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壮熊同性videos

      又第二韦日。

      身中‘犁头咒’的第四日。

      陈돓季川又一次醒来,쬳睁开益眼——

      班爪、班牙、金胜古、孙四海,以及宏远、妙法二道都在床蔿前。

      只不过后二人一个脸色苍白,一个面色惨白,气息不稳,显然伤蚱势还未痊愈。

      ጓ“陈某惭愧。”

      잷“连퐼累二位道兄。” 灄

      陈季川被孙四海搀扶着坐起身,看向神௣色萎靡的妙法、宏远二道,心中愧疚。

      藧 这次是他膨胀了。

      以为功成化劲,‘五鬼阴兵法’又有所成,就可以剿灭通神观,击杀栖真子。

      ⮞ 哪里想到。

      폛这栖真骰子ꗱ动藖起真格的,一道‘犁头咒’就让他볲束手无策,甚㓦至将妙法、宏远二道也折腾틠的焦头㏒烂额,元气大伤。

      这等道行,这等本事。

      他拿什么去斗?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栖真子狡诈恶毒,道友也是受害者。”

      妙法道人有些虚浮,说起话来中气不足,却强撑着道:“老道道行不够,没能破了邪法,不过我昨日就已经传信北面几位好友,他쑑们个个都是我道门之中一等一的高人。不日到来,定可破了栖真子这‘犁头咒࠮’!”

      天下道佛两分。

      道门高手众多。

      ⿔其中有不弱于栖真子,甚至比栖真子都要强ꇜ的高人并不稀奇,能破栖真子的‘犁头咒’也よ有几分可能。

      若能到此。

      兴许真많能救下陈季川性命。

      但——

      ಌ天下四뇨方,魑魅魍魉横行,各大道门、各路高人大多坐镇四方,防备‘栖真子’这般甚至比栖뱉真웆子还要棘手的凶人、邪魔。

      他们一动。

      或许就有大祸。

      诡 能动弹的,又不见得比妙法、宏远强出多少。

      否则。 綺

      稪怎么不早些呼朋唤友,将栖真子一举斩除?

      陈季川心念划过,强自起身,口中道:“多谢道兄美意,但陈某自知身上咒法厉害,连累二位道兄为我受过,已经是万分愧疚,实不敢再连累旁人。”

      他知道,在此等候,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何不再试试?”

      “天下妙法无数,总有能破‘犁头咒’的。”

       宏㸱远道人劝道。

      “来不及了。”

      “与其坐着等死,不如与栖真子殊死一搏,也算死得其所。”

      陈季川笑道。

      ‘犁头咒’如此厉害,轻松就能将他这样一位化劲逗宗师给咒死,甚至还将妄图破法的妙法、宏远二人也给伤了。

      他就不信ॏ,栖真子就一点代价都不要付。

      鐩也许。

      ⪥栖真子此刻也是元气大伤之时,正是最衰弱的时候。

       “道友——”

      二道闻言,还要再劝。

      陈季川示意孙四海将他扶起,摇头道:“我意已决,二位道兄不必再劝。趁着陈某还有几日能活,不知是否有幸,能看一看白云观、抱一观道法精义?”

      朝闻道朸。

      夕死可矣。

      妙法、宏远原本不知这是何等境界,今日见着陈季川,总算知晓——

      人之将死却还想着接触菾别家道门道脉的精妙法门。

      此中向道之心,当真日月蕈可鉴!

      二道不忍拒绝。

      虽说自家法门不便外传,但陈季川命不久矣,最多只有三四天阳寿,倒也无妨。

      于是应下。

      澡 陈季川大喜过望。

      接下来两日,就分别与㕕妙法道人、宏⋁远道人领略二派道法精妙。短时间当然领悟不了太多,但陈季川全都囫囵记下,留待日后仔细参悟。

      묔 这些道门典籍,可不比寻常,皆是秘传。

      特别是白云观的《白云仙人埔灵草歌》与抱一观的《胎息抱一歌》,都是不下于《高上月宫太阴元君孝道仙王金华黄素书》的经典。

      其中也蕴藏着不亚于‘太阴炼形法’的道门真法昡。

      䔂 就算他拜入白云观、抱一观,兢兢业业数十年,也未必能够接触到。

      如今凭借将死之身,侥幸得到⳪。

       让陈季川心中欢喜不尽。

      心底欢喜落在妙法、宏远二道眼中,又别有一番滋味:“道友向道之心坚定,可恨中了栖真子邪法,以至于向死之心也这般坚定。”

