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破解版下载在线

      潇湘、蛮贝、蛮龙被四族之人围着。潇湘连扇子都拿不稳,喝酒之时衣襟都潮湿一될片。

      㒏无名被蛮昆、闻朗、古宁三人守着。他头脑昏沉内心却很清醒,只是不怎么说话,就想找地躺着休葔息。

       这时候闻朗用醉眼看着他,“非鱼宗主,有人故意传消息说,你身旁有位夫人擅长找寻灵药,你要小心。”

      无名笑了笑,“世间宝物都有灵性,要讲究机缘,我夫人只是运气好而已。”“各位族长对魔鬼海域认知更深刻,有没有怀疑过幽灵岛可能是陷阱?”“这期间,有人有意故意挑起人族和妖兽族群的矛盾,谁是最大获益者?”

      他缓了缓,ჼ又说,씮“如果海天岛所在的岛屿上有天域大阵,那他们的用틝心就非常险恶。”“各天域发生一些事情,从中都能看到刑櫓宗、天剑宗,还有各大宗门的影子。”“东浮屠天的现状说明一点,宗门势力不受帝国官䵿方控制是非常危险얌的。”“有些人謄唯恐天下不乱,但混乱对弱者而言就是灾难。”“人世间閫的苦难已经罄竹难书,而青蟹等族的悲剧也许只是一个前글奏。”“凤凰生确实珍稀,可是安宁幸福的生活更珍贵。藵”“团结内外,这就是我홢来魔鬼海域的目的之一。”

      蛮昆笑道:“两位族长,非鱼宗主所说,你们怎么看?”

      闻朗和古宁陷入沉默,思索许久。

      “非鱼宗主,我还要和你喝一碗。”古宁酒意上头,旒容颜绯红,“你所言,我们都明白。”“回头我会和族内长老等沟通,我詹认为联盟之事是可行的。”

      찜无名笑道:“喊上란米族长,我厼们一起。”

      “这就来!”米巡身形摇晃缓缓坐在地上,笑道:“苏星喝酒不磨蹭,很直爽,我喜欢!”“非鱼宗主,你不实在啊。”“改天,我去鱼北森林一定要把你喝倒下。”

      无名笑道:“来来,说好不醉不归!”

      这时候蛟龙族族칽人端来一些熟食,几人边吃边喝,ಹ一夜未眠。

      中午,阳光普照,风轻云淡。

      众人已经儉醒酒,无名亲自为之煮茶,大家又开始品茶。

      他知道自己和闐魔鬼海域的族群很少有交集,目前人鱼、魔鲨、龙须鲸三族长并不排斥鱼北联盟,那未来就有机会。强大族群始终有着谚属于他们的骄傲,而且长老、执事、将领等人也需要考虑诸多方面,自己不能操之过急。 짂

      心思念转,无名笑道:“世间相遇和相知都是有缘在前。”“非鱼一定是各族的朋友。”“昨夜,三位族长也没有明说,我知道你们的来意,我想说永生虚无缥缈,还是相亲相爱更实在。”

      “不说结盟,等幽灵岛之事结束,我们可以尝试着从资源层䅋面开始合作。”“光明宗和幽名湖都能炼制天帝上品级别的檠武器和丹药,我想这一点非常有吸引力,而壵鱼北联盟是非常有诚意的。”

      “当然,眼下就有合作的机会,我判断海天岛背后有刑宗在支持,他们有多重谋划。”“第一抢夺龙凤生,第二破坏天域大阵,第三刑宗■等想通过月窓海岛域将手伸向魔鬼海域。”“敌᣺人想让四族和人族宗门混战,要是各位族长杀到龙眼上,那是正中下怀。”“因此,我认为我们要将计就计,该杀还是要杀,但不能盲目和冲动。”

      “我这얔次要从海天岛手里救一ះ个人出来,拼杀不可避免。到时候大家登上幽灵岛,我们可以坑杀刑宗、天剑宗、海天岛等宗门的强者。”

      “相知都是有缘在前,说得好!”古宁笑了笑,“非鱼宗主,尝试合作我族同意,坑杀敌人我族也没有问题。”

      “我不多说。”蛮昆爽朗一笑,쾔“两个孩子都是半个鱼北联盟的人了탈。”

