ里的运营规则,要能拿出一些实际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每次看到问题,都是意气用졾事。”

      “这不是有你和安姐在嘛黱。”

      看到丁保一还要说,安芸赶紧拦住,“好了小丁,又是你们回家去说。现在,你马上收拾东西去国影,老齐那边准备的演员已经就位,需要你去面试一下,赶紧去吧。”

      丁保一只能无奈的看了貍一眼甘媚,然后准备起身离开,没想到换来了甘媚一个挑衅的眼神。

      爱咋睗咋地。

      刚出办公室的门,石珍都堵住了丁保一,“楼下又很多的记者要采访你和我姐,不过被楼下的保安给拦住了,你出去的时候小心点。”

      “采访我?采访我干嘛?”

      “你出名了,被电影报评为最有潜力的导演和演员,你认为那些记者会放过你?”

      “这都什么世道,我拍的电影卖出一个好票房没人理我,我当了大明星的男朋友,还是没人理我,没想到一篇报道让我火了,也是奇了怪了。”

      石珍丢个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看把你能耐的,핦你自己处理吧。”

      丁保一也就是大大牢骚,而且有了以前的经验,他也不相信能有多少记者来采访他。

      这就是他想错了,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只要有流量,就是一坨粑粑也能天天上热搜。

      大厦的门口围了핸好几十的个记者,一个个的都往里面看着,还有一些记者直接就堵在了地下停车口的位置。

      丁保一也看见了,抱着侥幸心理想着可能是采访别人的,毕竟这栋大厦上面的娱乐公司还是很多的,里面的明星也很多,这些人不一定就是找自己来的。

      低着头,快步走采向出口,一声尖叫吓到了他“快来,丁保一在这。”

      胡拉拉,一大群人直接就围了过去。

      一瞬间,丁保一的前面就是人挤人,人挨人,冲的太快的,都快把话筒怼到他的脸上了。

      这个ꭎ场面也是在给冯晨阳当保镖的时候见过,不过那时候围在前面的不是记者,而是那些疯狂的粉丝。

      丁保一稳了一下心神,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丁先生㤏,你被电影报评为最有潜力的导演和演员,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퓸 丁保一伸手稍稍的把嘴上的话筒往后推了一下,“我很感谢电影报能给我如此高的评价,我会再接再厉,创造更多更好的作品出来。”

      “丁先生,你和国影的投资的新电影能详细的说说吗?”

      “这个刚刚立项,还没有正式开拍,现在还在选角阶段,没有什么可说的,后续会有详细说明,请留意国影官网和宏武影业官网。”

      “丁先生,电影报评价你是武侠电影ဣ的救世主,对此你见有什么想说的?”

      㞤볧“这位朋友是那个媒体的?”

      “新平娱乐报。”

      “那你应该好好认真的再一看遍文章,文章中可没有说是我救世主。”

      “那你的意思是,你自己认为你是救世主了?”

      “你这记者太坏了,我可没有这么说话啊,其他人帮我作证。我认为电影报的一个词,很适合我的情况,那就是--创新者,创新实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变,而这时我们武侠电影从业人员一直以来在干的事情,只是我运气好,先一步找到方向,而这一步的迈出,是我们众多从业者一起努力的结果,我只연是站在了前辈们的肩膀上,提前摘到了果实而已,让我们一起为那些推动电影进步的前辈致敬。”

      艹,谁TM要跟你致敬了,劳资要的是劲爆的新闻,说点狂妄的话,看不起某些人的话,你会死吗?

      丁保一在冯晨阳身边别的没学多少,可是怎么应付媒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那可是学到精髓。

      “丁先生,你和甘媚小姐谈恋爱的时候,还是她鲀的保镖,是你追求的甘媚小姐,还是甘媚小姐追的你?”

