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演员表

      地星历2700年,7月1日。

      这一天是大唐区的大日子,是整个大唐区高考学生报考志愿的时间,报考志愿也是一门技术活,因为每个大学的院系招生人数都是有限的,第一志愿填哪里,排名怎样,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取舍了。

      当然,对顶尖的学生来说,这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比如易安。

      易安醒来的时候,就被拖入飞行器,本来还有留院观察啥的,直接取消了。

      来接易安的,是第一高中的老校长杨木森,班主任欧阳青,湘沙市市长陈晓明,湘沙市驻军总司令,王安强。

      老校长年级已经很大了,目光很是慈祥,班主任是老交道了,市长陈晓明的感觉跟他老爸一样,看上去文质彬彬,斯文有礼,而王安强,那是一条真汉子。

      王安强国字脸,骨骼粗大,比1.78高的易安足足高了一个头,整个人无论是站,还是坐,都是笔直的。就是笑容有点僵硬,估计平时不怎么笑。

      王安强内心也是吐槽,我也不想笑,但没办法呀,华夏军部部长昨晚凌晨三点都给我来电话了,正儿八经的嘱咐,我能有什么办法。

      班主任比较细心,来的时候,特意还给易安带了一身全新的校服,换了校服的易安就跟着上飞行器了。

      上了飞行器的易安整个人还是懵的,这多平时只有在网络上能见到的领导,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飞行器上的易安还未晃过神来,各个领导就是一阵嘘寒问暖,首先是老校长跟他谈回忆,谈高中三年的生活,谈青春。然后是市长跟他谈爱好,谈湘沙市的美好,什么共建家乡,为家乡出力,最后王安强跟他谈大唐集体感,大唐荣誉感,大唐历史,都差不多谈到易安前世那个年代了。

      从泰安医院到第一高中,哪怕是最慢的磁悬浮公交车,也就十来分钟的事情,而在这个明显私人高级飞行器上,足足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就这个时间,走路都能到了,明显是有意控制的。

      几个大佬说完了,也差不多到学校了。老校长连忙给班主任欧阳青使个眼色。

      欧阳青顿时心领神会,对易安嘱咐道:“你爸妈就在学校的办公室室等你,关于你想上哪个大学的事情,你也应该多多听取你父母的意见,像你这个年纪,突然遇到这么大的场面,难免会有些心浮气躁,一定要保持初心,前段时间我们聊过,我记得当时你跟我说你想去大唐京都大学,这个就很好嘛,其他大学也会开出很优厚的条件,这个看你自己的选择,不过你要记着,你的父母,在大唐,你的同学在大唐,你的根,在大唐。”

      易安看着班主任欧阳青严肃的表情,认真的点点头。

      飞行器上的众人,顿时脸上绽开微笑,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易安选择哪所大学了,只要是选择大唐区的大学,那就都没问题。

      当飞行器从学校的停车场降落的时候,易安这才感受到自己遭遇的情况有多么的夸张。

      整个操场,已经被荷枪实弹的士兵严格把守,在飞行器准备降落的地方,甚至还有一条长长的红地毯,看那个架势,估计是直接通向学校大礼堂。

      红地毯是四人道加宽的,旁边还拉着警戒带,更夸张的是,两排肩并肩的士兵,直接把红地毯两边围了起来,一点间隙都不带给的。这尼玛,至少一个团的兵力,可能还不止。外面卫队在到处维持秩序。

      士兵的外面一排,是密密麻麻的各种媒体记者,各个市,各个自治区,甚至大量非自治区的媒体也过来了,再外面,就是各种网红直播的,手机录像的,同学拍照的,瞧热闹的。

      更甚的是,天空中还停着七架飞行器,舱门打开,记者在上面架着摄像头。

      有几架的标志非常显眼。

      地星中央广播电台。

      月星广播电台。

      大唐京都广播电台。

      梅尼联邦广播电台。

      其他的几个易安看上去很熟悉,一下子想不起来,因为易安整个人已经彻底的迷了。

      哪怕有着前世五十多年加今生十八年将近八十年的生活经验,这种待遇,对他来说,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从飞行器踩上红地毯的那一刻,易安只感觉腿有点发软,整个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也是一片空白,密密麻麻的闪光灯,就没停过。

