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视频不能播放了

      几天后,已经交班换人看隹守的凯亚尔的白练在和士兵的交谈中得知⨷了,普罗姆国王,也就是吉欧拉尔大帝,他带着亲卫队前往了其他国家,

      “要开始了!”

      白练嘀嗒,他知道这个消息凯亚尔必然也会知道,很快他就会跑出来了,

      监狱中凯亚尔站起身来缓缓说道:“忍耐的时间到此为止”

      “好了,复仇的(派对)开듳始了”

      他诡异的笑着,摸着脖子上套着狗链的手黄色光芒一阵闪烁,

      “炼金术就是方便”精钢所练的铁链如同被腐蚀过一般๪,化作点点碎渣掉落,

      凯亚尔慢眓慢的走到监狱门前,再一次使用炼金术将门上的锁鄧腐蚀掉,

      “我会用最凄惨,ᄡ最残忍,最无情的方熛式”

      “享受这场ᘨ复仇,直到你哭着求我杀了你孊,好不好,芙列雅”먤

      凯亚尔病态的说道,他慢慢地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一时之间【愈】之勇者杀死监狱守卫越狱的事情,传遍了整鶔个皇宫。

      ..........퐗.

      撋 “他那种状态是怎么逃出来的”

      “明明是条蠢狗”皇宫中芙列雅着急的来弎回踱步。

      “芙列雅公主殿下”

      ꨤ雷纳德前来带着两名侍卫前来,他将被ʉ抓住的凯亚尔一把扔在地上:“属下捉到他了”

      雷纳德单膝下跪对着芙列雅说道。

      “果然厉害”

      ⇖听到这个消息芙列Ქ雅露出来微笑:“真是的,一条蠢狗,费츘了我这么䎞大的功夫”

      地上的凯亚尔见到芙列雅似乎쵆想说什么,可是嘴里只能发出咿咿啊啊的嘶哑声,

      砰!

      旁边的雷纳德见状,一把抓住凯亚井尔的头向着地上砸去,

      “芙列雅殿下”

      “在逮捕此人时,他说了一些붙意味深长的话”雷纳德对着芙列雅说道。

      ꅶ“意味深长的话?”

      㤫“和勇者有关吗?”芙列雅问道。ꛥ

      Ꮡ “据他称是最高机密!”雷纳德似乎是不放心其他人听到。

      “好,雷纳德”툄

      “你来我房Ἠ间”芙列雅做出쑈决定。

      “那条纯狗关进地牢里”说完转身进入房间内。

      “是”

      ᕵ 两名护卫⛋架起凯亚尔向着地牢走去。

      .............ݡ

      一路上凯亚尔使劲的挣扎着,想要说츂话却说不出口,

      “其实你才是雷纳德护卫队长吧”

      其中一名护卫对着凯亚尔说道,这名护卫正是白练,听到白练的话“凯亚尔”疯狂点头,

      他才是雷纳德,在找人的过程中,他被凯亚尔打晕,然后改变容貌交换了身份,

      缥“⤳真的是你啊”白练笑眯眯的说道,羙

      锵!一阵刀鸣,一颗硕大的头颅飞起,那是另一名迓护卫,坚硬的盔甲也挡不住白练的死刀,

      一刀砍过盔甲被撕裂连带着头颅被砍下,

      “啊啊啊啊!”雷纳德连连后退惊恐的看向白练,他不明白为什么白练要这样做,

      “雷纳德队长啊”

      “其实我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白练提着死刀缓缓走向他,

      “西内!”

      晽长剑划破喉咙,雷纳德睁着惊恐的双眼带着不甘死去。

      【你杀死了护卫卡西欧·雷诺】

      【᪂获굶得世界之源0.9%】

      【‘嗜血子弹’发动,掠夺力量属性点x1。】

       【你꣫杀死了护卫队长,西瓦力·雷纳德】

      【西瓦力·雷纳德为吉欧拉尔王国护卫队长,获得世麩界之源3.6%,现共获得世界之源10.7%。】

      【‘嗜血子弹’发动Ⰶ,掠夺力量属性点x⊦1。】

      一个白色的宝箱在雷纳德尸体上悬浮着。

      ؐ“还不错,爆出一个白色宝箱”白练将宝箱收起来,并不急着打开。

      “是时候完成第一个任务了”

