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视频污片

      젣 “啊,你怎么在这呢?”若南进到屋内见到张世强也惊讶テ了一下。

      “哦,我平时在这里跑龙套,做做武替之类的杂事。”

      “刚听他们说这件秦弩是一个女生设计的,我还猜可能是你,因为这种工艺和造型,我只见过一次,就是你送我的那个玉饰”。

      “嘿,你小子够聪明的啊。”

      ➈ “这部剧是我爷爷他们投资拍的,我闲的聠没事,参与了一点道具的设计臓。你也懂这些啊?”

      “哦,这样啊,我不太懂,只泬是天生的吧,从小뛝就对古代的服饰和道具有感觉,所以有时候过来둈给这里的老师们做个助手。”

      “那你带我去片场转转吧,今天是开机启动,我㩪是专门过来看看귋的。”

      “嗯,好吧,”张世强对这个影视基地里面的情况还是很了厽解的。两个人走出了道具库房,朝ꭚ着开机启动现场那边走去。

      “昨天的事还要谢谢你啊,本来想着上午来这边看完了눊启动仪式,下午要找你当面道谢的呢,这么巧,竟然在这遇到你了。”

      若南说话一点不拘束,开朗、大方。让张世强感觉就象是在和一个分别了许久的老朋友在一起,一点没有陌生感。

      “昨晚不是谢过了嘛,还要谢,你够磨叽的啊”。张世强也随便的开起了玩笑。

      “你怎么不问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一个人去那里还险些遇到坏人?”

      “啊,我这人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人㶇家要是ꊠ想说自然就说了嘛,”张世强说这话时坦诚的看着若南。

      “昨天在那遇到我,你不会觉得我是룇那种很贪玩儿的女孩子吧?”

      “其实昨天白天遇到点不开心的事,心里一直很生气,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又不知道该跟谁说,就想一个人去酒吧喝一杯洒、听听音乐放松一下,没想到差点被餥坏人给算计了。”

      “瓖嗯,ɘ我猜到了,要是经常去那的女孩儿,不会是一ླྀ个人去,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人给下了药。”张世强很老练的分析,让若南很是佩服,感觉和这个人说话真的很舒服횋,一点不会太累。

      遦 “你怎么也不问我因为什么事不开心呢?”

      “我在等懙你说啊。”

      若ꈱ南看了一眼他,心想:这人太有城府了,好繈在他不是一个坏人。不然肯定是一个大坏人。

      想到这她心里끍莫名的有些小幸福,这✞种感觉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昨天去一个朋友的公司办事,因为着急忘了敲门,刚好撞见他在和自己的秘书在那妉亲热。其实这事本来跟我没啥关系,可是他一直说是喜欢我的,而且嵵正式的追了我好久。虽然我没答应他,可也不能这么随便吧。一边追我,一边和别的女孩儿谈情说爱。这是什么人哪。”

       若南边说边气氛的跺着脚,又有ꇼ点被自己的情绪所感染。

      听着她的讲述,看着她这副表情。张世强表情有些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啊,这分明是若南大小姐的优越感在作怪,自己不答应人家的追求,还不许别人再有其他的对象。

      阏연张世强想劝她点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然了这个男人是个渣男是无疑的,但是他也没有对ﻙ若南负责的义务啊。

      但有一点,让张世强感帑觉很是安慰,那就是这件事证明了若南本质上是一个保守的和传统的女孩儿,至少对待情感这件事上,是单纯和端正的。

      “啊뻘,是是是,这个人太过份了。”张世强虚伪的安慰着。其实心里面很是开心,他有些感谢那个倒霉的傻小子,把这싪么好的一个姑娘给错过慴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片场,开机仪式很隆重。这是一部历史正剧,请ㅺ了很多的名星大腕加盟,重要的是此剧的働投资㊏方電领导也到了䝎现场,一家百亿市值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为这部剧投资了上亿的资金。

      当两人刚走到湴会场边上的时候,人已经很多。⯸正中是主席台,周围分了几个活动区,中间很大的一片空旷场地。

      两人朝着主席台的方向走去,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洪亮的口号,看到从影뷄城的正门,那个高大的城门处挼,步伐整齐箄的开进了大队的古装士兵队伍,步伐整齐,浩浩荡荡,向远处看,队伍延绵数里。

      因为此剧情里有场面宏굑大的战争场景,所以现场不仅有名星和群众演员,还请来了部队协助拍摄。

      黑压压的古装军队,整齐庄重的朝着张世强他们站立的会场这边开来,现场人群被这宏大的场面所震憾,由开始的兴奋尖叫。转而变得肃穆。因为툂这逼真的场景,如穿越一般,再现了两千多年前的战场实景。军队整齐一ꭶ致的脚步声和战马嘶鸣声,踏起ῢ的飞扬尘土,遮天蔽日。

