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科科app软件网站免费

      霓虹灯下是熠熠生辉的都市夜晚,虽说下环城市␊没有特定的娱乐区,但这并不影响某条街道成排出现的俱乐部,除了一些以低廉的价格吸引顾客门店,大部分店家都有着自己招牌的项目。

      如”奇客俱乐部“这家店的主营项目可能比较灰色,提供与改造美女的邂逅,当然쌋改造ᝏ程度决定价格高低。႔也有少数门店,橱窗内摆放着充满宗教色彩的装饰,一般它们招牌都是白板或者特定的古文字,正常人不会选择它们,除了有门槛的会员制,还因为太刺激。但存在万般不同的它们,都在做抔同一件事情,“贩售麻木”곡。

      ༎ 这条街上最大的俱乐部莫过于“佳丽芭比俱乐部”,佳丽是它的名字,芭比代表它属于帮派。其实这很好,门店只要定期缴纳保护费,坚持从芭比ᦂ渠道进货。不仅会得到额外的生意,还能得到芭比娪帮派的庇护,跟别说业内技术支持,以及更廉价的货源…..但芭比帮并不会染指你的生意。

      只要从芭比帮进货就属于旗下成员,但进货金额存在等级之分,不同等级给与不쓳同待遇。

      所以诠保护费不是芭比帮规定的,而是妈妈们私自收取,当然帮派默认这个行为,毕竟从篋嬷嬷以下的职务很少能分摊到,军火,走私淺酒,DP嘸等交易的利润分红。妈妈们除了对门店收取保护费,也从各个小姐交易中提成。而妈妈们提供保护她们的义务,这也导致了妈妈们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而常规的军备就来自芭比廉价的渠道,可以说妈妈们也是芭比的大客户。

      也正因芭比帮独特的管理经营模式,使它成为全世界槄最难打击的黑帮之一。

      卡尔和伊万从排起长队的“佳丽俱乐部”门口直径越过,来到保全人员所在处例行检查,人群响起一阵喧闹,一个軀莫西干的唇钉少年,见二人着装气质都不像有什么来头的家伙,立刻不满的大叫:“卧槽,插队没人管吗?老子都在这儿占一个小时了!当我们好欺负吗?”

      葔旁侧同伴附和:“老大,这是看不起我么瑞克机车团啊!反正赶不上玛瑞的演出了,要不把那两个家伙弄出来“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耽误我和玛瑞见面,你知道她今晚会多寂寞吗?”莫西干淫笑的吐ꇐ了口痰

      “对啊,马瑞可是我老大的马子,简直不知死活。瑞克机车团的人全部过来!”

      小巷里瞬间钻出现10多人,手里都握着形态各异的枪支,跟着莫西干就往前凑,人群也很配合的让出一条道给他们。

      ሞ”破烂玩意儿“卡尔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些人手中改装枪支,完全不提升性能,纯属为了吓人而改装。还欲说什么,伊万一把拉过卡尔:”快点,我感觉我们迟到了。“丝毫不在意这帮五颜六色的ꔈ家伙,安保壮汉笑道:”老伊万,䲏不是感觉,是已经迟到了,外面交给我,你们快点⍨进去。“两人顼迅速进门,当门合上的同时传来一阵枪响。在芭比门口掏枪,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莫西干少年们今晚只能去坟头蹦迪了。

      已经第二场的两人,迅速找到自己的卡座,卡尔急忙点了一桌子小吃和酒水,其实酒水并不贵,毕竟下环俱乐部也不会出现农场产쁊品,稍微好点的也就是变异植物佳酿了。

      点完菜的卡尔,在机唄器招待面部识别后进行虹膜支付,当脑机传来的支付成功提示,ﲉ卡尔看着菜单令他大为肉疼,他们点了一打“蓝瓜啤酒”500,两盘肉干1000,一小碟盐炒瓜子200,以及卤小腿1000。一共2700洲币。他半个月的工资没了,还不加怀里䞋的礼物,卡尔摸摸胸口,脸上却挂起笑意。 쯜

      玛瑞的演出当然是错过了,但台上其他小姐姐,依䱳然卖力的施展自己才华,狂躁音乐下起퍨舞的她们,为得当然是台下小哥哥们账户里的余额,向台上扔钱的行为,只会出现⯛在乡村俱乐部。

      在这里,如果你想打赏哪个小姐姐,只需要看着她,系统会自动识别其工作账户,实时转账即可,当你达到打赏榜首,今晚她自然会解锁你想要的各种姿势遑。

      玛瑞姐带着女孩来向他们走来,卡尔起身问好,玛瑞则淘气的做出嘘的手势,随后唊拿起啤酒默不作声的坐在伊万旁边。玛瑞姐很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但卡尔觉得她最迷人的地方,并不是前者,而是她可以一直担当你欲望中的女人,随着你的欲望变化而变化梈,正是她的多变,使她成为了无数久经沙场男人们的梦想。

