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狐视频app欧美

      1983年 8月底,一辆拉着大米白面和蔬菜及油盐酱醋等生活物品的卡车,从火炬油田会战指挥部三分部下属的地质普查处基地金银滩驶出,向ETKQQ的察汗淖尔前行。司机王军开着车,靠门的位置坐着赵红霞,我坐在中间。

      我今年 8月份刚毕业,分配到地调处宣传科,随他俩到基层 283地震队实习兼采访。

      赵大姐,是 283队卫生员兼值班电台员,她不施粉黛的鸭蛋型脸上,嵌着双碧水般清纯透亮的大眼睛;几绺乌黑发亮的刘海斜搭在那皎洁的额头上,她人朴素、热情、大方。她上车后,手里紧紧护攥着个大黑皮包,生怕丢失或被谁抢了去似的。

      赵大姐问王师傅:“你老婆病好些了吗?“

      司机王师傅,他中等身材,粗黑的脸庞,一脸乱渣渣的胡须,可能由于当过兵的缘故,他平时无论开车还是走路都习惯于昂首挺胸,但还是掩饰不住那略微佝偻的腰,蜡黄的脸色,满脸沧桑,显得年老,一路上话很少。

      “好个啥呀?药罐子,慢性胃病,与我一样,常年吃药,身体弱,一个人又带娃,又侍候老人,一天不得闲,咋能好!“他吐着浓重的烟雾,忧愁的慢悠悠的诉说着。

      “现在女儿认你了吗?“

      “嘿嘿,不认。“

      我纳闷并感到奇怪,他是离婚了,还是二婚,是孩子的后爹,亦或对孩子不好,我心中一连串冒出许多疑问?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看着他,突然冒出一句:“奇怪!哪有孩子不认爸爸的,你平时对她很凶吗?“

      “好还来不及呢?凶个屁!是因为我这个当爹的没有尽到责任啊!那年妻子身孕九个多月,突然腹痛剧烈,邻居跑到单位,通过调度室电台喊话让我回去看看,我当时回不去,央求邻居送她去医院,先看看情况再说。到医院后,妻子早产了,当我再次通过调度室电台听到这个消息时,己是儿子出生的第二天,我心里担忧极了,手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所幸母子平安,孩子出生两个月后,工程才告一段落,我这才抽空火速赶回,兴冲冲的去看望母子俩,儿子出生,我不

      在身边,一路上火急火燎,想像着儿子可爱的样子,见了面,妻子正抱着孩子喂奶,几乎认不得我了,说我黑的咋像个非洲黑人?儿子吧唧着嘴巴吃奶,我要亲亲孩子,妻子含泪劝

      阻,别吓着孩子。后来,每年春节回家聚十来天,像个客人,儿子小的时候,见了我躲在她妈的身后陌生的看着我,现在儿子九岁了,见了面,虽然认我了,却对我很冷淡,女儿五

      岁了,连声爸爸都不叫。惭愧啊!“

      他说这些话,很惆怅,可我年轻,也体会不到这当中的艰难,我刚工作,又要去野外,很激动,对一切都很新鲜,好奇。

      “野外勘探天地宽,很好玩吧?“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问赵大姐,恨不得立即飞到那里。

      赵大姐听了我这话,本来很灵动的眼神,突然变得空洞,无神的盯着路面,嘴里不咸不淡的回答着,“当然很宽阔了,不过,更多的日子里,野外是死一般的沉寂,有裸露的泥土,数不清的山,连绵不断的沙丘,戈壁褐色的鹅卵石,日子苦焦,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的话一点热情都没有,给我浇了一盆冷水。

      可我还是带着激动的表情说:“我报到参加培训会上,李副总工程师,热情地介绍火炬油田:“陕北釆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国革命时期,火炬油田,是解放后,5万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石油大军和复转军人汇集到这片火热的土地,头顶蓝天,脚踏荒原,举着工业学大庆的旗帜,三个石头支口锅,一顶帐篷搭个窝。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揭开了火炬人征战荒漠煤区的序幕。在辽阔的战场上,一座座山头上红旗飘飘,一排排钻井设备冲天而起,一顶顶帐篷星罗棋布,一辆辆汽车往来如梭,一阵阵油浪滚滚而来,会战的场面震天动地,响彻金晋蒙大地。这就是你们的青春舞台,你们的未来……“

      赵大姐打断我喋喋不休的描述,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说:“李总工程师挺能煽呼呀!在他嘴里,都是革命的词,死的能说成活的。“

