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三级在线

      屋子里静的可怕,空气仿佛凝固,许久之后,李婉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认为我才是凶手?”

      “我不确定,但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些线索让我有了新的推理方向,一个ఀ和从你口中得到的故事完全不同的版本。”

      邿 周君翻动䫟小本子,这一次他没有再用笔指着文字念。

      “你知道是什么让我怀疑你才是文森特的吗?”

      李婉没有回答。

      “是书写小说的习惯,据我所知你不唬是临杭市人,在这里也没有要好的本地朋友,整天待在Ǽ家里的你不会有自己的交际圈,所以你至今也不会说祹本地方言吧。”

      “你想要说什么?”

      “文豪的第一部作品中,故事发生在临杭ﳭ市,为了丰富阅读的趣味性,加入了大量的方罹言,而后面所有的作品中都没再见到方言的出现。还有临杭市的人有时候说话喜欢加入隰‘那个’这句口头禅,而除了第一部作品外,我也仁没有在其余作品中发现这句口头禅。”

      “哈,你是警察吗,难道警察就是这种逻辑,仅仅凭借用词的习惯就能断定谁是凶手?”

      “我并没有因为这件眝事就认定你是文森特,只是这件事给了我一种新쀨的启发。我们之所以断定文凭豪是凶手的原因是因为凶案现场发现的手稿和邱淼手机中那个署名为文森特的聊天对象,之后的一切都是为了证明혖这种推理是正确的。如果从根本上我们就搞错了文森特的身份,那之后的一切熺推理就不成立了。那么我们为什么确认띂文森特就是文豪,仅仅是因为⭖我们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和凶案现场一模一样的手稿,然后又在他的房ẵ间里氄发现了无人机,还有他自杀时所说的那段话릘?如果这些都只是真正的凶手所作的伪装,目的就是让我们惒跟㟙着它设计好扼的线索,去断定文豪就是凶手呢?”

      “真是可笑,你的推理真是太可笑了,如果我是凶手,那么和易天祥签贷款协议的又是谁,和杂志社法务争论的又是谁,你该不会说这个人是我伪装的吧,我们两个人光是体型就有很大的差别,更别说声音了,我丈夫的声音你们听过吧,是低沉的男声,无论我怎么模仿卣都不可能发出这种声音。”

      “正如你所说,去借款和去杂志社的必定是文豪本人,如果小说真实的作者是你,为什么出面的却是他呢。要让整个݄推理连贯,其中一定还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秘密,为了将所有的碎片连在疨一起,我必좤须要了解你的过去,于是我找到了你在剧团的同事,要找到早已经转行的他们并不容易,不过幸好这些曾经的伙伴对你这位大美人的记忆还是非常深刻的。”

      当听到周君说找到了以前剧团的同事时,李婉一下子紧张起来,双手开始不自觉的搓ᠠ动。

      ᔢ “通过工商登记信息,我找到了剧团当年的法人——高宁,罹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个人。”

      “时间那么娏久了,我已经不쓁记得了。”李婉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厌恶。

      “那真是太可惜了,当高宁听到你的蘿名字时可是两眼放光,他对你的印象可是极其深刻。如果不是我及时制止,关于你的内容他可以说上好几天。”

      周君翻动笔记本,开始讲述和高宁见面时发生的事。

      碰面的地点选在了一家环境优雅的酒店咖啡厅,由于是工作日时间,这里的人并不多。两人选了一个最里面的角落,开始了谈话。 㢩

      高宁现年58岁,岁月在他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打理精致的黑发整齐的梳到脑后,得体的衬衣领口刻意打了领结。即使是对名牌弲一窍不通的周君也能从他身上嗅到一股掩盖不住的金钱气息。

      “周警官,有什么想要问的尽管开口,我今天特意歾抽出时间来接待你,毕竟你是为了李婉这位大美人而来。”在说到李婉时,꼸高宁的脸上傛露出了不自觉的笑容。

      “那我就直接开始提问了,李婉是在你名下的剧团工作吧。”

      “是啊,李婉在其中一家剧团工作。我的名下还有好多剧团,我就是吃这碗饭的,过去舞台剧还是非常有市场的,什么机关单位啊,民间团体啊还有中小学校都喜欢来我这里看舞台剧,不过随着电影产业的兴起,䑻人们对舞台剧的兴趣渐渐在消失,我名下的剧团也不停的关门谢客,到最后也只剩下这一个了。”

      “是什么原因让你没有关闭这仅存的一家。૚”

      “说뾦来话长了,原本我是打算也一起关门算了。那个时候剧团已经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了,就那么一部戏,演了又演,还有谁会来看啊。廤就在我打算关门的时候李婉出밆现了,她说给她半年时间,一定会让剧团盈利的。我原本就知道剧团里有个漂亮的女演员,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个叫李婉的漂亮女孩竟然还是一个性格强硬的女子,说实话我有些好奇,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于是我就答应了李婉的请求,不过这段时间他们需要自主盈亏,我不再向剧团投入一分钱。”

      高宁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

      “按照我的猜测,他们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你想想看现在的人多少功力啦,你ル不发工资,谁会莗给你干活啊。结果大大出乎我所料,在这种情况下,团里的人员几乎没有流失,我还以为只要一听到♵自主盈亏幾,没有工资发,这群人就会作鸟兽散,李婉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留下了所有的人员,而且让这些人比以往更积极的୐排练和创作,那种动力是我以前从未见딟过的。”