      张世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快,血液在沸腾,无数次在梦中出现过的դ景像,让他既熟悉双兴奋,他又看到自己在这千军万马的队伍面前策马扬鞭,振臂一挥,身后的队伍如排山倒海一般随他向前冲锋絔。战鼓如雷,杀声震天,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世强、世强,你怎么了?”张世强紧握双拳,目光直视棠,半晌没有反应,身边的若南吓的边叫着他的名字咝、边推了他一下,这才回过神璭来。

      啊,我没事,就是激动了,张世强笑笑自嘲了一下。

      张世强自己知道,这种情况不止一次了,从小到大在梦里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有几次见到古代战㼩争场面他都会出现这种如梦似幻的状态。燎后来有一次他偶尔路过一个道观,和观内的一个老道ौ士聊天儿,老道告诉他,他前世是一位统帅三军的将军,因杀业太重,已经轮回几世。还未消业,婔需为天下沧生行大善之事方可化解。 

      那道长传授了他一些简单的修行方法,教他打坐调息来安心悟道。

       这些年张世强经过长期的修心养性,心智越来越成熟,智慧也开始受到启发。并多次通过入定,见到自己的前世今生,他已经㣗不再执着任何的琐事,专心的锻炼自己的心性和硄能力,以期在某一特定的时刻,可以再次为家国天下而入世效命。

      至于情感之事,已经不在他的人生规划之中。这次遇到若南,是唯一的一次例外,共实他也能感觉デ到,这个若南也ꇑ是他此生绕不过去的一个情劫。该来的早晚会来,不如索性面对好了。

      륱“⅖你吓死我了,以为你灵魂出窍了呢,若南嗔怪的看着张世强。”

      “怎么会呢,我可是见ᦇ过大场面的,这算什么呀䎉,”张世强辩解着。

      “好吧,那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和爷爷打个招呼就过来找你。”

      若南朝着主席台的方向走去,语台上中⧨间位置坐着一位身着中ಛ式服装的银发老者。

      “爷爷,我在╻这遇到了一个朋友,一会儿开机仪式结束,我就先离开这了,你们不用等我啊。”

      “嗯Ⱳ,好吧。你这丫头,到处都有朋友,又扔下爷爷在这自己去玩儿了。”

      “那你去吧蛎,记得带你的差朋友来家里坐坐,让爷爷看看。”

      ἱ “啊,爷爷,你知璧道我说的是谁嘛,是男还是女啊?”

      “爷爷不管你是和谁詰来往,来家里串串门儿总是应该的嘛。”⏃

      ᮼ望着若南走远的背影,老者目光中充溢着慈爱,一脸欣慰。

      然后他顺着若南的方向看过去,他看到了站在远处的泃张世强,这个年轻人虽然还没有正式见过,但是他早已经知道他ㅌ是谁,也在等着他的出现。

      因为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的,包括他自己퍘,也只ቋ是这个时代,这个宇ꯘ宙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ᦐ

      至于他为什么坐在这里,为什么出现在这个时代,这一切都是历史延续过程中的需要,是为了推动这个历史的进程方向。

      如果说在两千多年前战国时期的那场历经数百年的争斗中,鬼谷子是执棋者,那么这两千多年来,走向世界大一统的前夜,执棋者是谁,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了。那个鬼谷老友也许只是在其中一个阶段的执棋者而已。

      此世已行将完结,他在此做好这件意义重大的事,就可以完结回归。

      从初入世来,按照既定的轨迹,一个ꩿ年轻的小小的木匠开始,他凭着高超的技艺和运程安排,从最初打拼出的一个小施工队到成立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洆到最后这家享誉国际的跨国公司“鲁缄班集团✨”。

      他为华夏的建设发展填砖加瓦,也为文化的传承和较正历史的轨迹做着每一步的Ꝑ安排。

      笲 今天他坐嬧在这里,是为了完成此世最后一件事情,倾尽财力和社会影响力,通齩过影视传播这种最能被世人接受的方式,把两千多年前的那场秦灭六国一统天下的历史真相,尽可能的还原。

      而自己的䪹老友也就是当年此杰作的执棋者——鬼谷子,也安排了他的门徒之一“战神白起”,重现此世,并会在这一天出现在ᐋ这里。

      他会在临走之前,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女交给他,就象两千多年前那一世,在交待了秦弩的制作技艺,他才安然离世一样。也把后续的这些棋局对弈推演执行,厤交给了这位鬼谷子ཧ的门徒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