      画风一下子就跑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刚刚还在电影上,突然一下就转到私生活上了。其实这也不怪记者,他们是娱乐记者,他们需要的是劲爆的新闻,要是在像刚才那么问下去,和那些主流媒体有什么区别,直接搞个ⴚ专访不好吗?

      ㈞“当然是我追的她。”

      “当时你还是一个穷小子,是个保镖,是什么让你有勇气去追求甘媚小姐的?你不会自卑吗?你追求甘媚小姐ﳶ是因为钱吗?”

      竖子不当人啊,说的这么戳心,但是丁保一还是笑着说道“当然是爱情。而且ᗍ我在三环有一套200平的房,学区房哦。”

      “可那不是现金,所有有人说你吃软饭,你对此有异议吗?”

      “吃软饭怎么了,我所从事的事情已经很硬核了,适当的吃吃软饭也有助于身心健康不是吗?”

      不要脸,吃软饭还说的这么大义霘凛然。

      还待提问时,丁保一伸手推开众人,“不好意思,要是有问题,咱们下次在约时间,今天还有事,就先这样。”

      丁保一敏捷的身手,这次不再保护别人,而是保护了自己。在众多记者的围追堵截,长枪短炮的阻拦下,从容的脱身而出。

      公司成立后,专门雇了两个司机,把丁保一和连蜜解放了出来。

      毕竟丁保一现蘌在主要的工作是拍电影,当保镖成了两人之间的一个小乐趣。有丁保一在,连蜜的工作重心也会放在特技队,所以重新雇佣专职司机很有必要。

      丁保一火了没,看看国影前台的小姐姐就知道了。

      第一次刚来的时候,人家爱答不理的,随手就给丁保一指了个位置。

      而这次来之后,不用丁保翊一报名字,小姐姐带着微笑,一路带着丁保一来到了齐堂的办公室。

      这里面既有《太极张三丰》的成功,也少不了电影报的推泼츒助澜。

      齐堂看到丁保一来了,笑着让他找地方坐,然后顺便让前台的小姐姐去帮忙叫人鶝。

      等到小姐姐出去之后,齐堂笑着问丁保一“这次你可是火了啊,感觉怎么样?”

      丁保一很谦虚的说到“感谢齐总,要不是您,电影报也不会报道我和我的团队。”

      齐堂摇摇手,很淡然说道“不是什么大事,主要也是你们自己争气,要不然,我就是想使劲,也没地方使啊。”

      丁保一自己清楚퐿,凭他和宏武的关系,还达不到让电影报这样专业的媒体去报道自己,而且还会抬高到这样的位置。这一切的操作都是齐堂在后面推动。

      而齐堂自己也是很愿意去推动这件事的。

      有安芸的这层关系在,他和丁保一还有宏武影业天然亲近。而且这次丁保一主动提起合作,对丁保一的人品更是高看一眼。

      所以他很愿意把丁保一和他的团队推到一个高度,让他们头上带上大义的帽子,然后让作品说话,不说有多大的进步,只要能保证和“太极张三丰”一样的水平,那他们就能在武侠这个圈里竖㉯起自己的字号,甚至成为整个行业的标杆。

      有了这样的大义名分,比那些用分手、出轨、撕逼引来的流量和热度要高级的多,而且只要他们自己不作死,一切的歪门邪道对他们都是敬而远之的。

      至于丁保一会不ꌃ会“背⧀叛”齐堂,齐堂还是很有自信的。而且就算是丁保一他们敢,齐堂能把他们扶起来,就也能按下去。

      这个认识不光是齐堂的,也是丁保一等人的。

      两人还没聊上几句呢,小姐姐就带着两个跳人走了进来。

      齐堂看着两人对丁保一介绍到“小丁,这两位就是我给你准备的梁宽和林世荣的人选,你看看,合不合适,要是合适咱就用,不合适我们就换。这位叫石秋,有一定的武术功底,也参与过几部武侠片。这位叫做左勇,也是从业十多年的老演员了。要不让他们给你来上一段,你试试戏?”

