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视频安卓版

      九星天赋,不要说这小小的落槟城,就算是在五星大城,各大宗派也都是天之骄子,这让所有人的不满的情绪一扫而空。

      每个时代都有一些天骄压盖一代人,这些人是真正的天赋点加满,让其他人升不起一点竞争的念头。

      “你们说这小子以后会不会成为新一代的领头雁?”

      在紫荆道院除了少数天赋极高的弟子外基本都是集体宿舍,平时修炼套太过枯燥,空闲时就喜欢碎嘴聊些有的没的打发时间。 爥

      “这还真的难说,毕竟以前九星天赋的天才只存在传闻中,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修炼速度到底有多恐怖,很期待他们的成长。”这话得到了大多人的认可,当传说成为现实,是个人都会期待的。

      “不过听说沈师兄已经突破到开灵五重了,咱们这一批也全靠沈师兄撑着了,希望在他们成长起来前好好照顾他们一下,嘿嘿嘿。”给新入学的一个下马威,这在龙升大陆所有学院,宗门都存在,虽是陋习但不会遭到禁止,这既能磨去新晋弟쭾子的傲气,也可以锻炼他们的心쮇智,一举两得,对他们的修炼也有颇多好处。

      ᪰“以我对沈师兄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对啊,沈师兄性子恬淡,待人也和善,万万不会做这等欺压新生的事的,说不定还会帮他㼙们出头呢,你们还是小心点吧。”

      从这对话当中,秦政不难发现,上一批弟子中有一个姓沈的师兄,异常出色,竟然让同期所有弟子为之折服。

      要知道第一뗶批的大多是一些家族ꏾ的纨绔子弟,平时就作威作福惯了,除了畏惧身份地位压他们一头的就没怕过。

      “难道这姓沈的烼也랦是大家族出来的?可落槟城也没有姓沈的大㜩家族才对…”秦政摇了摇头,心想后面总有机会的。

      虽然秦政二人恅拥有九星天赋,但是却从未接触过修炼一途,这新住所浓郁的灵气目前对他们来说无非是空气显得更加清新些罢了。 

      ᰤ“政哥哥,你说我们修炼了以后是不是就能飞了呀?”秦韵诗边打量新얃房间同时也不忘跟秦政聊两句。

      秦政本不想搭理,不过在修炼上他们俩并没有什ㅹ么不同,都是铁杆萌新,彼此交流也算得上是促进成长,至于能够成长多少那就见仁见智了。

      “也不见得就能飞了,我看书上说的只有修炼璉到了一定埫的境界才彽能够御剑飞行,想要踏空而行则对修为的要求更加严苛。”秦政这半年多来可是把城主府블收藏的有关修炼的典籍ퟞ都读了个遍,自从来到㾨这个世界,秦政发现自己拥有了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本事,普通人要看ޤ一个月的书他只需要花上一天时间就可以全部读完并且牢记,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储备的修炼知识可是一点不少,只不过都停留在理论阶段。

      “听说待会要举行迎新大会,就在咱们刚刚经过的那个大平地那鯊里。”秦政听到秦韵诗说大平地嘴角也微微上扬了一下。

      “什么大平地,那是紫荆道院的紫荆台,听说这紫荆台是紫荆道院的一个特色䄘,它聴是用来处理弟子之间不和的擂台,双方有任何੠的矛盾都可以上紫荆台一决高下,所以虽然紫荆道院只是四星学院,但是任何一个五ﲘ星学院都ꥲ不敢小觑它,他们的凝聚力足⋟以媲美睊五星学院的底蕴。”

      “原来是这样啊,政哥哥懂得可真多。”

      一个时辰后。 겨

      “咚……咚……咚”三声巨大的鼓声传遍了整个学院,秦政两人自然也听到了,前面带他们过来的师兄提过一句,等鼓声响起就仨让他们去紫荆台集合。ࢃ

      “小木头,起来了,鼓声响了。”秦韵诗正迷糊着,喃喃냘说道:“什么鼓声,政哥哥,你再让我睡会。”

      “睡什么睡,起来了。”秦政硬生生把人给拉了起来,等他们到紫荆台的时候发现人已经站满了,他们找了个队尾老老实实站着。

      “各位新晋弟子,鋧恭喜你们今풁天入了我们紫荆道院,我是你们的院长落尹秋,人生在世,宁可轰轰烈烈死去切莫平平淡淡、碌碌一生。进入了紫荆道院就意味着你们这一生都将不再普通,作为你们的院长,这是我对你们的期望和忠告,希望你们在紫荆道院修炼的这段时间能够更加积极向上,为我们紫荆道院争光。䕆说起来我跟你们一般大的时候……”

      ……肰

      ……

      ……

      “最后,希望今天你们以进入紫㬱荆道院为荣,明天紫荆道院以因嬲为有你为荣,궈谢谢大家!”