      白练甩了甩剑上的鲜血,向回走去。

      癠为了掩人耳目白练释放技能【恐惧盘旋】一瞬间灰色的雾气将它全身覆盖,他的存在感降低到了极点。

      ........Ꝟ

      “能够进入我的房间,应该是最高的奖赏了吧”芙列雅对着“雷纳德”说道。

      “是”

      “癧属下荣幸”雷纳德单膝下跪行礼。

      “那就说吧”

      笠“那条蠢霻狗说了什么”芙列雅对着雷纳德询问道。

      “他说......ኀ”

      雷纳德说话间,突然将腰间的长剑而出,剑光一闪,

      芙列雅쮧房间内两名女护卫喉咙被砍断,脖子喷出大片鲜血㵗,身体一软倒在地上,鲜红的鲜㘔血流了一地。

      “不愧是从剑圣剑圣湂克蕾赫·葛莱列特那里模仿到的招式,着实了꟨得!ﻀ”

      雷纳德在杀死两名女护卫后对着芙列쒄雅说道。

      “干什么!”

      䬭芙列雅意识ဍ到不对劲,⥧手中金色的魔法阵出现,就要释放魔法时,雷纳德用剑柄对蕹着芙列雅的椗手自下而上狠狠的撞击而去,

      隩 “砰!”

      还未来得及释放的魔法阵因为撞击而消散,雷纳德一把扯住芙列뙕雅的衣服,巨大力量将其扯烂,而芙列雅킖因为惯性的力量被狠狠地砸在了后方的书架上,

      “啊!”

      巨大ࣺ的撞击力使得她痛苦喊叫,而雷纳德一只手紧紧的掐在芙列雅脸上,将其顶在了书架上。

      【掠夺】

      雷纳德缓⡾缓地说道,芙列雅重㺦新凝聚的魔法阵㔩渐渐消失,

      盱 “魔力在流失了!?”芙列雅震惊的发现:“雷纳德,你这是什么意思?”

      芙列雅向醦着雷纳德质问道톞。

       “雷纳德?你在叫我?”‘雷纳德’反问道。

      【优化】

      雷纳德将另一只手覆盖到自己脸上,一阵粉红色的光ꞻ芒闪过雷纳德的脸逐渐变成了凯亚尔,

      “汪汪,你最돗讨厌的又脏峡又臭的可爱쬏小狗,凯亚哳尔弟弟来找你玩了哦”

      ䷽凯亚尔戏谑的对着芙列雅说道。

      “因为ꄥ思念主人,我逃出了地牢,好笑吗?”凯亚尔对着芙列雅说道,说完之后开始疯狂ֹ发笑。

      “刚才那条蠢狗........”

      “刚才被带走的你才是雷纳德吗?”芙列雅意识到不对转变词汇对着凯亚尔问道。

      “为了䐲报答他打了我的2쳊8下,所以我让他做了我的替死鬼”凯亚尔此时的面目显得有些狰狞。

      “28下?”왋芙列雅疑惑。

      “接下来,该报答芙列雅了”凯亚尔将芙列雅扔到地上,

      “报答你把我变成药罐子,当成狗使唤的“恩情””凯亚尔缓缓地说道,

      “等等,等一下”

      “凯亚尔先生,我用药是为了你好,我陪你胏使用【回复】精神上受不了跻”帺

      芙冎列雅急忙辩解。

      “诶?驿”

      እ “那芙列雅是出于一片好心才辱骂我,让我学狗要吃的,踢我的秕裆下,踩我的脸,每晚让骑士运动我的吗?”

      “你表达爱的方式,真是有趣폊啊”凯亚尔将这几个月来所遭受到的一切统统说了出来。 웑

      “你都记得.....”芙列雅吃惊,药居然对他不管用。饰

      㾧 ന “你害我在地狱中受尽菥折磨,所以我要复仇,很简单的道理徼,不是吗?”凯亚尔来到芙列뀱雅面前居高临下的说着。

      “复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