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个免费看的黄片

      傅佩佩睡下后又是一片寂静,又过了半个小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胡槙月的呼喊⫙声:“佩佩……佩佩……”声音由远而近。

      门被推开,胡月拿着手电跑了进来。手电光先照在了我身上,我依旧假装昏迷没醒。胡月又冲繌到里面,忽然叫道:“佩佩,你跑哪去了?我找了半天找不퉭到你人。”

      “我去解手啱时看到有个黑影我就跟了过去,结果走迷路了,刚刚才走回来。我出去时怎么没看到你?你去哪了?现在几点了૑?该换班了吧。”傅佩佩说道。

      “我看ꛍ外濫面不下雨了,就在ᴱ附近四处走了走亠,看看有没有那些人的踪迹増,回来时就发现你不见了,我就出去找你去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几点了,不过时间肯定到了,你睡吧,我叫伶下一个接班。”胡月说完走了出来,叫薰了我几声。

      我睍假装昏迷不醒,一动不动。胡月走过来晃了几下,我动了动身子,继续呼呼大睡。

      “哎呀,到ঝ我的时间了。”傅佩佩在里面说道,然后走出来对ٵ胡月说:“别叫他了,让他睡吧,该我值班了,明天让她多干点活就行了。”

      “那好吧,我也困得不行了,你辛苦了,►多加小心点,我去睡了。”胡月说完进了隔间。

      傅佩佩拿着㾄手电出了屋,很쐓快就又返回来,自言自语说道:“外面太恐怖了,我还是在屋里吧。”说完就坐在礣了我床边。过곢了几分钟就直接躺在我旁边睡了起来。

      她们的对话我听得很清磯楚,但是越清楚就越糊涂。如果是她们下的药,那肯定是先离开的人干的,那就是傅佩モ佩。这样的话,傅佩佩没发现我们被迷晕了也是正常的,因为她要掩饰。但是胡月也没发现就有点Ꮐ说不过去了。难道是胡月?

      第二天我是第一个起来的,傅佩佩睡得很香,我愁假装很吃惊的样子叫了一声慿:“啊!”然后自言自语道:“睡过了。”来到屋外坐在石头上假装很困的样子趴在膝盖上继续假寐。 鬖

      ⩰ “你怎ㅻ么坐在这睡啊?”小白出现在门口问道。벱

      偆“我昨晚值班,一夜没睡。閬”我对小白挤了挤眼,希望她配合我一下。

      我说这句话是让胡月和傅佩佩听。意思是告诉她们:我昨晚一直没有醒过,没有和小白有过联系,也不想让小白知道我昨晚没醒,我和小白也不是完全信任的。

      “哦턝,那你快进来休息吧。这个丫头怎么跑你床上了䭮?胡月已经在起床了,你睡我们的床吧。”小白配合得很好。

      “好。”我低头看了看表ᴆ,说:“七点了,今天天气不错,我现在先去找点海鲜吧,回来再睡。”忴

      “那也好,我肚子都叫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那就走吧。”我说完站起来就走。

      小白在䦑后面跟着,一蚦直快走到海边她才走近我,说:“昨晚ᮮ的事很奇怪。你想通了吗?”

      “想不通。但是如Җ果是她们对我们下了迷药,那么目的是什么呢?”

      “不知道,我也想不明白。下迷药肯定是做了不让我们知道的事,可是她们如果是一起做的,没必要有那样的对话⾃,不会只是怕我们醒了,演给我≴们看的吧?”

      “如果是其中一个下药,那会是谁鬨呢?我们又是怎么中的迷药呢?”

      小白思索了片刻,说:“不会是食物,有可能是水。‶”螏

      “你值班到睡觉之间喝过水吗?”我问道。

      “有过,所以我说是水。”

      “可是我没有喝过。我先睡的,如果是水,我们共同喝水时间是吃饭时,那么,你应该在值完班之前就会晕倒。而且我们大家喝的是一锅水,杯子是我洗后才倒的水。所以肯定是后来才中的毒,我们后来又没ә有做过相同鳭的事,那么只有是通过呼吸了。”

      “这个我也想过,可是呼吸需要的条件⃵比直㺲接吃进去难多了,药샋品䅁里我看了没有这类麻药,如果藏在她们身上。从里面走出去再放邳到你身边,你不至于一点没察觉吧?那么有可能是烟雾뺗类的,但是这类药物要有火点燃,然后这个人立刻离开屋子。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胡月,她这样做不会被任何人察觉,但是偏偏傅佩佩没有中毒。”

      “或许傅佩佩离开后胡月才下的毒,那个时候她不知道傅佩佩离开了。”

      “不可能,她╛不可能出去转了一圈才回来下毒。”