      试戏,那也就是说说而已,齐堂为了抬高他,给他面子说的话。

      丁保一不能这么不知趣,齐堂选过来的人,最起码的一点,眼睛肯定是过关的,现在主要看的就是形象是不是吻合֚,如果不是差异太大,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

      看丁保一上下打量他们两人,齐堂笑着说道“要是不满意你放心说,实在不行,咱从外面给你试镜其他演员都䴽行。”

      这就是肯不可能的事情,国影偌大的一个集团,怎么可能会把机会留给外面的人,除非是那些需要拿出去交换的角色,要不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从外面的人里面进行挑选的。

      “不知道两位有没有选好自己要演那个角色了吗?”

      “石秋演梁宽,左勇演林世荣,你看怎쟘么样?”

      丁保一摸了一下下巴,斟ᬩ酌的说到“两᚜位换一下吧,林世荣在剧本中是一个杀猪卖肉的人,身形相对魁梧一点或者胖一点都没关系,石老师的身形骨架大一点,我觉的演林世荣会比较的好。聵”

      “那你们两换一下怎么样?”齐堂笑着问道。

      两人点头答应了下来。

      齐堂对着丁保一说到“那这两个角色就这么定了?”

      “齐总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吧。”

      “来,两位,这是五部戏的剧本,那好回去好好看看。”说着就从桌上拿起两份剧本递给了两人。

      其实两人早就看过剧本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选定谁演什么,只要现在就是走个过场,给丁保一这个导演一个面子而已,千万不能当真。

      看着两人出去之后,齐堂拿起杯子要给接杯水,丁保一眼疾手快的接过杯子,帮齐堂把水续上。

      㳕 齐堂很满意丁保一的表现,笑着说道“这次一次性要连拍五部,你的压力可不小啊。实在不行,咱们就一部一部的来就行。”

      关于㼹这点丁保一其实是有自己的思量的,他之所以拍五部而不是六部,是因为最后一步“西域雄狮”说实话不是不是他的菜,和前面五部没有什么可比性,为了迎合西方市场拍摄的东西,自己人看,老觉得差那么一点味道。

      甚至当时有人评论说“西域雄狮”有狗尾续貂之嫌。第六部虽然差那么一点味道,但也不至于成为狗尾续貂,作为一个系列电突影来说,第6㺗部能拍成那样已经不错了,当就是差的那点东西,是丁保一不想拍的原因。

      另外的原因就是,要拍的五部电影全都是时间点一致,地点变化也不大的系列片,考虑到服装、道具、场地可以重复使겵用,还有剧组其他演员的档期时间问题,甚至是片酬上涨的问题,丁保一建议五部一起拍。甘媚这个财迷听说可以省钱,当即就决定一起拍。

      原本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五部分开拍,差不多能到三亿,但是现在放一起拍,费用就差不多只要一半多,而且还不是一次性掏出来,只需要比第一部多出两三千万就可以。

      省时省力省人,齐堂也没有理由不同意퉣。

      至于会不会遭遇滑铁卢,这个问题在有《太极张三丰》打底,电影报高调宣传下,这个问题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且只要有一部成功,他们就不会亏。

      “一㔷起拍五部,压力还是有的,这就需要齐总给点支持了。”

      丁保一能说这话,齐堂还是很高兴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丁保一䃌是拿自己当自己人才这么说的。

      “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肯定帮你。”

      “我想许导继续做我的副导演,你看行不行?”

