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视频无限看链接

      ‘簌~’

      豼 在齐雨无奈的眼神中,自己眼中的天地骤变,青山绿水已经荡然无存,而是一㯵个猩红的世界。

      䝦 诡异猩红的天空,猩红的月亮,一望无边寂静的黑红血海,而自己则是被绑在䒑了十字架上,对面的鼬执着ꃃ长剑,冷漠的走来。

      齐雨没有过多表情,动不了的身体也没有奋力挣扎,而是深吸一口气,缓缓平和的闭上焕眼睛。s

      ‘噗~’

      冰冷的利剑刺入齐雨胸膛,瞬间剧烈的疼痛让齐雨皱眉睁开眼睛,虽然没有痛得嘶吼出来,但眼睛微凸,下意识的咬紧牙关。

      全身不自然的僵硬绷紧,齐雨知道,自己终究还是破功了,这几个月的死命修炼,虽然达到妨了极致的专注,但依旧无法达到幱媳妇说的心无杂念腮。

      那就更别”提如纲手所说,去享受疼痛的境界럻了。

      丬‘噗~’

      鼬也毫不留情,再次提剑捅来,腹部又一阵剧烈的疼痛。

      ‘嘶~’

      鼬这厮,竟﹉然还把捅入的剑转动一下,齐雨紧咬的牙关,感觉牙根嚯都裂开了。

      疼得瞬间无措的眼神,终究还是坚毅起来,然后慢慢平和,在调节略࣐微颤抖的呼吸。

      自己终究是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挑战的人,目前保不⍈住坚定怨的意志,齐雨觉得很正常,但,不能放弃。

      平日媳妇唠叨的话响起耳边,自己虽然离开了蓝星ᡫ,但带来的坏毛病不少。

      这样一个世界,自己不仅不能完全做原来的自己,还得慢떱慢适应这个世界,改变自己契合这个世界的天地人。

      䱴所以,媳妇要求自己必须修心。她说,不希望有一天,自己前进的道路不是用悲伤来助推的,而应该是由自己的思想为动力,意志为轮! 悔

      㮖 身体的肌肉慢慢松开,缐快速的心跳渐渐平缓,䣍随之而来的,便是没有压抑住的疼痛感蔓延全身,痛感倍增。

      额头上的虚汗窾微凉,让齐雨更加清醒了一些。

      붻 平静的看一眼身前举剑捅来的鼬,腹部中剑位置提剑绷社紧了一下。

      齐雨有些失落,自己还是达不到那个境界。

      ‘噗~懘’

      有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血夜顺着利刃流出,齐雨颤抖的深呼吸一口气。这次,自己没有咬牙。

      셓 鼬微微一愣,这样的疼痛,他或悚许也不在乎,那是因为他的心早已死了,除了那个人,再也没有什么能牵动他。

      但齐雨的眼神,此刻是那么的灵动,那么的明亮,与刚刚如뜥野兽本能般的嗜血不一样。

      ⱸ经过刚刚的战斗,加上퀽此刻近距离的观察,他发现,眼前的人,比他想象的,ꢲ要㡻复杂!

      “这里的空间,由我掌控,包括时间,物㸤质,这里三天的时间,现实世界也才过一秒。”

      㷿 ‘噗~’

      冷漠的鼬说着,多㖘出了一个鼬,持剑捅来。

      纵 “接下来,还有两天二ⴈ十三薕个小时五十九秒,也就是说,从ﺛ你进入到现在,这里的空间,才过去一秒。”

      ‘噗~’

      빲说完,齐雨被鼬捅了第十刀。

      “我ᨖ怎样看破的,怎样逃走的,很重要吗?我是受害者,我都已经不在意那件事了,没想到你一个执剑者,竟然还会在ꣅ意。”

      齐雨,说了一句很不搭的话。

      但,却让鼬淡漠的眼眸闪过一丝鎛震惊。

      而齐雨,这句话,不是䁋回答眼前月ç读空间里鼬刚刚说的话,而是现实世界鼬的问题。

      没错,幻术的施展,是施术者把中术者的思想蒙蔽,空出如行尸走肉的身体。

      原著里四战时,鼬对兜施展了伊邪那美,伊邪那美的轮回幻术空间,兜一直砍了鼬一万遍,一万遍돏啊。

      但现实世界,兜被摸头杀,而且鼬很轻易Ῥ的就问出了他解除秽土转生的方法,并操控了兜解除秽土转生。

      但这些,兜一点不知道,依旧在伊邪那美的㇒轮回幻术鳞空间,无止境的一遍遍砍鼬。

      ‘簌’

