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免费无限看_丝瓜视频ios下载安装

      六月十六,刚过圆月之夜。一大早,一个轻纱蒙面的少女腰间挂着一枚长史府徽识的令牌,策马通过北都南门,如云雀般轻盈掠过半个城区,直向城中央的都护府飞去。

      “你就是许念恩?”都护靠着木榻底座,端坐在蛟鱼皮毯上,双眼紧紧觑着面前这个刚刚摘去面纱的少女。

      两日之前,都护刚刚接到冥鼍的飞鸽传信,泛泛地说此女诡诈,半路趁机逃脱,却没有再详细讲经过。

      自那时起,他便对这个少女充满了好奇,一时间倒也想不出她用何种手段能从玄武堂龟派四尊手里逃脱。他本以为她会就此逃走,正想着如何借机向许云才发难,谁料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

      “小女便是长史府许云才独女,闺名念恩。”许念恩徐徐施了一礼,柔声自报家门,然后抬眼落落大方地看着对方,眸子之中闪着灵动的神韵,全无见到生人的疏离感。

      “你从冥鼍那里逃脱以后,居然还敢来找我,你可知到了这里便有去无回?”都护的声音不大,但里面透着彻骨的寒气。

      以往凡是送进都护府的女子,只要见到他便吓得全身如筛糠一般发抖,几近不能言语。可许念恩一上来却闲庭信步,倒是像是串门一般轻快自如。

      在他眼中,这个少女容貌清丽俊俏,身上充满了让人燥热不安的气息,像是一个欢悦的林中仙子,熏染得整个厅室有了色彩。

      “我既然决定来了,便定会偿都护所愿,只是希望都护高抬贵手,不要继续难为许家。”许念恩气色丝毫没有慌张。

      “今儿离下个三五尚有些时日,你暂且在府中落个住处,到时再来找我吧。”都护不知为何语气和缓了一些,朝门口挥了挥手。

      他虽然觉得许念恩来得太早,可也不会让她这段时间先回到长史府中。一想到许云才和自己的女儿同在一城却不能相见,心里便说不出的痛快。

      这十年来,朝廷不断向北都派驻长史,算上许云才,居然先后来了五任之多。

      之前的几个人来了之后,表面上是替朝廷核定户籍、征缴民赋,实际上心狠手黑,搜刮了不知多少民脂民膏,尤其是设立了外族进出府县的人头花税,更是凭空惹出了不少麻烦。

      都护清闲安逸的日子过得惯了,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开始变着招儿向长史府频频发难,前三个都做了没两年,便夹着尾巴灰溜溜回到了中都,到了第四个人却仗着出身参军府有朝中背景,妄想与都护府一力抗衡。都护于是将计就计把选定少女的事情抛给了他,又借机把他斩杀在北都城中,以此向朝廷示威。

      许云才到任北都之后,虽然还未发现他有贪墨钱财的举动,可在都护看来,既然是朝中派来的人,本来就是一丘之貉,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我在府上起居自是全听都护安排,可我既然来这里做客,也该受到一些招待,别的倒是不求,只想先看看您珍藏多年的那幅画像。”许念恩仍执拗地站在那里,根本不动地方。

      “你居然知道我这里有画像,倒也有趣得紧!看来你父亲倒是没少在家里做惹人厌的长舌妇。但你可知道,这世上凡是看了这幅画像的,除了我却没几个可活?”都护说罢阴恻恻笑了一下,想以此打住这个话题。

      “既然我左右都活不过下月三五,总不能带着遗憾走吧?我总是猜想都护这般英雄人物居然金屋藏娇一般供着一幅画像,不舍得叫其他男子看觑也是情有可原,可我一个眼瞅着没命活的女子,自打进了这都护府也不能出去乱讲,即便看了也没甚要紧吧?”许念恩眉眼一舒,嘴角居然也跟着露出笑意。

      都护双瞳黢黑,两道精光逡巡,尝试捕捉她面上每个细节,似乎在用心判别着什么。

      画像中的那个女子,既是世人皆知的,同时又是无人知晓的。如若许念恩替她父亲探得了女子的身份,恐怕会让朝廷更加猜忌玄武都护府,甚至还会殃及那个女子。

      “你一个大男人,做事总别小气,让我一个小女子笑话!”许念恩见都护面色迟疑,便又马上啧啧补了一句。

      都护眉头紧锁,想了片刻,才站起身来,当着她的面拿出画卷。

      三尺绢纸徐徐铺展开来,美人再度翩然现世,如昼在天,如月当空,让人仿佛看到了传说中的神女降临。

      许念恩第一眼看到画中的少女时,虽然心里早有万千勾画,可还是禁不住愣在那里。

      她长这么大,从未见过这般俏丽的女子,浑然如同一尊美玉。她暗暗感叹,如此绝丽佳人,被都护藏着掖着倒也不奇怪。

      许念恩低下头,眼睛几乎贴在了画上,目光流转一番,最终定焦在那少女的左臂上,一条木桥的文身如此熟悉,让她看上一眼便觉得百般亲切。

      “看出什么来了?”都护在一旁冷眼看着许念恩,却愈发觉得她确实是这些年来最像画中女子的一个,眉眼、身段虽不太一样,可却有一股奇妙的磁力将两个女子奁在一起,时而分离,时而重合。

      “都护和画中姑娘都出自苗寨。”许念恩的视线从画像上脱离,转向了他头顶两侧的云纹上。

      “长史府的小姐到底是有见识的。”都护轻轻啧了一声,发现这个少女年纪虽轻,但是观察敏锐,心思也极是细腻,如此看来,她能从冥鼍手里逃脱,倒也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

      “我的母亲也是黎人,自然认得都护这九寨之首的云纹天寨徽识。”许念恩依旧看着他头上的图案,淡淡说道。

      “怪不得!”都护面色虽冷,可心绪已不再平静。

      前朝亨顺四年,他只有十五岁,为了逃避族中叛乱者的追杀,一路向北出楚入汉,最后到了终南山,机缘巧合之下入了星图宫,跟随师傅青虺修习武功。

      到了亨顺六年,他又以代玄武堂主的身份下山,与天道军合兵起事,数载征战,平定天下。

      大平立国以来,他又多年镇边,辖制幽云。两纪轮转下来,如今的他满心沧桑,郁郁不乐,早已远离了那少年时的村寨,忘记了缥缈的炊烟。

      他不曾想到,今日在北都竟会遇到一个苗寨的后人,还与画中之人如此神似,一时间不禁思潮翻转、感慨颇多。

      “既是同族,我不留你,尽快回长史府吧。”过了半晌,都护的语气变得更加平和,在这北地的边都邂逅九寨族人,终究让他感到一丝温暖和释然,于是第二次朝门口挥了挥手。

      “若是我想留下呢?”许念恩并不动身,立在那里朝着他灿然一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