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警官学院

      矛盾,矛盾,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

      机关人的三个金属头,正好挡住了机关人自己的六把巨剑。

      “有这些铁头在,我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

      于是,司马九向纳兰灵云呼喊道:“灵云!灵云!”

      “九哥,我在这里。”

      “你还好么?”

      哐当哐当的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司马九勉强能听见纳兰灵云的话。

      “我没事儿。”

      “你先到石门那里,想办法出去,我随后就到。”

      纳兰灵云忧心不已,“可是!你怎么办?”

      “你快走吧,我有办法,别在这里影响我发挥,相信我。”

      “哦......好!”

      纳兰灵云应了一声后,便忧心忡忡的向那扇疑似出口的门走去。

      司马九想要纳兰灵云先行离开,至于自己么?

      呵呵。

      六把巨剑几乎封住了他的出路,看起来,想要脱身,绝非易事。

      司马九左右张望了一番后,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前,也就是机关人的三个头之间,似乎倒插着一把奇怪的‘剑’。

      剑,或者说非剑。

      剑有双刃,可司马九眼前这把通体黝黑的长‘剑’,却并无锋刃。

      “剑侠荆轲:这是......”

      “剑圣裴旻:无伤!”

      “群主司马九:什么无伤?”

      “五柳先生陶渊明:卿本孤陋寡闻者也,不知何为无伤,亦不足为奇。”

      “剑侠荆轲:这把剑的名字叫无伤。”

      “群主司马九:无伤?还有这样的剑名?本群主为何没有听说过。”

      “大将军王猛:恕本将军直言,你没听说过的东西,多得去了。”

      “群主司马九:......”

      “亚圣孟子:医者仁术,大爱无伤。无伤剑,乃是医家名剑。”

      “象山先生陆九渊:剑有双刃,本为凶器,剑若无刃,其威力便会大打折扣;然而,无伤剑,恰恰又是这么一把无锋无刃的绝世名剑。”

      “亚圣孟子:医者济世医人,奉仁爱之心,行侠义之事,无伤剑便秉承了这样的理念。

      “亚圣孟子:无刃无伤,不论什么时候,不论在什么人手中,它都不会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杀气,这就是无伤剑。”

      “群主司马九:你们这样吹捧,听起来,似乎,这把剑很特别。”

      “剑侠荆轲:我打赌,群主一定对无伤剑动心了。”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荆轲大侠,这种没有任何悬念的打赌,你觉得有人会参与么?”

      “五柳先生陶渊明:除非他脑子瓦特了。”

      “群主司马九:各位大佬,闲聊先缓缓,本帅哥可不想一直窝囊在这里。”

      “剑圣裴旻:看起来,你好像并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大将军王猛:机关人的六把巨剑轮番自残,几乎封死了你的出路。”

      “群主司马九:‘没有多少选择’,也就说还是有选择。”

      “剑圣裴旻:你可以尝试着拔出无伤剑。”

      “群主司马九:你确定?”

      “剑圣裴旻:你是群主,你做主,这只是在下的提议而已,毕竟,这把剑不会无缘无故的插在这里。”

      “大将军王猛:依在下所见,拔剑之举,风险极高,却又不得不为之,毕竟,若非重要之物,谁会闲着没事儿插在这三个脑瓜中央。”

      “群主司马九:既是名剑,若不取出来看看,未免可惜。”

      ......

      “历经艰辛,才来到这里,有机会一览名剑之姿,此时,若不拔出无伤剑观摩一番,的确可惜。”

      “嗯,那就拔出来看看。”

      司马九主意既定,于是,他郑重的伸出双手握住无伤剑剑柄,随后,突然发力向上提剑。

      “咚!”

      “哎呦!疼!”

      司马九轻松的拔出无伤剑,也正是因为太过轻松,以至于他猝不及防的向后一仰,后脑重重的撞到机关人的金属头上。

      “什么情况?”