      鼬盯着쀷齐崟雨的三风车万花筒旋转一下,更为强大的精神力压制而来,月读的幻术更加强大。

      䮥Ɲ ‘噗~’

      中剑⓾的齐雨⡵,身体疼痛感也增加了几倍,孎再次Α呲牙咧嘴起来。

      但,眼睛始终保持清明,双眼毫不避讳的看着两个鼬连接捅入的剑,看着自己身体被搅,鲜血流出。

      齐雨依旧保持理智,保持清明,用呼吸,来缓解因疼痛而绷紧的肌肉。

      鼬很明白,人在遭受巨大疼痛时,就算不喊不叫,也会咬紧牙关,绷紧身ﱏ体来缓解痛苦,身体也会本能的流眼泪,流口水等,这些都是正常生理现煣象。

      但像石奈此刻,用呼吸来缓解肌肉的绷紧,每一次利剑刺入,他都开始不提前紧绷身体了,任由利剑捅入,任由疼痛传遍他的身体和心灵。

      “我从你眼中,没᜕有看到任何愤恨,也没有看到愧疚,更没有看到疯狂。显然你不恨我,也杸没有替族人报仇的想法,那你,为何而来?”

      几百剑以后,也看出齐雨在皬慢慢接受疼痛,鼬,忍不住问到。

      “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呢?如果你一开始就用万花筒,或者直接离开,我根本就没实㙮力与你纠缠,就不会有这样多余的交集,你不䏣那样做,又是为何?”

      气喘吁吁的齐雨,几百刀下来,全身虚脱,额头布满汗水뾐,但眼眸更加淡然平滮和了,身体也自然⡪了很多,哪怕鼬继续捅着,继续搅着,也很少扯动肌肉绷紧腹部了。

      “你的精神力坚持不了的,冗长的ス痛苦,会让你慢慢消逝于此。”橆

      팓“一个十三岁时就已经死了,只是在等待别人来给他举行葬礼的人,有资格说我吗?”

      ‘噗~’

      鼬虽然依旧冷漠,但双剑刺入↛齐雨腹部,一寸寸往上面开始提。揿

      随谝着身体被划开,一股别于疼痛的感觉袭来,那如极端困睡的感觉,那入自己意识渐渐飘离身体的感觉。

      记옧忆如走马灯掠过,似乎一寸寸的破碎,如将永恒离开那般,ꢸ在齐雨莫名的疼痛中渐渐消散。 ラ

      齐雨没有愤怒,没有惊慌,癳清醒的意志一直坚信着媳妇的话,守心,无物。

      眼里天瑡地旋转,山水花鸟与混沌互相交织,齐雨开始慢慢摈弃了身体的疼痛,转而兴趣般的感知自己灵魂的感觉묪,感知自己灵魂在想什么。

      ‘呼~’

      一阵清风吹拂,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执剑的双手,一左一右的格挡了另两边袭击鼬的影分身。

      这就很尬尴,什么叫做我捅我自己,我拦我自己。

      中了月读的自㭭己,被鼬指令,左右格挡了自己袭击鼬的噙影分身。

      看着眼前的鼬虓,齐雨知道他是真身,但没有动手,缓缓的收了两柄剑。

      有些纠结的看向鼬,最终还是摸摸眼睛,有些苦笑的叹了口气。

      虽然,这둍不是他教诈导或赐予的,但却因他而开,这是因果。

      转身,齐雨慢慢离开了,走了一段距离后,齐雨停下问道:

      “万花筒,有高下之分ⰳ,你同意吗?”

      ꃁ “在于人而已。”鼬不咸不淡的回答,拉拉大氅,然后也转头离开了。

      “我很喜欢这句话,刚磒刚⋕如果没有万花筒,是你输了。不过,强者的世界,需要敌人,鼬,你就成为我脚下的阶梯,让我去看看,这个世界更高处的风景吧。”

      不找场子怎么行?二柱子欠打,这飘柔男就不欠打了吗?说不定打着打৻着,这家퐵伙就不想死了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