      王军接过话茬,愤愤地说:“野外工作,荒山野岭,到处都是光秃秃的,铺盖卷撂上大卡车,轰轰的就走了,睡的是干打垒,漏风漏雨不挡土,整天满脸满身是尘土,食堂吃饭,吃的是白菜粉条土豆大烩菜,上工地的揣几个冷馒头,带几个青辣椒,就是一顿饭,遇上刮风下雨大风雪,有时断粮,断水断饭,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冬天下大雪,手都冻疼了,脚都麻木了,你可能不知道吧?李总工程师早就调回机关了,站着说话腰不疼呀!“

      赵大姐不解地问我:“你老家是哪的,以前来过油田吗?学什么专业的?“

      我不假思索,快人快语地介绍起来,“我是宁夏中卫人,沙坡头黄河边长大的,毕业于宁夏大学政治经济学,家里穷,经济负担重,听说矿业工资高,到这里工作,收入高些,主

      动要求报名来油田工作,分到咱们宣传科,以前从未来过油田。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说的是实话,离开学校的时候,不少同学壮志凌云,跃跃欲试。我在跟室友告别酒醉之时,吐露过自己的豪言:什么样的工作对我都不算好,什么样的工作对我都不算坏,在农村饿肚子的时候,理想是当个厨师,现在毕业,当干部,铁饭碗,拿高工资,挺好。

      “这跟油田不沾边,文科类的到工程单位了,以后要有受苦的准啊!“赵大姐表情凝重地说。

      “向工人阶级学习……“这是我来的时候,组织科的人教育我说的呢,以后,你们俩多给我讲一讲,说一说,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谦虚地回答着,看他俩没有吭声,又好奇地问:“你包里装了什么贵重东西,看你一直抱着,要不要我来帮你拿着“。

      她释然地一笑,“不用,拿的是大家的工资,还有一些职工家属孩子带的信,这可是宝贝呀!“

      我感到奇怪,为什么不通过邮局发信?也挺快挺及时的,想了想说:“勘探队工资挺高,何必省这几个钱呢?“

      赵大姐的表情明显生硬起来,略显不悦,可能是我说的话不合适,惹的她不愉快,她很不客气地说:“你呀!真是不懂,野外工作,什么叫野外啊?荒漠深处,前不着村,后不巴店,连只鸟都飞不过去,哪有固定地址啊!往哪里寄信?我们一年四季难得回家,只有春节才能家人团聚,大多分时间分居两地,一年见不上一俩次面,全靠家信联系,信寄到金银滩基地,门卫分好后,等有车来了再带走,大家都急巴巴地等着呢?“

      我感到愕然,这么麻烦,有这么艰难吗?我的这一疑惑,很快在七个多月后应验到我身上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我问王师傅,你是哪一年到油田工作的。他听了这话,没有立即回答,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点了一支烟,吸了几口,才缓缓地说:“我是 68年的兵,1970年,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火炬油田会战指挥部,我随军复员转业到油田。像我这种情况的在油田有一大批人。“王师傅说完这话,仿佛是深吸了一口气,又沉思起来。

      赵大姐深有感触地接过这个话题说:“十多年前,我们和你一样年轻,一群充满理想,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怀着对生活的热望来到这里,用他们特有的方式,也就是那一代人别无选择的方式在这儿拼搏、奋斗和挣扎……我们在这儿整整生活了十多年了!”

      十多年,对于一个时代而言也许算不了什么,可对于每一个鲜活的生命来说,那是多么漫长的一段岁月啊!是啊,后来我在油田工作多年,才读懂了他们当时凝重的表情,明白了他短短几句话沉重的份量,这是一片曾被泪水、汗水和血水浸泡过的土地,也是一片曾被几万人用青春

      和生命反复耕耘过的土地!几万人啊,他们把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播种在了这里,其中有些人甚至把生命也留给了这里!正是由于他们的付出和牺牲,这片热土,才播下了火种,发现了聚宝盆,缚住了油龙,擒住了气虎……

      脏乱差的马路在赤裸裸的阳光下浮现出一层灰蒙蒙的光,车子时速不超过 60公里,和王师傅不温不火的性子一样,不紧不慢地向前走过。经过吴忠,银川,平罗的平原大地,我看着看着,渐渐无聊,竟然倒头睡了过去。

      到了石嘴山,王师傅推醒我,在路边一家面馆停车,他看着手表说:“现在是下午三点半,黄河渡船六点钟就停渡了,我们简单吃点饭,抓紧赶路,过黄河,连夜把生活物资送上去,队上已经一周没有菜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