      闻朗放下大碗,认真道:“非鱼宗主,合作和杀敌,我族同意鉴!櫫”

      硎“我族同意!”䫿米巡笑道:“我说过要去鱼北联盟喝酒!”⪁

      苏星插话道:〄“米族长,反正有大哥在,我和潇湘都陪你喝。”

      “这个可以有!”潇湘轻轻摇着扇子,“以后欢迎各位族长ఇ去雪原家族和苏家做客。”

      “好!”四位族长都笑了笑。

      蛮贝和蛮龙又和族人一起安排午餐,大帐里气氛越来越融洽。

      而外界到处都是紧张的情绪,各方势力剑拔弩张,有些中立海岛变得非常拥挤。这次来的修炼者很多,有些人是凑热闹的心态,有些人抱着ᬓ碰运气的想法,有些人意图不明。

      滱 龙眼位㶼置海天岛控制区域,大帐里两侧之㛡人面容上都有恼怒。

      岛主段存睿坐在主位上,他身ؚ形魁梧宽脸浓眉,大眼里却有怒意,“可恶!”“非鱼杂总一直呆在蛟龙族的大帐里。”

      左正右皱着眉,“岛主,非鱼这螝个人善于蛊惑,人鱼、魔鲨、龙须鲸、蛟龙四族需要重新算计。”“本来想着让他们和人族똥拼杀,同时借他们之ߢ手破阵,现在四族要是结盟,那未来魔鬼海域就无法控制。”

      “有鱼北联盟在前,我们很难让妖兽族群仇视非鱼。”一名中年人思索道:“從现在各天域的碬一些中小宗门都想着投靠他。”言说者正是长老涂为,他冷笑一声,“我们需要调动修炼者世界的热情,同时让各大宗门恨他,如果有天域之主出手,那他会死无葬身之地!”

      “还有,魔女之萡事要多做文章。”左正右眸光闪动,“让凡人世界恐惧非鱼。”“有些妖兽族群也该出来乱一乱,让凡人和普通修炼者为之发抖!”

      段存睿缓缓放下杯盏,“刑宗、天剑宗、天池域、暗影等宗门都会动作,联盟之势难以寅为继。”“有些老不死是放任不管,还是另有所图。”“依我看,大部分天枼尊都想着破坏天域大阵,如此,未来祸福难料。”

      左正右想了想道:“岛主襤,那些天尊不突破,老祖如何发光?”“只要老祖获得突破,宗门必然威震各界。”“刑宗想着恢复昔日的荣光,天剑⿂宗不剈也是谋划着趁乱崛起吗?”“都说天域之主更有机会突破天尊的极限,未来各天域之主也该换了。”

      퉉 “还是回到眼前。”段存睿看向大帐外,“龙凤生第一,天域大阵第二。”“非我阵营者都是敌人,你们调整方案尽快落实下去。”“当前我们最大的压力来自风洞、追月世家,天剑宗纄,还有阿弥道嘉和梵香谷都非常强大。”“至于非鱼,有严歆在我们手上,他不敢乱来,四族也不敢妄动。”

      左正右、涂为,还有几名执事都认真道:“是,岛主!”

      独眼龙龙脊中部,追月軠世家所在海岛,大帐里。

      族长追月志齐坐在主位上,正在闻香品茗。他身形챽魁梧华贵不凡,左手拇指上戴着一个深蓝色的星玉扳指,他相貌英俊双眼有神,气息温和却不失威严。

      主位两侧宋春语,孙一邈,于越三位长老眼中都有思索之色。

      놊“事情经过就是这样。”追月上殊用深邃之眼看向主位,“父亲,五星珠极其恐怖,它可以破开天尊初期的防御,同时封困肉身。”“蛮龙只是偶然中提起,目前鱼北森联已经装备多艘天ꛘ帝上品级别的破军,如果是突袭,那六艘就可以灭杀天帝大圆满。”“我非常欣赏非鱼鯛宗主,我已经邀请他参加互联大会。蛨”

      整“族长,从大部队战力上来看,鱼北联盟已经可以和长盛帝国比肩。”王琪神情平静,美目里却有认真,“非鱼这个人手段层出不穷,ḹ他精于布局杀伐果决,有时候又懂得隐忍。”“他在鱼北联盟动作频频,却对我方、刑붾宗、傲神集等睁眼闭眼。”“我方是㝮否就此撤出?”

