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下

      早上,新的一天ⓞ又一次开始,丹生谷就和许多普通的女子高中生一样,淑女的劬提着包来到学校,走进校门,心不在焉的与每一个熟识的女同学打招呼,然后就这样一直到了教室。

      走进门㮺就不由自主地向教室里的某个角落望了一眼,却并没有看到那个外表穿着明显迥异于其ώ他同学的人。

      奇怪,他平时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到了呀?

      “你在看什么呀,小丹?”

      “啊?没…没有,只是有些走神。퉥”

      在看着那个人的座位时,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自己原来的座位旁。

      你真的是太大意了!丹生谷森夏!

      “哦~是吗?你在看什么呢?从刚才进教室开始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方向。”

      “是呀,小丹你是不是看上谁了?”

      身边平时聊的来覷的两个朋友顺着自己原来的目光看向了久我七朔的位置。

      丹生谷:“怎…怎么会呢?我只是有些事想问下久我同学,但他恰好不在而已。”

      “哦~~”

      身边켁的两个朋友异口同声的拉长崙了声音,并用饱案含深意的目光看着她。

      “这个…不是……”

      在朋友们视线下颇有些不自然的丹生谷尴尬的解释着,不过还好她们也没有深究。

      䐵 “对了小丹,你今天气色好了许多啊,黑眼圈都消失不见了,昨天晚上终于没有再做噩梦了吗?”

      ो“是呀,是呀,我们前几天키都很担心你륵的啊!”

      两人关切的话语和真诚的眼神让丹生谷心中也涌起一阵暖流ⵒ,一时间很是感动,不过说到噩梦……她很快就想起了更重要的事。

      “对了,话说回来,久我同学去哪了?”

      听到丹生谷又一次询问久我七朔的事,她身边的两个朋友不由得有些狐疑讆。

      “喂,小丹你该不会真的对那个久我同学……”

      “哎呀!都说了确实是有事情要问他了!”

      “什么事啊?ﮍ这么着急?”

      朋友的话让丹生谷不由得一楞,对呀,自己找久我同学要干嘛呢?难不成说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你有没有蛰也梦到我?

      啊啊啊!!这敋样说肯定会让人误会的吧ꃥ!?

      旁边两人见她脸色闪烁不定,还以为是被自ᓊ己给说中了,于是表情也开始变得暧昧。

      ﷠“小丹你的心思我们知道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

      ﳍ“诶?支持?我不是……”繖

      “是啊,是啊,久我同学虽然奇怪了一点,但其实还是很帅的。”

      G “我都说了……”

      “不久前我们看到久我同学和富悭班长、茴香学姐还有小鸟游同学和一个没见过的初中部的同学一起出去了,看方向好像是操场,他们走前好像还说什么要……一较高下?”

      “什么?他们一块去操场了胢?”

      “是啊,你也赶快去吧,不然保ᗐ不齐就被人抢先了哦!”

      “啊쵸……我都说了不是……”

      看着自己两个朋友那暧昧的眼神,丹生谷感到有些无奈,不过这件事根本解释不了,所以也只好当自己没看到了。

      和两人道了声别ኌ,然后就逃一般的离开了教室,留在原地的两个女同学则是颇有默契的相视一眼,然后一起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在走廊间飞奔的丹生谷感觉自己的心有点밤乱:自己为什么要感觉不好意思呢?难不成是因为……我害羞了?

      ———————

      将视角转移到楚虹那里,此时却是一副激烈异常的战况。

      “喂,我说呀……你们没必要为这个闹成这样吧?”

      勇太有些无奈的看着左右两个各自摆出架势的中二病。

      “勇太,对方可是在质疑我邪王真眼的力量啊!我身为邪王真眼怎么能逃避?”

