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官方网站免费下载手机安卓版

      秋瑾然只是站在纪千辞的身后,大脑放空。心跳声似乎都已经掩盖了呼吸声。

      眼下这位似从天外乘风而下的少年,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秋瑾然仿佛置自己于事外,全然不觉自己也深陷泥潭之中。

      直到她听见纪千辞的那句“若是非议我,便是自找麻烦”后,心就似乎被揉得粉碎。

      这时,她却看到纪千辞转过了身来,一脸冷漠,却问她道:“她没把你怎么样吧?”

      孙琦露却带着浓浓的笑意回答说:“你要是再来晚一点,你的心上人就没咯!”

      秋瑾然心里咯噔一声,在听到“心上人”这三个字后,血液流动的速度都加快了很多。

      她只觉得自己脸很烫,耳朵也很烫,连呼吸的声音都响得难以让自己承受。

      “露露你别乱说!纪同学会生气的!你赶紧给人家道歉!”秋瑾然略带急促的声音向孙琦露吩咐道。

      孙琦露不但没有收敛笑意,反而更加浓烈。

      “哟哟哟,胳膊肘都开始往外拐了呀!纪夫人!”

      秋瑾然完全不知所措,就这么被冠上了纪夫人的名字,让她情何以堪,让纪千辞情何以堪。

      秋瑾然察觉到了纪千辞面部极微小的变化,却不明白这个变化的意思是什么。

      “那我走了。”纪千辞扔下冷冷的四个字,扭头就走。

      她愣在原地,食堂的人也渐渐稀少。

      “这纪千辞真不是东西!”孙琦露愤怒的骂道,“真不知道你怎么会中意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你不懂.....”秋瑾然哽咽着回答。第一次的失之交臂,促使这次格外珍惜。

      上天既然允许再来一次,将遗憾填平,那她又怎么能不把握机会呢?

      这天夜里,纪千辞的那句“别想多了”频频在她脑海里闪过,她想的不多,只想要他在她面前多笑一笑,也就知足了。

      君子一笑,寒夜重明!

      梦中,那拖着行李箱远赴燕京的背影又出现在她的眼前。这一次,她没有再躲躲藏藏,而是朝着他的方向跑去。

      从他的背后将他一把抱住,泪眼婆娑,浸湿了他衬衫后背。画面定格在了这一刻,漫天流云止息,穿丛清风不起。

      她一边笑着,一边哭着。在午夜梦回时刻,热泪划过酒窝。

      秋瑾然醒了,才凌晨五点,月儿仍高悬在空中,空气寂静,只有她一人抽泣的声音。

      “这果然是穿越了,上天真的给了重来的机会!”直到现在,她才完全相信。

      天还没亮,秋瑾然的睡意荡然无存,一想到未来两年,叫她怎么能够安然入睡呢?

      坐在床上,努力回想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却发现自己已经遗忘了太多太多。

      印象最深刻的无非就是运动会,春游和高考了。命运如今可以被自己改变,记忆却无法刷新。她要重新活出自己想要的。

      至于高考,她已经无所畏惧。

      那些答案都已经铭记在心,丝毫不需要把过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面,可以好好的去思考纪千辞的一切。

      纪千辞的成绩一直很好,对文科生而言,满分是很难的,但纪千辞每次都可以已接近满分的成绩得全校第一的名次。

      平日也不见他学习,知识考前应付地翻翻书就是了。

      秋瑾然还记得,曾经去找纪千辞请教一道历史题,纪千辞看了一眼就说出了答案,以及涉及哪本书的哪一页的哪一行上。

      想到这,秋瑾然傻傻的笑出了声。

      “然然,你在干嘛啊?”孙琦露带着浓浓的睡意问道。

      秋瑾然立马捂住了嘴,若不是太黑,孙琦露估计立马会因为秋瑾然这个可爱的举动而笑出声音来的。

      “我只是做.....”还没等秋瑾然说完,就听见了孙琦露传来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天亮了,今天便开始了正常上课,所有人都还在暑假的慵懒之中,迟迟没有走出来。四十人的班级,有将近十五个人都在打瞌睡,上课质量十分低下。

      兴奋了小半夜的秋瑾然也在睡与不睡间挣扎不已。

      “喂,你男神在看你!”孙琦露小声的对着秋瑾然的耳朵说到,嘴里传出的热气吹到秋瑾然的耳垂上,让她感觉酥酥的。

      嘎吱。

      秋瑾然猛的将头抬起,让板凳猛烈的摇晃了一下。

      全班同学的目光也因为这一声响聚焦过来,秋瑾然的脸瞬间通红。或许这就是社会性死亡吧。

      “秋瑾然同学,请站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站在讲台上的历史老师平静的说着。

      秋瑾然听到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我国作为战胜国,却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请问,它的影响是什么?”历史老师扶了扶眼镜,严肃的问道。

      秋瑾然对于这些知识忘的一干二净,什么都不知道。

      “呃,五四运动?”秋瑾然试探性的回答了一下。

      但羞红的脸更加惹眼。

      “呵,坐下,好好听课!”历史老师也没有过多理会,也开始好好的讲起课来。

      幸亏这道题是一道高考相似题,不然她还真的会丢脸。

      十二点。

      “然然,别难过了,你说那根冰棍儿有什么好的啊?”孙琦露安慰道。

      冰棍是女生们给纪千辞起的外号,当然,纪千辞本人是不知道的。而且,在原来的那个世界,纪千辞也叫冰棍。

      “你不懂.....”秋瑾然喟然叹息。

      “哟,这不是秋瑾然吗?”张楚伊迎面走来,“怎样?还在为纪千辞对你撇清关系伤心?”

      张楚伊的语气阴阳怪气,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孙琦露往前迈了一步,伸出手护住了秋瑾然,道:“恶女人,你要干什么?”

      “呀,误会了误会了呢。我只是来告诉秋瑾然同学一个不好的消息的哦。”张楚伊的声音抑扬顿挫,“纪千辞,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秋瑾然背后一凉,混身颤抖一下。瞳孔放大,又像是失了神。过去的两年里,纪千辞是出了名的冷,不然也不会有冰棍这个名字。

      他有女朋友,根本不可能,虽然他很帅,身份也很神秘,但是,他有女朋友是绝对不可能的。

      “说谎。”秋瑾然木木地说。

      “不信?来来来,来看一下照片。”张楚伊说完就将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

      照片上,纪千辞公主抱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女生美得叫人无可挑剔。

      秋瑾然彻底愣住了,这一刻,她坚定的信念也动摇了,或许真有可能,那个绝美的女孩,跟纪千辞有关系。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张楚伊一副委屈的样子摆在秋瑾然的面前。

      不得不承认,这个张楚伊还是有几分姿色。

      “滚。”秋瑾然淡淡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说出了这一个字。

      张楚伊露出邪魅一笑,伸出手挥了挥,对秋瑾然说:“下次再见,秋,瑾,然,同学。”秋瑾然这三个字,每一个字都被她咬的很紧,亦有停顿。

      孙琦露见张楚伊走后,放下了保护的手,安慰地跟秋瑾然说:“然然,没事的,冰棍本来就配不上你。你可以去找到更好的男孩子。”

      终于,泪水决堤,秋瑾然哭出了声。

      为什么重来一次,才刚刚开始,就嗅到了结束的味道。上天为什么要愚弄这么一个无邪的少女?

      秋瑾然想不通,也不愿想通,或许与纪千辞错过,本就是命运吧,再重来多少次,都始终如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