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把葱从屁股里拔出来

      “这里是府衙大冉堂,这里我才嘛是父母官。”杨志兴挥手让人堵住去路。

      쉾 “唐凝你让他们让开,否则你就不是唐家的女儿。”王氏纵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真的在公堂上真的动手。

      즟 萧勎策最听唐凝的话,只要唐凝开口萧策一定会退让。

      国公夫人却并没有等待廭唐凝的回答,捧懌着金书铁榞券为自己开路:“金书铁券在此,我看谁敢拦。”

      녚 先皇御赐之⦪物,谁人敢拦。

      Ɵ 杨志兴眼见鑶国公夫人就要带走了杀害了四十八条人命的唐婉……

      罪证确凿,他却无法将罪犯绳之以法。

      “噗……”杨志兴气火攻心昏倒在大堂之上……

      “大人!”众人惊慌失措。

      唐婉回⳨过头,淡淡的⽨撇了一眼众人:“废物!”

      唐凝亦是相同,她谋划了半个月,明明已经料到了结局,可是当她要眼睁睁的看着凶徱手逃走的时候。却克窗制不住蛣内斻心的恨意,气血翻毄腾的厉害。

      此时在她的眼中唐婉变成了耶律宗启的模样。

      $ “她杀了那么多人,⾓不能放了她。”唐凝突然失去了理智,冲了出去:“我这就进宫慸去求父皇,让糖他将金书铁券收回。”

      只要收回金书铁券,唐婉就必死无疑! 䝏

      萧策立刻跟上,他害怕唐旭会贸然出手윜。

      他更担忧是凝儿的身体,她此时气息不稳,脸色苍白。

      䡺程蕊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们曾经的经历那么相似。她明白唐凝并没有蔡忘ᖧ记那些伤害她的人,心从未쌹平㭄静。

      唐旭猛然转身,横眉鄆怒ⶣ目,出言威胁道:“唐凝,你今日若是敢进宫,就永远不要踏进相府半步,为父便与你断绝父女关系。”

      嶤 事到如今,她们居然还敢如此厚颜无耻的威胁她。

      犯法的是他们,她们都是刽子手!

       “淸那是人命,那是四十八条人命啊,人命在你们眼里到底算什么?”唐凝怒吼反问。 ̖

      唐凝盈盈泪目,脸透出不一样的ᦥ潮红,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瞬间爬满了血丝:“那高庭深苑,草菅人命,嘂白骨森森,冤魂无数的丞相府,我唐凝不屑踏足。自此之后,我与你断绝父女关系앢。从此之后,桥归桥,路归路!我与唐家人,生不往来,死不相见!” ⍻

      唐凝突然拉着萧策的手:“策哥哥,我们走,我们现在就去求父皇,收回金书铁券氧,废除奴籍,不准任何人妄杀生鵾灵!噗……”唐凝眼前一黑,头晕目眩,双眼无力的闭上,脸色苍白几近透明。长长的睫毛垂在脸上,唇角边晕开了一瓣红莲。

      驮“凝儿!”萧策眼疾手快,将㰦要跌倒的唐凝拦腰抱起。

      国公府和丞相府的人乘势离开。众人敢怒不敢言!只롲能眼睁睁看着唐旭等人带Ἲ着唐婉离开。

       受害者家属跑出大堂,一路追随,一路大骂,浩浩荡荡……

      ⪤“殿下,老朽是杨大人憴身边的师爷何文忠,快让老朽为太子妃诊脉。”一脸书生气留着山羊胡子サ的中年男人立卼刻来到萧Ⱁ策身边。

      病急乱投医,萧策阪不敢耽搁,便由杨大人身边的何文忠先诊断。

      “杨大人如何了?”事情发生的太쨲快,此时人都退下了,萧策方才愉想起杨志兴也昏迷了。

      ⚀ “回殿下。杨大人气火攻心,病邪入体,怕是中风……”何憾文忠忧心忡忡。㑉

      㺠 中风,医者眼中无可救药的重病。凡中风者윐,非死即瘫!

      萧策看着被뎲抬下去的杨志兴,有看着怀中昏迷不醒的唐凝,攥紧的拳头咔咔作响。

      唐家,王家,欺人太甚!

      “殿下똗,太子妃是气火攻心,突发休克。万不能乱动,请촏将겝太子妃抱入后堂,小人立刻开方熬靷药。”说完,拿起案桌上的笔开出了药方。

      萧策轻柔的将唐凝抱起,跟着府衙的侍卫将唐凝抱进了府衙后ꢸ院厢房。

      萧策将唐凝安顿好了之后,便派人去传햜府医。

       程蕊回过头,看着焦躁不安的萧策:“殿瓾下不必担忧,我这就去请琼楼阁的大夫。”

      唐凝之前偷偷递给了她一个纸条鹾,上书道:速去琼楼阁请颜童大夫。

      䕽 程^蕊心疼的看了一眼唐凝才转身离去。原来她早就料到ㅃ自楇己支撑不住。却借着一口气,拼命撑着!

      唐凝是她见过最坚强的女人!

      一㞭炷香之后

      ꞥ “哎呦喂!小祖宗,你放开我訢,我又不是不来。”人未到,声先到。

      萧策立刻出门去迎,却见程蕊异常彪悍的拖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向他走来。

      친老人就像一个拖在地上的药箱一样,是被程蕊生拖硬拽带揦进来。

      脚上的鞋子只剩下一只,另一只不知掉到何处去了。

      程蕊将赶来的风月흊一同拽进厢房:“殿下稍等片刻,这个老头子看诊毛病多。”

      随后,“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也是唐凝纸条上的吩咐。

      萧策怔愣的站在原地,却又不敢打扰大夫看病。

      事关唐凝,他不敢冒险。

      厢房内

      程蕊冷着一张脸,就差没有拿刀架ﵮ在他的ԍ脖子:“你若是治不好他,我要你好看。”

      颜童哪里还敢耽搁,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立刻诊脉。

      ꪩ 血影卫,没有一个䓴能好好说话的!王爷为什么要把他詃派到越国来,一见面就被欺负。

      颜童诊完䐄脉,便将她的手放了回去。

      蚢 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个黑漆漆的小药丸,放在谆唐凝口中。

      呝 “好了,她只是气血郁结导致,服了药,等会她就醒嘱了。我去看看那个ꏐ。”颜童拍了拍手,拿起药箱来到杨志兴身边。

      替杨志兴把完脉之后䞉,颜童皱眉菠:“랤这个我没法治,ῦ他是ǚ怒火攻心,血气弭翻腾导致的血气淤堵,以我的싶道行若是出手最多能够鵮保歵住他的命,让他保持在活死亟人状态。”ꦥ

      “什么叫最多趄?”程蕊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魃 “意思就是搞不好,当场死亡。”Ꞑ颜童起身回道:“我的任务是照顾唐凝,听从唐凝的僢吩咐,至于其他人,与我何干!”

      “再说了,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早死早托生。”颜童直接放弃了治疗。

      “……”程蕊皱眉쓝,双手紧握,她真的很想出手教训这个老头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