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这十万士兵虽然没有训练过,从而使的战力不强,不过张源有办法把他们的战力提升上去。

      騅 战神教培养弟子已经系统化,入教的弟子不伦以后是⌛专攻内功还是外功,都得练习一段时间的外功,要先把身体练强起来,同时还有伴随一生兵法,这也是最重要的,战神教当然是为战而生,这也是战神教生存的根本。

      这样的培养弟子方擄法,使的战神教的弟子,个个都会排兵布阵,只要经过历练,都能胜任高级军官。

      张源就往这十万士兵里派了一万低级弟子,每一个低级弟子带领十个士兵,又派了一千中级弟子,一个中级弟子带领一百士兵,派一百高级弟子,一个高级弟子带领一千士兵,这些弟子都经过战단神山四城ᎄ军中历练,或者现在就在四城军中,这次被抽掉了出来。

      战神教有的弟子,为了历练,就隐姓埋名,进入军中去历练,等到老了就退出军队됸,在回到战神教养老,这样뮵的事情其实朝廷也知道,不过只要不明目张胆的,朝廷也乐意多点人才进入军中。

      葯张源就派出这样的十个老将,一个老将领一万军队,在派出二十个亲传弟子,给这十个老将当副젪将。

      又招了三千张家子弟当亲军,就这样张源为孙善民复位,招的军队就ᏸ到位了,并且存命名为战神军。

      就这样张源开始了征战之路,因为战神军的强大,张源只用一年的时间,ၝ就打到了皇城,并攻破了皇城,活捉了新፵皇。

      在帮助孙善民从新建立好禁军之后,就开始了全国平乱之路,又用一年的时间,张源把全国的动乱都给平息了。

      之后又用五年的时间,把东边、西边、南边的异族,都赶出了九州,之后又赶到了北边,用了五年的时间,才把北边的异族赶出去,从这也看出了,北边异族的实力。

      ᥊ 等张源把北边的防御建好之后,张源就带着战神军回到了皇城,在见到了孙善民之后,就直接说道,自己要带着战神军回到战神教。

      孙善民当时说道,贤弟你当初问我,你能信任我吗?我的回答是你可以信任我,我告诉你,那时我说ꨠ的是真心话,我现在也可以告꒭诉你、我的真心话,我还是信任你的,要不是你,我现在也就是一个阶下囚,还何况贤弟若要这皇位,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吗?何况䓯我看了从落神之战到现在,九州已经缩小到了现在的百分之一,要是我们还不同心协力,九州还能౸存在多᪠久,难道贤弟不想䕕改变这一切吗?

      孙善民说的话,让张源热血沸腾,这样的话也能让任何人热血沸腾,要知道现在张源还只是三十岁,还没有过ꬉ了年轻人热血的年纪,等张源平息掛了自己的情绪之后,对着孙善民问道,那皇上帄怎么安排我呢。

      孙覃善民自信的笑了笑后,对着张源说道䞓,贤弟放心,我早就安排好了,一定让贤弟满意。

      等到了第二天朝堂上,孙善民让太监当着满朝大臣的面,宣读了对张源的封赏,封张源为一字并肩王、天下兵马大元帅、北阚方边境大元帅(总理北方边境一切军务)、北方大都督(总理北方三州梁州、冀州、豫州一切军政要务)、封战神教为国教,解除战神教㊦的一切限制,从此以后战神教之人,可以当官、可以参军,一切都不在풕限制。

      从这之后的二十年间,张源一直都在北方,孙善民也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一直都对张紒源信任有加,朝廷一直都没有要过北蓄方三州一点赋税,而且还给北方元帅府支持了很多物质。

      譅 张源用三州的赋税㰂、还有朝廷❴的支持、在加上战神教的人力支持,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在北方墒训练了百万铁骑,这百万铁骑,每一个都是身着全䱣身铁甲。

      马也草原马和汗血嬂宝马的后ꛖ代ۓ,历经艰难培育而成,这种马被张源起名为汉血宝马,以示这是汉族的马,汉族人培养出来的马。 趾

      汉血宝马,不仅有勬着长ߕ久的耐力,还有着快速的奔跑能力,这些加在一起已经比草原马ԟ厉害了,不过为了陪养这些宝马,也花了北方大都督府大量的钱财,这些年训练这百万铁骑的花费,得Ⲇ有一半花在战马身上。夳

      㣝不过ꧨ这一切的花费都是值得的,这些年和异族的战争,一봠直都是压着异族打,现在打的异族闻风丧胆,现在泉异族只要听到战神军,连打都不敢打,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这使的北方这个面对游牧民族,最容易被抢惊的地方,变成了㈵现在四边中,最安全的一边。

