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大黑吊日白b在线观看。

      在生日之蔤前,简柒除了去ᮥ学校上课登记以外,就是泡在䉂美术室。

       在家里自然就是待在画室。

      虽然她现在画的满天星已经很好了,但是她追求完美。

      缺了味道的画,ᙑ是不能打动人心的。 㖝 暪

      在这期间,简柒也接到了通䭑知,为了庆祝她的成年礼,她的好姐妹,算䋼得上半个姐的陆可奈同志,特地定了一间KTV包厢,准备带她去潇洒。

      本来是还有一场生日晚宴,简柒突然想到简大人,就没有想办的兴趣。

      省的被컦他说大张旗鼓,过个生日也要弄得人尽皆知。

      何必找这个罪受?

      牡 在她的再三恳求之下,陆可奈才答应跳过晚宴,但是也明确,럁KTV去嗨,绝对不能省,不然生日就没意思了。

      简柒把手机放在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端起颜料盘在画上做一些䗨细节性的修改。

      经过这几天的刻苦用功,画室已经乱的不成样子。

      可以清楚的看见,简柒的脸上还沾着颜料,五彩斑斓,跟一只花猫没什么两样。

      简单的做了收尾工作以后,洗了一个澡,把一天的疲惫都给冲䌰掉。

      㹼 下一步的画册,她想尝试着튻画照片。

      临摹照片上的景色和意象,往往比自己亲眼所见来画更加困难。

      照片是别人的作品,拍摄的场景也是别人的心境。心旬境的不同,就决定着这幅画的好坏。而一幅画最重要的是,作者不仅要将画画活,而且还要让读者与其共鸣,这才是最主要的。

      只是当下,她还没有决定好选择哪戕位摄影师进行葔合作。

      水流顺着脸庞缓缓流遍全身,她抬手将头发往耳后抚去,闭着眼,感受着来自水的冲击。

      果然,长大也不是一件好事。

      阧—— 鲈

      색自从那天칛沈黎川回到俱乐部以后,跟众人说了一声퐔,把湿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还有一份文件,放到了殷楠的桌上就进了屋,一点多余的东西也没有。

      他的房间也有一扇落地镜흓,全身上下打量着里面的人,兲不停的深呼吸,最统后才将目光盯在衬壯衫上。

      没记错的话,他哥也有一件䀶。

      他不喜欢管闲事,但是,关于简柒的闲事,他还挺乐意。

      沈黎川坐在床边,打开微信就给他哥发了一条信息,附带一张衬衫的照片。

      [这衣服你是不是也有一參件?] ᝠ ꜁

      沈黎川记性不错,当初在家的时候,沈黎川在他的衣柜里看到过楆有这件衣服的出现,只是后来就没再见过了。

      而且,只不过是一件衬衫而已。

      [嗯,早扔了。]

      对方回的很快,从字面上看,没有太大的波澜。

      岈 沈黎川没打算回信息,ﯼ准备进王者训练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一条信息。

      [你哪儿来的?]

      沈黎川就随便扯了一句,总不燏能跟他说一个女孩给的吧?

      [街怟上随便买的,看着舒服就买了뤽。] 끐

      [嗯。]

      冷햕场级别聊天结뗹束,沈黎川也不以为然地准备训练。

      ——

      生日当天,䒇简柒一早就签收了一个邮傗件,信封的模样。

      简柒顺着‡线条,拉开,去除类似于一个信件的东西。

       里面是一张卡,还有一张便利贴,上面赫然写着:

      熟 我最亲爱的妹妹,成年生日快乐。

      简柒“噗嗤”一笑,笑的有些得意忘形。

      反复的看着手中的卡,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动静出来。

      䳋 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简栩尘早已经给她发了信息。

      [卡里有一췘百万,随便支付,负额也可以,会自动从我卡里扣]

      [长大了,以后也管不住你了]

      [一个人住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

      [晚上的聚≇会我就不去了,和朋友一起好好玩,钱不够跟我说,别玩太晚。]

      [还有,祝我家柒柒,生日快乐。] 믨

      简柒看着一条接着一条的信息,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现在的感动万分,这一整个心理路程,都让简柒的眼ꬦ里充满⾹了酸涩。

      끵突然觉得,以前对简栩尘爱答不理的,有些后悔。

      按理说,简柒的生日简栩尘从不会缺席,更何况这次是成年生日,就॥一张卡,微信就要祝福就没了?也太不正䪫常了。

      她对着光,仔细研究着银行卡,不知道的是,简栩尘此时此刻在会议室驳阴冷的看着桌上的ყ报告。

      홆 “这怎么回事,这笔香水的单子就这么被沈氏截胡了?ኺ你们怎么看的?”

      ꋒ低沉的嗓音回荡在会议室上空,有一种说不出的刺耳。

      简栩尘现在的心情可谓是扶差戀到了极致。

      下面的人一声大气都不敢出,谁刀也没想到一向沉稳冷静的简ࢇ总会这么生气。

      这几年来,简煦光ꢆ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㞦简栩尘任简氏董事长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솺这次跟风尚集团的单子,简栩尘为了顺利拿下,亲自跑到法国跟风尚的代表人见面才定下的。

      沈氏,在A市噶和简᫟氏并存。

      如果说强大,沈氏还枘是在简氏之上的。

      성 沈氏涉及的领域广,在各个行ꋮ业都是巨头。

      而简氏着重点是在服靖装设计产业,另外싼还专门为简柒开了一条十七专属权通道。

      所有关于㨰十七的版멩权问题,只有简氏才有所保留。

      为了扩大市场ᐶ,简栩尘这次主动开拓领域,准备进军香水市场。

      这次合作达戰成,简氏一定会上一个新쥆台阶。

      可是,沈氏突然插了一脚,这个想法只能作废。

      韚 “简总,不得不说这次沈氏做的太귄隐蔽了,风尚那边给的消息是沈氏集团的也就是现在的东家,沈临安,早在您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和总负责人达成了协议。ᦑ”

      簘 “说是没狰有公ₖ布这次合作,才导致下层人员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

      简栩血尘眼里愈发阴暗,好一个沈临安,阴魂不散。

      这么久了,你非得来我这儿插一手吗?

      身旁዆的助理傅方喻站在简栩尘身边动都不敢动。

      简栩尘什妨么性子他太了解了,跟沈临安的矛盾也有所耳闻。

      光是单橕子的事,沈临安就拿了简氏不쮪少。

      只有一个目的,为了约简栩尘出来。

      简栩尘懒得理他,以为这只是沈临安的把戏,谁有事没事去见那个鬼玩意儿。

      “方喻,你现在就去Ⳁ一趟沈氏,跟沈临安说,谁不出来就是狗。”

      随即就散了会。

      简栩尘一个人待在办公室,缓步走到落地窗前,四十二楼的景色,把整个耺A市都能一览无余。

      往远处可以清楚的看见离简氏不远的中心地带,屹立在中央的高楼大厦,就辶是沈氏集团。

      剄 简栩尘握紧了拳头,“沈临挽安,你干嘛非要慞跟我作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