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浦团3

      当岳如咏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大笼子里,周围很吵,似乎有很多人。但是她的面前围坐着另㞝外几个少女挡住了她的视线,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笼中的少女全都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嶆

      “ᨖ这是哪儿?”岳如咏挣扎着想要坐Ȯ起来,这时,有人上前将她뮝扶了起来。

      뚟 月如咏走到笼边,用手抓着笼壁,看见外面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还⧚有不少的人好奇地打뇥量着笼子里的少女们㏎。

      “这是流光镇。”岳如咏扭头看着那个扶着自己的女子,她看上去比自己稍微年长一点杴儿,额头上有团淤青,说完后她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别哭啊,姐젯姐,你别哭啊。”岳如咏慌忙仢伸出手想要挿替那个女子擦去眼泪,但很快,她的视线被笼子外面的声音吸引了过去,那是小七,他指着ꁍ笼子里的少女们大声叫道:“二十两一个二十两y一个啦,先到先得,先到先得。炀”

      “他……在干什么?”岳如咏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斢 ᦉ “姐㰤姐,怎么办↼怎么办?”这时,一个看上去才十二三岁的女孩跑过来抱住了扶㣻着岳如咏的女子,吓得哭了出ﵗ来。

      “小蝶,不怕不怕,没事的。”女子让岳如咏向后靠着笼子,然后抱着那个女孩说道。

      岳如咏看着笼子内吓得发抖的几个少女,又看了看笼子外面婉叫嚣的雪匪,恨得咬牙切齿,却䗺也无可奈何,只得握紧了拳头。

      一왼叶自从帮莫兰尚坤找到了太后的尸骨之后就无所事事地待在那个破庙里,直到不久前听到在破屋前躲雪的两个叫花子说到在双峡城有狐嶒妖出没,立即兴高采ᳰ烈地出发了,还让那两个叫괉花子住낈进去帮他看家。

      一叶骑着詤一头骡子前该往双峡城,途经过流光镇,想起师父曾经提到￝流慳光镇是一个妖怪与人禯杂居的城镇,那个镇上峺没有官兵镇守,三教九솨流的人也常盘踞在那儿。大家也倒过得相安无事。

      流光驛镇有一叶非去不可的理由,他微眯着眼睛,让骡子拐进了进城镇的那条路。

      邢一一,那个无所不知的人。

      这儿果然是很热闹啊,一叶骑在骡子上左看看西瞅瞅,这儿有很多他没有见过的东西。

      “嗯?”这时,他看见前面围着很多人,似乎是在卖什ҫ么珍奇的东西。

      ራ “借过借过。”他䩢在旁边找了棵树将骡子栓在了上面,就急忙挤进了人堆中。읂

      烮“那是……”他看见笼中的少女时就知道这群人是在༳卖女人,不屑地扭头想走的时候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ප脸,那是……叫自己叫花的那个女人。

      却见那个人手握着拳头倚在笼边,不像其她女子一般吓得大哭或者瑟瑟发抖,D只见她静静地看鏜着在釶笼子外面和顾客讨价还价的络腮胡子,眼神中透露鳪出某种坚定。

      “她还能干嘛呢?”一叶打趣地想到,就停住了脚步,想看看她到底想干嘛?

      这时䈸,似乎价格谈妥了,有两个人进来拖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女孩,那个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一边抓着身仁边的姐妹一边大叫褄不要。

      “放开她。”这时⭈,上前想要阻止女孩被拖出笼子的岳如咏被推到在地上,前一日受的࢝伤让她全身酸痛无力。她抓着笼子想要站起来,却颤巍䥰巍地好几次差点儿倒下,但最终她还是站了起来。不仅那两个男子,连笼子外面围观的人都惊住了。

      “姐姐。”那个女孩正是小蝶,她见抓住她的࢔两个男子手上的劲儿纐松了就立马冲进了姐姐的怀里大哭。

      “哟,⠩还想救她,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进入笼子的左边那个男子嘲笑道。퀲

      “没想䆿到,在大宋国这样的盛世之下也会有你们这样的人存在。”岳如咏指着他们笑道,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对他们的嘲笑还鬒是对桓梁王为这个国家的忠心付出感到不值。

      맃 听了她的指责,那几个人相视一眼,大笑了起来,尤其是络腮胡子,坐在老虎椅上将刚喝进嘴里的酒都喷了出来。

      “擵我……是不会让你们……带走她们的趭。”岳如咏扶着笼子走一跛一跛地走到了最前面,虽然疼得咬着牙,却没有叫出声来。疐然后她张开녍双臂将所有覩的少춀女护在了身后,一叶看到此种举动的岳如咏不能不惊叹,在他的印象中,岳如咏不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的濡大小姐。 ࡂ 㢕

      “你们还在磨蹭什么?”络腮胡子不耐烦地将酒碗往桌上用力一放,朝着他的几个手下生气地吼道。

      络腮胡子的吼声让站在笼门口的两个男人如梦惊醒,他们撇去驆心底最后的那点良心不安,甩了甩手上前去,一把就把岳如咏推开了,因为用力过猛,岳如咏一下子撞在了笼子上。

      “小心点,别弄伤了脸蛋。”络腮胡子很不满意自己两个手下的举动。

      “姐䉝姐,姐姐,救我。”小蝶大声地叫到。

      “放开她。”摔倒在地上的岳如咏抓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脚踝说道。

      “一边去。”被抓的男人很不耐烦地一抬脚想要撇开岳如咏訨,谁知道岳如咏ᩫ使出了镖全身的믡力气抓着,男人一次没能甩开岳如咏,他生气地更볉用力甩起来,岳ह如咏上半身就随着男人的脚的ʴ甩动晃起来,最后再一次撞在了笼子上,晕了过去。

      “呸。”那个男人不屑地吐╌了口口水。

      “真的ۢ是贻笑大方。”就在人群发出啧啧声的时候,有人这样说道。听到这样的声音,旁边看热闹ո的人都远离了说话的人,这样那个穿着一声黑衣的男子就在人群中显现了出来。

      “你说什么?”小七骄傲地走了过去,他决不允许有人用那种瞧不起溌的眼神看着老大,从老大将箒他从尸体堆里拎出来的那天起,他就视老大为楷觞模。

      “小七,退下。”络腮胡퐥子大声喝道ﯱ,虽然小七很不情愿,但还是抿着嘴下去了。

      络腮胡子看着一叶朝他走了几步,脸上依旧带着商人的笑:“兄弟,这可是流光ﳜ镇,如果谈得拢那我们就可以做买卖;如果挡着我发财,那就别怪兄弟不仗义。”说下半句的时候,络腮퍚胡子板着脸恶狠狠地看着一叶,最后将自己奃的铁锤狠狠地打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굚 “那个人,我要带走。”一叶指㸾着጑倒在笼子里的岳如咏说道。

      “可以椆,不过得䁦先交银子。뼥”络腮胡子冷冷地说道。

      ㄟ“看来没什么可说的了。”一叶扁了扁嘴无奈地说道,他可不是那种有闲钱买女人的人。

      “老大,让我来,我看他ꇇ第一眼就不喜欢他。”小七气歪歪地跳了出来。

      “本大爷喜欢的是女人,用不着你맗喜欢。”一叶玩變世不恭地浅笑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