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视频ios版app

      “原来你会翻译啊,为什么过去都没有帮我翻译过?!”

      马洛斯眼前的局势很是严峻,所以他首先对登陆辅助系统发难。

      这家伙过去看着马꺪洛斯当文盲,任由很多机会都丢掉了啊。

      “你母亲给你争取了公民权,所以你能得到联邦义务教育课程,但翻译会消耗额外的能量,拉丁语也并不在内联邦教育大纲范围内,代理船长才能得到这个功能。”

       这个解释完全是无懈可击啊。

      所以马洛斯决定等会再计较这个事情,他继续对着腰带上打字:“那你是否能帮我侦查外面的情况?或者其他方式支援我。”

      “等先遣船恢复更多功能后当然是可以的。”

      “你就不能直接打一个否,那不是能节约不少能量?”

      “我请求代理船长不要憫强迫我用是或者否这么肤浅的方式回答问题...휶”

      马洛斯没有看完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直接就把腰带按住,然后集中精神思考了起来。

      他的状态糟糕,没有更多时间了,必须立刻做出决定。

      뾓第一次当船长,马洛斯激动得集液室都忘了上。

      要不是突然看到桶里的净水中出现了告警,他还有好一会才会注意到自己早就在喊叫的膀胱。

      然而现在膀胱뭕的惨叫终于引起了注ᗭ意,但马洛斯却去不了集液室了,但是马洛斯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信任提醒冨自己的人。

      每一个罗马人都知道,顶楼是危险的来源。

      如果你不要喝醉ⶁ酒,也不要乱喊乱叫,老老实实躲在家里,去集液室的路上走得不要太快,放水的时ḧ候也保持安静,那浊白之季虽然ݘ可怕,但风是不会在你的身上摩擦규出伤口,更不能絎把㰚你隔碎的。

      蝎但是楼顶的危险不一样,任何一个季节,顶楼上都可能会有可怕的东西下来。

      不是楼顶,而是顶楼。

      一共六楼的建筑,就是下面五层能住人,一共五层的话,就是四层能住。

      从马洛斯记事的时候起,罗马人在建造建筑的时候貆,就是先一层一层地搭到最高层,把这一墳层里外都搭建好,内部装넓修也搞好,一般来说都按照整栋楼的装修标准来,也有一些富裕的居民会把这里装修得比下面住的地方还要好。

      然后在城镇元老和神明牧师的共同主持下,把顶楼用特殊的仪式封闭,再搭建下面的楼层,并对室内进行装修。

      马洛斯对此很是确定,他和叔叔偶尔也会去工地上打零工什么的。

      덈虽然有了这种趘安排,但顶楼还是时不时会给下面的居民带来一些可怕的东西。

      溾马洛斯和所有罗马人从小就被ꪲ告知,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去顶楼,居住在那里鳀的邪魔会用你最想要的东西引诱你。

      不论是听到死去的亲人在喊你,还是看到楼梯上有苏勒德斯在滚动,抑或者是看到了仿佛代表了一切希望的Ⴖ光明,都绝对不要上去。

      马洛斯见过第三种情况,在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的日子,他见过一次那种光,温暖到了极点,能让整个融化。

      他看着那光好久,犹豫了,这一点停留被妹妹看见然后告发,老爸把马洛斯拖离了楼梯,然后还给了一顿毒打。

      잒 眉⽌所以马洛斯很是不确定自己该不该上去,难道说就是传说中的引诱?

      说自己挑衅了浊白信徒这事倒是说得过去,但说得过去未必完全合理。

      马洛斯在浊白之季中,顶着风去打了水没错,但是就这么点事,至于要上门躲进集液室来对付自己吗?

      可是如果进了集液室,真的有浊白信徒在等自己,那...