      “上殊、琪儿,你们所言我并不完全认同。”孙一邈须发皆白看着瘦弱,然而眉目之间全是精气神,“追月世家传承无数年,可曾退却过?”“非鱼这个人只是有些小聪明,就算他是下界之主,也不过是乡野地主,浑身充满粗鄙。”“他可是人族,从龙腾下浮地到上六天都是煽动妖Ɋ兽族群和人族世界对抗,这뻡是䮑什么道理?”“妖兽族群向来都是落后、野蛮,不思进取却怪ꎡ人族比他们文明吗?”“非鱼就凭身旁有几个妖兽女子,就要和妖兽相亲相爱吗?”

      “撤出,我蜐也不同意。”于越看了看两位后辈,哅圆脸上充满柔和,细眼里却是劝说之意,“琪儿比较冷静,我不多说。”“上殊啊,非鱼此人你还是少亲近为妙。”“我看四族和他接触,月海岛域和魔鬼海域的平衡肯定会被打破,月海岛域各宗门怎会坐视不理,如此,广阔海域里纷争难免。”“非鱼去到哪里,哪里就有混乱,你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我意已决。”追月上殊双眼异常认真,“父亲,我相信竖非鱼,他是我的朋友。”“我向来以家族利益为重,但请各位不要干涉我在外面结交真诚之友。”

      “上殊,۸你怎能这样쪓和父亲说话?”宋春语那英俊的面容非常严肃,但语音却是柔和,“长辈们都是为你着想,你什么都好,就是不善于表达。”他缓了缓又看着追月志齐道:“族长,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因此互联大会可以邀请非鱼。”“ꑲ上殊这孩子重情义,内心也非常明白ꟳ,他的能力和眼光我比较认可。”“鱼北联盟之事我认为可以谈一谈,从长远䄅来看,擅长炼器和炼丹的强者,我们应该表达友善。”“非鱼不是睁眼闭竓眼,要是鱼北森林有那么容易攻克,那刑宗、天剑宗等早就大举进攻烀了。”“上殊这个时候和对方往来,我认为时机正好。”

      追月志齐笑了笑,“四族都不好惹,要是联合起来,三大帝国都会头疼。”“非鱼是想在月海浮天插上一柄剑。”“北雪藏天雪藏帝国、元极国、昶玄国都已经和鱼北联盟开始合作。”“月海浮天人口相对少,资源丰富,国富民强,而鱼北森林和魔鬼海域都是肥肉,难道本天域就不是?”“还有,非鱼要是通픣过四族打开通路,各位觉得䀝三大帝国会如何选择?”

      “族长所言极是!”宋春语思索道:“本天域的三大帝国和宗门势力,强大家族之间都有平衡,但官方始终有戒心,他们会侷向鱼北联盟寻求合作。”“这次海天岛有意针对非鱼和四族,我认为非鱼也在将计就计。”“只怕幽灵岛事件结束后,四族会联盟,并且将手伸向月海岛域,而ꦏ月海岛国也许会优先示好。E”“非鱼善于四两拨千瓨斤啊。”

      孙一邈眸光闪动,“谁胜谁负,结局难料。”

      于越缓了缓道:“要是纷争蔓延,如何笐是뀱好?”“我们不得不防。”

      追月志齐平静道:“就根据劺宋长老的思路来办。”

      Ὄ 좑 三位长老认真道:“둣是,族长。”

      追月志齐温和看着追月上殊,“孩子,为父相信你。”“你大哥外刚䥅内柔遇事不够果决,二姐为人有些霸道,你外钝内敏,你们三人要性格互补,相互扶持。”

      “是,父亲。”追月上殊孩子般笑了笑,“我知道⌾,大哥经常护着ﺫ二姐,而他俩最疼我。”棅

      “这一点为父最欣慰。”追月志齐看向远处,“家族齐心,万事皆顺。”

      独眼龙尾部,风ᙓ洞家族所在。

      龙心婉缓步走进大帐,瞧见主位上的老人,她神情诧异,双眼里却是活泼和可爱,“爷爷,你怎么良也来凑热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