      “不能丢脸,都是猪,都是猪,一大群猪。”易安已经开始运用自我催眠大法。

      只是耳边的声音实在太多了,每个记者都在大呼小叫的提出各种问题,嘈嘈杂杂的,易安一个字都听不清。

      在易安行走的过程中,王安强和陈晓明,一左一右的走在易安的旁边,面带微笑,跟周围打着招呼,时不时的还半抬头,方便天上飞行器拍照的角度,后面跟着的班主任欧阳青和老校长也是如此,与有荣焉。

      与易安不同,这可是在全地星的人民面前露脸的好机会,哪怕只在地星中央政府广播台里只有一句介绍,那也足够了,恨不得走得更慢一些。

      浑浑噩噩的走过这段路,终于踏进了学校大礼堂的侧门,这条路易安走了三年,从未像如此这般艰难过。

      礼堂里面的办公室,易安的父母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桌子旁边还放着各种水果,点心,茶水,易安进来的时候,两人还至少接着三个以上的视频通话。

      陈晓明交代道:‘易安同学,这边还有半小时你就要去演讲台,演讲的内容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跟你父母聊十五分钟,因为这边来了很多外区电视台的记者,这边剩下的十五分钟有人会教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挂断电话后的易安父母,两人都是红光满面。

      “光宗耀祖,这可真是光宗耀祖呀,儿子,你知道刚刚我接了多少电话吗?你曾祖父,高祖父,我现在的领导,甚至大唐区地方长官都给我打视频电话了,你可真是了不得,起飞了,起飞了。”易安爸跟喝醉了一样念叨。

      “别扯那些没用的,儿子,你跟妈说,你想去读哪个大学,我可告诉你,你要是选择其他自治区的大学,可别怪妈没你这个儿子。”易安妈脸色严肃。

      易安爸也缓过神来,脸色同样严肃:“你妈说的没错,你想去哪里我们管不着,但你只能在大唐区选,明白吗?”断了一下,更是认真道:“儿子,你知道为什么外面这么大的阵仗吗?就因为你是全地星第一个基因链重组的人,而且服用的是第九代基因进化药水,你高祖父告诉我,第九点基因药水涉及到火星战场的稀有材料,不说你成绩如何,你本身就具有非常大的研究价值,涉及到整个地星的最顶尖的科研,在这个时候,你要相信自己的民族,相信自己的亲人,爸妈是不会骗你的,不管其他区开出怎样的条件,他们最大的目的,还是对你的情况进行研究,大唐区这边老爸虽然不敢完全保证,但至少一些非正常研究肯定落不到你头上来,明白了吧?”

      听完老爸的解说,易安顿时对外面的情况有了更深的了解。“老爸你放心,我本来也是想去京都大学,从来没想过要去其他自治区的大学。”

      “嗯,那就好,大唐京都大学虽然世界排名只进了前五,但也足够了,后面你肯定会被保送去月星基因进化大学的。”

      交代好事情之后,易安的父母又是一阵感叹。

      “儿子长大了。”

      “爸妈的骄傲。”

      “要虚心学习,不要自傲。”

      没多久,陈市长安排的传媒记者就过来了。

      是一个长相十分甜美的小姐姐,看上去年级颇小,进来就亲密的叫着叔叔阿姨。

      哄得易安父母心里甜蜜蜜的。

      然后带着易安往演讲台方向走去。

      去演讲台的路上有一条长长的走廊,此刻走廊的两头都有士兵把守,走廊中间没有,这名叫陈甜甜的学姐,自称是湘沙传媒大学的研究生,走入走廊后,脚步开始放慢了下来,开始认真给易安讲述各种回答的技巧,怎么回答才不会失礼,主要应对演讲之后,后面的记者提问环节。

      易安也很认真的停着,偶尔还能问几句,毕竟思维速度较快,有足够的时间举一反三,本身也算学霸,理解能力还是很强的。

      一条几分钟的走廊,走了十几分钟,不是前面有人在催促了,估计还要讲好一会。

      前面催促的人易安也十分熟悉,正是他们的教导主任,张迪安。

      张迪安见易安过来,连忙快步走到旁边,目光慈祥,面带微笑,语气亲切,递给易安一张发言稿。“易安同学,加油,你是学校的骄傲。”