      扎特和马洛斯一致认定在房间里放夜壶是很不舒服的。

      其实不就是多打扫几次房间的事情嘛,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管那么多了,先出去看看情况再说。

      马洛斯穿好衣服,拿起短剑,然后轻轻地打开房门。

      走廊上依然是一片漆黑,夜色还没有离开,这让马洛斯松了一口气,在宁静之月的黑夜里总是一件大好事。

      他匆匆地在胸口画了一个四方形,然后抬头去看向上的楼梯。

      如果那里是一个柔美、温和,符合他梦想的女性,如同母亲,或者坚强、可靠,符合他梦想的男性,如同父亲,那马洛斯就坚决不去。

      这一定是根据他内心的想法搞出来的引诱!

      然而马洛斯定睛一看,只看到一个三十左右,容貌普通的中年男子...

      他穿着一身知更鸟蓝色铠甲,同色帽子,帽子下面的头发很是稀疏,还在用温和赞赏的鉈目光看着马洛斯,并且也在胸前画着正方形。

      这是宁静之主的牧师艾尔兰,马洛斯立刻确定这绝对不是自己受到啥引诱了。

      他可是刚刚当了蟙船长,还容纳了1级净风成了法师,这时候他是绝对不希望见到正神教会牧师的啊。

      而且他也没有站在很高楼梯,就在楼梯口,一级台阶上。

      螈 艾尔兰没有说话,只是用最小的幅度招了招手。

      马洛斯走到了楼梯口,中没有立刻上去。

      “愿你得到安宁和平静。”艾尔兰看出他有些戒心,但反而因此更加满意了,他先开口赞美了宁静之主,然后说道,“你在房间里休息了好久,我还担心你直到白天才醒来,那可就错过了为宁静之主效力的机会了。”

      马洛斯只是看着艾尔兰,并不说话,然后在胸掐前尽可能地画了一个比较方的四方形。

      “虔诚而小心。”艾尔兰更加满意了,他在胸前画了个完全正方的图形,“虔诚信徒一定要小心保护自己,这样才能ꉆ更好地为宁静之主效力。”

      艾尔兰这一画之后,他的铠甲上闪过一阵光华,淡淡的蔚蓝在马洛斯的眼前一闪而过。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足以让恂马洛斯放心了。

      宁静之主是代表了可控的“水”的紣守护神,祂能够给人民提供净水,祂的牧师自然能够通过净水来给自己传信。

      艾尔兰继续解释道:“我们不会太靠近顶楼,永恒奔腾的信徒比我们更怕顶楼,绝不敢靠近这里,我们可以放心交谈。”

      “永恒奔腾?”

      他的声音很轻,马洛斯用比他更嫰轻的声音说道。

      “就是浊白之主,永恒奔腾是祂信徒祭祀时是用的真名,当然这些信徒就叫浊白信徒没错了。”艾尔兰用和蔼的眼神看着马ﶦ洛斯,“不是虔诚的信徒不适合知道邪神或者邪魔的名字,这会让迷茫的灵魂更容易引来邪神的注걨意,迷茫的灵魂因此会更容易落下悬崖,彻底堕落走上不归路。”

      永恒奔腾,这是马洛斯第一次知道邪魔的真名,而不仅仅是用颜色区别。

      “那些躲在集液室里的灵魂是不是已经彻底堕落了?!”马洛斯满脸严肃,“有了宁静之主还想要找到其他信仰,实在是可悲。”

      “那倒不一定,永恒奔腾非常可怕,但祂对信徒的腐蚀碻相对是比较浅的,并不是所有的浊白信徒都不可救药。”艾尔兰对永恒奔腾的评价很高,但对祂信徒的评价不高,“比起那些更加危险的邪魔来说是这样的。”

      “那他们对我这样虔诚的宁静信徒为什么恶意那么大?我仅仅是在宁静之主的保护下,获取了一份宁静之主恩赐的净水而已,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马텷洛斯感到对宁静之主的虔诚之心在滚滚涌动啊,“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宁静之主的信徒不是好惹的。”

      这些人显然是来对付自己的,马洛斯知쟜道自己应该要抓住这个艾尔兰在的机会解决了他们才对。

      樢“是的,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这一点,但你仅仅是在浊白之季打了一桶净水,䄂他们დ就派来了那么强的敌人,这确实是罕见的激烈反应。”艾尔兰牧师也是不解地摇摇头,“你从公共浴室回来的时候就被他们盯上了,我一路跟着你过来,发现来对付你的敌人有两个,都是2级战士,其中一个应该还容纳了1级风。”

      什么?!

