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网

      1,

      颶 “嫦娥的命格,居然如此贵重?”天蟾很好奇。

      “我知道嫦娥出生时,她母亲就因为难产去世,就骗她父亲说,嫦娥的命格太硬쓷,先克生母,再克生父,最后克兄长,一切跟她亲近的人,都会被克。”李乐淳说出了十年前那个预言的真相。

      难怪他十年前三十二岁,十年后还是三十二岁!

      难怪他能算出嫦娥克死了母亲!

      “他父亲居然信갏了我的话,我就建议鏎他让我带走嫦娥,收为徒弟,带嫦娥去鲆崂山修道。”李乐淳说道。

      “难怪你修炼我们魔族的摄魂术,进步如此之快!你这招跟我们的摄魂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先让她父亲对你产生信心,然后让她父亲对嫦娥产生疑心,你再乘虚而入,将嫦娥拐바走。”天蟾并不觉得李乐淳恶毒,反而觉得李乐淳很聪明。

      “她父亲对我的话,只是半信ᓩ半疑,所以并未让我带走嫦娥。我自己不敢贸然行动,因为一旦失败,就是杀头的罪녆名,所以我只能暗中等待机会。”

      “你为什么不找你那个黑市的朋友帮忙?”天蟾问道。

      “在黑市做买卖的,哪有真正的朋友?他济要知道了嫦娥就是这个命格的女童,还愿意分我一千两银子吗?我担心他自己找上几个人,偷偷把嫦娥绑走了。说不好,还会顺便把我杀了灭口。”李乐淳说的话隽,还真是那个理。

      若好处费只有几十两银子,看隢在朋礌友的份上,银子分了就是了。

      若好处费是上千两银子,看在側银子的份子,朋友杀了就是了。

      밶 这就是黑市。

      “之后,我到这咕咕洞降妖,㖪遇到你,你开始修炼我找给你的道法,修成人形;롪我开始修炼你教给我的天魔心法,一晃就是九年。”李乐淳继续说道。

      絔“你也太笨了,天魔心法就三本,你竟然练了九年。”天蟾有点蔑视李乐淳了。

      “你还好意思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整个秋天和冬天,你他么都在睡觉!剩下的一百八十多天ଗ,白天你全毦天睡,晚上你要等子时才醒Ꮫ,卯时还没过,你又睡上㟺了!”

      “我练功遇到坎了,问你一个问题,有时ᗘ候要等你一天,有时候要等你半年!”李乐淳想힚起这九年的苦逼日子,很委屈。

      还好,马上大功告成了。

      到时候,带着个一口能吞下四五潟个人的天蟾,一起闯天下,想想世人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样子,李乐淳觉得扬眉吐气的日子,懽到了!

      “每年的一百八十天,我都醒了三个时辰,你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问我?”天蟾不认账。

      你笨,还总赖⫒我?▰

      “你醒了三个时辰,哪次不都是先下菜单,让我去给你偷吃的?这咕咕洞距离最近的人家,也有三里地。每次把你想吃的东西搞全,一来一回,不都浪费我一两个时辰?”李乐淳越说越激动。

      天蟾听到李乐淳说吃的,突然觉得饿了。

      袑“我一天就吃䢽这一顿饭,你㖦还抱怨?别废话了,去偷只羊回来,咱烤着吃,记得⚩盐!”

      “你就知道吃!我今天要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去常远家盯着点进展!!”李乐淳并不买天蟾的账,径自躺了下去。

      2,

      “你去偷只羊,我度你点混沌之气!ꕯ”天蟾抛出诱饵。

      李乐淳一跃而起,一副奸计得苲逞的样子,偷羊去了。

      餒所谓混沌之气,就是盘古开天之前,宇宙中的本气。

      寉 盘古大神劈开混沌后,混沌之气一分为三,最轻者直上天外天,是为轻气;其次居于天地之间,称之为中气;再者浮于大地之上,是为元气。

      女娲娘娘补天之后,造人与万物,万物皆有五行属性,分为䫆金木水火土。

      万物在㞅吞吐开合之间,与浮于大地之上的元气相融合,生成各种属性不同的气,称之为玄气。

      是故,玄气分五种,分别为玄金之气,玄木之气,玄水之气,玄火之气,玄土之气。

      玄气属性不同,功效不同,比如金主杀伐,收敛;木主生发,条达;水主泄散,润下;火主温热,升华;土主ꨨ承载,受纳。

      罉五行之间,又有相生相克的关系,这在以后伒的章节,会慢慢解说。

      一般人修炼内功的吐纳之法,吸쇩纳的是天地间的玄气,然后用意念导引,运行于身体不同的窍穴,将之化为元气。

      练功者先练开窍,身上窍穴开启的越多,就如同建了更多的仓库,能够收纳的元气越多。

      但人体修炼的极限,就是开启365窍穴,每个窍穴装满元气,这就是人的内力极限。

      但是,同Ⱕ样的一个窍穴,装满元气跟装满持混沌之气,那是天壤之别。뷁

      相比较而言,混沌之气的密度,远远大于元气。

      ɟ保守地说,同样大小的一칙团混沌之气,爆发出的破坏力,是元气的上千倍。

      天蟾藏身的空间结界中,就藏着这样的混沌之气。

      3,

      令邑府。

      ……

      “魂门穴在哪?”牛青山很严肃地提问。

      纐 牛小默翻过梁順义的身子,指着他背上两处道,“平第九胸椎棘突下,筋缩(督脉)旁开三寸处。”

      因为灵犀也在场,牛青4山让梁順义穿着衣服,权当试卷了。

      “按摩魂门穴,有何作用?”牛青山又问。

      小默沉吟了一下,在竭力回忆中。

      “哼哼,俺老牛背下三百六十五穴图,背了一百多年;记住每个穴位的作用,背了一千两百年。你小子这是第二天,想记住每个穴位嚁的功用,做梦!”牛青山心中腹诽道。

      他已经想好了,等牛小默答不上来了,或者答错了,就威严地教训小默一顿,然后再痛心疾首地说出那句“想当年,这人体宇宙图和三百六十五穴位的作用,老子稍稍用用心,一㥹天就背完了,还是滚瓜烂熟,倒背如流的那种熟!”

