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leysteele作品种子

       疇“嘶!”

      ㋺ 樊忠疼的直吸凉气,内心直呼王妃救命!

      “错了没?”

      “我错了王⇡爷睭,再鋚也不敢了!”

      “要是还有下一ᦡ次,本王就把你的嘴巴댵缝起来,珺看你还说不说!”

      㮱 .....

      虍 次日!

      十一月十日!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发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就是东南㼗街角的极光宝兵霍老板,带着几百人去张府闹事!”

      “什么,去张府闹事,张家背后可是有一尊大神罩着,这霍老板敢?”

      “怎么不敢,听说这霍老板不仅冲进张府一顿打砸,还打了张家少爷张余四个巴掌,外加踢了一脚,把张余脸都打肿了,当场痛晕过去!” ﭦ

      “霍老板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胆量,真叫人钦佩!”

      “霍老板是年鬊纪一辈的楷模啊!”  

      “快说说섙后来뵿怎么样了,霍老板是不是被抓了起替来。”

      “哪有啊,霍老板不仅没有被抓,张家反㋅而还赔了一笔钱。”

      頜 “张家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怂?之前可큜是天王老子的态度,见谁㚡都是ꅆ鼻孔朝天,这次被人冲进府邸闹事,居然没有反ꉚ应?真是让人匪索思议!”

      “听说这霍老板背后也有ଈ人撑腰,使张家不敢在霍老板面前造次!”䈃

      “估计应该是有人撑腰,要不然霍老板胆子再大,也不敢得ᆼ罪张家,毕竟张塊家在朝廷可是有人的㟰。”

      天一亮,霍政带人去张府闹事的事꺟就传遍了北平城,ꬸ北平城百姓皆为此感到震Ɬ惊,同时也在猜测霍政背后到底有谁在撑腰,才敢让霍政有㙵足够的底气去张府闹事。

      一时间,霍政大名响彻北平,影响力狮直度攀升。

      而对于北平百姓的ม议论,霍ၖ政根本没有听见,因为天还未亮,他就带着霍火三人出了城,去了兵工厂。

      ㋿ 一来到兵工厂,霍政就进入配件部,独씮自一人占着一台蒸汽动力金属加工机床,然后拿出从系统取풊出的蒸汽动力金属加工机床制造图纸,按照图纸讲解,制造蒸汽动力金属加工机床各类配件。

      蒸汽动力金属加工机床足足有一千多个零部件,幸好有蒸汽动力金属加工倻机床帮助,大大削弱制造零部件时间成本,뒮要不然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制造出一台蒸汽动力金属加工机床。

      렑霍政开始进入废寝Ќ忘食的地步,时间不是用来钻研图纸就是用来制造零部件。퍫

      ﹃午时!

      时间一到午时,霍火就端錶来一盘饭菜走来,放在霍政旁衽边的小桌子上。킉

      “老爷,吃饭吧!”넉

      “嗯,做好这一个就吃!”霍政头也不回的说道,专心制作自己的零部件。

      经过一上午的时间,霍政已经制造了一百多个零添部件,按照这个进度下去,十天时间应该可以制造出一台蒸汽动力金属加工机床。

      等彻底掌握了这项技术,就可以组建一个金属加工机床制造组,专门为兵工厂制造蒸汽动力金属加工机床,同时还能利用其中的蒸汽机技术,딙制造胕其它物件,轅比如蒸汽火车、蒸棛汽船等等。

      能用到蒸汽⟡机技术⍼的地方太多了,而这些都是可以获利㨡的东西。

      “老爷,有客人要见您!” 首 ( 这时,霍器迈着匆忙的步伐走到霍政身旁。

      霍政不由好奇的抬浦头看向霍器ⲽ,“什么客人?”

      “燕王爷护卫长樊忠!”霍器神情恭敬的回道。

      “老爷,又来生意了!”霍火不禁高兴说道。

      霍政也期待起来,昨天樊忠还说,朱棣已经上书朝廷,请求朝廷拨款采购火器,莫非朝廷的回应今天就到了?来买火器的?

      䊈“↺快,赶澅紧请઼樊护卫过来!”霍政不敢怠慢,毕竟这可是至少几十万两白银的订单。

      “好嘞老爷!”霍器连忙应道,迅速跑出配件部。

      霍뉹器一走,霍政好像想到了什么,当即问向霍火道:“今天兵工厂一上俗午的产量如何?”

      “有了老爷昨天从老家搬来的十台金属加工机床,今天一上午的产量就达到六百ᜉ,其中子鼠式步枪三ꏏ百支,子鼠式六轮手枪三百把,枪弹产量᮪也因为伙计越来越顺手,半天产量就达到了两万!”霍火开口ᰇ回道。

      霍政满意的点了点头,以兵工厂目前的产量,应该可以满足朝廷的大胃口!

      淠 ⛫“霍东家,我们又见面了!”

      ้ 一녊道郎爽而豪迈的声㲭音从不远处传来,定眼一瞧,就看到霍器领着樊忠等护卫走进㈝配件部。

       욌 “欢珏迎欢迎!”霍政满脸笑容的起身相迎。

      樊忠走到霍政面前,拍ᄾ了一下霍政肩膀笑道:“霍东家越来越让我樊忠刮目相看了,竟然敢带人去张府闹事,佩服,实在是佩服!”

      霍政尴尬一笑,没想到樊忠已经知道昨晚的事,而樊忠既然知道了,基本也代表朱棣♁也知道了。

      ꤀ 榛 “樊护卫来这里,不会专门是为说这事的吧?”霍政微笑道。

      솮 “当然不是,我是代王爷来送请帖的!”樊忠说罢,便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信封,信封上写着‘请栱帖’二字,旁下还落有朱棣的署名。 鴖

      “请䟍帖?”霍政愣了一下子,펪他还以为樊忠是来跟他谈朝廷大单子的,结ꜣ果是来送请帖的大。

      ὖ “对,请帖,怎么,看霍东家的表情,似乎有些失望啊!”樊忠似笑非笑的笑道。

      霍政连忙把脸上的失望之処色收起,摇ᑾ头否定道:“没有没有,一点都不失望,只是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王爷会邀请我这一阶白身参加王府宴会졓,同时也有些好奇和疑惑,王爷是有什么喜事要办吗?”䫽

      “王爷交朋友,从不看对方身份,至于王爷有什么喜痹事要办,是我郡主要办生日,还有,这不是什么王府宴会,只是王爷一૖家的家宴,对了,这次王爷只邀请霍东家一人参加燕王府家宴,其他人都没໶有邀请!”樊忠嘴角带着笑意的笑道。

      霍罁政心中忍不住感到震惊,朱棣竟然邀请自己参加燕王府家宴,还只邀请自己一人,这也太给面子,太看了起自己了!

      说真的,在这一刻,霍政真的感受到什么是受宠若惊。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