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蝶直播应用

      圧纽约,≈酒吧台上。 ᇡ

      亚瑟正在拼尽全力,以极近夸张表情的做着各种滑稽表演。

      他的脸庞枯槁而凹陷,上面画着简单的小丑妆容,扯拉着嘴角勉强摆出一副欢快的表情,一举一动都努力表演出小丑的滑稽与浮夸之感。

      엘不䘀过,显然,亚瑟在ڻ喜剧的表演方面并没有太多的天赋。

      台上,他竭尽全力的表演滑稽戏码。

      台下酒吧的客人ⴁ却反应冷淡。 ႂ

      “嘿,滚下去吧,小丑!앱”

      放下手中的酒杯,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男人冲着亚瑟大声喊道。

      “你在浪费我们的캊时间,我来到这里戩可不是为了看你这拙劣表演的!”

      络腮胡男人的话,显然是说出鿵了酒吧内不少客人的心声。

      “下去,下去!”

      “下去,呜呜,下去……”

      他们齐齐发出嘘声,轰起了台上的亚瑟。

      꾃面对客人的嘘声,亚瑟滑稽的动作变得僵硬,他扯动嘴角努力想要维持欢快的表情,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你的表演时间结束了,亚瑟!”

      ῟ 笁注意到酒吧内客人的反应,老板立马朝着台上的湭亚瑟喊道。

      眲 “但是,我……”

      닟 听到酒吧老板的声音,亚瑟看向后台,脸上的表情透着哀求。

      他想要继续自己的表演。 ܆

      糖 “没有但是,你现䣭在就给我从台上下来。”

      然而,没有给亚瑟任何的解释,酒吧老板粗暴的打断了他嘴里的话。

      挥手对着蹾舞台后的工作人员示意了一下,伴随着激烈的音乐,一群衣着鼋暴露的舞女等上ڧ了舞台,ュ在客人的口哨声中开始挑起了诱惑的舞蹈。

      而亚瑟却被这些舞女的动作挤到了舞台边缘。

      和台上狂热的气氛,格格不入。

      ……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縄亚ℱ瑟。”

      后台,老板看着台上欢쿴声笑语的表演气氛,扭头看了一眼面前亚瑟枯设瘦的身形,忍不住道。

      “你又搞砸了。”

      “我这里是酒吧,不껴是慈善䍧场ꬽ所。”

      “我很抱歉。”

      䌢手里拿着还没有放下的表演道具,亚瑟哀求着道:“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ㅔ很需要这份工作,拜托!”

      面对亚瑟的苦苦哀求,酒吧老板已经到嘴边的话语ኲ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他了解一些对方家里的情况,穷困潦倒又照顾着生病的母亲ꊡ。

      如果失去酒吧里驩的工作,的确可能让对方原本就悲惨的人生变得更加潦倒。

      “……”

      想到这里,老板叹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的亚瑟道:“好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亚瑟,뚰希望这一次你别再搞砸了。”

      “我﵄保证柈。”

      听到老板的放软,亚瑟忙밭不迭的点头,枯槁的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或许䣢,你应该考虑换뿀一个工作,亚瑟֘。”

      望着眼前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枯瘦的男子,酒吧老板难得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唎

      擇 “酒吧里还缺一个打扫的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试一试。”

      ⌁ “我答应过母亲,会成为一龪个优秀的滑稽演员,给她带来欢笑。”

      面对老板的提议,亚瑟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他很清楚,目前这样的日子根本不能长久,但是想到家中生病的母亲,他还是咬牙摇ሓ着头拒绝䗫了这一工作的提议。僒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亚瑟,졦如果明天你还不能够让客人㱓接촕受的话,我只쎑能请你走人了。”

      见亚瑟拒绝自己的提议,酒吧老板顿时失去了和他再交流下去的打算。

      给出了䁚最后的通牒之后,就转身去做更重要的事情去了。

      后台,亚瑟默默注视着台箎上的一切。

      介 ﷫ 他看到之前那个开口骂自己的络腮胡客人,此刻正对着台上的表演露出兴奋的表情。

      那些轰他下台的客人,却对舞台上艳俗的表演流连ᄨ忘返。

      ……

      “你瞀看到刚才那个家伙了吗,他的眼睛一直都在你的身上没有离开过……”

      “或许,你应该尝试着,约他出来,我ࡍ想他一定舍得汭在你身上花钱的。”

      ﱌ “我不喜欢那个家伙,他脸上的胡子太多了。”

      “谁把我的演出服给拿走了,明贛天我还要用呢!”

      “不知道,或许是……我看到她඾……”

      酒吧内,伴随着灯光的落幕。

      后台,演出的鏑众人三三两两的从化妆室离开。

      坐在房间的最角찞落,亚瑟在破諀碎的镜子前卸下了워脸上的小丑妆容,露出自己枯槁而悲㈭伤的面孔。 

      他脱下身上五彩斑斓的宽大演出服,瘦骨嶙峋的身体在化妆室昏暗灯光的映照下显得阴影分明。

      换上自己陈旧的老式衬衫,亚瑟将演出服塞进房ⵅ间的铁柜里,撕去柜子上贴着的嘲讽贴纸。

      哐当!

      转身,离开。

      伴随着离开的关门声,化妆室内垃圾桶内,贴纸慢慢飘荡着落下。

      露出一行歪扭的文字。

      鷕 “你一点就不好笑,Jok㝧er!”

      ……

      “是我想太多了,还是这个世界太럙疯狂。”

      “你知道騶,쟋大环境不好,亚瑟。”

      “纽约,一直都䷅是全美Ⴠ利坚失业率最高的地区之一,生活在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苦闷,这年头没有谁过得顺利。” 䄅 뜟 病院,办公室。

      ਄对于亚瑟的问题,医生用制㳙式的反应给出了回答。

      在今年,美利坚选出了史无前例的掕黑人总统。

      然而,新总统的瑈上任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多的改变,选举结束之后,生活依旧继续,穷困潦倒的人,并不会因为一场选举而变得富有,他豫们依旧贫困。

      “你呢,亚瑟,最近的状况子如何?找人谈话,对你有什么帮助吗?”

      “还是和过去一样。”

      面对医生的询问,亚瑟苦涩着面孔。

      “或许医生,你应该开更重一点的药给我。”

      听到亚瑟的要求,医生低头看了Å一眼手中的ᠷ药单。

      “亚㿵瑟,你已经在吃七种药物了,我邌想这多少돛对你会有点帮助的,况且,你也已经付不出䤖更多的钱换更好的药了。”

      “……”

      䋏医生直白的答案,无疑是说中了亚瑟最大的困境。

      ᾆ他已经没有钱了。

      他沉默的低下脑袋,⣒看着自己枯瘦的双手,ད用低哑的嗓音说道:“我只是不想一直这么难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