      这时伊万突然开嘠口:”卡尔,上面那个‘粉色毛绒’,你知道她榜一刷了多少钱吗?我艹10W,整整10W啊,看来你今天没戏了。“伊万侧身靠在椅子上,对楼下舞台保持绝对关注,丝毫未注意到身后的玛瑞。

      卡尔看了眼身旁的女孩,尴尬的笑道:”老伊万,你在说什么呢?今天你不说来看玛瑞姐表演的吗恖?쨢“

      ”看什么啊?错都错过了,她肯定要晾我们㉳半天才会来,我太了解她了,这个老女人疯得很。“

      ”哈哈폋哈,不是,你不是说,玛瑞是你这辈子궢见过最美的女人吗?“卡尔尴尬的看向伊万身旁的玛瑞,但卷发却遮住了她的眼睛。

      黱对方则淫笑指着楼下”美什么美,那是我年轻对美的误解,你看台上这个,这个才叫美。䊏“

      ꌵ 卡尔心里大骂“这尼玛是之上떵完全掉线啊,完了,ᙖ这下一地稀碎了。”

      沉默片刻的伊万继续道:”不过玛瑞啊,没娶她是我这辈子最大遗憾,但凭我一个小小的下环秩序官能带给她什么?䉽如果能混到中环,一定娶她。“话到煽情处,伊万突然跳了起来,高举手中的啤酒大叫:”喔!喔喔✅喔喔!“

      众人望去,见台上ᇐ的女孩正在舞动手里ﻫ的内衣,扔向台下。

      伊万红着脸:”这边,这边!“

      玛쯫瑞翻着白眼开口:”弱智,这是楼上,你叫她怎么扔?要不我叫人给你送一套她的内衣,刚穿过哟。“托着下巴盯着缓缓回头的伊万

      ”哈哈啊哈,是玛瑞啊。“此刻的伊万像个鹌鹑一样老老实实回到座位

      ”恩,宝刀未老,眼神也好,专门来看”粉色毛绒“뺮表演的?要不等会叫她上来喝一杯,给你介绍介绍?“玛瑞微笑看着身旁伊万,丝毫看不出任何怒意。

      ”看她做什么?我是来看你뇶表演的。“伊万理直气壮的说着

      ”恩땰,那你来得挺准时。“

      ”还不是卡尔,非要带我去黑桃A那玩一把,说是什么有内幕消息。“

      ”结果呢?“

      ”结果“伊万从胸口掏出钻戒,拉过玛瑞手为其带上”我买了个小礼物送给⻗你“

      ”恩,还不错,★原谅你了。“玛瑞淡淡的看了看手上小戒指

      这时卡尔也趁机凑近,身旁的猫儿女孩,졇悄悄的从桌下把小盒子递给鵿她,女孩微红的脸接过:“谢谢,卡尔哥”

      故作豪爽的卡尔:“不客气,老伊万买的时候顺手,哈哈,反正两个打折。”

      老伊万搂着玛瑞学着卡尔语气:“哟哟哟,老伊万买,我顺手也买。是哪条小奶狗哭丧쪛着脸,找我借钱来的?哎哟年龄大了记性不好踔“

      女孩看了一眼卡尔,卡尔反击道:“硡谁前天,在车上午睡流着口水叫玛瑞,哦我的玛瑞?”

      伊万面䦸不改色心不跳:“人我是叫了,口水我没流。“说着便吻向旁边偷笑的玛瑞

      ”我只会交换唾液。“伊万得意摇着头

      这时一旁的玛瑞说道:“莉卡,今晚你们年亲人出去逛逛,这边我帮你说。”随即转头看向卡尔:“我可将她交到你手里了,明早安全把她좶送回来,不然你知道后果,莉卡现在可是私号,便宜你了臭小子。”

      说着一밴把拉起老伊万,向楼下走去。

      剩下二人略显尴尬的坐儦在一起,莉卡取出盒中戒指带上,说道:“谢谢你,我很喜欢。”虽然这对她来说,真繙的不ヌ算珍贵,甚至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样的饰品根本配不上她。但这颗戒指所代表的人,却令她心动不已,仿佛只有跟他在一起,퇙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有心跳。

      卡尔开了瓶酒递徫到莉卡面前:”每次见到你,我都莫名其妙的没什么自信,就是那种..“

      ”心跳加速吗?“莉卡望向卡尔

      ”是啊,靠近你就心跳加速,不由自主的深呼吸,然后闻到你身上味道,心跳得就更快了。“卡尔看着前方,尴尬的摸后豻脑勺

      千”带我走吧,玛瑞妈妈说,你可以带我走……今晚。“卡莉低下头看着握着酒瓶的手

      卡尔深呼ᛓ吸,一口喝掉手中啤酒,再拿起盘中一条卤鼠腿,一口吃掉ﱱ。

      拉着莉卡冲出了俱乐部………..

