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软件下载

      卫星之一脸不甘的看着卫宛之,这婚事她做梦都想要,这卫宛之却直接退了。她便忍不住道,“怕不是妹妹早与那人有了什么,方才迫不及待的退了亲,还真是败坏家风。”

      卫宛之看着卫星之非要攀扯她,她却平淡道,“夫人早就同宛之说了,那盛思元与我那表妹查曼儿可早就情投意合,入了那武侯府。让我莫要弄的共侍一夫,扰了两个姐妹的情分。”

      她笑着看着查氏说道,“祖母一直教宛之要重孝道,宛之自是听了母亲的话,只得将婚事退了,好成全母亲的侄女了。”

      查氏张嘴想要反驳,她没有说过这话。可这卫宛之若是真嫁了过去,查曼儿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卫宛之这婚退的确实是合了她的心意。

      老夫人看着查氏没有反驳,更是恼火,这查氏毕竟姓查,为了她侄女,可把这好好的武侯府世子妃的位置可丢了。

      查氏看那老夫人看过来,心里发虚,知道她这是恨上了自己。她却又不能说,这卫星之卫月之嫁去,也不是她想见的。

      卫梦之可不管这些,她今日就要卫宛之受到处罚,便接着说道,“即便不是同那男人出去,妹妹也是一夜未归,这事妹妹糊涂啊。”

      查氏同样叹道,“你这孩子去那客栈一夜,京中人多眼杂,保不齐就被谁看到了,到时候四处传你的闲话,闹得满城风雨,这可如何是好。”她看向卫宛之道,“不若你出去避避风头吧。”

      老夫人同样恼怒卫宛之,道,“你这是失德,便先去南山庄子那里思过去吧,省得带累她们两个。”

      卫月之微微行礼道,“就委屈妹妹吧。”

      卫星之迫不及待道,“赶快走,不要连累我的名声。”

      卫宛之看这几人的样子,特别是卫梦之与查氏不时的眼神交流,便也明白,定是这两人一唱一合,要把她弄到南山庄子去,此事儿正好,且她最近还真想清净一下,倒是一举两得了。

      卫宛之点了点头,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宛之便去南山庄子上思过了。”

      说完转身关上宛之阁道。

      门关上了,几个人虽然觉得卫宛之这个态度太过嚣张,可又觉得,这人终于被撵走了,也是好事一件。

      卫梦之死死的看着这门,她只要出去了,就不要想回来,还是阁内的一应嫁妆也都只是她和弟弟的。

      回了屋子的绿水和杨妈妈一听卫宛之要回那庄子,眼泪流了下去

      杨妈妈直接跪下哭道,“都是老奴的错,小姐怎会被她们逼的回那庄子。”

      卫宛之叹了一口气,说道,“杨妈妈,我没有怪罪你,且是我想出去散散心。”

      杨妈妈还跪在那里,卫宛之板住脸道,“你这是不想同我一起回去了,还不站起来。”

      杨妈妈这才站了起来,忙道,“小姐既然带了老奴,老奴一定会为小姐准备好一切。”

      卫宛之点了点头,让着绿水同杨妈妈一起收拾。那庄子太苦,绿水还是不要去了,再留下红掌看院子,

      卫宛之又看向红掌道,“我走后,你要看好院子,防止有什么不开眼的又想占进来。”

      红掌点头道,“小姐放心,到时奴婢定然把她们都打出去。”

      卫宛之满意的点了点头,事发突然,虽然早有筹谋,但还是需要好好的准备一下。

      那庞勇算着日子最近有些忙,喊了杨妈妈过来吩咐道,“你去外面买点东西,顺便去那城西米铺找一个叫袁聪的人,让他亲自送些香米过来,我怕庄子里的米我吃不惯。”

      杨妈妈不多问,忙点头,“那老奴正好也去为小姐准备些东西,庄子不比府里,又正是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一些细菜,还是得带去。”

      这杨妈妈刚出去,卫侯便带着卫忠进了宛之阁的大门。

      卫宛之略烦叹了一口气,这人定然也是来兴师问罪的。

      “宛之,为父与你有些话要说。”

      绿水一见卫侯铁青的脸色,虽担心卫宛之,可又不得不退下。

      等人都走后,卫侯怒不可遏道,“你这是反了,退婚为何不告诉我,你心里过有我这个父亲吗?”

      再看卫宛之一脸平淡,这便怒气更盛,道,“父亲,那日盛思元与查曼儿在府里的小药房私会,这事儿还是从下人的嘴里传到我耳朵里的。父亲亲眼见了,为何不替宛之出头。父亲可当我是亲生女儿,若当我是,应是早就为了把这婚事退了。”

      卫侯一听却指着卫宛之的鼻子骂道:“你个逆女,你夜不归宿,反倒责怪起父亲来了,谁给的你胆子,你倒要说说,出去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还是好的不学,坏的学,她如此不要脸面,真真跟她的生母一个德行,枉费他一片苦心。

      卫宛之不想过多解释,只是失望看着他道,“你为何总是不相信我。”

      宛之阁前,父女二人剑拔弩张。

      卫侯冷哼一声,强压怒气道,“你让我如何信你,这婚事退了是事实,这一夜未归也是事实,你还如何狡辩。你是要将我这卫侯府的脸丢尽吗?”

      卫宛之微微沉默,若是真的关心她,怎会早没发现她一夜未归,差人去找,现在又成了苛责她的借口。

      她分毫不让的看着卫侯冷道,“这婚事左右已经退了,父亲何必再过问。女儿一夜未归,父亲却不是担心我的安危,而第一时间担心的却是侯府的名誉。”

      卫侯看卫宛之还敢反驳,更加恼怒,“你如此德行败坏,还敢强词夺理。”

      卫宛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便宜的父亲,这比原生家庭还原生,多言无意,“既然如此父亲还想问什么?”

      卫侯看她这倔强的模样,恍惚之间又看见了贺氏,恼羞成怒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同那南荣轩逸有了首尾,否则那日怎是他送你回来。你前脚退婚,后脚他就去求了赐婚,这天下哪有这样巧的事情。”

      卫宛之听到这里,心中无力吐槽,那南荣轩逸擅自做主,又与她何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