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方视频苹果app

      两男子赶紧下马。

      等他们上前,季清宁已经摔的七荤八素,外加面红耳赤,身体僵硬了。

      老天!

      是她的错觉吗?

      她㙻怎ꦥ么感觉碔她亲到一男人了?!

      她长这鰪么大还没和人接过忒吻呢。

      即便隔了一层薄纱,冫她也接受不了啊。

      错觉。

      獉 一定是错觉!

      煄 她艰难的昂着头嫲。

      心又慌又乱。

      即便她再否认,身下那有力的心跳声,强劲到盖过了周遭的喧闹,톒像擂鼓一般在她耳畔炸响。

      她不知道该做如反应了,她好像动不了了。

      随即胳膊一疼,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从马车上拽了下来。

      天﬙蓝色锦袍男子掀开薄纱,季清宁就看到给她做肉溑垫的男子模样了。

      真的。

      她就没见过那么俊逸的男子。

      俊逸的连吐血都那么的美。

      季清宁,“……。Ⓐ”

      男子被五花大绑捆在马车上,脑袋一侧,一口血吐了出来。

      吐的季清宁心都虚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男子应该是被她撞出内伤了,毕竟酒楼有那么高,她落下时会下意识的保护自己,砸在他身上时身体会呈最硬的状态。

      “对不起啊。”

      “我不是故意的。”

      男子抬头,看清季清宁的模样,眸底瞬间燃气了熊熊烈火,烧的季清宁都觉得闻到自己的輼肉香了。

      男子怒礸急攻心,晕了쳿过去。

      另一赭色锦袍男子看着她,也是眼睛睁圆,“怎么又是你?!”

      他嘴角不自主的抽搐。

      季清宁有些懵,“你们认识我?”

      这种别人都认识她,她谁也不认识的感觉也太叫人不爽了。

      按说季清宁初来京都,又只ਭ是一个七品小官之子,有这么高的知名度吗?

      赭色锦袍男子扶额。

      看来是真失忆了。

      不然不至于前几日才见过就忘记他们是谁了。

      她好像进京才三天?

      要命,这三天,温兄一共才上了两次街,就接连两次栽她手里。

      她绝对是温兄的克星没跑了。

      赭色锦袍男子遮着眼睛,不忍看男子吐血的跟凄惨模样,指着躺在马车上的男子,缓缓开口:

      뚎“他。”

      ⢢ “煜国公府三少爷。”

      “想起来没有?”

      季清宁,“……颕!!!”

      真冤家路窄啊곊。

      她就想问一句,古代有没有六合彩,她要买!

      而这会儿,她除了尬笑只忻能尬笑嬢了。

      要坏说倒霉。

      上回是她谁也不能否认。

      这回是煜国公府三少爷,她也没法否认。

      天蓝色锦袍男子过来,赭色锦袍男子道,“是送温兄回煜国公府还是继续去书院?”

      天蓝色漣锦袍男子道,“送医馆啊。”

      煜国公夫人怕温兄受罚⪛,让他们送去书院避祸,谁想到半道上还能出事,万一温兄有什么好歹,他们怎么和煜꩖国公夫人交待?

      前面不远处就有医馆,赭色锦袍男子把煜国供公鯺府三少爷㈘扶下来,季清宁趁机要溜꾫,才转身就被天蓝色锦袍男子揪住了衣领子。

      罪魁祸首还想逃?

      揪着她衣领子就往前走。

      小뜔丫鬟在楼上被小厮摁着,컋急的大叫,“少爷!”

      䲦 季清宁挣扎,“放开我,我的人被抓了!”

      “要我跟你们走可以,但我们濸主仆得一起!”

      还挺护仆。

      天蓝色锦袍男子转身。

      抬头。

      他看着抓人的男子,笑道,“原来是和顺侯世子。”

      ਞ “你踹人下楼,撞伤煜国公莺府三少爷,不知皇上知道了,令尊和靘顺侯能不能承受得了皇上的怒气?”

      和顺侯世子本来心情极好,没想到逮个七品小官之子这样的小虾米,会捎带伤了煜国公府三少爷这条大鱼,这可是双份的功劳。

      结果正乐呢,一口大黑锅就朝他飞了过来,啪叽扣他脑门上了。

      他一下子就慌了,皇上宠煜国公府三少爷那可不是盖的。

      “你别乱说!”

      “是这小厮扔的他ם主資子,与我何干?!”

      “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你休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说完,咬着牙摆手,“放人,放人。”

      小厮松开手。

      小丫鬟鄏揉了下酸疼的胳膊,手搭着栏杆,纵身一跃就跳下了楼。

      刚落地,就收到来自自家姑娘凶残但没多少杀伤力的瞪眼羯。

      小丫鬟垂着脑袋,噘着嘴有些小委屈。

      她不是故ᐌ意的。

      ᩜ  万幸有煜国公府三少爷给姑娘做肉垫,不然姑娘摔出个好歹来,她爹会活活打死她的。

      짧季清宁只瞪了两眼,就被天蓝色锦袍男子揪着衣领子带着往前走。

      小丫鬟揻跑上前撂퐢狠话,“我刚刚是一时大意才被抓了,我武功高着呢,你快放了我家少爷,不然我揍你!”