      “就算你这么说了,可那种事情……”

      勇太想起了自己因剑为六花想要냁创立社团、申请社团活动室却因૤为只找到4个人,还缺少最后一个人。所以理所应当的想到了某个病情不下于她,甚至还尤有过之的家伙。

      于是他就䅎带着六花和她的小跟班凸守还有茴香学姐四人一起找上了自己的初中同学久我七朔。

      “既然你难得开口向我请求,自然不无不可,不过我只会在这个社团挂个名,因为我觉得你旁边那个小姑娘并没有做为我部长的器量。”

      对方当时是这样说的,然后六花当场就跳出来喊着要挑战他,맖让他见识一下邪王真眼的力量。

      然后……就到了操场上的角落,小鸟游六花和久我七朔这俩人分别站在一个方向,像是真的要决斗一样的相互对峙着。

      “唉……”

      一想到这,勇太就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这ઘ两个家伙果然都是一等一的大麻烦啊。

      “鲁鲁修你无需多言,既然邪王真眼想试一试我的器量,那就땿给她看看好了。”

      楚虹双手环抱着,用无所谓的态度说到。

      不˗过“鲁鲁修”这个初中时的称呼似乎是戳到了对方的敏感点,只见勇太双手抱头大喊:“不ᙈ要喊那个名字啊!!”

      颇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楚虹摊开手䷠道:“只是个外号而已,又没什么特殊含义,并不会让人觉得你是中二病吧?”

      “可是……与那个时候有关的名字,还是让我感頚觉很羞耻。”

      “哇噢!呬鲁鲁修是勇太你在现实里的假名吗?还是说代表着什么特殊遫的力量?”

      一旁的젞小鸟游六花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来,似乎只要是勇太的事情她都会特别感兴趣。

      而对于她的好奇,勇太却是感到一种黑历史被再次翻出的羞耻感㿶,赶紧摇头否认:“才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呢!而且就算是以前也不过只是旁边这家伙对我莫名其妙的称呼罢了。”

      被称为“这家伙”的楚虹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只是觉得你那时轮的声音很像某个♬人罢了,没什么其奫他意义。”

      “呃,⮼原来是ꔿ这个原因吗?你那个时候好像也有说……”

      眼前的磧勇鲐太好像突然陷入了某些回忆中,然后又突然开始疯狂撞墙,一边撞还一边说:“快去死!快去死!快去死!那个时候的我!”

      看着岶眼前这个突然自闭的家伙,楚虹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转头对小鸟游矄六花说道:“算了,这꒾个以后再提,还是让我们开始战斗吧。”

      “好!”

      小鸟游六花再一次摆出了架势,在拿出了一把黑色的伞后取下了右眼眼罩,露出了一只不同于左眼的金色眼瞳。

      “爆裂ढ़吧,现实!”

      “崩碎吧,精神!” 웷

      “放둏逐Ⅎ这个世界!”

      嬗 “出现吧!漆黑泽克斯原始型二!”

      六花手上的伞突然变为了一把巨大的漆黑色兵刃,与她本身的娇小玲珑形웍成了鲜明对比。

      “暗物质火焰!!”

      提着巨大的兵器对准眼前的虚界之主就是一发足有着几千万度的可怕火柱,然而……对方轻뿈松侧身闪过。

      但邪王真眼毫不气馁,提着【漆黑泽克斯原始型二】上去接连突刺、劈砍,对方在巨大兵刃的挥舞下却是游刃有余,在自己狂风般的进攻中如落叶般飘舞不定,但却又偏偏恰好躲过了所有攻击。

      “黑暗法阵!”

      彁䭭 既然打不中他,那就把周围的一切都纳入攻击范围好了!

      漆黑色的魔法阵覆盖了上百米的大地,然后无数黑色的魔法光弹从地上发射,目标正是虚界之主!

      对方面对如此大范围的攻击似纁乎也㫯没了什么闪避方法떣,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轰!!!

      无数的光弹全部命中了对方,然后产生了巨大的爆炸。

      爆炸产生的巨大风压吹乱了六花的刘海,但她却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

      刚刚……对方的表情似乎十分从容。

      敖“须佐能乎!”

      随着烟雾散去,一个紫色的巨餋人出现在原地,引得六花侧目。

      “果然……不会这么简单吗?”

      “不过……再接我这招——圣歌!”

      高昂的歌声嘹亮,无数的光束从【漆黑泽克斯原始型二】里喷涌而出,一齐命中紫色巨人巐。

      可是紫色巨人的防御太过强大,如此密集的光束轰炸居然依旧无法突㍦破其防御,但是……

      “但是邪王真眼是最强的!”

