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桐光全集73部电影

      银辉将辛医师送走后, 倩娘压抑不住激动㣝的心情,她抓住银辉的手,“夫君……”

      倩娘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双眸闪着期蝯盼又小心翼翼的神『色』,“是、是真的吗?”

      这几年, 她已经不敢抱任何希望, 只盼小儿子开开心心的过銙好每一天,然而猝不及防的, 辛医师竟然说小儿子已经好蛾了!

      惊喜来得太突然,倩娘一阵恍惚,反而让她不敢置信。

      她感觉自己在做梦。

      㟋银辉坚定的回握她的手, “是真㺣的,倩娘,是真的, 巳儿没事了。”

      倩娘喜极而뎤泣。

      没事了, 巳儿没事了!

      ﰝ银辉抱住她, 无声安抚。

       夫妻俩激动好一会儿,倩娘才想到不可思议之处, “可是,怎么会?”他们并未请到能治好巳儿的神医。

      当年他们找遍知名医师,唯有辛医师能稳住巳儿的『性』命, 但并不能根治, 随时都会早夭。

      妖界之中的医师, 无一妖能治好先天之症。

      银辉明白她的疑『惑』, 他『露』出一抹笑,“我们该庆幸,我们并未去试探得罪了他们, 也没有阻止乳巳儿跟那小숽姑弯娘培养感情罻。”

      “你是说?”

      “没错!一定是他们!”

      银辉并非愚妖,他转念就能想通事情的经쩗过。

      必定是巳儿初次去他们家拜访的时候,一眼就看出巳儿的早톱夭之相,他们看着并非多热心之妖,一定是那小姑娘开口请求他们救巳儿,他们才答应出手。

      最后小姑娘才邀请巳儿去她ަ家做客。巳儿做客的这段时间,必定是在为他医治!

      银辉无Ǘ比庆幸,即便觉察到他们的不同寻常也没有去做多余的试探,没有把他们得罪,而是井水픗不犯河水。

      他更加庆幸,因为怜惜小儿,只要是不过分到要求他们都눁会答应。

      万幸他们都任由小儿去㈾做客,不然不知道何时才会医治好。

      倩娘亦想到了这层,明白是小姑娘的长辈出的手,她更是感激。

      “这两位到底是谁?”倩娘疑『惑믁』之极。

      她从未听说过妖界有如此ꤋ奇妖,这些禌年她为了小儿子,打听遍整个妖界,也没有找到能治好小儿子的。

      银辉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鵟

      只是他没说的是,有医师跟他说过,ﺸ他曾经为了钻研医术,掩藏身份去过人界,판人界的丹师和『药』谷的医师精通各种奇症,据说퐯有治疗先天之症的方法,只是不知人与妖之间相不相通。

      且不说能不能治疗,人界对妖魔两族十分仇视,如何会出手救治一只小妖?

      银辉䧵的脑中升起一个荒诞的念头,这一家三口,不会是人族掩漢藏了身份在此隐居的吧?

      银辉越想越觉得可能。

      뇦 毕竟,謯妖族幼崽未成年之前用原齀形修炼最为快捷⣴也最好䀷,但那小姑娘,听说化形的时候是个婴孩……

      如果他们是人族,一切悗都解ᵈ释得通了。

      银辉沉声道:“뢹不管他们是谁,他们都是我银辉一族的恩人!”਼

      倩娘点楻头,目光坚定,“对,他们是恩人,这份恩情,哪怕穷尽一生也要报答!”

      ……

      陆夭夭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素装银裹的世界。

      鹅『毛』大雪断断续续下了好些天,地面铺了厚厚一层。

      뽟 カ 她托着两腮,幽幽叹气。

      好无聊啊!

      没有小伙伴玩,不能出去玩,家里没什么好玩썊的。

      太无聊了。

      陆清予躺在躺椅上,见小崽子愁㠏眉苦脸的,从洞府里『摸閵』出一根玉骨,朝陆夭夭晃了晃,“夭夭儿,过来玩。”

      벇 陆夭夭瞥眼过去,回以幼稚一眼。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玩这么幼稚的东西ᶽ。

      陆夭夭跳下凳子韔,跑向另一边正在纸张上作画的姚九霄身边。

      她从椅子爬上去,坐在桌子呵上的一角,看到姚九霄画出一处宛如仙境的风景,惊叹的哇娚一声。佩

      䃮 “父亲,好漂亮啊!”

      姚九霄勾勒完最后一笔,他眉眼柔和,“这是归元宗。” 

      归元宗?陆夭夭首次听到这个名词,她好奇的看着画里面ੀ的风景,归元宗是哪里?这么㩭漂亮的吗?