      同时这二十年,因为战神教的弟子大量参军,也使其他三边眕战力大增,跟三边的异族之脻战,也有来有往了。

      张源来到北边的这二十年,也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挚爱。 䝧

      北方三州同时面对着大草原,从西到东分别是梁州、冀州、豫딹州,在梁州的最西北角,有一座接天联ꑦ地的大山。

      这座大山,云彩也只能飘在它的半山腰,在这座山的山顶,一쀋年四季都飘着雪花,这就是一个寒冰世界。

      陾 在这个寒冰的世界中,有一群已经㮇融入到了这个雪冰世界的宫殿,这群宫殿看起来,就像是屹立在这个世界无数年一样。芗

      这群宫殿的最前方一个大殿前的牌匾上,写着寒雪宫三个字,这三个字看起来浑然天成,就像是借天之手,写在这上面的一样。

      寒雪宫这들是굷一섊个古老的门派,在九州大地还没皓有人迹的时候,它就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那时候寒雪宫收徒,都会跑出很远很远的地方,到一个叫中原的地方去收徒,传说九州汉人就是጑从中原迁途而来。

      这一代的寒雪宫主叫雨飘雪,缣跟张源一样大,在张源来到北方的第十年的时候,来到梁州巡边的时候遇到了雨飘雪。椠

      张源对雨飘雪可以说是一见钟情,雨飘雪对张源也有好感,就这样拉锯䁂了五年,在张源来到北方第十五年,和雨飘雪成婚了。

      ̱ 等到张源来到北方的第二十年,也就是现在,张源和雨飘雪的孩子出生了,张源和雨飘雪商量之后,给孩子取名为,姓当然跟父姓、姓张雊,名为母亲的名字的雨和雪,又因为雨和雪都会化为水,最终水都会流入到大海,大海有一股(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所以就取一个海子,就叫做张海。

      张海这一世的父母都已经有五十岁了,不过因为内力深厚,所以看起来就跟三十多岁一样敺。

      䥸 这就是张海这一世的一家,张海也知道了,这一世的父亲长什么样子,张源浑身上下很匀称,一点都不跟张海前世,大力士浑身肌肉一样,看起来就像一个书뙥生ꋽ。

      张海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大脸,是战神教的右护法白战的女儿白玉梅,这个白战笯是一修炼天才,三十多岁就已经内力深綾厚,不比老一辈差了,已经达到了一流的水ꛉ准,而且刀法天赋很高,内力加上高强的刀法,已经可以和江湖上的顶级高手对战而不败了。

      他的女儿也继承了他的天赋,小小年纪内폅力已经修练到了三流境界,她的刀法天赋更厉害,她没有被选᭥为张海的兘侍女之前,可是从小就拎着一个比自己还高的大刀练武,而且还是走熉到哪带到哪、那种,还不准别人帮她拿,都是自己拿着,㺎可想而ꃚ知她的练刀天赋了。

      被选进王府之后,被雨撛飘雪立了规矩之后,她才放下了一直拿着的刀,练武的时候才能拿到自己心爱的刀,现在练武时间也是她最期望的时间。

      澰 张家的孩子出生以后,因为天生体质ᥕ强大,所以从小都是粗放使的成长。

      뚒雨飘雪所在的寒雪宫,是一个古老的门派,收的弟子不多,对옐天赋要求也很高,对每一个弟子陪养也很用心,也就是精细化陪牾养,何况这次是陪养自己的儿子。

      所以雨飘雪为张海找了两个侍女,两个样貌、修练臼天赋都是顶尖的侍女,白玉梅就是一个,另一个是雨飘雪的亲传弟子,因为这一个亲传弟子是雨飘雪检的弃婴,所以跟雨飘雪的姓、姓雨,叫雨白雪ே。

      这一天、天还在黑暗中,要是伸出五指都看不见自己的手指하,磵这个时候张海被叫醒了,虽然有着成人的思想没有哭,但张海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天,还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雨飘雪一件一件✬的把衣服往张海ƨ身上套,就好像不在加一件衣服,张海会被冻着一样,暿就这样给张海穿着衣服,根本停不下来。

      ը

      这时在一边看着的张源,看到张海已经胖了一圈,实在看不下去了,ࡠ就走到雨飘雪身前,拿掉了还在往张海身上套的衣服,“行了,你在穿下去됓,海儿没有被冻伤,反而被压伤了。”

      ╂ “你看这外面下多大的雪,万一被冻ﳝ着怎么办,”说着说着,又开始拿着衣服往张海身上套,被张源阻止뿳了之后,就对着张源埋怨道“你也是的,干嘛这么早,就去你區那个认主仪式,就不能等天亮了,天暖和了在认榷主也不迟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