      륺次日清晨,卡尔望着天花板上的镜子,经过一夜的翻云覆雨,身旁的莉卡还在熟睡,那茭白的身躯大半罗露在外,其完美的比例,一看就知道是做几亿大生意的主。

      卡尔侧身,手缓慢从莉卡脸庞拂过,撩开女孩的悛侧髻,⣇毛茸茸的猫耳赫然出现,配上精致的五官,简直就是男人的收割机。

      莉卡握住卡尔的手,缓缓睁眼:”要不是你,可能我早就不在了吧。“卡尔神色顿时的狠厉起来,每次见到莉卡的猫耳,都能使他联想起1年前发生的事情,就在第一次娸巡逻的街道上,狮子狗一行人对眼前女孩ᬌ的暴行,以及与自己攻击性璐不强侮辱性极大的对峙。这已经成为他的心结。

      ”我早都忘了,卡尔哥你也不要再想了,其实这样挺好的,用一只耳朵换你,是我赚了”莉卡开心的看着卡尔。

      就在卡尔将佳人紧拥入怀亲吻时,脑机传来玛瑞挞姐的通讯,接通后传来的是,老伊万死亡的噩耗。

      二人急忙收拾出门,当赶到玛瑞姐住处,刚走的武装侦缉,却意外的没有带走遗頱体,老伊万就静静躺在地上的担架,因为没有医保,遗体只能自行处理,卡尔知道老伊万的余额,去垃圾站可能是唯一选择,而玛瑞却叫来私人公司处理遗体,这也足可说明伊万和玛瑞间的感情。

      卡瑦尔来到老伊万身侧,正想查看一番,玛瑞姐声音却从身后传来,“他多久开始吃这个的?”坐在床前的她,用红肿的双眼盯着卡尔,掌心展示着装满蓝色晶体的小袋子。

      “蓝色妖姬?伊万怎么会吃这个?我从没见他吃过。”卡尔惊讶的拿过㝮袋子

      嵵“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一把年龄了,自己心里就没点数?这不是蓝色妖姬,是蓝精灵,一种强效伟哥。”玛瑞姐掩面抽泣,卡尔见此慌忙上前安慰

      私人殡仪的工作人员则恭敬问道:“请问我们可끥以将逝者带走了吗?”

      莉卡见如此伤心的玛ӂ瑞:“抬走吧,我跟着你们。”

      接下来的几天,卡尔一行人,筹备参加了并不隆重的葬礼,虽然连追悼会,遗体告别仪式都没有。但对于常年财政赤字老伊万来说,这绝对属于豪华。也因其不多管闲事的性格,得到了业界一致好评,所以下葬当天来了不少人,就连他平日时常光顾的商店也派了人来。毕竟葬礼在这个时代属于奢侈品,对于这种奢侈聚会大家也乐得一来。

      当人群散去,卡尔蹲䓓坐墓碑旁:“老伙计,虽然连个告别仪式都没有,但这绝对算是一场真正的葬礼,倍儿有面子那种。你放心走,我会好好照顾玛瑞姐,但你也知道,就算你在,也一直是玛瑞姐㽝在照顾我们ɥ……..”

      淏恍恍惚惚的一天总是过得飞快,最近独自执勤的他总是不在状态,就像今天,吃完午餐后在车上小憩,迷迷糊糊醒来的他:“时间到了,老伊万。”发动汽车后ࢂ才发现,副驾⩲驶上空空如也。

      此刻靠在床上的卡尔,手里握着葬礼当天玛瑞姐教给他的ᥲ信封。信是伊万写的,写给2年预备期后的他,卡尔翻看了很多遍,信纸上大量的涂改,使整张信件看起来像小学生的作文,应该从他入职不久,老伊万就着手在写。

      卡尔秩序官:

      两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刚刚好。(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当年培训我那位就这样说。䏺哈哈当做传统吧。)

      今天也是我们道别的时刻,两年培训期满后,就必须进行岗位调整,这是NPCD的规矩。当然作为我的小弟,我相信在将来的岗位上,你一定能够发光发热。但千万不要去“南极极种太阳”,因为没人喜欢多事的家伙。当然这依旧是我信奉的准则。我也知道你花了很多时间去适应我的工作态度篅,但事实证明它确实是一条高泠效与安全兼顾的准则㵋,希望你以后也能引以为戒。

      但我并不否认你的理想,就凭你㸄宁可脱离家庭也要坚持待在岗位࠼的决心。我就认定将来的你一定能做出番成就,但在这个社会,成就往往伴随着极高的风险,这是我不希望你去承受的,但假如有一天醰我的准则另你感到困惑了,届时请坚信自己,并且通知我,我会永远支持你。

      苟且还是挣脱棋盘

      信没有结尾,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写完,只是最后突兀出现的这句话,着实林卡尔摸不着杧头ﴃ脑,是告诉自己应该苟覕且,还是应该为自己所想而努力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