      易安内心吐槽,没想到平时凶恶的教导主任,也能有这么慈祥的一面,不过人生在世,全靠演技,变个脸在易安前世也是司空见惯。

      扫了一眼发言稿,易安就以高速的思维速度,惊人的记忆力把内容记了下来,洋洋洒洒几千字,都是歌颂父母,歌颂学校,歌颂地星等等非常官方的发言。

      不过这个时候对易安来说也就够了,反正他也没想过说点什么特立独行的话来。

      顺手把发言稿又递给旁边的陈甜甜,易安就大步走上演讲台,留下一脸懵逼的教导主任。

      张迪安瞬间急了,这孩子是想要自己发挥吗?这可是全世界的新闻时刻呀,稍微一点不好就会被人抓住辫子,眼看着易安已经走上了演讲台,这个时候已经不好拉下来了,只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兜兜转转。

      虽然是仓促之间搭建的舞台,但该少的一个没少,但易安在座位上做好的时候,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已经开始在上面读词了,各种开场白一溜烟的就来了。

      趁着这个间隙,易安偷偷打量附近,台下是不用看了,闪光灯就没听过,啥也看不清,台上有七个座位,易安居中间,左右是陈晓明和王安强,然后是班主任欧阳青和老校长。之前只有五个座位,另外两个座位明显是临时添加的。

      易安的三维视角正好在范围内,可以看到铭牌上,一个是大唐军部部长蒋天正,一个是大唐教育部部长文佳。

      好家伙,一文一武两大佬直接从京都市过来站台。

      随着主持人的流程,先是军部大佬讲话,然后是教育部部长,在后面是王安强,陈晓明,老校长杨木森,最后是班主任欧阳青。

      大家的讲话都比较简短,大概的意思差不多,无非就是易安这孩子,成绩好,懂礼貌,处世稳重,逮着一个点就是夸。

      最后终于到了易安。

      这个时候站在后台的教导主任已经手心满是汗水,拳头握得紧紧的,生怕出什么差错。

      随着易安演讲内容传来,张迪安才松了一口气,演讲内容跟之前准备的稿子是一模一样的,松气之余也震惊易安只是扫了一眼,就能一字不差的背诵出来。

      演讲完之后,真正的主题来了,后台的气氛一下子凝结起来。

      支持人开始宣布到达提问环节。

      顿时下来一阵阵的举手。

      第一个点到的自然是大唐自己人的媒体记者。

      “你好,易安同学,据我所知,您应该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场面,不知道有什么感受。”自己人当然是个送分题,这个提问在之前就跟陈甜甜核对过了。

      易安自然是谈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憧憬的希望,为地星作贡献之类的套话。

      提问结束后,第二个自然不能选大唐人了,主持人也没有犹豫,直接选了算得上友军的斯布尔族人。

      “易安同学,不知道你在高中三年的生活中,是否谈过恋爱,有心仪的对象。”友军果然又是送分题。

      “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心仪的对象,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读书,在未取得成就之前,不敢过早的恋爱。”易安简单的回答,那边斯布尔族人点点头,表示提问完了。下面各地区记者刷刷的一顿笔记,没有恋爱过,没有心仪对象,必须划重点。

      这次的记者会只是常规流程,所以之前就已经确定,只安排了三次提问的机会,这最后一次,只能选择了。

      主持人胸有成竹,也没犹豫,直接点了一名女记者。

      刚刚点到,女记者便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易安同学,你好,在之前的资料中有介绍,此次注射第九代基因药水,是到了房间才告知的,并且差点造成了您基因链崩溃的事情,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一下子,大唐方这边气氛紧张,这个问题明显着就是往离间的方向去的,意图吹毛求疵的挑起易安心中的情绪,为后面的事情作铺垫。

      “当然有想法。”易安语出惊人,一瞬间,整个大唐方的气氛将至冰点,甚至就连大多数士兵都忍不住把视线投向易安。

      “我要感谢我的老师,我的校长,因为他们的信任我才有这个机会,其次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正因为他们从小的悉心教导,我才有资格得到这个机会。”

      一段话出来,众人简直像坐着过山车一般。

      “至于关于差点基因链崩溃的这个事情,我想的跟您恰恰相反,因为我注射的是最新的,崩溃率无限接近于零的第九代基因进化药水,如果我注射的是第八代,是不是有可能早已基因链崩溃,失去了这次站在演讲台上的机会。所以,我更应该的是,感恩。”易安坚定的说道。

      话音刚落,大唐方的所有人员立马起身鼓掌。、

      不是因为说得有多好,而是因为易安的态度,让人都感到舒适。

      外媒记者的意图未能成功,只好悻悻的坐了下去。

      住持人看已经说完了,紧接着安排下面的流程,也是今天最重要的环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