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镜号近亲

      零衣站在闪刀空域零区外围,衣裙飘飘,随风轻舞。

      她俯视下方,那里山峰耸立,重重叠起。

      “我会守护好闪刀姬的一切。”零衣坚毅地说道,而后转身离开。

      闪刀空域下是片宁静之处,山峦秀丽,风景优美。

      在山顶上,薄雾如烟,缭绕在其周围,令其朦胧。而山脚下则有潺潺流水,古木伴老藤,甚为幽静。

      这是闪刀姬范围守护的地域,一旦零区失守,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水门此刻正在屋内思索当下的情况。

      “我本来是为寻幽然魂光踪迹而至,在零衣身上发现,但又消失。看来可能是零衣身上的力量被封印,连带幽然的混光也无法展现。还是待在零衣身边,帮助她恢复实力,再作计较。”

      水门也是尝试去感应了一下火影位面,发现那边的时间流速果然如他所料般被他放缓了,他在这边已经待了十多天了,但那边却连一秒都还没流过。

      “如此便好,孤单由我独自承受,玖辛奈和鸣人就好好待在一堆吧。”水门安心地说道。

      露世此刻正在打磨她的刀,用锤子一下又一下地敲击,为接下来向黄金国的宣战做着准备。

      火星四溅,红光炽热,那是经历千锤百炼的兵刃,也是露世保护珍重之人的倚仗所在。

      黄金国度,金碧辉煌的黄金城,这里是至高的统治者黄金卿所居之处。

      黄金国名副其实,整个地方都是由真金白银打造。

      金灿灿的城堡外有两个黄金铸成的守卫,一手拿盾,一手拿枪,他们眼冒红光,恍若真实活着,而非雕塑一般。

      越过两个守卫,再往前走就是阶梯,不论是阶梯,还是扶手,抑或是这地面都被金灿灿的光芒所覆盖,那不是金色的瓷粉,而是真正黄金所铸就!

      黄金国大气磅礴,诺大一个宫殿就这么矗立在这个世界上,在宫殿最上方有一个鲜艳如钻的红宝石在那里闪耀,它的光辉上达苍穹,下贯殿宇。

      黄金国,黄金卿正在悠闲地听着奏乐。

      乐师双手抚琴,叮叮咚咚的悦耳之音传出,宛若一股清泉在月下流淌,令人心神清宁。

      就在这一刻,外面却有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跪在地下,向黄金卿说道:“报告大人,闪刀姬向我们发动了挑战宣言,点名道姓要您和她们对决!”

      黄金卿正在悠闲地喝着酒,他全身都是闪瞎人眼的金色,身披紫色披风,手戴白色手套,手套上戴着各式各样五光十色的手镯、戒指。

      对于慌张赶来的人,他只是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来人如蒙大赦,立即退去。

      他的心里面其实害怕之极,这位黄金国巫妖大人的话就是指令,一言不和,可以直接让这座城内所有生灵性命全丢。

      他心里真的怕被因为打扰黄金国巫妖赏乐而挂,这年头跑腿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干的啊!

      黄金卿继续品着他的小酒,他那如瓜子般的尖脸依旧胸有成竹,头上那略微弯曲的王冠更将他的奢华烘托得无疑。

      “闪刀姬,不等吾亲自来解决你们,反倒向我挑战,好,既然想找死的话就放马过来。区区女流之辈,当真以为借助战约就可逃离灭亡命运,可笑!”黄金卿笑道。

      他的心里面根本不把闪刀姬放在眼中,他是心怀天下之人,为了与那几个巨头相争,自己不介意杀鸡儆猴,用刀女人性命来扬他黄金国之威!

      “黄金国巫妖答应了我们的挑战。”露世拆下手中的信件对零衣和水门说道。

      零衣此刻正在打磨她的佩刀,她知道此战意味着闪刀空域的存亡,也代表着自己正式向黄金国发出了敌对声明。

      “一方挑战,若另一方接受的话,决斗仪式便宣告成立。而胜者有权获得十天的休息期,在这段时间内,至少明面上黄金国不会对闪刀空域发动进攻。”零衣说道,这正是她向黄金国挑战的根由所在。

      如果没有意料,黄金国恐怕不日就将进攻闪刀空域零区,凭现在她和露世的战力完全没有胜算,她想到了用决斗仪式来拖延时间,希望胜利后能够抓紧时间寻找剩下的零部件,让闪刀姬真正的力量得以发挥出来。

      水门关切地问道:“零衣,你有把握吗?”

      零衣已经将磨好的刀刃收好,她袒言道:“没有,黄金卿实力之强,已经足以达到主流的地位了,但如果不这么做我们闪刀姬可能明天就会迎来灭顶之灾。”

      黄金国整体实力之强,据零衣所言在整个决斗怪兽世界都不容小觑,当初的黄金卿巫妖更是凭借一己之力就杀到了主流之中。

      雄据一方,黄金卿黄金国巫妖的野心也日益膨胀,它妄图与其他的巨头龙辉巧、电脑堺争锋,目前正在急度扩张地盘,而当年的主流势力闪刀姬就是它第一个目标所指。

      闪刀姬曾经也是主流势力之一,战斗方式多样,虽以一人之力但可敌万千大军,甚至灭掉一国也不是个事。

      盛极必衰,闪刀姬也是如此。

      魔钟洞失守,遭到其他大势力恶意针对,现加上有人为了防止闪刀姬死灰复燃,甚至将她们的装置都毁得干干净净,连一点渣都不剩。

      零衣她们拼尽全力前往魔钟洞所能修复的也只有一套风刀装置,但即使如此也让水门刮目相看,全盛时期的闪刀姬之强可想而知。

      “决斗仪式是我们决斗怪兽世界特有的方式,双方同意决斗,较量成败,胜者为王,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可以将真正的大战进行推迟,为自己这边谋取一定的先机,属于个人之仪,这也是战斗的一种。而真正的决斗则是势力与势力之间的相互碰撞,那不知道要牺牲多少无辜的生命,才能换回来地方的争夺,名誉的象征。”

      零衣对水门解释,她们现在已经无路可退。

      个人之仪只是为真正大战做的拖延之策罢了,而如果失败的话黄金国将会立即进攻,不用再顾忌其他大势力的态度。

      “个人之决斗仪式只需选择一个人,零衣我知道你为闪刀姬们一直在努力着,但既然黄金卿敢接下这场比试,就证明它有恃无恐。我有一个提议,希望你能让我替你们出战。”水门认为可以让他代替零衣战斗。

      “这……”零衣有些迟疑。

      水门笑了,”难道你怀疑我的实力吗?“

      零衣赶紧摇了摇头,“不,这怎么可能,水门大哥,只是这乃是我闪刀姬与黄金国之间的恩怨,我想亲自解决,也请你相信我!”

      零衣肤白如玉,双眸如水,就这么直接地对水门将她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她希望水门能够认同自己。

      看着零衣那坚定的眼神,水门也是服了,他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唐突,这么提不就是代表着自己觉得零衣肯定会输吗?

      水门也是放下心来,他选择相信眼前的少女。

      “好的,那你要加油。”

      露世在旁保持沉默,但她也在时刻关注着零衣的精神面貌。

      对于水门的提议,露世知道他是好意,但正如零衣所言,这是闪刀姬与黄金国的争斗,她们要亲自动手解决,不过对于水门的关心露世还是感谢的。

      个人决斗之仪开始定下,剩下的就是闪刀姬零衣和号称心怀天下的黄金卿究竟谁能更胜一筹,在这场决斗之仪中胜利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