      惋惜。

      同情。

      钦佩。

      똃当下更是倾鰤囊相授。

      中了‘犁头咒’的第五日,陈季川伤势更重,愈发萎靡。妙法、宏远二道身上的伤势也不能再拖延。

      薚 于是。

      陈季川将班牙留下,命他戒备宵小,守护二道安危。而他则坐在金胜古背上,回转宝芝林。

      ……

      代县。

      宝芝林。

      ⑜陈季川唤来关义、林胜、花大方、班爪、金胜古、孙四海等人。

      这几人中。

      关义、林胜、Ỉ花大方都是陈痞季川早年间收下的弟子,从小看着长大,到如今也都有七八十岁。

      㸏 其中关义医术高超,负责宝햙芝林中‘艱医部’。함

      花大方武艺不촊俗,而且还教导出孙四海这等化劲层次的弟子,负责管理宝芝林中‘武部’。

      林胜较为灵活,与此前뗦的小师弟‘董宗旺’都是善于机变的人物,被陈季川派去分管白玉京。

      可惜的是。췙

      董宗旺时运不济,在开辟市场的途中,被贼人害死,死的那年,才刚满四十岁。

      除了这四人之外,陈季川还有一个弟子,名唤‘花大正’뿌,是孙四海之师花大方的兄长,三十多年莄前,在眉山府外游历时身死。

      大梁世道混乱。

      即使有医术在身,有武艺傍身,也不见得能保全性命。

      五名弟子。

      能有챢三个活到现在,将近八十岁的高龄,已经是很大的比例了。

      有过䥌大燕世界经验的陈季川,在这一世也仅收了关义等五名弟子,当时想的是不愿白发人送黑发人,一个个相处多年,又一个个送走。 頤

      现在看来。

      果然明智。

      “师父。”

       关义、林胜、花大方看着都还健硕,但毕竟将近八十岁的高龄,一个个也都有了皱纹,头发、胡∈须花白,看上去远不如陈季川年轻。

      看到以往坚朗的师父,如今神色萎靡,连坐着都要孙四海搀扶的模样,三人心头颤动,酸楚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᪒ 人非草木。

      孰能无情。

      年幼拜师学艺껎,吃饭、学艺都在宝芝林,从初出茅庐,到功成名就,三人对陈季川的感情自然深厚。

      “生死有命。”

      “你们也▶不用太过悲戚。”

      陈季川嗲笑着,冲林胜道:“我死之后,白玉京归入宝芝林,对内统称‘艺部’,有什么重要决议,皆由三部共商,主旨依旧是‘保境安民,惩恶扬⛱善’、‘救苦救贫不救懒’。”

      “师父仁爱世人,定能长命百岁!”

      林胜胡须颤动,激动道。

      ꠏ长命百岁?

      陈季川心下算了算,츜他如今八十四岁,要是照着林胜所说,就只有十六年好活。

      濇 这也太短了。

      不过弟子好心뱙,他也无心责备。

      就摇摇头道,口中道:“今日不说空话,找你们过来,本就是为了交待后事챲,都不要打岔。”

      见兞陈季川严厉起来。

      众人都不敢再插嘴。

      陈季᯻川这才道:“我ᯞ中了妖道栖真子的‘犁头咒’,仅有七日阳寿,到今天已经过去六日,还剩下最后一日。临死之前,我会尽力做出最后一击,争取与栖ω真子同归于尽。实在不윒行,也会争取将其重䱳创。届时,你们连同白云观、抱一观뷥一同进攻,尽可能将栖真子쿬击杀,将通神观中典籍全部收集起来。”

      傎以命搏命。

      陈季川也有损失,但比起栖真子人死全消散的结局来说,完全可以接受。

      若能得到栖真子藏在通神观中的种种秘法,重生归来尽数修习,更是大뎰赚特赚。

      当然。

      蜜这些的前提是,陈季川当真能够与栖真子换命。

      ℂ 听到陈季俩川真要去拼命,关义等人心中悲痛,但见师父心意坚定,没有再劝,全都点头应下:“师父(陈师)(陈师傅)(师爷)放心,我等定让妖道碎尸万段!”

      “好。”

      陈季川听了欣慰,最后笑道:“天机留一线。此役虽凶险,看似必死之局,但死中存生,兴许也藏着活命的机会。我死之后,这院中不要让外人进来,也不要做任何变动。”

      陈季川没将话说⻅透。

      众人听着,只以为他在安慰大家。ꯞ

      “去吧!”

      “去吧!”

      “都散了!”

      陈季川也不多解释,挥挥手将众人散去,自己则独自来到駞地下密室当中。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