      包含着如此的信念,邪王真眼的力量᝜全开,【漆黑泽克斯原始型二】上的光芒大放,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势要突破眼前的障碍。

      “啊————”

       随着少女发出的饱含力量的战吼,紫色巨人的外壳终于露出一丝裂痕,然后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终于—⺒—巨人的外壳破碎了。

      “啊—————”

      再又加上了一把力,七彩的光柱进一步放大,彻底将紫色巨人吞噬。

      僣……

      六花单膝跪地,已经感到一阵力竭,不过……

      “终于赢了!!”

       “뒉邪王曞真眼是最强的!”

      “哦,是吗?”

      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传来,六杂花抬头一看,发现虚界之主久我·七朔居然依旧没有被打败。

      “这怎么可能?!刚才的圣歌明明应该打中你了才Ᏻ对,为什么你还可以站起来?”

      “那是因为你依旧没有打中啊,笨蛋……”

      六花:“纳尼?!”

      楚虹一摆外套的披风,一手半捂住眼睛黵,一手对着眼前的六花摊开。

      “好了,䙣邪王真眼啊!既然你这么想见识下我们间的差距,那就让你幮看看我的冰山一角吧!” 抖

      写轮眼开启,充满不详的红色眼瞳出现在楚虹的眼中,里面漆黑色的九边形纹路微微转动。

      幻术·天照!

      毫无准备地直视了楚虹写轮眼的六花突然感到皮肤一阵燥热,转眼间自己已经被一片漆黑的火焰包裹。

      “啊䲁!!”

      害怕的闭上眼睛,六花在发出了一贠声恐慌的尖叫后,腿一软,直接就瘫坐在地上,然后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小幆心翼翼的慢慢睁开眼睛,却并뿔没有看到什么黑色的火焰,只是횯凸守和勇太他们都围了上来。

      “你没事吧!master(主人)?”

      “你刚才突然叫那么大声干嘛?吓我们一跳!”

      前一句隡话自然是自己的从者凸守说的,而后一句则是勇太说的,虽然带着几分责怪,但更多的还是担心。

      “诶,发生了什么?”

      从地上起来的六花似乎还有些迷糊,而她的表现则是让一旁的勇太有些无语。

      쬅刚才的大战在旁人的鏄眼光中其实是这样的:

      六花拿着伞对着面前的楚虹一阵乱戳,楚뢰虹身法봻过人,全数轻松躲过。

      然后六花跳开一段距离,拿伞对着楚虹,隔空开始了啊啊的大喊。

      楚虹随之退开一些距离,然后六花一副体力不支的样子,单膝跪地。

      接着就是刚才发生的事了,两者对视一眼,然后六花直接瘫坐倒地。

      在一旁的勇太看来陻,真的是要有多尬就有多尬,果然中二病什么的还是太羞耻了。

       楚虹在看到地上的六花有些摇晃的站起来以后,除了精神恍惚了一些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

      所以也就对着勇太他们摆了摆手说道:“既然胜负已分,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了吧,我们什么时뢎候去申请社团?”

      “嗯,好像是放学的时候,在我们班的老师那里。”

      勇太一边扶着六花,一边回头对着楚虹说道。

      䓶“那我就先回去了,回头见,鲁鲁修。”

      “呃……再见。”

      楚虹挥挥手就直接潇洒的转身离去,而勇太、六花等人则是由于紷六花还有些腿软,所以只能先在原地等待。

      而这时,丹生谷也恰好从另一边过来,然츱后就看到了一旁的勇太他们。

      “诶?富悭君?久我同学呢?我听说他和你们在一起来着。”

      “呃……他呀,刚才好像是从那边回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勇太说话似乎有些紧张,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重要的是……

      丹生谷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发现正好是操场的另一个出口,和自己进来的那个不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啊!!”

      丹生谷无奈的哀Ո嚎一声,她一路跑来,在即将到达操场的时候还经历了一系列复杂的心ఠ理活动,最终才鼓足勇气来这里找那个神秘的久我七朔的。

      结果你告诉我,他人又回去了?

      丹生谷感觉自己之前下的决心碎了一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