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心春紧身裙女教师在线观看

      1991年2月6日,阴历腊月二十二,兰陵家电商城终于开业了。按照李大庆的话说,这一天宜开业、入宅,还宜出行,这是对宾客而言的。客人们陆陆续续地到了,李大庆的脸上堆着笑,内心却放肆地抱怨了起来。这甩手掌柜当的,还真是一甩到底呀。

      没错,在这样的重大日子里,江家这个最大投资方竟然只派了自己家姐姐、目前在商城当导购员的江凤华参加,好吧,如果自己员工也算你们派来参加的话。

      杨书记可能是早就知道江奕溜号了,所以看向李大庆的眼神有些戏谑的味道,握手后还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不知道是对李大庆的鼓励还是表达对江奕的同感。紧接着,江凤华一句话快要让李大庆暴走了:“李总,我,我不敢上去。”没错,江凤华这个江家唯一的代表,现在要打退堂鼓了。李大庆强按住心头的怒火,握住了新来的一位客人的手,送走后留给了江凤华一句话:“你们江家,反正是要有人剪彩的,你看着办!”这话很重,当然,这是对于听得懂的人来说的。

      江凤华终于如释重负地跑开了,在后台找到江晓霞:“晓霞,我问过李总了,他同意让你去代替我剪彩了。他跟我说‘只要是姓江的就行’。真的!”嗯,真的比什么都真。江凤华拼着自己接近20年诚实的人品,终于把那个让自己心惊胆战了好几天的任务转手了。江晓霞赶紧跑去找同事借了一身正装,鞋子也换上了自己一直舍不得穿的那双,简单梳妆了一下,就在江凤华的带领下坐到了第一排。

      由于江凤华的疏忽,司仪那里的宾客名单没来得及换名字,江晓霞代替江凤华的名字登上了舞台。她也是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不过与小几个月的江凤华相比,自小就漂亮、受人宠爱、初中毕业的她自信、更加地成熟,她更是珍惜江奕带来的这个机会。19周岁的女生在农村要么在筹备着婚礼,要么在家里的催促之下思考着哪个介绍的小伙子可以依靠。她却决定闯一闯,看看城里的世界。江奕与自己弟弟从小关系就最好,让她更是多了一分期待。所以,她严格按照江凤华所说的,并且看着身旁其他参加剪彩的人,也就是杨书记的动作,机械式地完成了仪式。那一刻,李大庆才想起来,哦,原来是我们的员工救场了。还好没出现意外,谢天谢地!

      谢天谢地,总算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下了舞台的江晓霞有些不会走路了,以前也试穿过这双皮鞋,现在却总是左右扭动,就是不能垂直地踩下去,别扭地想哭。江凤华过来了,开心地谢着她,说着“你要是不来,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的话,江晓霞累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下子抱住了她,然后在她的搀扶下回到了宿舍。屋里还没其他人,都在仪式现场,江晓霞一边哆嗦着一边捧着热茶杯取暖,刚才的一幕耗尽了她的全部力量。

      之所以没有拒绝江凤华,既有几分帮忙的原因,也有一些挑战自己的考虑。以前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极限,今天,当她突破江家屯的几千亩地后,她知道自己在成长,可是还从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市里的最高领导人站在一个舞台上。她变换着角度照着镜子,再检讨一下自己的装束,整个上午都没敢出去,怕那些同事们问起来。江奕让自己从最底层开始做起,她不知道为什么,也不需要知道,他自己的姐姐不是也在这儿么?嗯,那个村里的少年,处处给我们惊喜,我们也该给他一些支持了。

      市领导简单看了一下商城,交代了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返回了。李大庆还不能轻松下来,因为对他来讲,开幕式后才是真正的开始。看着眼前的人山人海,李大庆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自己这里的8000平方米能不能承受得住这些热情顾客的重量,同时对于江奕的抱怨也少了几分。“雨刷式”进门防止了人员的大量涌入和踩踏,两百多人的保安队伍、附近派出所支持的民警,都让他不得不佩服江奕的“先见之明”。这个家伙还真是走一步看三步啊,那就再听他一次,开辟一个儿童娱乐区、歌舞表演区吧,钢琴也不算贵,设计一下商城的旗帜,然后再学习一下郑州亚细亚搞一个升旗仪式。到燕京参加培训的时候增加一个江晓霞,他姐姐非要去就去吧,谁让人家是大股东呢。

      “李总,现在收银的地方排队太长了,要不要让一部分同事转过去?”内部培训时特意要求A/B角,B角在自身业务不饱和时可以顶一顶A角的功能,防止顾客扎堆、服务跟不上去。