      “所谓的名剑,这么容易就被拔出来了?”

      “原以为要废老大的劲呢!没想到,轻轻松松就拔出来了,这也太......太草率了吧?还有没有点绝世名剑的样子?”

      “早知道就不用这么大的力道了。”

      司马九顿时有些后悔,可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卖,若有,他绝对会将卖家买断货。

      埋怨归埋怨,片刻后,司马九一手揉着后脑,另一只手握着无伤剑,横于身前。

      通体黝黑,无锋无刃,平平若尺。

      这是司马九对无伤剑的第一印象。

      “无锋无刃的剑,正和我意,不过,将你算做剑,确实也有些牵强。”

      “算了,既然你我有缘,那本帅哥就勉为其难的将你收下。”

      “再说了,没有一把名剑在手,如何配得上本帅哥的身份。”

      正当司马九暗自得意时,机关人突然变得狂暴起来,不受控制的胡乱劈砍,弄得石室内乱石纷飞。

      “大将军王猛:无伤剑是你的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欣赏,当务之急,需尽快摆脱困境。”

      “群主司马九:有道理。”

      “剑圣裴旻:看起来,机关人已经失控了,此时,正是逃离的绝佳时机。”

      “群主司马九:好!”

      ......

      司马九按照剑圣裴旻的指示,先跳到机关人头上,然后纵身一跃,落到机关人的肩膀上后,再顺着机关人的手臂,借助巨剑滑至地面。

      落地后,司马九便以最快的速度向纳兰灵云跑去。

      司马九刚跑出几步,机关人就再次将他锁定为目标,转身便挥着六把巨剑,朝司马九劈砍而来。

      司马九见纳兰灵云仍停留在石门旁,便在狂奔的同时,急忙问道:“灵云,你怎么还没走?”

      “石门打不开,好像需要钥匙。”

      “啥?这个情况下,哪有时间找钥匙?”

      司马九焦急不已。

      在他身后,机关人正挥着巨剑,气势汹汹的朝他追来,机关人的巨剑接连落到他刚踏过的地板上,激起飞石碎屑。

      那架势,贼吓人,司马九可不敢有任何停留,除了跑,就只有快点跑。

      稍有停顿,小命休矣。

      “怎么办?怎么办?”

      眼看离石门越来越近,司马九一时不知所措。

      突然,当他的目光扫过石门时。

      “剑圣裴旻:你们注意到石门旁的那个孔洞没?”

      “剑侠荆轲:看起来,好像是个方形。”

      “群主司马九:讨论啥孔洞,赶紧想想办法。”

      “剑圣裴旻:看起来,孔形似乎与无伤剑剑身的形状一样。”

      “群主司马九:你是说,无伤剑,便是开启石门的钥匙。”

      “剑侠荆轲:群主的智商,似乎变高了。”

      “群主司马九:......”

      “群主司马九:眼下,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唯有一试。”

      “剑侠荆轲: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万一成功了呢,是不?”

      ......

      “灵云,接着,将它插入门旁的孔洞中。”

      司马九随即将无伤剑抛给纳兰灵云。

      纳兰灵云接过无伤剑,未做迟疑,便向孔洞中插去。

      当无伤剑插入孔洞中后,石门随即开启。

      纳兰灵云欣喜道:“门开了!”

      “快出去。”

      “嗯!”

      纳兰灵云立刻向门外跑去。

      两米,一米。

      司马九紧随纳兰灵云的脚步,顺手拔出无伤剑,便向门外跑去。

      就在司马九后脚刚抬起,机关人紧随而至的一把长剑,便分厘不差的落在他最后踩过的那个点上。

      那个点,距离石门仅一寸之遥。

      而石门,则在司马九跑出门后,轰然关闭。

      “好险!差点就出不来了。”

      司马九跨出门,连续跑出数步后,才收稳脚步。

      他弯腰低头,气踹嘘嘘的拂着胸口。

      不久后,当他转身回头时,乍然一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