      想想看,说出这句閷话后,灵犀会是什么反应?

      嗯,那个时候,绝对不ꗎ能去看씧灵犀!

       不能让灵犀觉得,自己在故意跟她吹牛逼。

      痛心疾首地说出ꮢ这番话,目不斜视地봺瞪着牛小默,绝不看灵뽘犀——这样,才更逼真。

      灵犀,仰望我吧,崇拜我吧!

      괇 牛青山越想越得意,看到牛小默卡住왎了,一心想装出痛心疾首的样子,却总是绷不住笑,只好忍了再忍,憋了再憋,终于调整好情绪,要开口的时候,牛小默却答上来了。

      “可缓解胸胁胀痛、背痛、呕吐、泄泻、食不化等症。”牛小默迟疑地回答,不确定对不对䳑。

      袅这小子居然答对了?

      牛青山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

      灵犀也不知道对错,把目光投向了쇪牛青山。舚

      牛青山迅速改变口型,调整情绪,“小默,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죪个答案,你确定吗?”㯫

      “师傅,䕯我不确定。”小默低下了头,很惭愧啊。

      “不确定,就是没有用心!就这,你还说自己全背会了,蒙谁呢?不懂装懂,蒙的都是你自己,耽误的都是你自己的前程焲,懂不懂?”牛青山语重心长地教训道。

      小默连连点头。

      灵犀也点ྶ点头,心中暗想,“这老流氓,当起老师来,还是很正经的嘛!”

      梁順义装聋子,不说话。

      횵……

      又问了几个,牛小默都很痛快地答上来了,而且没有错,这让牛青山很郁闷。

      迊 憋了很久的大招,没用武之地,你说气人不气人?

      那好,就问个偏门的穴位吧,不信你还能记住!

      “胞肓穴,位于何处?”牛青山转了转眼珠,心平气和地问道。

      牛小默果断地指了指梁順d义臀部죩一处。

      又对了!

      牛青山忍不住看了看灵犀。

      캓灵犀全神贯注地샱看着儿子牛小默,眼中都是爱意和骄傲。 稊

      牛f青山很痛心!

      我是师傅,我才是主角!

      为什么无视我?

      “按摩胞肓穴,有何作用?”牛青山很郁闷地问道。

      问完这个,㽨他赶紧蓉收回了ꝸ目光,心中慌慌:这个是不是不应该问?小默一会答是壮肾用的,灵犀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流氓殀?

      不䤭行,一定要一本正经,这就是ﮬ正儿八经的考试!

      “可缓解腹胀、肠鸣、便秘、腰脊强痛等病痛。”牛小默朗声答道。 昛

      “哈哈!他错了,他错了,他终于答错了!”牛青山心中狂笑,差点就幸福得老泪横流。

      “你껍确定吗?为师再给韾你一次机会。”牛青山一脸和气,缓步走到牛小默身前。

      终于可出大招了!

      “我确定!”牛小默疜抬起脑袋뭮,很自信地看着师傅。

      “我让你确定,我让你确定!”牛青山在小默头上用力拍打了三下。

      本来没想过要这么用力打的,你却让老子憋了这么久,不能怪老师!

      牛小默挨了打,用力回忆了回忆,很憋屈地说道,“师傅,我真的确定,按摩这穴位,真的就是这个作用啊。ꏖ”

      牛青山仰天长叹,痛心疾首地说道,“粪土之墙不可摧也!朽木不可雕也!不是我吹牛逼,想当年,太上老君让我背人体宇宙图,师傅只用了半天,就背了个滚瓜烂熟。他又让师傅背三百六十五穴的推拿作用,师傅又用半天,就能够倒背如流!”

      䴽牛小默深深地被震撼了,用无比崇敬、无比敬畏的眼神看着牛青山,“师傅,您老人家这么强?”

      “师傅再给你一次机会,按摩胞肓穴,有何作用?”牛青山放完大招,神清气爽,态度和蔼起来。

      ⢪牛小默闭上眼睛,想了半天,睁开无辜的双眼,不解地看着牛青山,“师傅,我真的确定,按摩这个穴位,可缓解腹胀、肠鸣、便秘、腰毵脊强痛等病痛。”

      뛚牛青山看着小默那无辜而清澈的眼神,心里有点虚,难道真是老子记错了?

      “你在这等一会,び再好好想想,师傅上个茅房!”牛青山拿起《推拿学鏝》,捂着尛肚子,扮作肚큑子疼痛폒模样,去茅房了。

      茅房里,牛青山翻开书一看,傻眼了!

      ﮯ 牛小嘿默对了?!

      老子背了一千两百年呐!老子会错了?

      问题是,老子能错吗?

      灵犀还在呢,我的个娘唉!

      这可咋办?

      这可咋办?ჱ

      놟谁能告诉我,硇出了这茅厕,究竟该咋办?

      牛青山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