      “可以,让维修组、缝纫组参加过收银训练并且考试合格的都过来。”江奕这小子提议的什么A/B角还真有作用啊。顾客付过钱以后马上离场,外面排队的就可以即时进场采购了,一举两得啊。江奕,还真是“运筹帷幄”呢。

      “李总,现在导购小姐都忙不过来,我担心有些顾客可能趁机拿走小东西。”

      “让采购、办公室、宣传等管理人员全都过来,也不要什么B角了,看个东西谁还不会?记得让他们穿制服。”李大庆叫着,他看出来了,没有制服,这些顾客是不会听你的话的。江奕这小子还真是不得了啊,什么紧急状态也能想得出来,深城那边也没有这种安排啊。

      “李总,照这样下去,估计开门到不了晚上9点就没货了。”李大庆猛然一惊,是啊,这些顾客的怎么这么舍得花钱?平常不都是一分钱一分钱地砍价吗,为什么今天几十几百的电器,眉头都不皱一下地就买了?“通知货仓,中午12点补货。”“李总,看这样子中午很难关门,如果补货可能会引起混乱。”

      李大庆也没招了,这个连江奕也没说啊。他悄悄地在角落里给江奕发了BP信息,江奕这次倒是很快就回复了:“怎么还有空给我发信息?”李大庆也顾不得抱怨,赶紧说:“现在商品卖得很快,中午不好补货,应该怎么办?”甩手掌柜,总不能也甩开脑子吧。

      “这倒是个问题,”江奕想了想,有了:“李大哥,不好补货别找我啊,我又没有货物。”一句话让李大庆真要骂娘了,结果江奕继续:“找媒体试试。”

      我找媒体有个鸟用,媒体有货物吗。不行,你给我说清楚,这个商城你还要不要吧。李大庆不甘心被江奕这么挂了,刚拨出去却忽然想到了什么,这时候江奕还没走、随即接起了电话,李大庆只好硬着头皮说:“先别急啊,都快放假了也该歇息一下脑子了。你是不是说让当地报纸报道一下怎么商城受欢迎的事情,然后免费做个广告?”“孺子可教也,还有电视台也可以通知一下。”又挂了。

      唉呀,俺老李现在终于能够跟上趟了啊,哈哈哈。那就这么办。李大庆也不管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事情了,赶紧安排办公室去联系电视台。幸运的是,媒体竟然还没走,大概也是被这个场面震撼了吧。

      “李总,请问你们想到今天这么受欢迎了吗?”大喜的日子,肯定要以吉利话开头,更何况还拿了人家红包呢。

      “说实话,确实是没想到。不过我们已经提前制定了应急措施。”李大庆将一些简单易懂的应急措施赶紧抛了出来,让领导放心这是第一位的啊,没看到杨书记只叮嘱了一下安全问题么?

      “那么今天大概会有多少销售量?”“500万。”

      记者似乎没见过这么干脆地回答:“不知道这个是怎么算出来的,有依据吗?”“有,今天我们上柜的货物就是500万多一些,现在看来,下午不到5点就能全部卖完。”

      “500万,你是说兰陵市人均一块钱?”“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安全因素不能及时补货,那么我们今天的销量还会有很大提升。你也知道,下班后会有很多有消费能力的顾客过来。不过我们已经安排了人员进行登记,对于有看上的家电而暂时柜台上没有货的,确保三天内送到家,这是免托运费的。”

      这个太有新闻点了,记者已经想好报道的题目了:“李总,有人说你们这次的开业优惠力度不大,为什么还有这么高的吸引力呢?”这是个送分题,但是这是给全国各个商场的送分题,因为主要的原因是粮票、邮票、自行车票等票证取消释放的民众消费潜力,其次是国内提高劳动者收入占比,至于自家商城打“95折”优惠,这个是开业酬宾的常识了。

      李大庆是经过江奕熏陶的,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给自家做广告的机会:“为了让广大市民过一个好年,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优惠,部分优惠券将会在今后的10天里逐步发放,年初六到十五使用。这几天主要是担心到场的顾客太多、容易引起踩踏事故,所以还没有启动。”好嘛,又是一个“安全至上”。

      杨书记在商城只待了不到半小时就走了。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关心这个事情,晚上7:30,新闻联播后,他让办公室把电视机调到了“兰陵电视台”,里面会有关于家电商城开业的报道。或许是收到了书记关注的信息,电视台当晚在9点档“兰陵视角”增加了一期家电商城特别报道。这就有意思了,一是打广告的嫌疑太重,这样可是容易被人非议的;二是当天采访当天播出这样的15分钟栏目,很容易出现问题,从截稿、部门审核、配音、编辑、台领导审核,如果有必要还要修改,这一长串下来,各个环节相关责任人必须在办公室严阵以待才有可能完成。杨书记也被这个模式给吸引了,他发现这次的预告连个字幕也没给,估计是临时加上去的。那就待会儿再看看吧。

      结果,9点钟的时候,人家电视台来了一个“低开”,也就是先不报道大家关注的事情,而是从地道里开始说起,让你摸不着方向。杨书记有点儿失望了,这么热闹的事情你不说,净说些没用的干嘛?不知道我在等着看自己的近镜头?