      马洛斯被这个强大的阵容惊呆了,他知道自己这个镇上连宁静之主的神殿᛫都没有,艾尔兰肯定겳是最低ꘓ级的牧师,八成是1级,最多2级。

      那加上自己要对付两个2级战士已经很不容易,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容纳了风。

      这是一场四六开甚至是삚三七开的较量。

      “㜭艾尔兰阁下,非常感谢你来提醒我,有你这样虔诚的牧师真是我们绿蟹镇的福分,我建㯸议现在你去找城防队求援,我在这里监视他们。”马洛斯肯定是想要自己去找援兵啊,但是肯定不能这么提议啊,“如果有必要我会跟踪他们,找到他们的巢穴,当然他们发现情况不对要逃跑,我不会盲目行动的。”

      马洛斯肯定不会真的去跟踪啊。

      浊白信徒在这个季节引起风的波动后,受到的反噬会比较小,他怎么ᕣ追得上,追上又是为了啥。

      凹 “不,不,去找城防队的话,对于我们宁静教会的榻威望和以后开展工作都是巧很不利的。”艾尔兰却是幅度蘹很大地摇头,他头上有限的几绺头发첟都在飘动,“现在天还没亮,我是能对付两个2级战士的,哪怕有一个是元素战士也没问题,而且集液室这个位置对我们宁静之主的信徒也很有淏利。”

      集液室里的水当然不算是净水。

      ് 但是在䋂人体中走了一遭,带走了人体内一些污秽的水依然比自然界中大部分的水要干净。

      人们会收集尿液,先䅂把尿液中的氨提取出来洗衣服,然后再用来浇灌,洗衣服的商户也要额外缴纳一份贡品给宁静之主。

      所以这个房间里,对于宁静之主的牧师显然竗算是半个主场了。

      “我是怕他们会跳窗먱逃走,你知道的,集液室都有该死的窗户。”艾尔兰说道。

      要是集液室没有该死的窗户,那该死的集液室该有多该Ḹ死的臭啊!

      “对,其实集液室是宁静之主保护的地方,完全不需要窗户。”马洛斯一脸真诚,“那我们应该怎么做?等他们在集液室待不下去然后在门口伏击?”

      “时间ꝁ不多了。”艾尔兰的头皮已经在微微的晨曦中反光了,“白天就麻烦了,我需要你帮助我把他们堵在集液室骵解决掉。”

      “我们要怎么做?”马洛斯根据以往商队里得到的经验,估计自己要打头阵了,他想着对方如果提出这种要求,他就要给自己要一份工作。

      宁퇇静之主教会的工作!

      有编制,退休金,还有各种福利待遇。

      “你只要进了集液室,然后帮我拖延一点时间♯,分散一个人的注意力。”艾尔兰牧师却没有说马洛斯预计中的话,“不要急着解开裤腰带就行了。”

      퀂而他的膀胱突然开始更加惨叫了。

      ...

      倏 走进昏暗恶臭的集液室里,马洛斯弄发现了一个自己算是认识的人。

      “嘿,쟽马洛斯。”

      他还对马洛斯打了个招呼。

      “嘿,塔尔。”

      这个塔尔是和马洛斯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也是这层楼的租户,他和马洛斯的关系不算很糟糕,只是实力比马洛斯略强。

      筏 哪怕都是1级战士,但实力也是有高低的,莗经ꢡ常对练才能确定。

       有的就是比同级的强收一些,比如塔尔,有的就是弱一些,比如...

      马洛斯发现塔尔今天穿着一件新的亚麻外套,腰间插着的匕首似乎也是新的。

      他是2级战士?还是浊白信徒?

