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直播app

      梦里边,母亲哭得昏天黑地的。 읶

      醒来后,仍然哭得很伤心,沉浸在梦中的场景里久久不能脱离出来。

      儿子死了,她怎么可能不伤心? ࿤

      哪怕是梦中,也让她伤心欲绝。

      整个下午,母亲都忧心忡忡的,㣗没有心思做别的事ࡲ情了。

      她甚至去查了周公解梦。

      按照解说,梦见有亲人去世,ﶍ自己去哭,通常预示会得到意外财产。

      但是,她䊾宁愿不틍要什么意外财产,也不希望做这种怪梦。

      她把梦뉞里的场వ景告诉了丈夫。汤家辉听了后只是呵呵一笑,就没再关注这件事了。

      ち她又想打电话告诉儿子,但又怕他打扰他上课,更担心对他鲿造成心理干扰,所以忍住没敢告诉㦂他。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了,在汤天的寝室快要熄灯前,母亲实在忍不住了,打电话告诉了他。

      母亲的想法很简单,主要是想通过䋐这件事,让他多加謹注意,小心谨慎。

      聊着聊着,母亲又说,让瑝他不要乱想,可能是她自己多虑了。

      她还说,梦里的东西릐,跟现实中都是相反的,根本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但汤天听着电话里母亲的ꨇ话,却是惊得浑身冰凉。

      母亲的作息时间,他很清楚。

      如果厂子里的事情不太多的时候,她每天下午两点㼷钟到三点半之间,都是遊会睡午觉的。

      “妈妈做梦的时候,䊡不正是我刚刚看到报告结果的謙时候吗?”

       想到这里,他的心颤了起来。

      忷 都说母子连心䞲,看来是真的。

      这一刹那,他甚至想直接跑回家去,好好看看母亲和父亲,跟他们在一起。

      他甚至害예怕自己很快就死了,那样廙就䑧永远见不到他们了。

      殶 因为市二院的那个女医生告诉他,他的生命只是剩下一周左右的时间了,搞不好就進是这几天的事情。

      ⟯ ࿯虽然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张青山身上,但是万一张青山也没有办法呢?

      “不!他肯定有办法!肯定能解决我身上쬣的问题!”闖

       想到这里,他更加心芘急如焚,恨不得菒马上见到张青山了。

      熓 跟母桩亲聊了将耎近二十分钟,他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 其实他很不想挂电话,就怕㸚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但母亲说不能打扰他休息,自ꗀ己就把电话挂断了。

      到饒了酒店,汤天连洗漱都懒得动,把闹钟定在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半,直接就上床就睡了。

      䣼他疲惫不堪又惊又怕,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才六点钟汤天自己就醒了,躺在床上睡不着了,又愣愣地胡思乱想。

      他很想马上去乾浒庙,但⌸此时天都没亮,山门还没开呢。他只能等。

      他并没有退房,继续缴纳了两天的房费,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事情会进展到哪一步。

      在酒店三楼餐厅用过早餐后,时间刚好七点펠钟皮。

      汤天出了酒店傫在街上打了个몡出租车,直奔乾浒庙。

      司机很诧异:“小伙子,这么早就去庙里?现在山门都还没开吧?”

      “八点钟开山门,赶过去时间刚好,我准备去烧头香!师傅你能뱻不能快点!”

      汤天心里缊很急,只能以这种理由催促他开快一些。

      “好勒!”司机加重了油럻门。

      他謾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单从汤天的衣峪装打扮上,也没看出他像是个有钱人。

      “头香?乾浒庙的头香可不便宜!今年大年初一的头香,据说是天价呐!整整一百万!”

      “唔梓……”

      “老弟,看你样子,还是个学生吧?”

      “唔㊅……”

      汤天心事重重的,没有心情与他闲聊呂。

      车子开出去一公里了,司机又⮡疑惑地问:“不对吧?今天既不是初一,又不是十ᓢ五,烧膰什么头虂香呢?”

      “⊢还愿旂!”

      귁 “⡠喔!要是平时烧头香,倒是没那么贵,几千块钱就行!”

      “唔……”

      汤天不啶想与他深谈,将脑袋靠在后排座的靠背上,에眼睛闭着了。

      ⪁看他没有聊天的兴致,司机也不多问了,专心地开起车来。

      ꖆ这个时间段,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出城方向车流稍稍少一些,但是也并不是很通畅⥸,足足엁花了一个小时,才赶到了碾子山脚下楐。

      汤天在山脚下的那个大广场旁边下了车,一抬头就望见乾浒庙高냨高的山门,耸立在山顶上。

      龪 此刻,时间已是上午的八点,太阳升起来了,照在莹白如玉的山门上℡,ᅍ反射出亮闪闪的金绾光。햮

      放眼望去,直通山门的长长梯道上,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了,正在低头往上走。

      那些人,都是山脚下周围的居民,以老年人居多,几乎每天早上都要上山去庙里转转,祈福的ି同时氍,就当作是锻炼身体了。

      汤天穿过广场,拔足朝山道上跑去,三公里左右的路程,平时一般都需要四五十分钟的,结果他只用了不到半小䴇时,就奣跑到了山门的位置。

      紙他气喘吁吁的,来不及歇息շ,又穿过山门前的那片小广场,径直进入了财神殿。狨

      这一次,他并没有在财神殿中停留,径直穿过殿堂,朝山顶最高处的먭主殿方向走去。

      他今天来的쁑唯一目的,就是要找张青山,让他帮助自己化廎解身上的血光之气,所以更没不再任何地方停留,脚步匆匆地一直往前赶。

      一路上,经过各个副殿,他看到不少的穿着灰色道袍的义工们,已经早早就位了,只等着信众香客们前来祈福。

      䩖他看到有不少早他一步进入乾浒庙的老年人,在↧庙里各处闲逛。

      年轻一些的信众起不了早,都还没有前鯃来。

      十分钟后,汤天进入了主殿的前殿。

      这里項空荡荡,没有一个信众,只听见右殿里有道士在敲木鱼的声音。

      不过,他明显感觉这次听到的木紣鱼声,显得有些杂乱砇,没有上次那个道士敲得那么有节奏感。

      “难道这道士心绪不宁?”

      汤天从前殿进入了右殿。

      他今天来,并没腓有提前预约,手机里也没有留下张青山的电话,所以还是打算找这个敲木鱼的道士,让他通报一下。

      説 他刚跨入右殿,远远地看到那个敲木鱼的道士,竟然还是两天前见到的那个穿青色道袍的年轻人。 兙

      “咦?还是他?这下好了,是熟人!”

      汤天放下心来,面露喜色径直朝道士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