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蝴蝶李彤彤

      似有一阵风刮过,老牧师破口大骂,那个狭促鬼,混蛋……

      刺鼻的味道,似乎又浓郁了些。

      陈安小心的趟过中间空出的狭窄通道。

      【楼梯后面有一个地下通道,进去查探一番会有意外的收获哦,小心通道的机关,就像那根丝线,一不小心就会触动风铃。】

      地下通道,陈安是在今天探测老牧师房子的时候探测出来的。白天人多眼杂,并不适合进入查探,只能在晚上寻找机会。

      一根几乎肉眼难见的丝线横在楼梯口,丝线的一端绑在了一只风铃上,只要触动,就会拉响风铃。

      越过丝线,轻手轻脚的打开地下通道的盖子,眼前是一个下去的阶梯。

      陈安翻着白眼,这老牧师绝对有问题,阶梯自然是不能乱走的,有陷阱。

      如果不是能够探测,陈安绝对找不到这陷阱的不知规律。

      这不是普通的陷阱,而是用陷地卷轴布置的,一旦踏入就会被困在里面。

      灯光暗淡,直到走了差不多二十余米的样子,终于不再是继续往下走,而是一个通道。

      通道说不上通明,但也并不显阴暗潮湿,土壤比较干燥。

      “有点类似于地下生物挖掘的。”

      陈安用手触摸着两边的墙壁,上面还有某种生物留下的爪痕。

      又走了十余米,视野顿时开阔起来。

      这似乎是一间实验室。

      但是入眼的,却是让陈安有些难以接受。

      很多的亡灵生物,甚至还有亡灵种的存在!

      这些亡灵生物和亡灵种全部都被关在笼子里,全部都是有气无力的,仿佛随时都会挂掉。

      有些亡灵或者亡灵种,被分割放在一些容器里面,容器里灌入了各色的液体。

      陈安脸色有些难看,并不是可怜的同情心,他对亡灵什么的,并没有任何的同情。

      他难看的是,这种分解手段,太恶心了!

      看得出来,这是老牧师在做什么实验,拿亡灵做实验。

      一张凌乱的桌子上,上面有许多的随意放置的文稿,陈安大致的看了眼,皱起了眉头。

      血肉诅咒的异变原理!

      亡灵诅咒污染的媒介!

      1号试剂的污染的清理效果,病理变化

      ……

      文件凌乱不堪,但是这上面的记载,其中的价值,简直是难以预估。

      他看着上面的文件,却并没有动,老牧师已经下来了。

      速度比陈安预料的快,竟然有一条快捷通道,老牧师直接出现在实验室里,却根本就没有发现在角落隐身的陈安。

      他脸色依旧阴沉,嘴里骂骂咧咧的,看来对于刚才那个敲门的混蛋依旧有着怒火,看向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亡灵和亡灵种,

      沉吟了一下,对着笼子施展了一个圣光术!

      明亮的圣光照耀下,亡灵们显得更加的虚弱,而亡灵种,同样处于虚弱状态。

      老牧师取出了一件暗色的披风披在身上,然后关闭了灯光。

      陈安这时候才发现,四周的光亮竟然是一座铭文灯散发的。

      他有些眼热,但也仅此而已。

      老牧师匆匆离去。

      陈安依旧没有动作,等了好一会儿,确定了老牧师离开了,他这才解开隐身效果。维持隐身也是要消耗元素之力的。

      研究了一下铭文灯,实验室又恢复了通明。

      笼子里的怪物们同样也被吓了一跳,但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哼哼唧唧,有气无力的瞥了一眼陈安,又陷入浑浑噩噩中。

      陈安查看着实验室,老牧师的收藏,让的陈安眼热不已。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已经找到了十余张卷轴以及好几种制造图纸。尤其是其中两张魔法卷轴以及制造图纸。

      【中级陷地魔法卷轴】

      介绍:消耗一定的元素之力,制造一个直径范围10米的流沙陷阱。

      【沙铠魔法卷轴】

      介绍:消耗一定的元素之力,凝聚出一件防御沙铠。可叠加!

      图纸都是陈安眼红的,中级治疗药水制造图纸,初级元素恢复药剂制造图纸,封印术法卷轴制造图纸,中级元素恢复药剂制造图纸,

      陷地卷轴的范围很大,用得好的话,面对群攻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而沙铠魔法卷轴,暂且不论防御效果,单单是那可叠加的效果,就让陈安差点失去理智,直接拿来给用了。

      老牧师的底蕴很深厚啊!

      这让陈安对老牧师的警惕更加大了,如果这是对手,他绝对不会正面对刚,谁知道对方还有什么底牌?

      陈安忍着心动,他查看老牧师的一些资料。

      不是研究的亡灵资料,而是铭文阵法。

      今天白天的检查,陈安发现了铭文阵法的不少漏洞。

      这些漏洞绝大部分都是极其隐秘的地方,而且,有些地方,有人为隐藏漏洞的痕迹。

      如果说小镇里面有谁最了解铭文阵法,老牧师绝对算一个。

      布置铭文阵法是有条件的,首先第一点,必须是术士。

      因为只有术士才能够研究布置铭文。第二点,自然就是对铭文阵法有一定的研究,懂得如何布置铭文阵法。

      而这一类的人,又被称为铭文师!

      老牧师就是一位铭文师,而且参与过小镇的铭文阵法布置。

      这是下午的时候,陈安从凯林哪里旁敲侧击出来的。

      一个文件架上的角落里,陈安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

      这是一张小镇的铭文阵法的布置地图。上面标注了一些铭文阵法的关键点。这些点,是阵法的基石,如果没有这些基石,根本无法支撑起整个阵法的运转。

      陈安以此来对照自己今日的收获。

      看下去,眼里的疑惑愈多。

      铭文阵法的总的关键点,是陈安发现的水库的一处漏洞所在位置。

      最大的问题出现了!

      水库是处于小镇中心,是最为关键点地方,这个地方出问题,那么,影响到是整个小镇的铭文阵法运转。

      所以,是谁在水库动了手脚?

      水库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靠近的。那里有专门的士兵看守,平日里取水,都是有专门的取水地点。

      所以有权限进入水库的人并不多,小镇的镇长沙弥尔,治安官安德列,所有的守夜人,老牧师,年轻的牧师马克,还有看守水库的士兵!

      这其中,老牧师的嫌疑最大,至于安德列,陈安觉得没必要考虑。

      其次就是拥有小镇最大权力的沙弥尔,不,那个年轻的牧师马克,谁让他对自己有恶意来着。

      但无法排除其余守夜人以及士兵,因为陈安并没有见过,无法了解。

      ------分界线-----*^_^*

      PS:求推荐票和收藏。

      昨天的推荐票222票,感谢。

      但是说实话,想要通过试水推荐继续上走,还是太少啊。正常来讲,周推荐5000以上才有一点搞头,大家看新书榜就知道了,不上新书榜,这本书的路几乎就到尽头了。推荐票排行百名开外几乎不行。

      咱们书友其实并不多,看书友圈就知道,真正愿意投票的人,永远只有那么几十个,能有两百多票真的感激了。但也希望其他书友都投起来。再有两天就周一了,生死时刻。

      新书不能养着,有时候,养着养着就没了,尤其是对新人,数据真的很重要;就算是老作者,数据没达到理想状态,进宫的也比比皆是。

      所以如果有养这本书的书友,不要养了,起码把票投了呀,感谢╭(╯e╰)╮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