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头钻进她胯下喝尿

      冈山县位于关西以西的地区,与广岛县相邻,只是比起前者要更加接近于乡下——

      尤其是自己的老家。

      井原。

      整个市区也就只有四万人上下,是当之无愧的乡下小地方。

      也正是因为这样,家中的父母才做出了决定,从冈山的乡下搬到规模更大的名古屋,当然摄影事务所建立在此处也是占了不少的原因。

      满打满算下来,离开冈山的时间也有了半年多。

      在这半年多的日子里,也不知道从小到大的老家有着什么样的变化、乡下的奶奶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那个“青梅竹马”,有没有如同许多人说的那样,女大十八变?

      这些都是目前为止,森江弥生保持着的疑问。

      好在,这一切的疑问都将会在当前得到解释了:因为自己已经抵达了井原,这个从小到大成长的老家。

      看着眼前一片熟悉的街道,一幕幕来自于记忆之中的画面,也仿佛是幻灯片一样地充斥在了森江弥生的脑海之内。

      从小到大十多年的记忆,都在接触到了街道的瞬间给重新唤醒了。

      将自己已经抵达了井原老家的消息通过手机发送给了祖母过后,森江弥生便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街道还真是安静呢……”

      回到了老家,要说心情肯定是开心的。所以,森江弥生也不忘多用目光去留神一下附近的街景,并且留下了相应的评价。

      虽然井原市的人口只有寥寥四万多人,但是街道上如此安静,这样的荒凉仍旧是难免让森江弥生滋生出了一些不妙的预感。

      街道实在是太安静了。

      事实证明,一直以来都非常灵验的危机意识,到了今天的这个时候,还是没有欺骗自己——

      后脑勺突然传来了一股被敲打的感觉,力道不大,纵然是没有达到“敲晕打包带走”的效果,也还是让森江弥生被吓了一跳。

      “冰块!”

      耳后响起了一道非常熟悉的声音,就如同这一带的街道那样让自己记忆犹新。

      就算是不回头观看这是谁,森江弥生也能够判断得出来:这就是从小到大陪伴着自己成长,直到升上中学后才分开的好朋友,亦或者说是青梅竹马:挂桥沙耶香。

      之所以这么胸有成竹地做出了判断,除了与她相处的时间足够长之外,便是沙耶香——这位自己的青梅竹马相当“讨厌”的性格。

      没好气的转过了身子,映入了眼帘的人,果然就是预测之中的身影与面孔:挂桥沙耶香。

      留着波波头,齐刘海修剪整齐,穿着看不出一丁点儿起伏的短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假小子——这就是当前,以及一直以来的印象。

      没想到,都过去了半年多,她还是这样的形象:看来女大十八变的道理,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应验。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就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不管怎么说都很符合这个形容方式了。

      “我说,你能不能别叫我‘冰块’了,”一边不断揉着之前被拍打了的后颈窝,森江弥生一边反驳道:“这个绰号,还要被你用多久啊?”

      吐槽的话语刚刚说出来,站在对面的女孩则是短促地拍了拍手:“嗯…我知道了,冰块。”

      饶有兴致地端详着好久没有见到的幼驯染,沙耶香继续说道:“因为你小学的时候总是对其他人爱答不理的,所以用冰块来形容你不是很贴切的吗?”

      撇了撇嘴,对沙耶香的回应方式,森江弥生毫不掩饰对其的不满,“算了、算了。随你怎么说好了——一定是奶奶告诉你我的位置吧?”

      “当然……”一边拆着草莓大福的包装,沙耶香一边低着头瓮声瓮气地道:“如果不是幸子奶奶让我来车站接你,否则我才不会来呢。”

      “哼……”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森江弥生继续与女孩保持着并肩平行的步调,就好像是以前放学回家的状态一样,相当自然地循着回家的路迈开步伐。

      这样的路程,让二人都有些似曾相识,又有些莫名的怀念,乃至于都抛却了互相之间的拌嘴。

      “对了,”一手捂住嘴唇遮盖住了正在咀嚼着大福的动作,沙耶香一边抬起头来看向了森江弥生的方向:“我最近学到了电脑作曲的本领,还有吉他。待会儿要不要见识一下?”

      作曲、吉他。

      乍一听确实是了不得的本事,不过在听到了女孩的邀功后,森江弥生的第一反应不是拍掌叫好,而是唱起了反调。

      “还是算了吧。谁不知道你会半途而废啊?”伸出小指挖了挖耳朵,森江弥生满不在乎地道:“而且,你学吉他、作曲是为了组乐队吗?现在还组乐队的人,都是笨蛋、傻瓜。”

      很罕见的是,沙耶香竟然是在森江弥生的一番话语攻击之下有点脸红。

      “这次、这次绝对不会半途而废了!”情绪稍微变得激动了起来,沙耶香看样子是在这方面下足了功夫:“我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这么久不见,这个人不服输的性格还是没有变化过。

      瞟了一眼一脸坚决的沙耶香,森江弥生很快就越过了她。

      在这见面后的一系列表现中,自己的确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对重逢很开心的。

      不动声色地拿出了手机,趁着沙耶香还在低头吃着双手捧住的草莓大福的时候,森江弥生直接是打开了摄像的功能,在她还没察觉过来之前按下了快门。

      “咔嚓!”

      清脆的快门声响过,就算听力再不好的人都可以明确感觉到有人在拍照。

      周围的街道如此安静,能够做出这件事的也就只有森江弥生一个人了。

      诧异地抬起了头,当沙耶香的正脸对准了镜头的瞬间,早就准备好抓拍了的森江弥生便又一次按下了拍摄键——之前只是为了吸引她抬头,现在终于是特殊能力发挥作用的时刻了。

      极快的自动校准能力甚至都不需要聚焦,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就在沙耶香察觉到并且重新低下头过后的瞬间拍下了她一脸迷茫的面容:嘴角边还沾着大福的残渣。

      浑圆的双眸透着疑惑与茫然,与面无表情的森江弥生一起出现在了画面里。

      这样的构图带来的对比相当强烈,也让森江弥生相当满意。

      “再来!再来一次!我还没准备好拍照呢!”

      伸出手臂擦拭着嘴角,沙耶香通过了连番的要求,终于是说动了想要拿下手机的森江弥生。

      重新面对镜头,女孩很自然地对着比起了胜利手势,然后……

      很自然地将之放到了森江弥生的肩膀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