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梨喷水

      原来如此.....샲.

      难怪我一直在纠结别人的命令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其实那什么【国王如果下蕡达命令是需要两人完成的,那其中一个人必是国王】以及【就是不可以下达一些毫无意义的命令】这两句话,完全就是针ᣌ对我而设立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惹起众女的愤怒或者嘲笑就是了。

      啊......我从来没有想到侑以是性格这么恶劣的人。虽然是个女变态,但针对我的这件事实在是恶劣到了极致。

      “␛那......那就一个小时。”

      寷 “Bi寡ngo......”

      如果想要自ᗐ我拯救的话,那已经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了,身处在恶魔的巢穴里,即便是最出彩的勇者大人,也不一定能和诡计多륏端๞的魔王大人产擣生实质性的伤害。正义的一☨方,总是有些脑塖神经短路ﮋ,而邪恶的一方,就是各种不格小说网的使用。

      鎖 㵲当然,似选择女仆什傀么的,也是考虑到会有这么一出别扭的闹剧。女仆,并不能进行那些所谓的肢体接触不是吗?端茶送水之类的,我还真不认为会出现擦边球之类的行为。

      “那就请友璃小姐成为畟宗人君的女仆,䚏时限一个小时。”

      蛇 糟......糟糕了啊!!!

      “主、主人,请问......请问有什么吩咐?”

      耳边响起了如银铃쉲般可爱而性感的声音。

      嫶 只有偶尔的机会和友璃去过屈指可数的几次女仆咖啡馆,但.....倵.但里面的那些女仆都只会以笑颜说【欢迎回来,主人】什么的,毕竟那些是正常的女仆咖啡厅。说起来,女訒仆之类的热爱㵪只荆不过是社బ会商人为了商机而满足男人对于欧式女仆渴望的需求,女仆咖啡厅也因为尺度关浌系分着正常与限制。而友璃此时扮演的,估计是限制级程度的女仆。

      “是享用茶水......还是享䳘用咖啡......又或者是享用我?”

      湿濡的感觉,⴮那是从䝭嘴里呼出的热气,正뗉一阵䷪一阵地击打在我的耳蜗。

      而胸前正肆意到处抚摸的那一只敇手,惹得我起了一身的疙瘩。

      这哪是女仆,这简直就是误入了红灯区而见到的女郎。

      “घ在......在我身边坐着就行。”

      “那可怎么成呢?女仆可是要侍奉主人的。”

      Ŵ

      ᯹ 我吞咽了一抹口水。

      友璃不愧是男人杀手,又或糛说是童贞杀手,【侍奉】一次完全让我缴械投降。

      “听、听话友璃,这是主人的命令,就安安稳稳地坐在我身边就好。”

      之前身旁的步乃被挤走,此时的情况是一边瑞夜一边友鄯璃,而怀里坐着人畜无害的糯糯。

      该怎么说呢,在别人看来是天堂,但我巩看来却是地狱。说不定因为某一因素的爆发,会导致修罗场的产生。

      “好的,一切ら听主人吩咐就是了。”

      婥似乎安静훊了下来。

      我偏眼看去,友캷璃的确如人偶一样一动不动。虽然是和服,与所谓的女仆有着明显的差异,但不得不说的是友璃这一贯位美人无论穿什么都能将衣服的美展露得淋漓尽致。这是所谓的美女的效应。满脸通红,大概是因为酒精的问题,也可能是因为【女仆】这一羞耻的代称,但除了平添的可爱,又能说什么呢?

      “不过......女仆要穿᧵女仆的衣服,宗人等我一下。”

      ......

      ——我就知道事情不会有这么简单!

      “不用那궶么麻烦澝..㐣....”

      “......宗人是喜欢可爱的女生是吧?”

      “为什椩么这么说?”

      긨 “那就是喜欢胸大的女生喽?”

      “噗牅——窗!?”

      不论是突然的攻击还是威力强烈的一击,亢奋的情绪就像是纸屑턱被吹得老远。

      而⁒得到我回应的友璃洋洋得意地挺了挺胸部。

      “换句话说,你觉得性感的女生比较好笶对吧?”

      “不不不不、不,没没、没那回回回回回事绝对没有......!”

      “那你喜欢糯糯那糯小的胸部?还是喜欢我的?”

      髚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郟 “宗......宗人......”

      ـ

      볡 糯糯似乎也被激起了情绪,明明毫不关心瑞夜的Pocky游戏,也不关心友璃莫엒名变成女仆,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个话题那么敏感?

      “那......裙子果然是要短蛓到能看见内裤才好吗、主人?”

      硦“不不不是,内、内裤那种东西我并没有想看......”

      “女仆咖啡厅㙾里的女仆都是这么穿的。滭”

      “理咲、理咲就不是啊!”

      “那是因为理咲还没有长大......”

      (哈?她胸前那一对说不定比你的还大..憨....)

      “其实,我知道的......”

      릠“知、知道什么?”

      脸颊稍微泛红,嘴唇微微嘟起,用这种讥讽却装无辜഑的脸,友璃对我说道:

      “宗人......是很色的人呢。”

      “————”

      我已经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我双眼无神正要跪到地上,但是......

      “这样的宗人,也有他令人喜欢的一面。”

      “......咦?”

      突然进到耳里的这句话。我搞不懂意思就再问了友璃,而她⾾并没有回答。

      取而代之的是,小声到没有想要对别人说的呢喃——【毕竟我喜欢你。】

      附带퐹一提......友璃换衣服不是假的,在她以雷霆般的手速当众脱下和服丢ʯ到我㋴脸上当作遮帘的时候,她就出乎预料穿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女仆服。至于为什么准备了女仆服,我已经不想륙再去考虑了。

      此时的友璃已经不再穿着ꥥ那身优雅而独到性感的和服,而是换上了黑白分明的女仆装。

      光是这样倒没什么,只是那发圈上横向䎞蹦出大大的猫耳,不仅如此,本来就很短的裙子下面,伸出一条细长的尾巴。

      ——猫女仆。

      ᓄ ﶚ 这是在向猫娘宣战啊!

      厏猫女仆뜒与猫娘的战争,还真㻺是难攭得一见。

      但是.....极.

      “——谁뷙是国王?”

      “来,有请四号帮我按摩。”

      侑以目的明确地选中了糯糯。谁让这个傻孩子不小心把手里的卡片弄掉在地上。

      在接受惩罚的同时,无所事事的选手各自做起了自己事情。有的喝水,有的如厕,有的跑去学习按摩手法...뀑...嗯,说没错,那个人正是小悠。

      緉而友璃却靠近我的耳朵,对䠅我悄悄地说了些话:

      “如果等一下我昏橠睡过去,宗人,请你把我背到订好的房间。”

      “不舒服吗?”霻

      䝬 鳈 “......有点儿......吧。”

      “那要不要现在先睡一会儿?”

      ﱰ 听到觖安姗稳ᱮ的声音,友璃的脑袋靠在羏我的肩膀点了点。

      真是个傻瓜。

      돭 櫭 但这样的女孩,只要不闹腾,ꟿ会是个合适的老婆人选。

      只可惜是个傻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