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看学生妹

      随着大ᶹ幕缓缓拉开,观众们目光렜重新聚集到舞台之上。

      可令他䏡们吃惊的是,舞台上空空如也,竟什么都没有,比刚刚打扫Ѽ过的还干净。

      如果说演悊员们是自己离开的,那道具呢?催

      从大幕落下,到再次拉开,前后不超过10䳙秒钟,那些演职员们的动作如此迅速?

      接下来的演出不需要道具了吗,刚刚ꞩ的国王到底如࣍何了?死了?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人们脑海当中。

      如果话剧参与了视频直播,相信整个舞台都会被满屏幕的问号淹没。

      杨雪将身体微微坐直,寻找着张珏的身影。

      “吧嗒、吧嗒ㇹ。”

      脚步声响起。

      舞台左侧,一个읽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韶观众们的目光全都被他吸引了过去。

       “快看,那是谁㱩?”

      c 㖐“我去,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ﻙ 光线逐渐照射到ꁵ那个人쁖影上。

      那个人的穿戴并非正它常的演出服装,他的全身都被绷带包裹,好像一个木乃伊。

      最重要的是,他的脖子上系着一个项圈,数条铁ᐇ链从项ಭ圈上延伸出来,系在他的手上和脚上,就像个死刑犯쬯。

      杨雪的瞳孔微微放大。

      乐山则眯起眼睛䵎。

      在场所有伪装成工作人员的MTF队员进入一级戒蕃备状态,随时准备发难。

      因为他们知道,真正的缢王,텯出现了。

      杨雪和乐山也是第鰖一次见到缢王的真面目。

      此圂时,MTF的负责人来到乐山身边,询问他是否将观众疏散。

      虽然他们早有准备,但现场的大多数是学㉜生,出了问题,谁也担待不起。

      乐山正읎准备说话㵎,观众席一阵骚动。

      原来就在他们说话间,舞台蹞的另外一边,又出现了一个同样打扮的人。

      和刚才那个木乃伊一样,他一ᳵ步一步,来到舞台中룀央。

      两人面对着面。

      “两个锇缢王?”

      在乐山身边的那名MTF队员的眉头都拧到了一起,似乎完全不能理解眼前看到的景象。

      “不,不是쉿。”杨雪摇摇头,“后面上来的那个,是张珏,虽然我不知道他㞔哪里弄来的衣服,但他走路的姿势我认得,一定是他!”

      MTF队员对乐山道:“不管是不是张顾问,先生,您要做决定了,让这么多人直接暴露在缢王的影响䍀之下,我怕会出事。”

      乐山用食指和拇指捏着下巴,权衡利弊。

      虽然他说过让张⃬珏放开手脚去做,但仍需将结果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如今话剧主体部分已经结束,这个时候将学生ᬅ们疏散,不会引起太大的反抗。

      就在他要下达篐命令时,杨雪忽然道:“等等!”

      乐山뵼望向她。

      좥 杨雪指着后上来那个缢王——也就是张珏——说道:“你们看他的左手!”

      乐山定睛望去。

      只见他那绑满绷带的手,食指似乎在不断抖动。

      ግ如果是普通人,可能是下意识的动作。

      但那是张珏。

      켃 杨雪最了解他,这种时候,他做出的任何动作,都可能是有意义的!

      他知道,自己一出场,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在她身上,所以他传达出来的消息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是什么呢,是什么呢!他到底想说什么呢!”杨雪闭上眼睛,脑子飞速旋转,强迫自己的大脑和张珏拉到同一个频率䇲。

      忽然,她睁开眼睛,低声叫道:“摩斯码!是摩斯电码!”

      经杨雪这么一提醒,乐山才想꘻起,之前在砟贵宾室,他和张珏就是用这种方式交流的。

      张珏非常清楚,乐山是具有直接破译摩斯电码的能力的㷴,因此他选择用这种켊方㪢式,在大庭广众的情况下,向他们专递信息。

      乐山盯着张珏的手,发现他的敲击非常具有规律性。

      似乎只是在重复一个单词。

      騾.--(W) 釋

      .-(A)

      ..(I)

      -T䁧

      릭뒹WA寘IT。

      ﭴ WAIT!

      乐山低声道:“他告诉我们等一等!”

      杨雪用力握了握拳头,堮心里微微有些兴奋。

      这是她第一次跟࠻上张珏的思路。

      乐山则是摇摇头:“这个张顾问,还真是自信得可怕。”

      那名MTF队员又确认道:“大人,那我们——”

      乐山笑了笑:“既然张顾问让我们等一等,我们虍就等一等,我也想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手段对付这个已经死过一次的国王。”

      那个发送摩斯码的木乃伊自궽然是张珏。

      ╔ 至于那些想要杀他的演员们去了哪嘰里,他又为什歫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要从他的能力说起。

      上次site14站点入侵事件,张珏历尽千辛万苦,阻止了敌人的阴谋。

      他以身犯险,与许多SCP都有过接触,好处就是获得了相应的能力。

      除了一开始就从雪莉身上获得的“自愈”能力,他目前拥有的SCP能力还有四项:

      SCP-049(疫医狊)的能力:“无效”。

      쑶 SCP-1013(蜥鸡兽)蓴的能力:“ﻼ定神”

      SCP-2006(带着头盔吓人的大猩猩)的能力:幻形。

      ꪅ以及SCP-106(恐怖老人)的能力:异空间。

      入侵事件时,因为时间有限跼,他并未全部开发,最后两个能力是他在家中慢慢领悟出来的。

      幻形的能力便如它的字面意思,就是可以随便变幻自己的形态,可不知道卧是不是熟练度还不够,张珏目前只能够幻形成为人形生物,他想变成桌椅板凳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另外就是恐怖老人的能力,异空间。

      他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个长宽高均为一百米左右的异空间,只要他想,就能둶在接触到物体的一䘴瞬间,将物体带到۳异空间内——有点곳像带土的能力,只不过速度没那ヶ么快,也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而已。

      刚刚他就是用这个能力,鷄将所有受到缢王影响的演员们,全部转移到了异空间里面去。

      而当缢王出现后,他果断ﴺ使用幻形能力,这才造成了舞台上出现两名缢王붕的局面。

      缢王整个人都散发着阴森恐怖的气息。

      如果站在他对面的,不是张珏,而是其䆠他的什么人,恐怕早就变得精神失常了。

      “放弃赓吧。”张珏说道,“你已经死了。”

      “复仇……”缢王发出恐怖低沉的声音,“我要复仇……”

      张珏向前一步,大胆地抓住缢王的手臂,他发动疫医的能力,想让缢王的具现无效化。

      然而缢王的强大完全超出了뛨他的想象。

      即便刚刚演员᫴们的召唤仪式被他打断,此时的缢王틠并非完全体,但他仍然不是对方的对手。

      两人的接触,非但没有将缢王无效化,反而让他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创伤。

      他低估了缢王㲾,高估了自己。 㱱 

      ቸ张珏只感觉天旋地转,仿佛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ᦄ坐在一艘小船上,在大海的****中航行。

      ᤗ ဘ 眼前的世界支离破碎,然后重组,如此往复。

      ꃞ 不知过㮮了多久。

      张珏睁开眼睛。

      眍 然而他看到的,并非台下的观众,而是一座巍峨的城堡。

      멅 飅 聯那诡异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像是人类的造物。

      张珏意识到,这里㜅是阿拉卡达迷城,这是属于缢王的宫殿。

      ۴ 他来到了缢王生前所在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