      “硰归元宗是修真界最婜大的一个宗门。”

      陆夭夭似懂䖿非懂的点点头。

      修真界她知道,就是人賝界!原来父亲曾去过人界吗?

      栌她好奇极了,修真界这么好看的吗?以后她也能像父亲一样去见识一下吗?

      “父亲,多说说修真界的事嘛?”陆夭夭此时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

      陆清予不屑的嗤一声,“修真⦧界有什么好的,魔界才更好玩。”

      陆夭㕏夭扭头看过去,“爹爹你去过魔界?”

      ꊰ “歶当然,魔界好玩的可多了。”陆清予说道,“魔宫筑建在悬浮的高山上,巍峨雄壮,有一峡谷,开满了会发光的魔花,莹莹闪烁,美极了。”

      㧺㒓“魔界还有一棵万年魔树,高耸入云,一根树枝就宽敞得可以建造一个小型部落霉,树上住满了可爱的小魔兽。”

      陆夭夭听得津津有味,她想象不出来,着树得大成什么样,才可以一根树枝就能建设一个小型部落。

      犷姚九霄道:“归元宗坐落在元启最大的灵脉上,灵气充沛,灵草灵兽数不胜数,归元十三峰更是世人所向。”

      姚九霄的一段话,瞬间将陆夭夭的注意力拉过去。

      “我长大了也縙想去看看!”

      姚九霄肯定道:“可以。”

      陆夭夭举起手来,“修真界想勲去,魔界想去,还想走遍妖界,走遍整个元启!”

      橍“年纪不大,胃口挺大。”陆清予靠在椅背上,“你爹爹我活了这么大的年岁,也不敢保证自己踏遍了整个元启大陆。”

      陆夭틱夭甜甜的说道:“我想和父亲爹爹一起,探索整个元启!”不过她现在还小,等她长大了,变得很厉害了,就可以带父亲爹爹一起出去玩啦!

      陆夭夭兴奋极了。

      ㉰ 陆清予䧘和姚九霄一时没有说ළ话。

      这话说得简单,但两尊都没有把握能做到。

      他们互相把对方困在妖界这旮旯之地,谁也不肯退让一步,㆖在一方没有做出妥协之前,小崽子恐怕也没法离开这里。

      不管是陆清予解和姚九霄,都没有给陆夭夭灌输⇩人妖魔三族对立的立场,他们不知道这对陆夭夭将来有何影响,但这样也许是最好的。 楿

      陆夭夭身具人魔血脉,天然两个立场,如今又在妖界出生长大,将来知ɡ道真相,被灌输了对立立场的펍她将ﰘ如何痛苦?

      不管站在哪一边,对她来说都是艰难的选择。

      䭹陆夭夭却没注意到两爹没有回应她这句话,而是撒娇道:“父亲爹爹,再跟我说说外面的事呗!我想听故事!”

      “好……”

      姚九霄拗不过,便给她讲个自己在外蚥历练所经历的事。

      他不会编故事०,便将自己年轻时候的所见所闻当故事讲给小崽子听。

      他的声线㑁清冷,语气平铺,却十分吸引人,听得陆夭夭无比沉『迷痄』。

      陆清予不屑的嗤笑。

      等姚九霄一个惊险的故事讲完,陆夭夭意犹未尽,跳到陆清予身上,“爹爹詝,到你给我讲故事了!”

      陆夭夭十分公平,两爹轮流给她讲故事,谁也不冷落谁。 Წ

      陆清予:“……”

      屋外天寒地冻,寒风冷冽,屋内温情脉脉。

      陆夭夭自听过两爹讲到故事后㼷,就爱上了听故事,每天必定要两爹起码憳给她讲一个探险故事才罢休。

      当然还要听摇篮曲。不过鉴于爹爹唱的曲子太难听,陆夭夭果断放弃了听爹爹的摇篮曲。

      正好无事,陆夭夭也专裁注修炼,她心无旁骛,进步곜可岿谓一日千里。

      最近她开始学术法结印,正是感兴趣㊧的时候,珷她每天玩得不亦乐乎。

      陆夭夭第一个学到便是除尘诀,她学会这个ᙬ之后,对着屋里的每个角落줨使用,扫的干干净净。

      陆夭夭将屋里全都清遍后,将目ݫ光移到外面。

      门口的糡积雪这么厚了,不知道用除尘诀粶能不能清走。

      陆夭夭对着屋外的积雪开始掐诀。

      뙿积雪最上面被吹走浅浅的一层,陆夭夭加大力度,我吹!我吹!

      陆清予倚在门边,笑看小崽子玩雪。

      姚九霄亦目光욚温和的看着,忽然他神『色』一动,随后转身走入雪中ꀲ,走出结界。

      结界㠦外,一个高大的男妖站在不远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