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豪门我不嫁了下载

      “按理说, 强大的法器也可以做腺到这一点,但肯定没法像仪器一样,适用大数人使用, 也很难显示出精准的坐标。”

      许教授说的也是她的猜测,这样的法器只出现在传说中,现实中大家都还没见过。

      “那其他国家呢?”秦安安幹问。

      “据我所知, r国和㏪m国都研究过,根据血『液』、基因对人体进行坐标定位的仪器。针对魂魄搜查,我研发퇷的这个仪器应当是首例。”许教授自㥹信地说。

      那……针对晏老师的人, 到底是怎么锁定魂魄所在位置的?

      秦安安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许教授, 你的研究成果有没有可能被人콅泄『露』出去过?”

      有关搜魂仪器的研究,许教授一向是在部讼门实验室里完成,能够进鉙入这个实验室的人,总共也不超过两个巴掌。珰

      常待在这的, 除了许教授,就只有她那位实验助理小张, 现在又多个秦安安。

      “部门里的安保措施做得很好᧡, 不存在研发成果被盗取邆的可能。不过……”

      许教授忽然想起,她刚研发出这种仪器不久时, 曾出过一次事故,“那是我做出的第一台搜魂仪器, 功能还不完善, 需要根据皮肤组织、血『液』、『毛』发以及唾『液』四种样本, 才能搜寻到魂魄所在的坐标。而且一次只能搜寻一个魂魄。”

      “那台仪器在行动组出任务的时候遗失了。”许教授算算时间,“应该是三年多以前。”

      秦安安怀疑,那台仪器现在可能辗转到了晏老师二ῢ婶的中, 她将有关仪器的猜测告诉许教授。

      䭊 许教授眉头一皱,“当时那台仪器已经是半损毁状,部门的䇬人后来搜查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我也想过利用部门内网将它销毁,但那台仪器至今没有联入过部门内网,想要找到它根本无从下。”

      也幸好,那台仪器上使用的技术已经落后,核心芯片也在任务过程中损毁,就算到了别人里,别人也没法根据它研究出一模一样的仪銄器。

      正因为此,部门搜寻了一个月无果之后,也就没再用力查下去。

      秦安安的视线落在了许教授面前,办公桌躺着的搜魂仪器上,“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ख़”

      秦䫀安安的办法很简单——ឰ钓鱼执法。

      就算不能钓到她想钓的那条鱼,也能把一些不安分的小鱼钓出来。

      几天后,部门里就传出了新消息。

      ꩱ 许教授簎在秦安安的协助下,研究出了一个适用于搜魂仪器的新装置。

      这个装置比之前她们研发的数据库更实用,可以用来协助抓捕魂魄,必要时还能将逃脱的魂魄直接击溃。

      虽说这项装置还没有正式公布出来来,部门里目前也没有人使用过,可疄大家都觉得,这是个얰大有用处的东西。

      至少以后他们再抓鬼、驱鬼时,不用像先前那么费劲了。

      章璐送秦安安学校时,忍不住跟她感慨,“我先前还奇怪,你修炼□天赋那么好,怎么偏要跑去搞科研。现在才知道,你这么厉害,这才学多久啊,都能参与许教켄授的实验,还弄出了实验成果!”

      洄 秦䪇安安笑笑没有说,她和许教授确实做出了这么个新装置,作用⣫却远没有部门里传说的那么邪乎,顶多㌆只能在仪器靠近魂魄时,将孚想쟾要逃跑栆的魂魄定住两秒。

      除了这个用处外,㤊倒是在蛡上面加装不少Ⲙ小东西。

      整个计划,除了她与许教授外,就只有部楟门的正副两位部长知道。

      就在装置做好的第二周,秦安安课时,收到许教授发来的消息。

      那件刚做好不久的装置丢。

      下课,秦安安立即赶往部门办公楼。

      地下办公室里,气氛正紧张着。

      就在刚才,岑部长亲自逮捕包括实验助理小张在内的三部门成员抆。

      这就是最先钩的小鱼∊。

      “安安,你来一下。”许教授见秦安安过来,朝她招招,直接将人领进自己的␇办公室。

      㰾秦安安在外面已经听说ᣍ被抓的单,有些吃惊,“真的有小邙张师哥?”

      实验室的小张也是京大垼毕业的,被许教授选뢅中进入实验室之前,接受的培养方式和秦安安所在的班级一样。

      “小张已经跟着我快十年了,我是真没想到,会参与到这种事里。”许教授啉通过添加在装置中䷉的“小东西”,清楚解从装置被盗,到被转移至海外的每一个过程。

      小张只是其中不显眼的ᛏ一个环节,甚至都算不主犯。

      ꤉ 许教授还ꧧ是有种遭到背叛的感觉,脸『色』不大好看,叹了口气之擳后说,“岑部长特意选在东西交易出去之后才抓人,现在监察科的人已经把们带走了。꽂”

      不管能不能再审出其他问题,们都不会再到部门,极大可能,余下的一生都将在监狱中度过。

      “那个仪器装置现在在哪?”秦安安问。

      岑部长用鼠标点了几下屏幕,另一只手朝秦安安摆摆,示意她到身边坐下,指着屏幕显示出的地图,鶿“现在还在金三角,今晚应该就会被送ҿ出东南亚地区。”

      “我会留意一下霦,一旦装置引爆,就发消息告诉你뒾。”

      许教授将屏幕的追踪显示关闭,顺手打开一份人员单,“我打算再从京大招两三位助手,这单的人都和你同专业,랓大部分是你师哥师姐,也有几즿个你班上的。这里面,你有没有认为还不错的?”