      “我们每天上午七点半召开例行管理会议,对当天事情进行布置,”这是李大庆作为管理人员的发言;“我们在商场内实行员工‘光荣榜’政策,让员工有奔头、有动力,”这是市场部门的机制创新;

      “我们已经解决了300个下岗职工的就业,下一步也将把兰陵家电商城作为培训基地,把本地下岗女职工转岗为导购、采购员,男职工转岗为物流、维修、保安等,积极引导本地下刚职工转岗分流,”这是人资部的发言,杨书记记下了。

      画面终于转到了商场前台:“对于手脚不便的老人,以及5公里内的顾客,我们将派人配送,以后有了故障需要维修,也可以拨打客户服务号码。这个号码针对本商城所有品牌都是一个。”

      “你的意思是说全国各地的品牌都是这样吗?”记者似乎觉得这个很新奇。

      “是的,为了减少顾客的麻烦,我们有一个统一的服务号码,以后我们集团在全国的家电商城都将会是这个统一的客户号码。”

      “全国的家电商城?”

      “对,我们集团还会在很多城市开设家电商城,据我所知,任城的家电商城也快要开业了。”记者终于没有针对这个问题继续问下去。但是杨书记听懂了,这是要兰陵一家服务全国啊,不用说,肯定是95901服务台的人在干这件事。全国的品牌,这还了得,能解决本地多少下岗职工就业?不过,如果江奕家里今后有其他产品,是不是也要用这个服务模式,那可就海了去了,没有上限啊。

      现在杨书记的想法彻底改变了,他不再等着最后播出的压轴戏,也就是自己剪彩的镜头,而是和办公室主任分析着:“以后规定服务业职工统一穿制服,怎么样?”

      “书记,这个最好还是各个商场自己定吧?要不然有些不良商场肯定借机让职工自己掏钱的,供销社现在不景气,要是让大家再出钱的话,估计很多人要闹腾了,而且也可能引起采购方面的问题。”歪嘴和尚乱念经,好的点子也会被他无限衍生,只捡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去做,后遗症交给做出决策的“背锅侠”领导。

      “也是,那这个统一装修看来也没有意义了。”嗯,同理,杨书记划掉了两个点:“这个安全应急预案呢?市政府统一要求,各个商业场所必须制定,否则不得更新许可证。”

      “书记,这个可以有。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谁敢说二话?”办公室主任也力挺,杨书记点了点头。

      “你记一下,明天交给各个相关部门研究可行性:第一,对于获得我市认可的资格证书、持证上岗的,除了本职工作以外,获得的第二个我们认可的证书也可以加薪水,差不多5%吧;

      第二,研究企业采购摩托车和货车退税方案,支持各企业自建物流配送机制;

      第三,吸收下岗职工人数30以上、占比超过50%的公司,给予免营业税等方面的优惠;

      第四,下岗职工是双职工家庭的,夫妻双方均可享受培训优惠政策,而且是优先;

      第五,对技术培训机构免征营业税。同时要求各职工提满职工培训费用计提,必要时可以安排专项检查;

      第六,各个国企的电脑、打印机、办公软件等采购,交由市财政部门汇总,记住不是审批,每季度统一招标。额度就根据各个企业自己的额度来,不用的作废。

      …,…”

      一道道指示发出去,招招都是针对下岗职工转岗的。以上措施,江家没提,但是兰陵要主动给出去,否则任城的家电商城随时把这些红利给抢走。

      杨书记意犹未尽:“再通知一下第二煤机厂负责人,召集相关部门,讨论第二煤机厂的脱困事务;通知市供销社负责人,讨论供销社系统改革事项。”第二煤机厂脱困是对外词汇,实际上是能否破产、破产了会不会引发社会问题的事情。供销社系统改革更是老大难,30年后还没有解决。不过,以前不能碰,是因为政府既没钱、也没有地方安排下岗职工的工作和生活问题。现在,培训几个月岂不又是一条好汉?

      相关部门原本已经进入“筹备春节状态”,现在忽然间进入了“开门红模式”。兰陵,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