      獅 䟢俞季清宁心累。

      她们连和顺侯世子都打不过。

      他们这么轻松就压的和顺侯世子放人е,能是她们硬刚♴的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 天蓝色锦袍男子都没搭理小෽丫鬟,揪着季清宁就进了一药铺。

      药铺坐堂的是个须发閭半白的老大夫,看到男子几个没什么反应,但在看到季清宁时,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不止老大夫尴尬,季清宁也尴尬啊。

      半天前才砸过这老大夫的招牌,谁想这么快就又来光顾人家药铺了。

      季清宁溺亡后,就请了这老大夫去救ၚ命。

      可怜老大夫把脉完춲,一脸惋惜的让她爹季怀山准备后事,刚说完,她就躺在床上咳了。

      老大夫替人治了一辈子病,因医术还不错,不输宫里的太医,在京嫭都颇受人敬重,因着她,头一回被人轰出的门。

      还准备后事……

      这红润气色,这精欝神奕奕的模样,哪像是有病的样子?

      看来他真的是老了,到了年老眼花,医术误人的年纪。

      老大夫一脸惭愧。

      小丫鬟小声嘟嚷,“这老大夫医术……。”

      不行两个字还未出口,就被季清宁用眼神把剩下的氅话给堵了回去。

      她是特殊情况,人家老大夫大半夜去小院救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岂可言语伤人?

      药铺小伙计不知道这些事,领着几男子去珠帘后。

      老大夫硬着头皮去给人治病。

      小丫鬟打了半天架,季清宁问她,“你有没有受伤?”

      ’ 小丫鬟摇头,“只挨了一棍子,已经不疼了。”

      要是受伤了,正好让大夫开먫点药,没有那就用不着了。

      老大夫把脉,季清宁站在一旁,看着卧床昏迷的煜国公府三少爷,眉头微拢。

      鹓昨晚杀季清宁的人会是他派去的吗?

      季清宁在想替原主查杀人凶手的事,崦但小丫鬟眼里,她家姑娘是在盯着男子目不转睛엻,不由的耳根微红,姑娘怎么能盯着男ህ子这么看呢?

      不能穿着男装,就这么肆无忌惮啊。

      不过煜国公府三少爷长的是真好看,要不是个纨绔就好了。

      小丫鬟轻拽了季清宁的衣袖,小声道,“他不是煜国公府少⬨爷吗,怎么会被绑在马车上?홛”

      季清宁也奇怪的紧,抬头瘖就发现天蓝色锦袍男子和赭色锦袍男子都盯着她看。

      ₉看的她心底发毛。

      倒不是她胆小。

      而是这两人不只是简ボ单的看鋴她,而是带着一脸的羡慕,还不是错觉,是很赤果果的那种。

      ਑看的季清宁忍不住呲牙,“有话直说行吗?”

      天蓝色锦袍男子轻咳一声,道,“抱歉,就⷇是有点好奇大家都是给人做儿子的,季兄何德칅何能蛡有一个能为你不顾生死杀到煜国公府,还打断煜国公两根肋骨的爹。”

      䐟 啥?

      她爹打断煜国公两根肋骨?

      季清宁懵的有点厉害,她看向小丫鬟。

      不是说她爹不会武功吗?

      小丫鬟昂着脖子道,“不可能,我家老爷根本就不会武功,你们是打哪听来的流言,败坏我家老⩪爷名굷声!”

      天蓝色锦袍男子脸一⺳哏。

      这小厮到底懂不懂什么叫败坏名声?

      温兄的爹煜国公在朝廷和军中是何䶷等的地位。

      打断他两根肋骨,那是败坏名声吗?那是扬名立万好么!

      不过这小厮说的信誓旦旦,不偡像是在撒谎,再者,这事确有可疑之处。

      没道理打上门,伤了煜国公,还能全身而退,煜国公府下人又不是吃素的。

      但煜国公府平老夫人要对温兄再用家法,煜国公夫人舍不得温兄再伤上加伤,火急火燎的让他们带温兄到书院避祸。

      当时情急,来不及找马车,就随便用了一架拉粮食的车,怕损温兄形象,还特意找了块绸缎Ꮗ盖住了脸。嵞

      谁想到躲过了家法必,没能躲过从天而降的季少㇐爷,被砸的吐血晕倒。

      钜……挨家法都אָ不一定会伤的这么重。

      老大夫把脉完,天蓝色锦袍男子忙问道,“伤的如何?有没有性命之忧?”

      “倒没有性命之忧,但内伤过重,至少需要静㾐养半个月。”

      老大夫说完,去开药方。

      药铺小伙计抓了药,又去煎药。

      臙没풅有性命之忧就好。

      季清宁就站在一旁,琢磨一会儿人醒过来她要怎么办,肯定不掕会轻饶了她的,愁啊,肚子还饿。

      季清宁揉了揉肚子,赭色锦袍男子看着她,嘴角抽了又抽。

      季清宁有些摸不着头脑。

      后知后觉,这么好的机会,她为什么不跑?

      趁着小伙计端药来的机会,赶紧溜了。

      没人追她们。

      天蓝色锦䷙袍男子看着赭色锦䨞袍ₙ男子,“你确定要放他们离开?待会儿温兄醒来,我们怎么和他交代?”

      赭色锦袍男쿸子叹气。

      丌 “不放能怎么样?葝带篓回煜国公府吗,那正好,煜国公认他做义子,不更得把温兄气吐血啊?”

      “气伤温兄也就罢了,就怕平老夫人受不住气,她老人家气出好歹来,你我可担待不起。”

      这倒也是。

      平老夫人这几日可是气惨了,她正计划这几日就去赵王䍤府提亲,把檀兮郡主娶回去做孙媳妇,结果就这么打了水漂,还是坏在温兄手里캢,平老夫人ಊ认定温兄是为了争爵位故意嘿为之,别提多生气了。

      这季家小子十有八九是赵王府檀兮郡主未䤷来的夫婿了,谁还真敢把他怎么样。

      看着季清宁逃走的背影,赭色锦袍男子心情酸的厉害,使了半天眼色的眼睛更酸。

      “你说这么笨的人,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真是没天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