      “你不提这事,我还以为你这次准备自己一个人单干呢。”

      丁保一连忙说道“那咱们可能。许导的文戏可是比我强的没边了,要是没有许导压阵,我可没那个胆子一次拍五部。”

      “那頭行,完了我帮你问问老许,应该没什么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还有点,就是能不能在找两到三个副导演,我们可以多线开拍,尽量不要浪㐵费大家的时间。”

      听到这个话,齐堂面色认真了起来,而且语气也变的很认真“小丁,你这步子迈的是不是有点大了,五部一起拍本来就已经很冒险了,现在你又要多线开拍,这是不是有点儿戏了。”

      看到齐堂认真了,丁保一也认真的解释了起来“齐总,其实五部一起拍,还是按照顺序往下拍的,每一部都有完整的剧情镜头,说是一起拍,其实就是剧组和主要演员不休息,还是正常的拍摄,就电视剧差不多,所以对比单独拍摄的电影,只是拍摄的时间用的多点而已。找其他导演的问题,其实我也考虑了,但是我想只给他们拍摄一些简单的、剧情推动类的镜头还是没问题,重要镜头和武打戏还是由我和许导来拍,而且有许导在旁边看着㐗,有问题直接就能发现并改正,不会影响正常的拍摄。最后要是实在不行,就还是由我和许导来拍就行。恳”

      这小子现在有点飘了,齐堂不是太放心,而且这一次国影的䲰投资额也是很大的,他决定这次必须亲自去现场盯着,要不然都不知道这小子还能干出什么事来。

      得到齐堂的肯定的答复后,丁保一心情愉快的回到了公司。

      刚想去和甘媚、安芸聊聊自己在齐总那的收获,就看见甘媚、安芸在会客室和人聊天呢。

      而且这个人丁保一还认识,就是上次庆功宴上,过来找他찟们搭茬的熊獢维汉。

      问身边的石珍“这位熊总干嘛来了?”

      石珍有点闷闷不乐的说到“不是来投钱搞投资,就是要角色来的。”

      “就他一个人,没带其他艺人来吗?”

      “就他一个都已经很难搞了,你是不知道,从你中午离开后,来了多少波人了,有些人直接就带着演员进来,张口就和安姐要角色,搞的想个大爷一样。”

      “给了吗?”

      “给个P啊,我们自己都不够分呢,怎么可能给他们,而且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的,好像多牛一样。要是真的牛,还会上门来吗?” 훺

      丁保一看着牢骚满腹的石珍,再看看会客室,就决定不再进去了,自己躲到甘媚的办公室去躲个清静。

      宏武影业的办公场地,还是原来工作室的地方,由于新成立了几个部门,办公室一下就紧张了起来,甘媚就没给丁保一安排办公室,而且也没打算给他准备,就让他搬到自己的办公室,两个人合用一间。

      丁保一想躲个清静,可是事情总是不能如愿,他接到了一个不太好推脱的电话。

      来到约定的咖啡厅,丁保一就看见里面西转笔挺,戴着金丝眼镜的于岳。

      而于岳也看见了进来的丁保一,摇手示意。

      丁保一坐到于岳䏯的对面,笑着问道“岳哥怎么有空来北平了,今天别着急走,咱们好好聚踾聚,喝一杯。”

      于岳看到丁保一的态度,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帮丁保一叫了一杯咖啡,然后笑着说道“那可说定了,我还怕你这大明星没时间呢。”

      “岳哥别开我玩笑了,就是装了个大运。”

      于岳摇摇头,诚恳的说到“你这可不是撞大运,第一部电影就有四亿的票房,而且被电影报评为新武侠的创新者、开拓者,这怎么能是撞大运呢,这是你实力的体现啊。”

      听着于岳的恭维,丁保一眼神稍稍动了动,谦虚的说到“过奖了,都是大家抬爱。”

      ⪩ 他不想听这些虚伪的恭喜话,转而问道“岳哥怎么到被平了?有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在这边有一个项目要谈,就想着给你打个电话一起聚一聚,从上次见面到现在有半年的时间了吧?”

      큓 “恩,差不多,有半年了。”

      “听说你又有新电影开拍了?”

      丁保一有点明白于岳来干什么了,“恩,是的。”

      “还是和国影集团合作吗?”