      对,他是。

      马洛斯想起来他在这个季节里日子过得不错,气色比过去好很多,也不抱怨食物的价格了。

      最近几天马洛斯看到不止一次他直接吃没加工的蘑菇。

      他能吃一楼菇,所以手头宽裕了,实力也变强了。

      而且这家伙平日很是傲慢,对大部分都是1级战士的房客有一种优越感。

      马洛斯又看了看对方的裤腰带,没有解开。

      他还有一个同伙应该煖是躲在某个没有一丝光线的隔间里。

      人体排出的粪便也不算是净土,但比受污染的土要好一些,是很重要的肥料,所以也是要收集的。

      整个集液室귉都很糟糕,谁都想快点离开。

      要不是艾尔兰意识到了马洛斯可能被浊白꿕信徒盯上,马洛斯这次还真是有不小的危机了。

      他本来就打썮不过塔尔,而他的膀胱已经要受不了啦,如果不是知道眼前的是敌人,那肯定已经解开了裤腰带...接下来的局面肯定会相当凶险啊。

      不过现在马洛斯只是ល盯着这个塔尔,并没有把裤腰带解开的意思,只是看着门框上代表着宁静之主的爌蓝色四方神徽。

      把这两个敌人都干掉不仅利于安全,而且能让墟自己和艾尔兰搞好关系,有了宁静教会的关照ⓙ,当法师就安全多了。

      马洛斯早就明白了这次危机对自己也是机会,他一鯈定要处理好。

      不能急着出剑,要把这两个都搞定才算大胜。

      “嘿,你不是来放水的?”

      已经在恶臭的集液室里待了很久,塔尔终于等到了马洛斯,可是他不怎么配合啊。

      “塔尔,你是2级战士了?”马洛斯顶着膀胱的干扰说道。

      “嗯?”塔尔有点意外,他因为食物充足,所以刚刚成为了2级战士,“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你怎么发现的?”

      他之前看上去还算正常,但是一说话,一股謁发酵腐败的味道就从嘴里钻了出来,哪怕是在集液室中都能很容易地冣分辨出来。

      “唉呀,我看你的步伐和神态都和平嗂日里不一样了。”被熏得头昏脑涨,膀䯙胱在惨叫的马洛斯还在恭维对方,“那你以后就可以不用再ᜂ住这里了啊,在找房子了吧,要找个有独立集液室的。”

      “老婆呢,肯定也在找了吧?”

      붡“哈哈,有了独立集液室,还怕没老婆嘛。”

      马洛斯现在什么也不想要,緤只想把一膀胱的水放掉,可是他必须忍住!

      “哈哈哈哈。”

      好在虽然气氛真的很不对,但塔尔还是被马洛斯的话给吸引住了,这就是他期待了好久的梦想啊。

      塔尔是真的高兴,马洛斯会给他带来机遇呢,当邪魔信徒肯定也是要努力往上爬啊。

      就在这时,他们同时听到一声惨叫,然后是重物落入浊浆的声音。

      这是塔尔的同伴落坑了。

      马洛斯还想再说几句莝,意识到情况不妙的塔尔已经伸手去拔匕首。

      马洛斯连忙从腰间也拔出短剑,准备和对方来个短兵相接,但是他心里是很担心的。

      他身上是他唯一的亚麻塾衫,在这倒霉的集液室地面积水不少...要是倒下的话...

      受伤就够糟糕了,他澃唯一的这件亚麻衫也会...

      马洛斯没法想太多了,他挥剑直刺,动作比往日敏锐了一档,自以为肯定可以先出剑的塔尔直接中剑,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还想挣扎着起身,又被狠狠地砸了一锤。

      “他的同伴比预期得还要强1级。”

      拿着战锤的艾尔兰牧师出现在了身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他的身上散发着糟糕的味道。

      马洛斯没有理会他,只是对着沟槽放水。

      哗哗的水声持续了好久,艾尔兰倒是一点抱怨没有,看来他确实不反感集液室的味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