      銍 秦安安仔细看一下,许教授这份名单,别的不说,但妥妥都是这个专业的学霸,面有好几个师哥师姐,都是任课老师们常挂在嘴边的。

      她班上也有三个人⽈在名单里,都是中学时期拿过物理竞赛次的,其中就有侯逸阳,的字后面还打个红勾。有这样标记的字不,一共才五个。

      “单都是已经用过政审调查的,打红勾的几个政审背景更可靠,直系亲属几乎都在部队,或是国家科研人员。”许教授其实更倾向于找高年级的,不过研究玄学法器,更重要的是悟『性』和天赋,学识反倒是可以后貹期慢慢积累的。

      秦安安给个建议,“您要掠不出些题单独考考们,我再去帮您一起看看,单里有没有拥有修炼天赋的。”

      楟 许教授略一塇思索,便同意这个提议,点点头윍说,“这样也好,那我定下时间就通知你。”

      部门里气氛还很沉重,൛秦安安掵出来的时候,听章璐说,刚刚有两个人陆续被监察科带走。

      看来岑部长폚他们是打算借着这次机会,将部门内好好肃清一遍。

      部门内的人这会儿不好随意离开זּ,秦安安便没麻烦章璐送她,出了办公楼后,自己打个车公寓。

      路上顺便买了一桶新鲜的梭子蟹。

      一大半剥了壳喂晏老师,一小拏半她打算给自己做个香辣蟹。

      调料是买的现成的猗调料包,做出来应该难吃不到哪儿去。

      荚 秦安安将一桶梭子蟹倒入厨枃房水池中,指尖鬪聚起一道灵力,『操』控着水龙头里流出的水柱,仔细冲刷。

      凎 “晏老师,你要不要先去泡池里修炼?”秦安安觉得自己做好还需要一段时间。

      识海里,晏君泽连忙说,“不用,我在这螁陪你一ㆪ起就行。”

      ﰧ秦安安点点头,指尖的灵力化作小刀,轻松将螃蟹一劈两半。就在这时,忽然察觉到窗外有一股灵力涌动,指尖化出的灵力飞速击出,顺着半开的窗风,朝那灵力涌动的地方袭去。

      一声长啸在窗外响起。

      黑乎乎的身影在窗口勸一闪,出现在屋内。

      抖抖羽翼,斜睨着站在『操』作台后的秦安安,似乎在对她突然动手表示不满。

      “是你?”秦安똃安惊讶地盯着客厅里的鹰雕,它怎么跟来这?

      卧室里呼呼大睡的腊月ȉ,也察觉到陌生的灵兽气息,迈着四条腿朝客厅冲来,身上的粉『色』小纱裙,裙摆都飞起来。

      见它直朝鹰雕撞去,秦安安连忙귵从『㷹操』作台后走出,“腊月,来这边。”

      鹰雕饶有ၦ兴致地看看腊月,看得它靠在秦安安身旁直哆嗦,这才将目光移回秦安安身上。

      “你已经和邢部长签订契约了,不能随便和人动手。”秦安安提醒道。

      鹰雕腹部发出一声轻嗤。

      秦安安神情一紧,下意识将神识散开,牢牢锁定住鹰雕。

      接近金丹境界的神识威压,将鹰雕『逼』得一连后退两步。

      ^ 鹰雕霎时收贔起先前那副高傲的姿态,发出两声低『吟』。

      识海里,晏君泽有些意外,“它想要我和腊月喝的那种灵『药』。”

      埨秦安安反应过来,合着这只鹰雕,还是闻着味儿过来뷶的。它肯定一早就ᬔ在水晶珠嗅到了灵『药』的气息,这才找上门䬕。

      也不知道,要是她没发现它藏在外面,它会怎么做,是不是鋷打算趁她不注意,直接将灵『药』偷偷拿走?

      秦安安在狡猾的鹰雕面前,不敢放松警惕,“辅你要灵『药』可以,不过要拿等值的翽东扢西交易。下次也不能再这样,直둫接闯入我妞家中。”

      鹰雕微微歪着脑袋,像是在考虑秦安安说的话。

      隔几秒,它学着人类的样子,轻轻点了下头꧞。

      然后抖动翅굂膀,用灵力拔下自己䚅翅膀的一根羽『毛』,送至秦安安面前。

      晏君泽继续翻译它发出的声音,“它说拿羽『毛』跟你换十瓶灵『液』,它是它这一族里修为高的,有它这根羽『毛』,它这一族的人见到你,便会对你十分恭敬。”

      ……这也太会做生意了!

      秦安安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用灵力将这根羽『毛』送鹰雕身前。

      她甚至有些怀疑,这只鹰雕在来京市前,是不是潜伏在哪个『奸』商身边学习过一阵?

      竟然连这种无本买卖都能想得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