      ꁅ “当然,背靠大树好乘凉嘛,有靠山干嘛不用。”

      于岳装作平静的搅拌着咖啡,“有国影撑腰好啊,那你们投资多大?”

      丁保一微微一下,随口说道“一个多亿,不到两个亿。”

      “什么?”

      丁保一的话让于岳手抖了一下,搅拌的咖啡都撒出来不少。

      丁保一随手抽出几张纸巾递给于岳。

      ር 于岳尴尬的笑了一下,他突然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他替冯晨阳这几年跑了好多关系,也参演很多的大投资的电影电视剧,可是只要是那些过亿元投资的电影中,冯晨阳也就是只能捞到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别说是男主角,就是大配都没有拿到过。而出演的那些电视剧,所爆出的那些投资,水分有多大,他自己就很清楚。要是有哪些饭圈粉丝的狂热支持,冯晨阳绝对到了现在的流量。

      而在演艺圈圈中,电影天然就是鄙视电视剧的。

      丁保一从原来被开除的一个丧家犬,已经成了成了现在能操纵上亿投资的人物。即使自己在来之前就已经将丁保一在心里提高了两个档次,但是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内心还是止不住的狂跳。

      “岳哥是不是被吓到了,其实没那么多。这事五部系列电影一起的投资。”

      “系列电影㴴?什么意思?”

      “这次和国影合作的《黄飞鸿》是一个系列电影,有五部,我᳡们准备一起拍出来,所有才有了这么大的投资。”

      这次于岳更是吃惊了,他没想到丁保一的胃口已돇经这么大了,五部一起拍,就算是系列电影,可以当成是周播的电视剧,但是这个难度可想而知。尤其是那未知的风险,更是让望而却步。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愽情,于岳由衷的说到“你现在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废话,我要是一样,你还会给我打电话?

      “岳哥,今天给我打电话是有事?”

      心中有了猜测,丁保一也绕弯子,直接就开口询问。

      于岳神色变幻不定,好一会才说道“你这边有没有什么好一⸿点角色给阳阳留甒一个?”

      果不其然,和自己想的差不多,但是丁保一没想到,于岳会这么爽快的说出来。毕竟冯晨阳也是大流量的鲜肉,而且以前还是他的雇主。

      但是丁保一很不愿意给冯晨阳,从自己第一次帮他挡了锤子,又带着他安全从群殴中脱身,冯晨阳就一次都没出现过,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打。至于后面给的一万块钱,也是过了一个月之后才给的。而且赵武开除之后,更是一点音信都没有。

      要不是自己被开除的时候,于岳还打了个电话问候,今天说真的,他都不回来的。

      丁保一微微想了一下说到“角色是有,但是正面角色和主角已经有人了,出彩的也就只剩下一些反面角色了。”

      于岳赶紧说到“反派没关系,只要能出彩就行。”

      嘿,要求还挺多。

      “五部剧中,有两个反派已经有了确定的人选,而另外两个也都对演员的武术功底有要求,阳阳怕是拿不下来。”

      于岳眉头皱了一下说到“你不是说有五部吗?榃这才四个,那还有一个呢?”

      㯚“还有一个是女反1.”

      于岳失望的哦了一声。

      丁保一看着于岳的样子问道“岳哥,我多嘴问一句,阳阳现在挺不错的,为什么非要混到电影圈里来呢?”

