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捅女人的肌肌肌

      第四十六章鬼阴山3

      “这位老人家怎么称呼?”秦霜贱笑着讨好似的问道。

      㫳正运气准备拼命的石长老和李逍䁏遥两人被풻搞的差点岔气,石长老平复一下气息道“老夫拜月教长老石ᾍ公虎!”

      “石长老,实话说我们渙这一行的目的地也是苗疆,当然我们这次去苗疆᩶不是为了找巫王而是蘬为了寻找洡巫后。我之前得到过一些消息说巫后被囚禁起来了,今天听您说巫㟓后已经失﷉踪十年,这是怎么回事可否告知一二?”

      ࿼ 石长老思索一番后许是觉得告诉赵灵ࠫ儿当年发生的事情也无妨“十年前南诏国大水,拜月教主发现是巫后作怪所ࠊ致,因为쥰巫后身份敏感所以巫王下令将她囚禁于王宫的地下监狱中,老夫因为对拜月教主有所怀疑夸,所以㘀曾经帮助过想要救她出困之人。直到后来老夫亲眼见到巫后变成半人半蛇的妖怪才相信拜月教主ᩦ,可惜大错以成졤悔之ﴳ晚矣版。后来妖后与救援之人跳入水中逃遁妖后至此不知所踪,老夫曾与拜月教主追击救援之人,不想被其击败还失了左眼。此后섿十年妖后再无音讯。”

      “不许你侮辱我娘亲,我娘亲큟乃是上古女娲大神血脉后裔,血脉튣是何等尊贵,岂䐆能让你个凡人ᶮ随意侮辱!”赵灵儿气的声音都有些变的尖利。

      “哼!什么女娲大神,只不过就是白苗百姓被蛊惑所供奉的妖邪!哪有大神是署半人半蛇的道理?”石长老根本不信,这些话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听白苗的人说了千百䡹回,早就听腻了。

      “神界没有浊气,众神也无抵御人界哛浊气之力싙,所以要以神⯆的身份下人界,就要变化成妖形,所以女娲下界后才会是人闒首蛇身,这덗才是寮正统女娲血脉的证明。”赵灵儿替自己裞母亲辩解道。

      “女娲О族是上古三神之一人皇女娲的흉嫡系后代,上古时期女娲慈悲为ᛨ挽救人类对抗神界,被天帝伏羲开除神籍贬于人间,女娲与凡人血脉混合,传下馦上古女娲一脉,从此永生不老的女娲族以人首蛇身的形态,顉留在了凡尘俗世。但⻬她ܙ们内心博爱,慈悲悯天,胸怀天下,世代以᨜拯救苍生为己任。虽然她ꆾ们拥有高于ϙ普通天神的灵力,却因体内混有浊气和凡人血脉被天界污蔑为妖魔,因人类的愚昧自私而被中原腹地的人民无知迫害,但最终成为苗䡁疆人民所信奉的大神贺世代守护苗疆。”秦霜开了科普贴,给石长老科普女娲血脉的知识,想要扭转ﻃ石长老对女娲一族人首蛇身的看法。

      可惜石长老不愧是姓石的,脑子简刢直顽石一般“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这都是你们的一面之词,当年南诏大水浮尸何止千圄万?这又作何解释?”

      渱“当年南诏国大水中原也有所耳闻,不过经调查并没有巫后做法的迹象。反倒是拜月教主有很大的嫌疑。”秦霜忽悠道。他哪里有什么消息来源,全部来自自౱己小时候玩过的游戏剧情,有쓫些地方还因为时间原因产生了偏ኖ差⠒,比如之前一睯直以为巫后是被囚禁,后来经过石长老的一番话才想起原剧情是李逍遥被火麒麟指点去女娲神殿参拜女娲大神,却被自己丈母娘借助圣灵珠的力量送꧖去10年前,遇见了十年前的赵灵儿和姥姥正被黑苗人围困。李逍遥上前杀䄎退了敌人使赵灵儿和姥姥顺利乘凤凰썁离开,最后辗转来到水月宫隐居。

      后来李逍遥为了掩饰身份,化妆成黑苗人乘船来到南绍想要营救巫后,此时南绍正值洪水泛滥。李逍遥潜入南绍王宫,騮发现拜月教主䯘正在蛊惑黑᷋苗士兵去杀死巫后以消水患。李逍遥赶紧进入王宫地下监狱㐭找到巫后,并劝服了巫后逃生。巫后此时一身的实力已经失去六七ﶝ成而且没有传承法宝天蛇杖一身本领也施展不出来,为了顺利逃走,巫后拜䩴托李逍遥帮她找回她的天蛇杖。于是李᜽逍遥按照”她的话找到弻石长老并把巫后告诉他的暗号转达给看守天蛇杖的石长老,这样石长老放任李逍遥去取天蛇杖才有后来石长老σ说的帮助过巫后脱쨧困⳧追悔莫及。吃李逍遥拿到天蛇杖回到监狱给了巫后,两人正要离开,拜月教主和巫王带领苗兵赶到监狱想要杀死巫后平息水患。鏿对峙中拜月教主使用法术逼描巫后变成了半人半蛇的㖗形态,李逍遥正想上前与敌人厮杀却被巫后拉着一同跳入水中准备从水中逃⯞遁。不料拜月教主在水底养了水魔兽,并且水魔兽在水中有宰不灭之身怎么搞也搞不死,两人只好边打边逃,最后走投无路。巫后使用风咒把李逍遥送上水面,自己则舍身封印了水魔兽。好在女娲一族的人死后都是真灵不灭回归圣灵珠成为圣灵珠力量的一ꭖ部分,也就是因为这个特性才使得女娲一族Ẅ血脉传承一代强过一代。

      㒪 虽疊然秦霜的话ᖨ拨动了石长老一直梗떩在心中的疑惑,但是与神俱来的固执却不会轻易让他产生动摇“哼,汉人的话又有几分可信?懝你们最狡猾了。自己都不信⯆的神赶到苗疆,让苗人供奉。现在又要污蔑我拜月教的教主!你是何居心?”

      “嘿!你这个老家伙不知好歹!这脑쎗袋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李逍遥见这老家伙油㣩盐不进,有些受不了想要动手开导开짧导他。可是见秦霜一直没有䫪动手的意思觉得可뚖能是有什么隐情,所㗌以䴂一直选择隐忍。

      “嚯嚯㩪,怎么?说不服我想动手?”一句话两人又拉开架子准备上演全武行。

      秦霜也觉得这石长老不好说服,还是武力说服比较可行“石长老,你不过是想⼪灵儿和你回去见巫王,这和我们⭶的目的冲뗒突不大,再怎么说灵儿也是巫王的亲生女儿,这踔爹要见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돰情,女儿要见母亲袛同样也是孝道ﹴ,不鑕过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你待怎讲?”石长老绷着脸警惕的看着秦霜,他ꆏ是十分不相信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