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伦理

      菑“老师Ḯ这里还有一计。”唐立端ꧦ起手边茶杯浅饮一口。

      “望请老师指点。”魏定波配合卸的恰到好处,只觉得唐立此时贴心的很。

      “你担心靖䕌洲利用你给伪政府做宣传,从而这件事情传到共党耳朵里面,到时共党再将消息放出来,你提两头得罪没有活路。”

      “正是如此。”

      “靖洲不会以此作为宣传。”

      “为何?䗱”

      “伪政府成줦立在即,各个职位竞争激烈,明争暗斗起此彼伏,此时他给你宣传不是平白无故̯为自己树立一个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吗?”

      タ“是有些道理,可就怕不保险。”

      “军统局各地外勤组,已经展开对伪政府叛徒的铲除獤工作,你不愿做出头鸟担心惹祸上ᨤ身,靖洲䒿定会顺水推Ӻ舟,你们二人可各取所需。提”

      伪政府成立在即,党内倍感羞辱,针对叛徒汉奸的锄奸行动,早已展开。 

      在魏定波学习这两月之内,军统局已经策划实施了几次暗杀任务㞂,均取得了不错的的效果。

      “哪怕靖洲不宣传,在共党这里依然存在隐患。”

      䧡“潜伏工作,怎么可能丝毫隐患都没有,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我们要做的只是将隐患降到最低。”

      “老师教训的是。”

      “共党在앧武汉急需展开工作,若你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打入伪政府之中,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你有价值才有了自保첽的能力,至于关于你如何打入伪政府之中,局内会帮你安排,可以给共党一个合理的䵝解释。”

      合理的解释?

      魏定波认为根本就☣不需要,只要不是太过敷衍的解释,组织就可以全盘接下。

      你让我是瞎子我就是瞎子,你让我뜆是聋子我就是聋子,大不ꀲ了你让我是傻子我也可以演傻子给你看。

      唐立认为靖洲这里好应付,难的是共党这里。

      冇 可在魏定波看来,只要靖洲与军统这里可以说过去,组织这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军统帮着魏定波,骗伪政府和组织。

      组织帮着ꇽ魏꼜定波,骗伪政府和军统。ꒆ

      鷕看似复杂,实则简单。

      “等到时机成熟ࠑ,靖胳洲此人可除,确保你的安全。”唐立说道。ឡ

      “多谢老师。”魏定波心中清楚,除⸣掉靖洲不仅仅닶是确保自己的安全,唐立也有私仇要报。

      靖洲叛逃前可谓是摆了唐立一道,他心中自是记恨。

      “功劳苦劳局内都记着,事成之后该给你的不会㒕少。”

      “明白。”

      鷔 “你不便出来太診久,早些回去,等到笓了武汉稳定下来,局内会安排负责你工作的人。”

      䛡 “人选还请老师亲自把关⠣,送来可靠之人。”ꬾ

      な “这一点你放心,人选我亲自安排。”铢

      뻴 “那学生就先䙦回去了먁。”

      “自己小心些。”

      “是。”

      从房间内出来,郑赐瑞跟在身后,两人来到江边上船,渡江而去。

      船上郑赐瑞并没有开口询问任何问题,该你知道的你会知道,不该你自己的你别好奇,都不是新手自是知晓。

      船靠岸郑赐瑞并未直接出去莲,而是说道:“今日一别怕难再见面,你自己多保重。”

      “你要走了?”氵魏定波问道。

      “任务完成,自是要走。” 힕

      “你的任务是完成了,我的任务这才刚刚开始。”

      ꈐ “总之保重。”郑赐瑞也不知还抶能说什么,只能再言一句保ߖ重,下船先行离开。

      稍等片刻之后,魏定波才从船上下来,去᭻见马博川。 츿

      找到马博川时,房沛民也在钳,可见这几日池他对潜伏之事很是上心。

      ᕬ “军统的消息来܏了?”房沛民见他回来直接询问,因他今日出去的时间,比往常长一些。

      “不仅消息来了,连唐立都来了。”

      㘳“唐立亲自前来,看겪来很重Ǒ视此事。”

      “他在军统局内被调查,想着⫏我来执行渗透计划好给他建功立业,谁成想渗透计划失败,没能建功立业不说还要再从受牵连,他如何还能坐得住!又听闻我蹝被组织安排去武汉潜伏,就想要亡羊补牢,军统局重心也在打击ᅔ日寇这里,我去潜伏是一举两得,既打击日寇又能在组织内搞渗透,他何乐而不为。”魏定波对唐立再了解不过。

      不管是让他参与渗透计划,还是此时安排他继续执行任务,无非都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考虑。

      왯 “你这老师,师德堪忧。”马博川在一旁说道。

      “老师你说呢?”魏定波不答话,转而对房沛民问道。

      房沛民瞪了ﺍ他一眼道:“少贫嘴,说说今日见面都聊了什么。”

      魏定波将今日之事详细复述一遍,房沛民听完后立马问道:“你早踙就猜到了唐立会有此一计对不对?”

      唩“是。”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这个计策只能从唐立嘴里说出来,而不能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哪怕是引导都不行。” 黱

      昜“你可以提前告诉我们二人,我们可以早做打꘷算。”

      緲 “唐立若ꝭ是不提出这样的计ᛧ策,我们的ᙅ打算就是浪费时间,只有确保他有这朱样的计划,我们的打算才有用。”

      鮽魏定波此前不提,是担心事情出现变故,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不如按部就班的好。

      马㼉博川并未在意魏定波提前没说这件事情,而是说道:“这样看的盿话,组织不提供任何帮助,你也可以打漭入伪政府之中茜是个好消息。”

      “坏消㛺息是唐立现如今很重视我,想我为他立功提升他在局┴内佬地位,恐怕日后也会注意着我。”魏定波觉⍾得今日是好坏参半。

      “重视也有好处,起码间不会轻易牺牲你。”房沛民认为凡事都有两面性。

      䣣 “你到了武汉可以放手去做,组织这里会全力配合,装作不知道你的事情。”马博川认为孽这一点不算太难。

      ᴻ 潜伏情报人员,单൥线联系居多,理论上讲魏定波需要骗的人只有自己的上线,完成难度在可控范围之内,这也是唐立认为他的计策可以施行的原因。

      话题说䁆到这里,上线人选这个问题还未得嫈到解决,魏定波看了看房沛民,却发现他兴致不高,这一发现转而让魏定波来了精神。ཱ

      䦆 “马同志,是뚆不是上线人选已经有安排了。”魏定波问的语气轻快。

      面对这个问题,马博川同样看了一眼房沛民,后才说道ꛨ:“是有了安排。”

      “当着房主任的面,说来听听。”

      “魏定波我劝你不要太得意。”房沛民忍无可忍。

      “房主䔄任何出此言,这不是大家一起商讨商讨。”魏定波委屈。

      麫“我商讨你个屁。”房沛民抬手就要打,魏定波急忙闪躲。

      还是马博川将房沛ﮂ民拉住,同时对魏定䭚波说道:“你少气房主任几句。”

      魏定波笑着点了点头,他퓮其实不是故意气房沛民,只是心中松了口气。

      他不愿送房沛民最后一程,更不愿房沛民白发人送黑﷓发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