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艳照门事件

      Ŗ “苏和,ᄞ做药引的野嗥生新鲜雪莲花痽还没送到吗!?”

      灷᧪病房之外,白青石焦急的走过来走过去,向苏和问道蓗。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半,距离凌晨馏0点,只剩下1个半小⺤时。

      “没有。”苏和镇定自若的笑了笑,“您老别急,我相信龙清媛的能力。”

      ◎ “不急?你让我怎么不着急!等下雪莲花送到,你还得配药煎药,这副药需醣要ꐁ熬制多久懌!?”白青石长吁短叹,“你呀촱你,就是太年轻,怎么艆能下这么重的赌注来跟李成兴比试!那可是鬼门十三针啊!”

      “煎药只需要半个小时먋就好。”

      “只屇需要!?”白青石指㸟了指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33了,刨去煎药的时间,留给你的就只剩下1个小时了!”

      “苏和,看得出白老很是为你着急上火呀!”李成兴带着几位手下的医生从不远处走来,“我看要不你当场认输算了吧,这都什么时候了,连药材都没集齐,你当是小규孩子过家家?”

      苏和挑了挑眉头,盯着他笑道:“你是不是很怕侸我集齐药材?”

      “呵呵。”李成兴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你浪费时间,同时为白老的年纪担心,瞧瞧,都一把年纪了,为你着急成这样。”

      “姓李的,我乐意,用不着你多嘴!”白青石在一旁没好气的骂道。샳

      “哦对了!”李成兴突然做作的一拍脑门,说,“我忘了跟你们说,一个小时之궭前,我打电话跟几位比较要好的记者朋友聊天,不小心把龙清媛女儿疑似被人投毒的消息给说漏嘴了,记者朋友们对这种Ѩ豪门恩怨是非常感兴趣啊,说什么都要连夜过来采访,还要直播我们的治疗过程!” 䗻

      “怎你答应了!?”白青石脸色一沉,问鉲道。

      “那肯定得答应啊,记者朋友们热情高涨,我不能拒绝啊!”李成兴皮笑肉不笑道。

      “你—錥—”白青䨄石胸口一闷,“你这分明是看苏和集不齐药材,想要让፳他当面出ﲭ丑!李成兴,斟你这事情做得实在太过分了!”

      “不过分不过分。”苏和微微笑道,“白老不要担心,算计我的人,最后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攈

      “␗好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㙿!밡”李成兴冷冷笑道,“苏和,时훀候不早了,等你药材集齐也还得煎䃐药,今晚这比试,我定要你在记者面前颜面扫地!鎉”

      李成兴话音未落,318病房突然传来警铃声,一个小护士从病房内冲出来,焦急的叫道:“卫教授ẇ!卫教授在哪?”

      “卫教授荆临时有事,不在这里。怎么了?”白青石问道。

      “婴儿的毒素发作了,现在正在抽搐,ᣧ麻烦来个医生处理一མ下。”小护士说道。 袹

      dz“李副主任,现在是你一展身手的时候了。”苏和转头笑道。

       李成兴冷哼一声,意气风华的走上前:“安排记者朋友们进来,马上开始直播治疗过程。”

      “好!”

      李成兴手下的医生连声应道。㚄

      十几分钟后,七八名记者和摄影师带着设备进入末到318病房。

      “观众朋友们,庆禾集团董事长龙清媛爱女被投毒一案,引起了社会㪶各界的广泛关注,申海市公安局也在对此事进行更为深入的调查!今夜,李成兴副主任将在病房内为龙清媛爱女解毒,我们电视台会为观众们全쓹程直播解毒过程!”

       一位记者随后拦住了即将进入病房的李成兴,问道:“李主任,治疗即将开始,听说您将用祖传的扶阳派药方为婴儿解毒,请问您有什ꐒ么可以介绍먣的吗?舁”

      “龙清媛女士爱냴女的年龄尚小,所中之毒也比较诡异ᜲ,但我所用的药方,是我们医院,乃至全国独一无二的解毒方子,以此方解毒,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祝您马到成功!”

      䍫 “ᛡ哈哈哈。好!緜”李成兴大手一挥,走进病房。䉇

      病䋏床之上,婴儿毒素正쒬在发作,嘴角不停的流出白沫,手脚蜷缩,李成兴走到病床前,将婴儿扶起身来ӂ,手下医生立刻为他端来事先熬制好的汤药。

      李成兴用小勺舀起汤药,一口一口喂入婴儿ꯋ口中,喂了四五口后,婴儿青紫的脸色却没有分毫缓和,李成兴顿时皱起了眉头。

      直到半碗붎汤药喂完,婴儿手脚反而蜷缩得更加厉害,连手큏指头都已经像煮熟的鸡爪一样勾在一起,根本掰不开。

      旁 “李主任,您这汤药需要多长时间才起效呢?婴儿好像看上去很痛苦啊!” 㙃

      一名记者手持话筒,走上前去采访道。

      “啊ห这个……”李成兴抹了抹额角的汗珠,“这个中䮺医汤剂,它跟针灸不一样,躉起效是没有那么快的,我们稍微等上一等。”

       剗“老师……这是什么情况?”待记者䜜退开后,李成兴手下㈂的一位医生,走上前悄悄问道。

      ㅃ 李成兴脸色难看,低声道:“恐怕下错药了뙱,龙清절媛女儿所中的毒素,恐怕不是寒毒,而是热毒,我们用解寒毒的药方来解毒,反倒使得病情加重了。”

      넽“怎么可能!?您不是说亲自给婴儿把过脉,说繿她脉象虚浮,必定是中的寒毒无疑吗!?” 涝

      “哎!”李成兴站起身来,“那虚浮的脉象是假的,我被这毒素骗了,这毒素实在古怪得很!”

      说罢。

      李成兴直径走向病房外,婴粎儿的症状仍然严重,在病床之上十分痛苦。

      簴一位记者觉得婴儿过于可怜,斗胆拦住了李成兴,问答:飪“썙李主任,孩子这是怎么了,毒解了吗?她怎么还在不停抽搐?”

      㤶 李成兴瞪了一眼记者,一言不发的离开。턟

      留在病房内的记者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阳。

      病房外,苏和看着李成兴走出来,脸阴沉得仿佛要滴水。

      “李副主任,毒解了吗?怎么好像有点不高兴?是不是真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苏和走上前问道,丝毫不悄怕触他霉头。

      “毒不仅没解,病情反而加重了,婴儿现⫑在抽搐得很厉害,苏和,我劝你早点过去救她,不过记住,不许用针灸,只能用汤药蜣,不然只要你违反规则,这퉿一场比试,还是算我壜赢。”

      李成兴恶狠狠的说道。

      白青石一听这话,顿时破口大骂:“李成兴,你籠这个卑鄙小人,餟居然对病情严重的ꇭ婴儿置之不理,你这种没有丝毫医德的混蛋,根本不配做医生!”

      ᫣“随你们怎么说,我好心提醒你ল们一下,现在是晚上11点15分,你们只还有45쉁分钟的时间。”李成兴冷哼一声,坐到座位上,闭上眼,哼着曲,不再说话。

      “现在可怎么办!?”白青石急的ᔾ如热锅上的蚂蚁,“苏和,你快打电话问问卫教授和龙清媛,雪莲花到底送到哪了!?”

      “打电话?不用了吧。”

      苏和微微一笑,指向电梯口。

      白青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卫良教授和龙清媛一前一끾后从电梯内出来,半透明的保鲜箱内,是一朵洁白无暇的雪莲花。

      “苏和!雪莲花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