      “也有©可能,正因为这样,她才四处寻找傅佩佩。”

      “这个先不讨论了,最主要的是她下毒的目的。”小白说道。

      我心说目的就是꥞寻找㚖她的同伴,可是栉她䝝不知道同伴已经死了。但是我不能把这想法说出来。因为小白知道那些人是日本人。但是不知道胡月和他们是一伙的。

      “我觉得不能再和她们在一起了。”小白眼神中有了杀气㌠。

      “我们两个打不过胡月的。那个傅佩佩那么柔弱,对我们没什么危险,还是先别动她们,不要打草惊蛇。”

      小白眼中杀气渐渐消失。说:“算了,不想了。我们平时多注意她们点,以后睡觉惊醒点。”

      我们九点多时满载而归,胡月和傅佩佩已经烧开了水就等我们了。

      “收获不少呀?”傅佩佩迎过来说道。

      “老将出马肯定没错。”我说道。

      搚 “要是能抓个章鱼来吃就更好了。”小白说道。

      “有这些对我来说已经知足了。”胡月说道。

      “不知怎么了,头有点疼,昨晚睡得太多了吗?”我摸了摸脑往袋说道。

      “你睡得像死猪一样。怎么叫都不会醒。是不是做美梦呢?”胡月道。

      “哪有美梦啊,在譭这里都是噩梦。”我说道。

      “你应该感到很知足才对,我们三个美女陪着你,你还做噩梦,赒怎么对得起我们?”傅佩佩笑道。

      “你这话说的我好尴尬的,你以前的男ቑ朋友是不是都被你玩坏了?”我对傅佩佩也笑道。

      傅佩佩做出要发怒的表情,说道:“不要说些我听不懂的,你是不是在取笑我?”

      “其实我也有点头疼。”小白目光㱑从胡月和傅佩佩脸上扫过,继续说:“一会吃完出去走走,可能在这里掑憋得了。”

      胡月立刻说道:“那就让佩佩和你一起去吧,她也是待不住的人,我和寒哥去山顶。”说完又➜问我:“同意吗?”

      “好,那就这么办吧。我也喜欢爬山。”我说着对小白微微使了个眼色。

      我知道小白是想让我和她一起去,但是胡月咷似乎也想告诉我一些事情。

      “那就这样定了,大家都小心点。”小白说道。

      我们똻很快吃完了东西就组队出发了。我和胡月走得都很⠟快,没多长时ݸ间就到了山捝顶。我们先观察⫩了海`面和海边情况,没有发现异常。

      “坐下休息休뿞息吧,这里欣赏风景倒是不错。不如我们在这里建立一个基地,也不用每天来回跑了。”我说道。

       “在톒这里不安全,来回跑正好锻炼一下体能。犗我们四处走走吧,对这里环境多了解一下ㆋ。”胡月说完朝一边走去。

      悗 “好,那就四处看看。”我跟了上去,问道:“昨晚你怎么没叫我䣎啊?你一个人值班到什么时候?”

      “我看你睡得很香就没有打扰你,傅佩佩没有表,我就骗她起来替你值班了。”

      “傅佩佩她一点亏都不⁵想吃的人,没那么好骗吧?”

      ߮

      “她不仅不想吃亏还偷懒,直接睡你床上了。”

      “我说怎么回事,早上醒来吓我一跳甽,幸好没有被小白看到。”

      “你觉得傅佩佩怎么样?她有危险你会去救她吗?”

      “不知道,如果能救我就救。”我回道。

      我心说,她怎么问这个话ჲ题了?以为她会对我直接说昨晚的事,没想到也在骗我。

      “我们三个同时有了危险,你会救谁?”胡月站住脚步看着我问道。

      这种问题毫无意思,答案也很简单。

      我不假思索彤说道:“你呀,你是我姐,肯定要救你。”

      ኢ “你不要你的小白了?”

      릓 我心说,在你面前肯定要按你的Ⲹ心情来回答,这类问题为什么还要问?

      我说道:“她?你说过她不能完全相信,我也知道这个,迟早会和她分开的,但是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是ꑳ不会分开的。”

      “㙅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放心好了,说⡀到做到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嗯,来这边。”胡月走进一片茂密的草丛里,然后躺了下来。

      “你这是要午睡?”我蹲下来看着她笑道。

      “躺下,快点。”

      “这么神秘?”我躺在了她旁边。

      骭“这里耳目众多。不得不小心,被别人听到你我都没命了。”

      럲“耳目众多?这里哪有一个人啊?”我问道。

      “别说话,仔细听。”胡月ࡸ做了禁声的手势。

      我看到她眼珠来回转猉动,像是在搜索猎物的猫头鹰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