      “只可惜事与愿违,两个月过去了,虽然大家的干劲十足,但经营没有一点起色,他们东拼西凑弄的那些为数不多馷的钱厑也用的差不多了,终于有些熬不住的人开始离开剧团,我以为李婉也会就此放弃,没想到她完全没䒘有放弃的念头,面对经费不足的情况,她开始自己动手制作演出服,买来布料,一针一线的缝制花样繁多的演出服饰。后来化妆师也走了,她又开始自己୫动手为演员们上妆。编剧走了,她甚至开始自己写剧本。那一刹那我都有点被她的毅力打动了,想要继续注资让剧团维持下ઋ去,不过一切都好像冥冥啩之中自有定数一般,李婉偶然间创作룮的一部剧竟然大获成功,一时间剧团的演出一票难求,我也去看过一次,那是一部悬疑推理局,这和我们之前表演的剧目完全不同,在我们的排演믴中尚属首次,我也不知道她哪来的灵感,创作出这样一部作品。”

      “因为这部舞台剧,剧团度过了财务危机,重新开始盈利了吗?”

      ꓙ “是的,这部剧可以说是椇一票难求,在观众中获得了相当高的评价,剧团就这样重新焕发了活力,我实现了承诺,将所有收入都交给了李婉,我不知道她能分到多少,但肯定比之前的工资要高出许多,就在我以为她会凭自己的努팡力在剧团事业中走向成功时,却发生了令我至今也雐想不明白的事。”

      高宁又喝了一口咖啡,以掩ꦐ盖自己语气中的失望。

      “不륹知道为什么,李婉偏偏在这个时候选择了结婚,我劝过溩她,不过她这个人只要是自己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改变的。李婉走了没多久,剧团就又面临关门的处境,观众看腻了同一部剧,想要尝点新花样,可是离开了李婉,谁都创作㖾不出优秀的新剧目,就这样最终我还是把剧团关了。”

      “知道李婉和谁结婚了吗?”

      “李婉的结婚对象?这个说实话我了解的非常有限,听说好像是一名忠实的观众吧,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粉丝。䯆据说李婉参演的每一场演出他都来观看,久而久之,两人就走到了쟳一起。至于这个男人家里什么条件,什么背景我就不知道了,打听别人的隐私不是ᗠ什么光彩的事,而且我㮻也是有一定身份的,总不能像老阿潫姨那样到处打听吧。ಝ反正两个人好像认识没有多久就结婚了,然后李婉쳾就离开了剧团,所以我觉得这个男的收入应该还可以吧,否则李婉也不会那么快뫈就放弃这份工作吧。”

      “知道李婉的鄊家庭情况吗?”

      “李婉的家庭?说实话她在团里工作这些年从来没臹有见过她的父母,据说是在国外生活,好像是做大生意的,李婉之所以没有和父母一起去国外听说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不过这些都是听剧团的人说的啊,我没有亲自了解过,更没有去脉亲욙自验证。不过啊,那个我就和你说说哦,你别和李婉说。虽然她穿着非常得体,有时候也是名牌傍身,但我看的出来,那些名牌是仿冒品。”

      “你从何处判断└的?” 炑

      “有一次她穿廙的一件名牌衣服我刚好给我老婆买过一模一样的,那个领口的设计有一处细节和她身上的完全不同,所以我觉得李婉的家庭条件不会太好,即使真的她父母在国外做大生意,估计也已经不来往了。你就냫这样想啊,如果真的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随便让父母搞一点钱来就可以维持剧团的开销了啊,干嘛还要去做釔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啊。”

      “见不得人鵷的事是什么?”周君追问道。

      “啊,见不得人的事是什么?那个。。。。。。不是啊,我就是随口说说,其实具体的也不知道,都是听别人乱说的。”

      搪“这是嬶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请务必配合我们。ⓧ”

      “一定要说吗,那个。。。。。。你不会告诉我别人,特别是我老婆吧?”高宁将脑袋凑了过来,小声说道。

      “放心,我们警务工作者一定会保护公民的个人隐私。”

      “不会就好,那你要向我保证啊,千万不能告诉我老婆啊!”

      高宁再三确认,周君点头表示肯定。

      “我们剧团呢,有个女演员,不是主角啊,就是经常演配角的那种,长的还是挺漂亮的。哦,不好意思啊,说着说着就﯁扯远了,要说真名吗,哦,名字떬叫做何晓倩,你们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啊,其实呢,除了在剧团演戏外,她还在外面做兼职ୟ,就是那种兼职,你懂的。我也约过她几次,男人嘛,总是经不倒住诱惑的,更何况是送到嘴边的肉呢。听她说,有一次在高档酒店见到过李婉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ᓔ起,据她说槡那天李婉还刻意带了鸭쐠舌帽,把面容遮住,肯定是和这个男人去约会的,大半夜孤男寡女进酒店还能干什么。不过李婉这个人在剧团里一直属于高冷的那种,也没什么绯闻和不良的私生活,所以这种事情我也没当回事,何晓倩这种女人的话也没什么可信度的,可能就是嫉搁妒꩗李婉的美貌所以故意抹黑她吧。”

      “别的嘛,我也说不出什么了。啊,你要何晓倩的联系方式,这。。。。。。那么久了我们也没联系过了。”

      高宁不敢正视周君的目光,当他瞥见周君盯着自己的眼神后,才决定坦白。

      “我真的。。。。。。你真的不会告诉别人?那好吧。。。꙼。。。其实仉我们前几天还偷偷见过面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