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熟妇为我泻火

      死寂的鬼影森林中居住着不少自由民的部落,他们的先祖因为不满王国的统治而北逃,躲避守夜人的追捕,最终来到了这个在七国地图之外的永冬之地。

      没有人知道这片死寂的土地上隐藏着什么,或者说居住在上面的活人们有多少人,但李察知道,凛冬将至,南方的篡位者之战即将发动,坦格利安王朝将被拜拉席恩家族所取代,而那位强大的战士劳勃·拜拉席恩将成为君临的主人,铁王座的统治者。

      而更要命的是,他与这具肉体的融合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了。

      李察·坦格利安,杰赫里斯二世的私生子,在伊里斯上位后便消失在龙石岛中,前身的事模糊的如同起伏的潮水一般,留给他的只是这具健硕的身体和不错的剑术。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是权谋的世界,当他真正亲身体验了之后,曾经的艰难可能也是一种幸福吧?应该?

      维斯特洛大陆上每一年对应一个不同的季节,而现在...凛冬将至,已经是夏末的维斯特洛大陆还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将迎来死寂的凛冬。

      透过木屋几个不小的洞孔向外看去,银装裹裹,颇有一份曾经想要去的西伯利亚冰原的气派,但当他真正亲身体会这种北方的寒冷后,他才知道,南方的所谓魔法伤害在纯粹的物理伤害面前只是弟弟罢了。

      而且,他能够活下去还依赖于一件熟悉而又陌生的事物...骑马与砍杀。

      任务提示:凛冬将至卷一永冬之地1

      你来到了永冬之地,这里是维斯特洛大陆的极北,比北境更远,可以说的上极北地,而篡位者之战即将开启,作为坦格利安家族未来的幸存者,七国上下除了提利尔家族和马泰尔家族会对你有所好感,其他的五国无一不是你的敌人,而且你的南方还有守夜人们坐镇长城,而这片广阔的冰原中,死者开始复苏,当凛冬席卷北境时,就是夜王复苏的时刻,届时你需要躲避死者的追杀,如果你不想刚复活就成为死人。

      打开面板,自己的属性显露无疑,同时还有那个熟悉的页面,那是自己大学时的回忆之一。

      李察·坦格利安

      力量:14

      敏捷:15

      智力:9

      魅力:7

      掌控能力:骑术5、格斗4、铁骨2、统御3、骑射5、跑动5

      武器熟练度:单手武器220、双手武器220、长杆武器220、弓箭220

      只不过现在这个页面除了自己的个人能力属性和简单的任务页面外,也只有一个定居点管理页面,其他的报告或者扎营都没有开启。

      定居点:未命名

      建筑:无

      住民:无

      文化:无

      提示:请尽快选择一处远离定居点的区域,将定居点中心确认好,届时定居点任务将开启,您可以获得全新的定居点任务与来全新功能。

      提示:基础工具已分发,您获得淬火的伐木斧、淬火的锯齿、两盒坚固的钢钉以及其余工具不等。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么...”

      虽然不知道哪个所谓的定居点任务和全新功能是什么,但是以他现在的情况,出路只有这么一条,留在自由民们的营地苟活,或者是勇敢的直视骑砍给予自己的任务,或许还有新的希望?

      但很不巧,或许留在自由民中,他能够依托自己过去身为小贵族的能力活的好一些,但是当凛冬到来,死人捕杀活人时,他将没有任何退路。

      现在距离死者之王复苏还有一年半,唯一的办法只有直面挑战。

      不过所幸骑砍留给了他一份珍贵的礼物,那就是地图功能。

      自己现在所处的营地远离霜雪之牙山脉,位于鬼影森林的最东北角,东南方向是艰难堡和斯托德之角,南方差不多百里地就是鹿角河。

      看到鹿角河的最靠海角,李察就知道,自己的希望就在那里附近了,作为文明诞生的核心,河流一直起着巨大的作用,而且那里是鬼影森林的一处边缘,是平原丘陵的地形。

      或许自己未来能够活下来,并修建一艘小船,带上足够的干粮躲过东海望,朝着长城内进发。

      将自己那件烘烤的差不多的羽绒服取出,李察将这几天醒来随同万妲的叔叔,那个不知名野人大哥一同狩猎得来的一些果子和肉条保存好,从一旁的地上捡起自己的木弓和几条破布制成的箭袋,随后将一根粗大坚实的木棍拿在手上,便离开了这间让大小不足三平方米的小木棚子。

      确定好自己指针对准的道路和方向,便朝着目的地走去。

      所幸得益于已经停下来的风雪,此时大雪尚未融化,而且也只有先民拳峰附近和以北才有降雪,清晨立刻村落后,走了半天,天穹上的阴云就被太阳所取代,一条小溪流分割开了雪地与绿林。

      从包袱中取出几个果子,就着溪水简单的吃了一下,洗了把脸后,再次确认自己距离目的地还有六十来里的路后,李察便继续朝着目标地赶去。

      穿插了几条似乎曾经有人走过的小路后,他也见到了不少正在狩猎的自由民战士,他们在看到李察这位独行者的时候,虽然有些诧异,但是也只是远远的打了招呼。

      毕竟对方那体格和虎口的老茧,不是十多年的老猎人无法做到的。

      而恰好,他现在这具新的身体自五岁起就成为了一位骑士的侍从,那是他父亲的朋友,在经历了十二年的变化,十七岁的青年人有着比北境人更强的体魄与力气。

      一路上虽然不算是风餐露宿,但基本上没到夜间,气温骤降的时刻,他必须寻找或者开辟居住所,宽大的树洞或者高处的山洞,总之一句话,不能将自己置于危险中。

      森林的野兽随时可能带走自己的生命,也正因他的警惕,一次睡梦中,门口摆放的小石头的踩踏声迅速的击醒了他,短弓立刻绷起,木箭直接插入了一头野猪的右眼,也是那天起,他花了两天的时间,将这头三百多斤的野猪变成了一块块的熏肉。

      最终,在经历了四天的艰难路程,他终于看到了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以及一处起伏于平地上的丘陵山谷,那是一处绝佳的营地选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