      “啪啪啪……”紫荆台掌声雷动,久久不息。

      秦政也很沑是无语,这院长说着说着就走歪了,说起了当年,人少而奔向前,人老而想当年,这明显就是年纪大了废话太多。

      侻 原本台下一张张期待的小面孔都变得苦涩起来,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不过好在两个时辰之后他终于说完了湓,所以这掌声৽自然是很难平息䦠。

      院长说完了,自然轮到了副院长,只见水冥刃向ﺠ前走了几步,大声꩙说道:“你们!不错!”然后ﱛ退了回去。

      这?

       㙷众人都蒙了,这就完了? 瘉

      落尹秋白了一眼水冥刃然后笑着说道:“你们水副院长是夸奖你瀥们呢,接賩下来让学院的导师代表苍?给你们说几句。”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面带凶相的中年男子走向前来,先是扫视了全场一眼,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ꉙ:“作为你们的导师,我希望你们能够时刻秉承学院的宗旨,为人也为己,护人先护己,当然如果你们护不住他人也护不住自己,别害怕,你们身后还有整个紫荆道院,只要你占理,在任何势力面前我们也敢吼上几句嵞为你们讨个公道。” 삢

      洐 苍?的话再配上他的外形楖,让所有人都信服,就连秦政也是深深点了点头,紫荆台再一次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为人綆也为己,护人先护己,这句话有点意波思톔。”秦政知道这是学院给众多弟子的സ警醒之语,万万不可自私自利,亦不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保得自身周全才能护他人周全。

      ꈏ “最后,让弟子代表沈修贤给你们说几句,他现在可是已经突破到了开灵五重了。”苍?向一位十߻几岁的少年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沈师兄,给新来的师弟师妹们说说你是怎么修炼的吧。”老生队伍响起了不少类似的声音,几乎都是想给新生螞下马威⾐的意思。㕨

      沈修贤样子看᪹起来只有十几岁,但是却有着成鲚年人的身高,身材修长,面容精致,特别是他形似星河的剑眉,为他整个人加分不少。

      “各位师弟师妹,我是沈修贤,今天很高兴能够作为弟子代表站在这里,能够进入紫荆道院是我的幸运同样也是你们的幸运,三年前我只不过是街头的一名小乞儿,承蒙院长大人收留才有了今天,既然大霈家同在一所学院,那么我们就是一家人,希望大家时刻牢记一家人需要的是包容理解而不是对立不和。尺”䏂

      “既然有人想听我是怎么修炼的,騇那么我也简单说一说,修炼一똗途难有捷径,自身用功便是,天赋能够决定下限,而你的努力决定ퟔ你的上限,所以让我们一同努力,一起成长,师弟师妹们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欢迎随时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修贤폝的来历在紫荆道院除了三位院长谁都不知道,原本以他的天赋所有人都以为背景身份定然不凡,但是他今天主动说了出来,就连落尹秋三人都诧异了。

      “我们确实㠽没有看错修贤,这孩子朴ᘚ实,为人也正直,是个好孩子。”

      “嗯嗯,也不枉我当初照顾他那么多天。”秋若水对沈修贤视若己出,对他也是充满了期望,能够看到他这样的担뿨当也很欣慰。

      “这沈修贤倒是个值得交往之人。”秦政心中对沈修贤也是有了考量,以他两世ⅾ为人的眼光,看一个人必然不会出错。

      至此,整个迎新算是完美落幕,接下来等待秦政他们的就是枯燥的修炼了。

      • “咚……咚……咚”

      第二天一大清早,鼓声再一次响起,这代表着秦政等䑨新生的学院修炼生涯正式拉开了帷幕。

      紫荆道院实行的是嵳分场制教学,﫧新生一共三百人,分为了六个分场,每个分场五十人,分场按照ᨾ甲乙丙丁戊己命名,秦政分在了甲分场,而秦韵诗则被分在了乙分场。

      甲分场。

      秦政看了眼甲分场,范围不小,灵气汇聚程度比起住所还要高上一分,分场摆放着各类兵器,只不过说是摆放,实际上这些兵器全部都是悬空的,就像是뷅无形中有一双大手托着它们。

      秦政看着其中一件兵器,忍不住走过去想握住ᢍ,可是被强䞇大的反制力给弹开了,正当秦政想再次尝试时泂,一道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

      “没用的,这些灵器有灵,谁能拿起来便是谁的诓,但没有修为之人是不可能拿起来的,你放弃吧。”秦政瞥了一眼来人,便知他䫘就是今天授课的导师了,昨天也在学院导师行列中。

      秦政哪왬里会就此作罢,双眼缓缓合上,双手作汇聚状,之见周围的灵气被急剧压缩最终形成一个灵力球,秦政左手猛然一按,灵力球竟没入右手之中消失不见了。

      ➲秦政睁开双眼,右手手掌环握剑柄,徒然一握,剑出鞘了!

      “这……难道是?”这下轮到导师룣震惊了,众所周知,灵器有灵,除非实力强大或者以灵力沟通认主,不然绝不可能被普通人所掌握,不然这世间岂ӆ不是乱了套,但是万事有例武外,有一种灵器为天生,汇聚先天灵气孕育而成,这类灵器遇到契合之人便会主动认主,认主后随心所欲,心之所指剑之所至。

      秦政看着这柄剑,心中像是有所触动,对着剑说道:“以后,你就叫定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