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花绮罗种子

      ꕈ多米诺格外男人的从西켜斯手中抢过菜单,开始低头扫视了起来。

      ꠂ 格外男人?

      롒 好像哪里有些不Ⲯ对,他젊西斯才是让海贼闻风丧胆的男人Y啊,为什么会被多米诺在气势上给压了下去?

      不科学,这简直一点儿都不科学。

      “我们要这个,这个,还柉有这个……”

      多米诺按着菜单,一通乱点,西斯根本就没看清她到底点了啥,只看见一旁由狱卒客串的服务生正在不断的点头。

      监狱大酒店嘛룾,没两个狱卒不应景。

      虽然菜系有些不对,气氛有些不对,但能够合理的把握男朋友的胃口大谀小,多米诺还是不失为一个好女人。

      “你要喝点儿什么?酒?血腥玛溫丽?”

      多米诺抬起头,照例问了一句,在菜单上划了个勾,看样子也仅仅只是照例。

      对于海贼世界的酒,쪎西斯并不是很了解,能够确切听到名字的,这更是第一次。

      平时只知道下馆子就点啤酒,陪维克多就喝花酒,遇到┟老朋友就大碗儿喝清酒。

      至于酒名,谁知道呢?别人请客玐按贵的来不就行了吗?盳

      ﮎ酒上的快㦤,菜上的不快,西斯和ꭳ多米诺有充足的时䵾间去交流感情。

      比起地球的鸡尾酒——“喝不醉的蕃茄汁“,海贼ᓦ世界的血腥玛丽则要残暴的多,只有一点共性,都酷似少女的鲜血。

      在推进城的第一层红莲地狱,因为有着囚徒鲜血的浇灌,监狱的角落里偶尔会长出少许릣蕨蔓植物萑,上面会结出猩红色的果实,由那些果实酿造出来的酒液便被称为血腥玛丽,也叫恶棍之血。

      剼 据说是一位名叫玛Ჷ丽厨子推出的,按照工作年限,她可能还是多米诺的前辈,毕뀷竟这位好像已经退休很多年了。

      邮打开瓶塞,쥕两人的面前各自放了ꥼ个高脚杯,西斯很是熟练的给杯子满上,挑起了话题。

      据说燁,相亲的终结往往从第一个话题开始,훋也不荜知道是不是真的。

      “多米诺小姐在推进城工作有些年头了吧?”

      涢 多米诺眉头一皱,现在是下班时间,她不想谈工作的事情。 䱶

      西斯心里咯噔一下,注意到了多୯米诺的表情,经他亲身实验,相亲的终结往往从第一个话提开始,这句ဖ话可能是真的!!!

      “对了,我听说火拳艾斯还有两全个弟弟……”

      多米诺脸上的皱纹ᄦ更深了些。

      这个人型生物真是不识趣,她不想工作,不想管便秘的监狱长,不想理满脑子野心的副监狱长,不想招惹动不动就和犯໷人抢牢房的看守长,她想休息,休息懂么?

      果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就是不懂人心,爞伴侣,当真还是同性的好。

      西斯的脸色更慌张了。

      ᡳ 这女人怎么回事?䖵

      工作工作不谈,新鲜犯人的八卦八卦不讲,那谈什么?

      谈他的光辉事迹。

      ↠“其实我在来推进城的时候遇到了白胡子海贼团的五番队队长……”

      뫃 多米诺撅起了嘴,表情越发不悦。

      (?益?)

      这女人真难伺候。

      “我听说海贼女帝波雅汉库克喜欢上了个男人……”

      Σ(°△°鮆|||峙)︴

      多米诺的精神来了。

      “谣言,你这一定是谣言,开什么玩笑,我分明是位独立⃫女性,什么时候变成了ॴ男的?”

      西斯面色一垮。

      桃子,一种爝蔷薇科、桃属植物、落叶小乔木……

      闺 等等?

      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

      两眼一瞪,西斯看待多米诺的眼神辔变了。

      ᚲ 不对劲,这鞟究竟是她多米诺不对劲,还是他西斯腐眼看人姬?

      “淡定,多米诺,我꟝说海贼女帝波雅汉库克喜欢上了一个男人,男人你懂么?”西斯加重燄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ー°〃)

      ꍡ多米诺呆在옎了原地,一手抓⯒着餐刀,一手握着银叉,ꪡ眼神空洞,身上还冒有黑气,这种表情他熟悉,他每次砍人的时候都这样,不然䲾名声肯定会更好。

      拳掌一敲,实锤了。

      那个衣冠楚楚的推进城副看彯守长就是个姬佬!

      西斯两手按在桌子上,把头靠了过去,在多米诺的耳边幽幽丝语道:䆝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蒙奇·὜D·路オ飞,不叫多米诺⍔!”

      咔嚓!

      叉子断了,多米诺身上的黑气越发浓郁,在这个时候,西斯才感觉自己像个魔鬼,至于比斯鶨塔他们?

      㫇 哼,那都是诽谤誠,不能诱人黑化,那还叫什么魔鬼?

      满足了心里报复性⏔的恶趣味,西斯的拟内心突然感到一阵慏空虚。

      ⪃ 如果多米诺是只姬佬,那今天的约会是什么鬼?

      四舍五入岂不是被玩弄了感情?

      西斯的脸上同样阴云弥漫,糟心,真劉的糟心。

      “这是您点的腐烂之手,血肉模糊,血眼魔池……”

      气氛有些诡异,吓得一旁的服务生满头都䢰是汗,面前这两个人他都惹不起,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点犞个菜就不行了?

      莫非是价格定贵了?

      틓 不啊,好像也不贵긮呀,不就底下海贼们的一个人头钱吗?

      交完这税那税,也才够在古兰゙·泰佐洛风流风流俩小时,小气,这人真是官犟越大越小气。

      秽“咳咳。”

      咳嗽两声,西斯服软了,男人嘛,总归还是得大度一点Ģ,人这一生这么长,总会遇到一两个没有眼光的渣男渣女,只要下次被渣的人不是他뭩就够了。

      “多米诺小姐,多米诺小姐!” ލ

      西斯加重了语气,

      㸳 “多米诺小姐,Ṙ吃饭了,多米诺小姐。” ﶾ

      “哦,好。”

      多米诺脑袋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丢掉了手中已经变成了残骸的刀叉,重新换上一副新的,这才略微有些冷色的开口道:

      “吃饭!”

      ৭愤怒在心中没有消解,本来蟉是出来放松的,为什么会变成这釷样呢?

      쑯心情弹好像变得越来越沉重。

      口中的手指也变得越来越香,化悲愤为食量,一口咬下去,嘎嘣脆,鸡肉味,贼香。

      西斯咽了口唾沫,久久没敢下口,这红绿相间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䊝 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箨嚼了嚼,点了点닳头。

      还不错,好像是某輰种海王类的肉,挺有嚼劲的,血也不是血,应该是某种特殊植物的汁液,不是番茄汁,口味很奇怪,但就是好吃。

      闭上眼睛,有种独特的幸☾福感在舌间回荡,那是以往其他料理没能给他的新奇体验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