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坐在爷爷身上玩

      “唐言,厉害啊,两千多万票房,那片子我都看了两遍。”

      王府饭店的包厢里,难得大家都有时间,唐言把之前来剧组客串的几位同学青睐吃了个饭。

      2500万票房电影的编剧和监制,唐言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这场饭局的核心。

      “咱们内地以监制为主的电影,也就这一部吧,唐言真是厉害啊。”赵微都开始恭维起来。

      “谁为主不重要,能拍出好电影就行了。”唐言摇摇头。

      他做的事确实很稀奇,但是未来就不稀奇。

      未来的二十年里,一部电影的投资方越来越多,国内也在慢慢走向制片人中心制的道路上,只不过刚刚摸索着上路。

      很多电影,除了投资方,话语权最大的慢慢变成了制片人或者监制,而非导演。

      最活跃的就是黄剑新了,第五代最有才华的导演之一,徐客那部《智取威虎山》,筹备五年之久的缘故,就是中途快开拍的时候,被他否掉了已经完成的剧本。

      虽然因为题材敏感,不过黄剑新能否了徐客这样的大导演确定好的剧本,足见一斑了。

      只不过现在,内地还没有监制说了算的例子,香江那边才有。

      黄小明笑呵呵道:“对了,宁昊之前联系我去试镜,那个片子也是你编剧和监制的吧,不过我《大汉天子》还没拍完,又接了一个《龙珠风暴》和《无敌县令》,没档期了。”

      这个憨憨...唐言都无语了,不过还是打趣道:“剧本主要是我写的,不过男主角要演技好、长得帅,宁昊怎么给你发试镜邀请了?”

      “我靠你什么意思,演技好、长得帅,这不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嘛!”黄小明不服了,想当初就是靠着这张脸进的电影学院。

      两人互怼了起来,一旁赵微却来了精神:“唐言你这么快就写了新剧本啊,是什么类型啊。”

      “算是一部冒险类的片子吧。”唐言也没有多说。

      冒险类...这个题材赵微有些陌生,不过黄小明都去试镜,说明角色年纪应该和他们差不多。

      “都是老同学,有合适的角色可别忘了我们啊。”赵微笑笑,又主动敬了唐言一杯。

      “当然,不过选角都是宁昊在做,毕竟他才是导演,我也不好干涉太多。”唐言随口应付过去。

      把锅丢给宁昊,反正赵微又不会去问宁昊,他们八竿子打不着,连个同学关系都没有。

      不过赵微还是不甘心,还在不断地暗示,一口一个老同学。

      “我也不知道宁昊进展的怎么样了,改天有空我去问问他,现在正忙着新剧本呢。”

      刚写完一个剧本,又来一个,当老母猪下崽啊...赵微腹诽不已,不过还是继续追问起来。

      “不愧是咱们学校的大才子,写个剧本也是信手拈来。”

      “还在构思中,很多地方都还没头绪,还早呢。”

      把话题转移开,应付两句,唐言都有些烦了。

      好在,赵微也适可而止了。

      好好的同学聚会,一下就变味了。

      ......

      北影厂,《荒岛奇幻之旅》剧组正在试镜。

      这是宁昊取的片名,土的掉渣,不过简单直接。

      电影名就是这样,土不土不重要,主要是要让你的目标受众知道是讲什么的。

      《闪光少女》这种,一看片名,还以为是一个少女的励志故事呢,冲着这个故事来看的观众发现不对劲,其他观众哪怕会喜欢内容,又会因为片名劝退。

      荒岛、奇幻之旅,简单直接,就是在一座荒岛上的奇幻经历,就够了,而且宁昊也有了点名气。

      周汛的试镜没有任何问题,她演戏只要外形符合,那就没问题。

      男主角试镜的演员也不多,宁昊找的都是电影学院和中戏大三、大四,以及刚毕业一两年的新人。

      “全是新人,你怎么想的?”唐言不解道。

      “新人才好管教嘛,这不是你教的吗?”宁昊摊了摊手。

      “我什么时候教过这个了?”

      宁昊一副你当我傻的表情:“上部戏,你两个师弟杜桔、郝义来做摄影师和美术师,不就是因为听话,剪辑师也是你师兄,要不然北影厂那么多专业的老师傅不用。”

      唐言耸耸肩:“就当我说过吧。”

      确实新人好,大银幕只要年纪没问题,选新人永远是最优解,一片白纸,方便导演调教。

      而且这个年代的演员,哪怕是新人,演技都还不错。

      挨个个试镜,一个个刷掉。

      最后,宁昊拍板定下刘晔,跟陈昆现在是一样的戏路,他们俩谁都行,不过陈昆刚签了周汛的公司,安排了戏,没法来。

      “汛哥,来搭个戏。”

      唐言冲门外喊了一嗓子,矮了刘晔一头的周汛走进来,抬头费力地看了他一眼。

      这种反差,出现在女孩的幻想中,就很正常了。

      别说周汛这身高,就算一米五的女生,也想找个一米八的男朋友呢。

      “唐言、宁导,小汛我们俩是不是有点不搭。”

      刘晔还故作搞怪地拿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裂开嘴笑道。

      都是熟人了,大家都认识,刘晔还要和周汛主演《巴尔扎克小裁缝》,也之前就认识。

      “别废话了,赶紧试戏,来这一段,主要是眼神。”

      唐言一脸严肃,周汛是个老油条了,刘晔又大大咧咧,看着挺文艺一大男孩,其实就是傻大个,也不知道宁昊搞不搞得定他们。

      这一严肃,他们俩也认真起来,开始试戏。

      主要就是看眼神也不合拍,毕竟尸体大半时间是瘫痪的,主要是脸上和眼神的戏。

      女主角从一个内向自卑的人慢慢转变,也都是表现在脸上。

      正好,这两个又是这一代最会用眼神演戏的。

      “行了,刘晔你不用演都像是个傻子。”唐言叫了停。

      “我那叫纯真,亏的剧本还是你写的,这都不理解。”刘晔没好气道。

      他也不生气,当初唐言他们去找中戏女生联谊,结果给刘晔他们堵了了,虽然没动手,不过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也熟了。

      唐言一本正经道:“我是在提醒你,别把纯真演成了傻大个,把握一个度,还有汛哥啊,电影你这个人物慢慢转变到后面,越来越开朗之后,眼神里需要偶尔有那种古灵精怪,怪到有点诡异的表情和眼神,好好琢磨一下,要让人有种莫名的不寒而栗的感觉,但是看起来又很正常的那种。”

      周汛想了想道:“人是我杀的吗?”

      一针见血...唐言看了宁昊一眼,宁昊解释道:“塑造人物的时候不要去想这具尸体怎么来的,是不是你杀的,带着目的性去演,反而太刻意了,只要适当地某一瞬间,表现出一些莫名到有些怪怪的眼神就够了,观众会自我想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