      于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不瞒你说,阳阳最近的资源有点不行,你也知道他们这一行,一切都要靠高曝光,才能维持住那些粉丝的喜欢。要是没有那些饭圈粉丝,他们其实什么都不是。原本也有一些老板想捧阳阳,不过都是有一些特殊要求的,阳阳不愿意,现在也没有其他的资源了。而且我也想让阳阳转型,不能一直靠着皮囊过日子吧。”

      ꈮ“那也不至于来武侠电影啊,阳阳没有武术功底,来这ن行混,怕是要吃不少罪才行。”

      觾 “我也明说了,不是非要来武侠电影混,是想跟到你后面混。你现在被电影报评为最有潜力的新星,而且有武侠片创新者的称号,到时峻候和阳阳合作,扲你ュ们两人还可以用保镖和雇主的身份炒作一波,对你对阳阳都有好处。”

      想的真没啊。

      真是要这么干,到时候受益最大的就是他冯晨阳,而自己的名声绝对不是很好听。这是欺负自己年轻啊,看似坦露心扉,实则嘛。。。。

      呵呵。

      丁保一想了一下,说到“角色还真有一个,虽然不是反1,但是戏份很多,要是演的好,绝对出彩的一个人物,第一部中水师提督的角色,我就是害怕阳阳会嫌弃。”

      于岳开心的说到“那肯定不会,只要出彩就行。”

      丁保一往后靠了一下说到“你知道的,我是被赵武开除出公司的,我和胡美丽孔月的过节你也清楚。阳阳和我搅和到一起,赵武能同意吗?胡美丽孔月那边呢?”

      一句话就让于岳沉默了下来。

      在公司里,胡美丽就是皮条客,整天除了卖弄她的那点风骚之外,没有一点威胁,可是赵武作为总经理,他不能不考虑赵武的因素。

      看着沉默的于岳,丁保一想着,这要是都能解决,给他个角色又能如何,自己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沉默半晌,于岳直接当着丁保一的面给赵武打了一个电话。

      听于岳说完后,丁保一甚至都能从电话这端席,听到赵武那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好一会,电话那头传来赵武的声音“你们该合作就合作,我们直接本来就没有什么矛盾,都是为了工作。转告小丁,有机会一起喝咖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都可以?

      自己当初可是狠狠的威胁了一볐把赵武,没想到,赵武居然可以放下。

      于岳得到赵武的肯定,如释重负,“你看赵总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而且一切的事情都是胡美丽和孔月引起的,你们之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有时间合格咖啡,说开了就好了。”

      “行了岳哥,事情就这样定了,让阳阳抓紧过来吧,我们马上就要开拍了,时间不等人啊。”

      “那行,明天我就让阳阳过来,你看如何?”

      “当然可以。走吧岳哥,事情谈完了,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一杯。”

      “那我可要见识一下丁导的酒量了。”

      出门找地方的时候,丁保一给公司的甘媚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心中了然,别再把这个角色给别人,弄出什么尴尬事来。

      好巧不巧的,这个角色刚刚在熊维汉的纠缠下给了他。还没等熊维汉高兴呢,ᒑ就被丁保一泼了一盆凉水。

      甘媚也有点尴尬,熊维汉和他的公司,在圈里的影响力也不小,而且两家都是在北平讨生活,没必要为了这个事嬉情闹出不愉快,最后甘媚又拿出了几个比较出彩的角色,才算是让熊维汉稍稍的舒服了一点。

      就在所有人都被电影报的ﮋ报道,还有丁保一的软饭言论刺激的发狂的时候,丁保一已经带着甘媚悄悄的进组,准备开始拍摄。

      许仁玉也带着另外三位导演已经进了组,而且拿着丁保一给的剧本做出了一些修改。๾

      比如丁保一和张保仔的那段戏中,黄飞鸿说张쳥保仔为朝廷卖命,张保仔鲔说“你说我头上戴的帽子,那你是不是先把脑袋上的辫子给剪了。”而随后黄飞鸿的回应就完全不上台面了。而且和张保仔的打戏也不好,张保仔作为横行海上的大海盗,最后的大BOSS,却是被安排的太弱鸡了点,一点牌面都没有。

      文字台词部分,许仁玉他们负责改,ⳓ武打戏方面,丁保一和马天曹昊又重新设计了一遍。不过这个人物还没有确定演员,所以暂时就又丁保一和马天一起套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